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忍开针线!-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200章 忍开针线!

    “退下!”

    聆音不为所动,仅是气势一沉,便将剑光碾压。然而也因此,惹得极招微滞,这瞬间的机会,却让弃无命准确的捕捉,再加上南宫飞飞两人为了避开聆音极招而推开,一时之间无人拦截,竟是快速化光遁逃。

    “哪里走!”

    南宫飞飞一声清喝,就欲追赶,却又是两道剑光袭来,将他们拦住。

    弃无命趁此机会,遁逃无踪。

    “可惜,让他脱逃。”

    求飞掣略微扼腕,避开了剑光之后,伸手一招,将长剑收回,却不料碰触长剑的瞬间,突然闷哼了一声,忙点了手臂穴道。

    几乎在同时,求飞掣握剑的手臂,已经是漆黑一片。

    “剑上有毒。”

    南宫飞飞同样骇然,想不到弃无命之毒,竟能通过此种方式传递,看来即便是自己能可无视其之十丈毒雾,但是对于此人,依旧需要万分谨慎的对待。

    “阎罗鬼帝,一身是毒,果然名不虚传。”

    极招被打断,弃无命脱逃,聆音也收拾好了妆容,并起剑指点向求飞掣右手,隔空以真元为其祛毒。只见得漆黑的血液,快速自求飞掣五指指尖溢出滴落,他的手臂也逐渐恢复了正常的颜色。

    “好了,大部分的毒素已经被聆音驱除,只有一些残留,只能依靠药物治疗了。”

    弃无命之毒,自然非是易于,聆音仗着根基逼出了大部分毒素,已经是难得。这还只是求飞掣中毒不深的缘故,否则她也无法驱除。

    南宫飞飞道:“毒脉圣女目前正在读书堂做客,求壮士或可前往求助。”

    “那关于漆雕光明?”

    求飞掣略带犹豫,显然放心不下此行的目标。

    “放心,尚有南宫飞飞与聆音衔令者,求壮士大可安心疗养,待伤势痊愈之后,再来同行。”

    “这……好吧,劳烦二位了,请。”

    思来想去,还是小命要紧,加上眼前两人,皆是求飞掣认为信得过之人,因此他也不再犹豫,应了下来之后便独自离去。

    求飞掣离去之后,南宫飞飞对着聆音说道:“衔令者,方才一战,你消耗不小,不如先择地歇息吧。”

    “嗯?阎罗鬼帝已经远离,而且你突破不了十丈毒雾,追之无用。”

    聆音似乎洞察了南宫飞飞的用意,因而直接说明。面对弃无命的十丈毒雾,即便是以她之根基,也只能用出最极限的武学,而且尚不能保证能取弃无命性命。南宫飞飞贸然追击,即便是追上了,也没有丝毫用处。

    “南宫飞飞欲要追赶一阵,目的也不在于留下阎罗鬼帝,而是看是否能查出方才助其脱困之人是何方神圣。”

    方才一战,基本是聆音在出力战斗,他与求飞掣两人从旁划水,并无多大的消耗。而更重要的是,方才的三道剑光,让他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嗯……好吧,我在栆月墟东面三里的山峰等你。”

    栆月墟因为他们招来了横祸,聆音也无颜继续在此逗留,交代完毕之后,聆音架起遁光离去。

    南宫飞飞目送了聆音离去之后,看向了弃无命离去的方向,陷入了沉思。

    “那般欲掩还现的剑意,你瞒得住别人,却瞒不住南宫飞飞的感觉,看来这段时间,你又有了不少的长进。嗯——跟上。”

    南宫飞飞身形一转,化光而去。

    ………………………………

    在一处偏僻的山洞之内,承接了漆雕光明天命之人,正静静地盘膝而坐,调整着自身状态。

    倏然,寻根双目睁开,竟有一道亮光自其双眼迸射而出,短暂地将漆黑的山洞照亮。

    经过了长时间的调息,寻根的精、气、神皆已经达到了最巅峰的状态。

    这也预示着,他该有所施为了。

    寻根点燃了一根蜡烛,将山洞照亮,看着眼前血淋淋的咒灵胎盘,面上的不忍逐渐淡去,最后化作了古井无波。

    他心底其实很庆幸,庆幸的是解放妖域一事是由柳三变负责,否则这般残忍之事,以他目前的心性,恐怕难以完成。

    “多谢你们,妖域再出,寻根在此立誓,必尽生命之力,谋取两境和平。”

    晶莹跌落,寻根由衷道谢。然而诚挚的感情却并不得到认可,百具咒灵胎盘,似乎依旧在散发着愤怒与怨恨的情绪。

    寻根伸指一凝,化气为针,旋即针刺心脏,引出心血为线,连接在了气针尾端。随后他取出了两副胎盘,以气劲剖开,开始缝补了起来。

    一针快,似笔走游龙,挥洒若流水;一阵慢,如肩负五岳,厚重累擎天。

    “山自青青水自流,南征北战几时休。青春壮士关边老,红粉佳人白了头。”

    低沉哀婉的吟诗声,一如吟者心境,一如吟者愿想。

    口中诗声方作止,手下之针犹未歇。

    又是一针落,心血引导,丝线莹莹发光;又是一针起,命力遥散,青丝忽忽转白。

    用心血为线,以命力作针,已经寻找到根之人,无怨无尤。

    ……………………

    佛乡,佛相闭关的禅房之内,已经散去了天佛之身秘法的佛识与佛怒两人也陷入了虚弱的状态之中。柳无方为了防止两人情况被他人得知,也一直陪同在一起。

    “算算时间,应也差不多了,为何佛相还不醒来?”

    佛相之局开启,已经将近三日了,不论念禅是否已经露出马脚,被顾惜朝等人识破,但是佛相也应该醒来才是。他一直保持着这种状态,让柳无方也不由得担忧起来。

    莫非是因为假死状态,导致了佛相体内暗伤爆发,假死便真死了?

    佛识宽慰道:“你放心吧,佛相没事。”

    佛乡五子之间,有着十分奇特的联系,就连他们自身也说不清道不明,只知道但凡有人死亡,其功元根基便会平均转移至其余还活着的人身上。这件事情,在佛乡高层之中并非秘密,否则也无法顺利利用天佛之身秘法,引念禅入瓮。

    而佛相功元根基尚未转移,这边说明了佛相依然还活着。

    “我也不过是碎嘴几句而已,不用在意。反倒是你们两人,感觉如何了?”

    “无妨,而且虚弱的时间也即将过去了,这几日多谢你替我们掩护。”

    念禅在佛乡经营偌久,与众多僧众亲近。若非柳无方在此,而佛相之事又暂时隐瞒着,让佛乡僧众以为几人在论道机锋,恐怕两人突然虚弱的事情,便要被传到念禅耳中了。

    就在这时,佛识面色突然微凝,旋即便是一片黯淡。

    就在方才,佛识能很清晰地感觉到,洗身池与佛魔之岸的连接,再度开启了。这彰示着什么,他心里十分清楚!

    “嗯?你面色有异,可是感到有不舒服之处?”

    柳无方敏锐地察觉到了佛识的异变,不由得关切地问道。

    “我无事,只是佛魔之岸的连接开启了。”

    佛魔之岸开启,有些事情也必须要向戒座禀报,有些事情……也必须要向戒座询问了。

    佛识站起身来,说道:“佛识必须往佛魔之岸一趟,佛相与佛怒,便劳烦你看顾了。”

    佛识也几经造化,尤其是玲珑骨入体之后,不断强化着他的身躯,因此虽仍处在天佛之身秘法的后遗症之中,但并没有佛怒那般严重,依旧能够自由行动,只是暂时无法动武而已。

    “嗯——好,你去吧。”

    佛识去佛魔之岸的目的,柳无方也能猜测一二,而且佛乡之内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以佛识的智慧,应不至于让自身情况暴露,柳无方也没有什么好担心了。

    “阿弥陀佛。”

    佛识唱了一喏后,转身离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