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极限!-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99章 极限!

    “嘎嘎嘎嘎,弃人出行,寸草不生!”

    聆音、南宫飞飞以及求飞掣三人组合而成的阵容,给了弃无命很强的危机感。但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丧失斗志,依旧笑的猖獗,同时黑袍底下,漆黑的毒雾瞬间蔓延。

    “小心剧毒!”

    聆音深知毒雾之威,一声轻喝警示自后,素手连拨琴弦,在阵阵琴音激荡之中,凝出一柄无形巨剑,直突入十丈毒雾之内。

    然而,却无法命中不知方位的弃无命,径直穿过了毒雾,反冲着她对面的求飞掣而去了。

    锵!

    求飞掣身后便是栆月墟,因此聆音这一式他不能闪避,只能出剑强行挡下,然而他根基稍弱,一击之下,不由得连连倒退,虎口溢血。

    “无法分辨他的方位,必须要控制好攻击范围。”

    十丈毒雾范围太大了,不好捉摸弃无命的身形,而且也容易误伤到栆月墟。

    南宫飞飞一声轻喝,千织翼也幻化成太刀形状,而后横刀一斩,风雨齐来。

    “风雨啸天。”

    随着南宫飞飞一到斩过,风雨刀剑齐现,将十丈毒雾范围都覆盖住了,展开了无差别的打击。

    “嘎嘎嘎嘎,如何,你也不敢进入毒雾与弃人一较高低吗?”

    弃无命嘎嘎怪笑,看出了南宫飞飞有意隐藏,故而出口嘲讽。然而面对南宫飞飞极招,他也不敢怠慢,十丈毒雾猛然一缩,只余了三丈大小。

    南宫飞飞攻击瞬间被分散,许多也直接被毒雾腐蚀化去,少数突破毒雾的气劲,也被其用夺神拍散。

    “不好,众人快推至二十丈以外。”

    南宫飞飞见此情况,虽对于弃无命的话语恼怒,但也无暇计较,只是大声开口提醒。

    先前在天毒峰之时,弃无命便这般操纵过十丈毒雾,经过压缩之后爆发,十丈毒雾可是能够在短时间内,达到二十丈方圆!

    果不其然,南宫飞飞话音刚落,毒雾便瞬间膨胀。幸好有南宫飞飞提醒在前,求飞掣两人及时后退,才避开了弃无命的毒雾。

    然而弃无命却是趁此机会,发起了攻击。赫见漆黑毒雾一阵翻腾,竟化作了三条狰狞巨蛇,分别扑向了三人而去。

    南宫飞飞要隐藏其不惧毒雾的功体,那便无法克制他的毒雾。如此一来,弃无命也没有了担心。

    三人虽强,但是只要突破不了十丈毒雾,弃无命便无所畏惧!

    “孽障!”

    聆音一声怒喝,气冲斗牛,磅礴元功豁然一散,竟是直接将巨蛇震碎。而后一拉琴弦,竟直至脸侧,旋即磅礴元功竟凝指上,伴随着琴弦一松,铮然而出。

    “地籁·通窍!”

    聆音怒上眉头,极招再出。瞬息之间,婴儿啼哭声,火烧竹叶声,风吹岩穴声,大浪滔滔声……天地之间,万声同作,延绵不绝,回荡在四周之地。

    即便是强如南宫飞飞以及求飞掣,也不由得面色发白,勉力保持着定力不摇。至于弃无命,首当其冲,受到琴声的冲击,十丈毒雾竟一时无法维持,瞬间消散。同时双耳之中嗡鸣不绝,腥臭的黑血,自双耳不断溢出。

    “好机会!”

    求飞掣与南宫飞飞双眼一亮,强忍着不适,各出刀剑,抓住了这瞬间的战机。

    “千里一决!”

    南宫飞飞双手持着千织翼,携带风雨,身形瞬间爆冲而至,在毒雾消散的瞬间,便攻向了弃无命。

    弃无命虽仍受琴音所扰,但仍是勉力防御,举起了夺神将南宫飞飞一刀格挡了下来。但即便如此,也被巨大的力道打得身体倒飞了出去,沿途洒落这腥臭的黑血,落在地上,竟将石砖都腐蚀了。

    而在此时,求飞掣长剑一挽,竟是再度凝聚了南宫飞飞功元而化的风雨,凌厉一剑,鬼神难避!

    “春风化雨!”

    霎见求飞掣剑锋一转,借以南宫飞飞风雨之力牵引,瞬间出现在了弃无命倒飞的身影之后。同时手中长剑一送,直接穿透了弃无命的腹部。

    “小心!”

    然而就在此时,南宫飞飞与聆音两人同时失声大喝。

    求飞掣心头同样警铃大作,竟是顾不得拔剑,直接手掌用力,按在了剑柄之上,自身则是趁着反作用力,快速退开了。

    几乎是在求飞掣退开的同时,弃无命十丈毒雾再度蔓延。

    求飞掣见此情况,额间也不由得冒出了冷汗。他可没有不惧怕毒雾的功体,若是被毒雾波及,恐怕会如之前的刀无心一般,瞬间身中剧毒。

    那时候,可没有人会不惜功元为他续命,即便有也坚持不到深柳读书堂。

    只不过如今他长剑已失,面对再次被十丈毒雾所挟裹的弃无命,是失去了攻击的手段了。

    南宫飞飞也知道求飞掣的窘况,忙快步上前,挡在了求飞掣的身前。

    “求壮士,十分感谢你冒死为我们争取了胜利的契机,如今阎罗鬼帝已经负伤,想必也无法长时间维持十丈毒雾了,接下来便交给南宫飞飞与万物方齐吧。”

    南宫飞飞人情十分通达,这一番话既缓解了求飞掣的尴尬,同时也给了他一个不用再出手的台阶。即便是一直都十分警惕与众人产生交集的求飞掣,听闻此言,也不由得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嘎嘎,万物方齐,果真名不虚传。只可惜想要击败弃人,尚差了许多。”

    黑雾之中,弃无命将长剑拔出,腥臭的黑血溢出,竟又被毒雾雾化,让原本就是一片漆黑的毒雾,黑得愈发深邃。而这种将人视线遮蔽的漆黑,对于他却似乎没有任何的阻挠,他阴冷地目光,横扫了三人一眼之后,落在了聆音身上。

    方才一式琴音,的确让他都震撼了。聆音的根基果真可怕,即便是南宫飞飞以及莫伤春,乃至于之前在读书堂之外所遇见的意长年,比起她来都要差了一筹。

    虽然其功体不如南宫飞飞那般能够无视毒雾,招式也不像铸霆声与莫伤春一样,克制他的十丈毒雾。然而无匹的根基,配上罕世的琴招,竟是能震荡他的神魂,让他短时间无法维持毒雾的存在。

    要知道毒脉嫡系,为了更好的控毒,皆会在体内凝聚毒珠,并且巩固神魂,万法不侵。而他更是为炼制天下至毒,以身试毒不知多少年,经历了数之不清的痛苦之后,他的神魂早已经坚韧无比,却仍是在这股琴音之下被震荡。

    “再一式,不能终你恶途,聆音当场毁琴废武,永世不出!”

    聆音性格刚毅,多年的潜修更是让她变得十分沉稳。然而这段时间以来所发生的一切,皆让她心中愠怒,此刻见阎罗鬼帝再度入世造杀,瞬间焚世的怒火,便爆发了出来。

    赫见她十指拉弦,一身恐怖功元散发,竟将道冠都震散了,满头青丝乱舞,极限的压力,将身周的石砖都加压的不断破碎,尽现不世根基。

    “嗯?快退。”

    聆音琴招,虽能控制绝大部分的威能,但仍会有少许泄露出来。南宫飞飞见此招与先前一招不可同日而语,担心被误伤的同时,也不愿因此让聆音有所顾忌,与求飞掣两人快速退下。

    “天籁……”

    聆音长声一喝,最极限的一招即将展现尘寰,然而就在此事,一道剑光突兀而来,直冲聆音夺命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