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维天有命 除魔在我-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2章 维天有命 除魔在我

    浮山西处二十里,一位背陀老者倚杖而行,他身后,一位背着巨斧的壮汉如小媳妇儿一般步步相随。

    若有外人见到,定然要惊掉一地下巴。凶名赫赫的燎原六凶之一,竟也会有如此低眉顺目的时候。

    “嗯?”

    蓦然,老者惊疑止步,抬头望向浮山方向,同时也露出他的真容。

    他的下半脸与寻常老者无异,上半脸却是如同狮虎一般凶狠。一双竖瞳映着幽幽绿光。

    “浮山已经发生战斗,我们速去。”言罢,两人身化流光,转瞬消逝。

    ………………

    浮山山洞外,释论疏一脸庄严,身后四位武僧手持伏魔棍,严阵以待。

    柳无方却不知从何处寻得数扎干草。只见他将干草往山洞洞口一扔,同时一记烈焰火掌拍出,干草登时烧起,浓密的烟雾在柳无方的操控下,直灌山洞内部。

    而山洞内,风九痕等人突闻释论疏邀战,俱都面色微变。

    杜俞沉声道:“对方好快的动作,莫非是看穿了我们的布局?”

    “如今多想无益,随我出战!”风九痕虽然心惊对方行动,却也毫不畏惧。领着妖媚娘子、杜俞等几位干将往洞外而去。

    还未出洞,正遇滚滚浓烟扑面而来。

    “欺人!”风九痕一声怒吼,饱提元功,掌起罡风。一击,浓烟霎时倒卷而去。

    洞外,柳无方心有所感,同样一掌击出。

    轰!

    两道强横掌势碰撞,蹦石裂地,山洞摇摇欲坠。

    柳无方虽则根基稳固,却也不抵狰狞无首百年元功,连退数步。

    “好友注意,他们来了。”倒退中,柳无方发出警讯。

    话音刚落,一道凌厉刀芒,劈面而来!

    释论疏见状,佛功初展。只听一声轻喝,人已跃至柳无方身前,手中菩提念珠横扫,将刀芒搅灭。

    “一念兴波,迭起千重万浪。”

    “只手掀澜,何必明日今朝。”

    “六凶燎原,独写唯吾霸业!”

    三句霸辞猛然自山洞炸响,风九痕、妖媚娘子、杜俞联手杀出。

    双方见面,没有丝毫寒暄。抬手,便是杀招!

    “烽火燎原!”

    风九痕起势凝掌,元功澎湃,拿捏风火之势,霎时赤红火烟,肆虐全场。

    “听柳寻真。”

    柳无方长剑在握,飞柳飘风,尽灭火势。

    另一方,四位武僧拦下六凶手下兵力,激战正酣。

    释论疏也是独对妖媚娘子与杜俞。

    “咯咯,小弟弟如此俊俏,当和尚岂不可惜?不若就此还俗,让姐姐好好疼爱疼爱。”

    妖媚娘子语出暧昧,手底下却是招招夺命。一柄柳叶刀,刀刀直取释论疏要害。

    一旁杜俞身法飘忽,如勾魂使者捉摸不定,却又在适当的时机,补上凌厉攻击。

    释论疏手捏不动印法,念珠攻势凌厉,誓要强渡面前双魔。

    无奈两人魔功深厚,交手百余招后,一个迟疑,手臂中刀,身上初见新红。

    “甜美的佛血。”

    妖媚娘子伸出艳红翘舌舔着柳叶刀上释论疏的血液,一脸陶醉。继而攻势更猛。

    就在释论疏抵挡逐渐显得艰难之际,一道浩然气芒,凛然自远处而来,直取杜俞。

    垢无尘及时出现,招招紧逼,不留丝毫喘息之机,尽显除魔决意。

    少了一个杜俞,释论疏压力顿减,佛功浩荡,竟以伤体逐渐压制妖媚娘子。

    就在双方实力达成均衡之际,一道冰冷之声突入战场,令燎原三凶,毛骨悚然。

    “茫茫江浸血,黯黯欲何之。独立三边静,轻生一剑知!”

    李裔文拖曳飞凶,缓步进入战场。

    “李裔文!”风九痕一声怒喝,掌上烽火再起,直压柳无方。

    “今日,燎原六凶,伏诛!”

    李裔文一声冷喝,剑光乍起,顷刻间便替下已经负伤的柳无方,而后数手快剑,狰狞无首身上再添新红。

    “为你们曾经造下的罪孽,忏悔吧。”李裔文一声长喝,元功饱提。霎时间,剑气肆虐,割天裂地。

    “轻身一剑!”

    持剑指天,李裔文面容肃穆。飞凶剑上凶戾毫不掩饰。除恶之心,尽付此剑。

    风九痕见状,心知此战或难幸免,却也不甘坐以待毙。当下强行运转功体,发出极限武学。

    “烽火焚天!”

    风九痕浑身浴火,双掌击出,火龙腾空,狰狞咆哮。

    与此同时,一道不弱于李裔文的凌厉剑气突然破空而来,直取李裔文后背武脉。

    李裔文顿陷夹攻之势。权衡瞬间,轻身一剑已然击出,与那道突来剑气,轰然对上。

    砰砰砰!

    地裂山崩,地裂山崩!

    两道至极剑气的交锋,天地为之失色,大地为之颤抖。烟尘滚滚中,骤然裂开一道巨大鸿沟,近乎将此地一分为二。

    “噗!”

    破的了剑气,避不开火龙。李裔文以肉身承受了风九痕极致一招,登时受创,口吐艳红。

    “哇呀呀!”

    一个持斧壮汉,凛然杀至。

    李裔文勉力强提元功,一剑追风。顿时,来者枭首!

    “老五!”

    风九痕一声悲喝,却因爆发极限武学,伤及功体,暂时动弹不得。

    同一时间,那名背驼异相的老者,飘飘然倚杖而入。

    “天生我异相,天授我狂锋。”

    “两败俱伤?正合老夫心意。”老者目扫现场,猖獗狂笑。

    “异相狂锋意癫狂。”李裔文柱剑而立,虽然重伤,却没有丝毫胆怯。

    意癫狂一声狂笑,竹杖横持,杖中剑已然在握。

    “今日,杖中剑下,再添亡魂。”

    异相狂锋一声长喝,足踏阴阳,剑挑日月。一出手,赫然便是致命杀招。

    李裔文横剑胸前,强运功体。

    “一剑,轻生!”

    一剑出,天地为之一滞。一剑出,生命为之颤抖。

    两柄剑在空中相触,霎时间,一剑化作千万剑。

    一剑过后,交错的身影都暂停了呼吸。

    “噗。”

    异相狂锋猛然高喷新红。而随之的,却是愈发癫狂的大笑。

    “一剑轻生,这就是传说中的一剑轻生么?不过尔尔!”

    他一声爆吼,持剑再攻。李裔文勉力抵挡,却因元功受损,渐入下风。

    “前辈,我来助你!”

    柳无方一声大吼,提剑纵身,攻向意癫狂。

    “聒噪!”

    意癫狂杖中剑狂暴一斩,本已受创于风九痕的柳无方抵挡不下,吐血倒飞。意癫狂再赞一剑,欲取其性命。

    李裔文勉力斩出剑气,却只能将意癫狂这一剑击偏。

    “噗!”

    利器没肉,柳无方一声惨叫,左臂被齐肩斩落!

    与此同时,释论疏猛然爆发极招。

    “摩诃无量,大樊圣掌!”

    一掌出,佛光普照。一个金色“卍”字横亘虚空。妖媚娘子登时重创。

    同时,八位道者携势,直冲战场!与垢无尘携手御敌。

    垢无尘拂尘荡乾坤,指掌捏阴阳,气势一时无两。杜俞久战乏力,垢无尘趁隙,拂尘如剑,直破其心门。

    “速援助李前辈!”

    垢无尘一声大喝,九人各占罡位,道宗诛邪阵法逞威。

    得了垢无尘九人之助,李裔文压力大减。但同时却也发现他的存在对垢无尘等人的阵法影响甚巨,当即持剑抽身。

    甫一脱身,一口逆血便再也压抑不住,喷将出来。

    垢无尘见状,道:“前辈快带着柳无方离去,这里交给我等。”

    话音刚落,意癫狂一记重剑横扫,垢无尘首当其冲,口溢鲜红。

    李裔文心知以垢无尘等人的实力无法拦住异相狂锋太长时间,当下不再迟疑,抱起因断臂而昏迷的柳无方快速离开。

    而释论疏再诛杀了妖媚娘子后,也负伤不轻。捡起柳无方断臂,领着余下的一名武僧离开战场。

    垢无尘见释论疏等人离去,顿时大喝一声。

    “诸位师弟,可曾惧死?”

    众人齐道:“维天有命,除魔在我!”

    “好!”垢无尘一声长啸。“转换阵法,开启九宫极剑阵。”

    “哈哈,若是道宗三辉在此,老夫尚且忌惮三分。至于尔等,不堪一击!”异相狂锋一声猖獗大笑,杖中剑忽发幽幽绿光。

    “残剑偏锋!”

    一式极招,意癫狂实力尽显。还未成形的九宫极剑阵登时告破!

    杖中剑余势未尽,意癫狂再赞数剑,垢无尘等人顿时八死一重伤。

    “哈哈哈,血液的味道,是你们无法感受的芬芳!”

    意癫狂神色癫狂,杖中剑再扬,欲夺垢无尘性命。一道雪白身影,却是翩然而至。

    “岁暮阴阳催短景,天涯霜雪霁寒宵。”

    白色的眉,白色的发。白色的衣,白色的剑。赫然便是先前出现在浮山野店之人。

    他缓步而行,立在垢无尘身前,剑指微扬。

    “再行一步,无暇剑下,留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