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无路之巅-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20章 无路之巅

    凛冽黄泉路,幽幽生死门。

    久无人迹的黄泉归路,松软的白沙之上密布着数不尽的残痕断骨。四周阴风阵阵,诡谲可怖。

    一座四面光滑如镜的耸天黑峰,悄然屹立其中。

    高峰之上,一座人影静静盘坐。

    一身粗糙的布衣让他看上去如同普通百姓,蓬松的头发遮挡了半个脸庞,只露出偏厚的双唇以及方正的下巴。整个人看上去平凡至极,只有矗立一旁的长剑散发着通天的剑意,彰示不凡。

    无路之巅,无路之巅。百年无人踏足的无路之巅,今日,再次迎来人迹。

    倏然,男子紧闭的双目一睁,一股凛然剑气迸射而出,闪耀半壁天穹。而就在男子睁眼的同时,熟悉的辞号,再度降临。

    “帘外几番征战,帘中握尽苍穹,谁悟得机心如梦。念悄然处,狮行虎顾。更掀起、烟雨云风。”

    辞号落下,一道流光自天外急速而来,气压风云。旋即落在男子身后,现出矜庄身影。

    “拓跋如梦,应约而来。”

    男子闻言立起转身,转身的瞬间,隐藏在乱发下的双目,恍如凶兽般狠戾。

    两人一目对视,剑势自发,瞬息之间,登入剑道心境。

    “好剑。”

    一目千景。短短一个对视,两人却仿佛交手千百招一般,各自退了半步,心中惊叹。

    “古剑寒黯黯,铸来几千秋。白光纳日月,紫气排斗牛。七尊剑之主,果然不凡。拓跋如梦心悦诚服。”拓跋如梦轻笑着夸赞。

    “听烟朱说,你找我?”男子说道。

    “在议事之前,阁下不先通名号么?”

    “剑千秋。”

    拓跋如梦呵呵一笑,道:“听闻剑先生酷爱收集天下名剑,不知道对道门秘宝之一百代昆吾,有何看法?”

    “传世之剑。”剑千秋点头说道。

    “那……先生可愿得到它?”

    “空言画饼。”剑千秋一甩衣袍,背对着拓跋如梦。

    拓跋如梦微微皱眉,而后一翻手,一个精巧瓷瓶被他拿出。

    “我看剑先生功体似乎有陈年积恙,这瓶地灵乳乃是拓跋如梦早年所得,便当做见面礼了,还请剑先生收下。”

    剑千秋转身看了一眼拓跋如梦,道:“说出你的目的。”

    “自然是合作。”拓跋如梦微微一笑,:“不论是称霸武林,或者收集天下名剑,拓跋如梦都愿与剑先生并肩。”

    剑千秋沉吟了一番,接过了那一瓶地灵乳。

    “三剑助你,有需要可令烟朱传信。”

    说完,剑千秋不再多言,化光离去。

    拓跋如梦看着剑千秋离去的身影,缓缓露出了笑容。

    “上了我烟都的大船,想要下去,可就难了。三剑,你将成武林公敌。”

    …………………………

    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未寝,欹枕钗横鬓乱。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度河汉。试问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绳低转。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

    万章山,风月学堂后院,虞千秋难得的解下了冰棺,人与棺相互依靠着,望着漫天的星辰,回思过往。

    然而往昔种种的甜蜜,却让如今空虚的心,更加空虚。

    “藏灵珠,一易知天,三教圣司。”虞千秋手中把玩着杨无木所赠的精血瓷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时,一个人走了过来。

    “虞先生,老师有请。”

    虞千秋看了看,是赋月,与吟风同为院长弟子。他点了点头,随着赋月来到了前堂。

    院长早已经再次等候。

    “赋月,你先退下。我与虞先生有要事商谈。”院长摆了摆手,屏退了赋月。

    “虞先生伤势如何了?”院长笑眯眯地问道。

    “无碍,不知杨兄伤势如何?”

    院长轻声一叹,道:“有些严重,清醒了一会后,再次昏迷了。”

    说完,院长语气顿了顿,有些歉意地看着虞千秋,道:“如今我已经将杨执事送往秘境疗伤,你恐怕有段时间见不着他了。”

    虞千秋皱了皱眉眉头,道:“既然如此,在下尚有他事,告辞了,请。”

    说完,虞千秋转身离去。却发现吟风赋月两人分立门口,那姿态,分明是要拦阻虞千秋去路。

    “呵呵,先生且慢。”

    院长呵呵一笑,道:“虞先生是道门高人,正好老夫对道门典籍略有涉猎,只是有些地方尚未明悟,还请先生赐教。

    虞千秋皱了皱眉眉头,道:“在下不善言辨。”

    “呵呵,无妨。且论。”

    院长引导虞千秋坐下,而后整肃神情,道:“知其白,守其黑,不知先生对此话有何见解?”

    “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这……”

    院长眼中利芒一闪而过,而后呵呵笑道:“想不到先生对我儒门经义也有心得。”

    “院长既知道经,当知企者不立,跨者不行。唯见素抱朴,少私寡欲,方得无忧。”

    院长道:“正所谓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强梁者不得死,吾将以为教父。”

    虞千秋霍然起身,道:“攻乎异端,斯害也已。院长对道经之意已入歧途。”

    “先生稍安勿躁。”院长摆了摆手,道:“道经有云,持而盈之,不如其己。揣而锐之,不可长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

    虞千秋洒然一笑,道:“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院长之意,在下已知,然而事有始终,恕在下无法答应。”

    说完,虞千秋转身负手而去,临到门口,停步道:“最后奉劝一句,多行不义,必自毙。”

    “先生慢走。”

    院长淡淡地说了一句,目光深沉。

    虞千秋傲然而去。

    ………………

    诛仙海,诛仙天柱之上,端坐的王者,沉默不语。指尖敲打着王座,发出沉闷声响。

    在他座下,坤坤儿面色苍白的站立一旁。

    “情况就是如此。烟都之人,果然不可信任。”坤坤儿说道,显然在为拓跋如梦不肯相助之事暗恨在心。

    “天魔之事,进展如何了?”血为王问道。

    “毫无消息,仿佛彻底消失在人间。”坤坤儿说道。

    血为王再次陷入了沉思。

    这是,贪狼与七杀却是双双归来。

    而在他们身后,还跟着三个浑身狠戾气息之人。其中两个黑衣黑发,面容竟也完全一致,普通的面孔看上去却带着几分残虐。而另一位则是模样阴柔的俊美男子,一头白发凌~乱的披在艳红的衣服上,左脸庞是一朵诡异的火焰图腾,手持着一柄人高的漆黑镰刀,看上去犹如死神般恐怖。

    “王。”

    两人先是恭敬地行礼,然后贪狼说道:“这一次出山,为王招揽了三位帮手。”

    说着,分别指了指三人,道:“这是西武林常凶、常恶兄弟。而这位…………”

    “哎……我自己说。”

    男子摆了摆手,露齿一笑。他的声音有些压抑,让人听上去便能感受到一股疯狂。他看了看高坐王座的血为王,嘿然一笑。

    “尊贵的王啊,您的骑士火火火有礼了。”

    “王啊,感受一下火焰的魅力吧,呵呵呵哈哈哈哈。”

    火火火哈哈大笑,面上火焰图腾忽然爆发光芒,而后一股沛然火焰,汹涌而出。

    “你敢!”

    贪狼等人面色大变。

    “无碍。”

    血为王摆了摆手,然后任由火火火的火焰临身。

    半刻后,火焰熄却,血为王丝毫不损。

    贪狼与七杀慌忙跪下。

    “不差,有来历。”血为王点了点头。

    “果然,王也是受神眷顾之人么。你,赢得了火火火的忠诚。”火火火呵呵一笑,单手掌胸,躬身退开。

    贪狼道:“这人是我们行走武林时自己找上我们的,说要加入诛仙海……”

    “不用多说。”血为王打断了贪狼的话,道:“坤坤儿你下去养伤,恢复之后继续寻找天魔。七杀传信烟都,准备再次进攻。”

    说完,他看了看常式兄弟与火火火,道:“这是你们的第一战,拿出让我惊叹的本事吧。”

    “呵呵呵哈哈哈哈,必不让我王失望。”火火火躬身行礼。

    “王,是要再次对深柳读书堂发出进攻么?”七杀问道。

    “不,这一次的目标……佛乡!”

    贪狼闻言一惊,旋即一抹兴奋涌上脸庞。

    “上次一战之后,沉寂了太久了。也时候活动活动。”血为王阴狠一笑。

    ……………………

    深柳读书堂内,柳三变奋笔疾书,而后唤来鸟兄,传信而去。

    这时,一阵敲门声传了过来。

    “是佛识,请进。”柳三变说道。

    “柳先生。”佛识走了进来,道:“疗养多日,我们的伤势也已无碍,只是佛怒迟迟未醒,我们想带他会佛乡一趟。”

    “嗯,佛乡洗身池对恢复伤势确实有莫大裨益。”柳三变沉吟了一番,道:“但是现在回去,却是不行。”

    “为何?”佛识眉头一皱。

    柳三变道:“当日一战之后,诛仙海与烟都便潜伏起来。这除了他们也在疗养之外,便是在重新定制目标了。太华山有法阵保护,他们在攻之不下的情况下,必定会转移目标。而道门过于分散,没有攻打的意义,那么如今唯一的目标,便只有一个了。”

    “佛乡!”

    佛识霍然起身,来回走了几步,道:“先生既然发现这点,为何早不说出?”

    柳三变道:“地域为死,人命为活,你们伤势未复,贸然说出,忧心之下,只怕疗伤的时间更要大大增长。另外我已修书通知的伏远禅师,料必他此刻已有因应。此外,柳某也邀请了一位好友前往相助,你不必太过担忧。”

    佛识再次来回踱步,几度之后,道:“我放心不下,需要回去一趟。至于佛听与佛悯,还希望先生能替我隐瞒。”

    “这……哎,好吧。”

    柳三变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拿出了两个锦囊,道:“若是你回到佛乡,佛乡已然沦陷,便打开赤色锦囊。若尚未沦陷,或正处于交战之际,便打开黄色锦囊。”

    佛识一笑,道:“有先生锦囊,小僧便安心了。”

    柳三变送走了佛识后,便找到了寻根。

    “壮士,可否劳烦走一遭佛乡?”

    寻根点了点头,快速离去。

    “恩。有他们前往,佛乡应已无恙,我且耐心等待。”柳三变想着,回到了深柳读书堂。

    ……………………

    天绝峰下,我不留与烟朱两人并肩而立,看着高耸入云的高峰。

    “你的计划,当真有用?”烟朱有些不信的问道。

    “当然,相信我。”我不留一脸的高傲,指了指腰间的雨铃。“只要我一摇动这个雨铃,你就会听见‘砰’的一声巨响,整个天绝峰都会爆炸,碎成渣渣的。”

    烟朱面庞狠狠地抽了抽,然后才平心静气地道:“你埋在天绝峰附近的只是毒药,不是炸药。”

    “哎哎哎。”我不留摆了摆手,道:“你这么不幽默,将来怎么娶老婆。”

    说完,我不留一拍脑门,道:“对哦,忘记了你们烟都之人都那个的。”

    他伸出食中二指,似剪刀一般比划着。

    烟朱不理他,走到一旁闭目调息。

    “等着看好戏吧。”我不留也不在意,看着天绝峰,面带微笑。

    而在无名山间,为寻找博娴,李裔文朝着天绝峰急急而奔,来到中途,突遇凌厉剑气挡路。

    “我有昆吾剑,求趋夫子庭。白虹时切玉,紫气夜干星。”

    辞号落处,狂风呼啸。一道白色身影,飘空而来。

    “七尊剑评技者,请赐教。”

    身影落地,手一负,气一昂,一柄无锋黑剑,铮然作响。

    而另一边,因为院长的试探而确认了院长便是出手救下面具客之人的虞千秋匆匆离开万章山,来到山下,却突然遭遇凌厉掌风拦路。

    “交出宝典,死的体面。”

    面具客双手环胸,杀意凛然。

    而万章山上,一双冷眼,静静地注视着一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