第198章 弃人绝路!-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98章 弃人绝路!

    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

    虽是深秋,南武林的山水,仍是一片青葱盎然。

    然而一条恐怖的身影,行走在这如画一般的天地之间,总是显得那般突兀。

    弃无命踽踽而行,身形颇有些颠簸,也没有像一开始那般张狂,以十丈毒雾荼毒着身周的一切。

    在鸣翠山外,他先后对上了泣红颜与意长年,虽一直占据上风,但意长年又岂是易于之辈,数度交锋,也让他颇有消耗。铸霆声的突然偷袭,更是让他负了轻伤。

    之后,又是遭遇了铸霆声以及莫伤春两人的围杀,虽借力脱身,但两人极招,仍是有一部分作用到了他的身上。因此他一路奔逃,直跑到了南武林地界,方才放缓了速度。

    弃无命觉得这一次入世,真的很倒霉,想要上天毒峰,寻找背叛了自己的姐姐复仇,姐姐西迁了。想要打死自己的侄女出气,不成功不说,斗毒还输了。

    要诛杀的任务目标,又习练有克制自己毒雾的武学,更有铸霆声、南宫飞飞这种或克制、或无视十丈毒雾之人的存在,让他感到前途渺茫。

    “目前情况看来,想要诛杀莫伤春,在至毒完成之前,以我一人之力恐有不足。”

    莫伤春根基犹在弃无命之上,又有奇特的断烟之武,十丈毒雾在他面前,弃无命甚至难以掌控。只不过这个武林,还有什么人能够与他携手合作?

    当初毒脉入侵武林,可是受到了正邪两道同时大力的抵抗的!

    “烦!”

    弃无命嘎嘎怪笑了数声,止住了步伐,看着面前的村庄,眼露疯狂之色。

    一路走来,颇受打击的他,需要一场疯狂的杀戮,来慰藉自己的心灵。

    弃无命没有用出十丈毒雾,而是单手一招,一柄约有手臂长,弥漫着漆黑毒雾的尖锐铁棍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铁棍之上弥漫着神秘的符文,赫然便是当初洞穿了无数强者心脏的凶器——夺神!

    “栆月墟,让弃人助你们,登月吧!”

    弃无命手持夺神,踏步而进,入了栆月墟第一眼,便见着了仍张着素灯的人家。弃无命深处枯燥的舌头舔了舔唇角,直接闯了进去。

    “你是什么人?”

    一名中年汉子见弃无命突然闯入,面色微变之后,怒喝了出声。

    弃无命整个人阴阴森森,又手持利器,显然是一名恶徒,中年男子见他仍不止步,不由得上前推攘。

    然而,赫见黑芒一闪,伴随着一道沉闷的声响,夺神直接穿过了中年男子的心脏,带出了鲜血激射。

    “呃……啊!”

    “啊!!!”

    中年男子一声惨叫,当场毙命,并且身中剧毒,身体瞬间发黑。其余人见状,大受惊吓,纷纷尖叫着逃跑。

    “嘎嘎嘎!”

    弃人出行,寸草不生。以弃无命残毒的个性,又怎会放任这些可以慰藉自己心灵的工具离开?

    他怪笑着将夺神抽出,将中年汉子的尸体一扔,正好砸在了棺木之上,黑色的血液汨汨而流,很快便将棺木染黑。如此情景,更是刺激了弃无命的杀性。

    他舔了舔夺神之上的血液,开始寻找下一个猎物。

    就在此时,突然天外传来一阵急速的琴音,弃无命步伐一顿,夺神快速向着身后斩落,正好与急来的音波之力交击,震荡之力陡然而生,在灵堂之内席卷肆虐,扰得七零八落。

    随后,再闻熟悉的诗号,怒然而起。

    “无有我,无无我。见诸相,见诸果。灵识一体,万物方齐!”

    诗号落,人影现。一条娥眉道影轰然落地,毫不掩饰心中的愤怒。

    “无端造杀,你——该死!”

    聆音落地,丝毫不曾废话,拂尘一荡,隐机古琴立时显现,拂尘掠过琴弦,瞬间奏出了一曲诛邪之音。

    “人籁·必方!”

    铮!

    琴音一荡,铺天盖地,无所不至。瞬息之间,栆月墟入口之处,空间震荡,无匹之力,直奔弃无命而去。

    “嘎嘎嘎。”

    弃无命嘎嘎怪笑,黑袍一鼓,黑雾蔓延,十丈毒雾瞬息而成。聆音琴音所化之刃,扑入毒雾之内,却如泥牛入海,瞬间失去了声息。

    而毒雾也不断稀薄,直至淡化。然而弃无命黑袍再鼓,毒雾又再次恢复了那令人无法看穿的浓度。

    “十丈毒雾,你是阎罗鬼帝!”

    十丈毒雾一出,聆音哪里还能不知眼前此人的身份?同时她身形快速后退,不敢沾染丝毫毒雾的气息。

    “嘎嘎嘎,你应该是道门聆音吧,突破不了十丈毒雾,你救不了任何人!”

    弃无命不是来打架的,是来寻求慰藉的。聆音实力不凡,自己想要将她打败,需要花费不小的功夫,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追杀那些可爱的小工具来的刺激。

    弃无命又是一阵怪笑,依仗着十丈毒雾,丝毫不将聆音放在眼中,转身便要深入栆月墟之内,继续屠杀。

    然而此事,却又是一道冷淡的声音,突兀传来。

    “是吗。”

    人声突起,冷风突起,剑芒突起。

    在弃无命前进的范围,求飞掣长剑出鞘,沉稳挡关。

    于此同时,恬然的辞号,再度响起。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足青绿,腰佩环,衣翠篁,南宫飞飞拍打着千织翼,一步一步自弃无命左侧走来。

    三人形成了三角的形状,将弃无命包括在其中了。

    “阎罗鬼帝,今日,你还有生路吧。”

    南宫飞飞看着弃无命,眼神冰冷的地开口了。

    弃无命:“……以多欺少,你们好不要脸!”

    弃无命好委屈,感觉每一次打架,他都是属于被围攻的。

    围攻他不怕,普通强者来多少,十丈毒雾便能埋葬多少。真正让他忌惮的,是功体特殊,能够无视他十丈毒雾,而且根基隐在他之上的南宫飞飞!

    有他的存在,再加上聆音武学乃是以琴音远程作战,本就十分危险,而且这名带着斗笠的剑者,看起来也不是易于之辈。

    这一阵,要比先前同时面对铸霆声与莫伤春还要艰难了!

    “诛邪之道,岂在脸面?阎罗鬼帝,为你一生的恶途,纳命来吧!”

    聆音一声冷喝,按指琴弦,功元骤替,再启了战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