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禅罗阐提!-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203章 禅罗阐提!

    佛乡,佛魔之岸。

    尸罗圆谛甫一回来,再次开启了佛魔之岸与洗身池的连接,便见着略微有些疲弱的佛识进来了。

    “嗯?佛识,你使用了天佛之身了?”

    作为天佛之身秘法的创者,尸罗圆谛一眼便看出了佛识目前的情况,正是使用了天佛之身秘法的后遗症。而且看这情况,恐怕使用的时间,应该在数日之前了。

    “回禀戒座,正是如此,详情听说。”

    佛识先是躬身行礼,随后将佛相的计划一一道出。

    “嗯——既是由红尘素衣排布,此局应该不成问题。”

    经过了漆雕光明一事,尸罗圆谛对于柳三变的评价也是节节上升,尤其是他对局势的谋划与掌控,恐怕早已经超脱了博娴了。

    “敢问戒座,不知慧座如今,情况如何了?”

    佛识稍微迟疑,但还是将疑问问出。对于慧座造杀,几乎佛乡之人皆不相信,一致认定其中定有因缘,但是面临整个武林的压力,佛乡却也无法承受,只能被迫将慧座驱逐,让他独自承受着来自整个武林的压力。

    对于此事,佛乡众人皆有一种恨己无力的悲哀。

    “漆雕光明天命已成,尔等不须再问。”

    漆雕光明之事,尚不到揭露的时候,即便是可信如佛乡五子,尸罗圆谛也选择了隐瞒。

    “这……”

    不愿明说,此事确实另有内情么?

    佛识看了看尸罗圆谛,心中猜测。

    尸罗圆谛似乎看出了佛识的想法,说道:“收起你无谓的猜测,将目光放在眼前该为之事上面吧。”

    佛相之局虽是有柳三变参与擘画,应无意外,但仍需谨小慎微地执行,否则一丝的变动,足以引发全局的颠覆。

    佛识受教而去。

    尸罗圆谛原地踱步数圈,心中思量。

    “也许是到了定座入世的时候了。”

    佛乡三座,漆雕光明天命已尽,洗身池也即将被转化成为孽池,佛魔之岸也必将随之崩溃,定座也不需要继续耗费功元,镇压着妖域的封印了。

    尸罗圆谛快步而行,直来到了佛魔之岸的深处,镇压着要妖域封印的所在。

    只不过当初三人合力镇压的阵势,随着他与漆雕光明的先后离去,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威能,只有定座主持的方位,依旧被闪耀的佛芒笼罩着了,维持着阵法的运转。

    “尸罗圆谛,你回来咯。”

    乍然,震荡佛音响起,却是定座察觉到了尸罗圆谛的归来,出声询问。

    虽然所问为何,并未明说,但是两人长久以来同修的默契,依旧让尸罗圆谛感觉到了定座话语之下的含义。

    因此,尸罗圆谛便将漆雕光明之事,简略提了一遍,而后便说到了孽池之上。

    想要将洗身池转化成孽池,主要便是要将佛尊舍利污浊。佛乡三座虽非佛尊亲传,却也算得上是跟随佛尊修行之人,对于佛尊自有感情,要将他遗留的舍利污浊,这本身便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只不过对于此事,佛乡三座皆十分清楚,因此从来不曾阻挠。

    尸罗圆谛说道:“从司命尊的表现看来,或许这一次妖域破封,真能维持两境和平,不再互相侵略。”

    作为妖域双尊之一,司命尊的手掌,同样沾染了无数的鲜血。因此在一开始,尸罗圆谛对于寻根的态度,便是不信,警惕,乃至于他恢复了司命尊记忆的时候,便直言他的存在,威胁太大。

    只不过受柳三变所邀,化身漆雕光明的护道者之后,对于寻根所为也颇有听闻。而且最后的接触,也能真切地感受到寻根对于漆雕光明所为的感谢,以及那一种对于两境和平相处的渴望之情。

    逐渐的,尸罗圆谛对于往日司命尊的印象,也开始改观了。或许也真如寻根说言,寻根是司命尊,司命尊却不是寻根。

    “若两境真能和平共处,自然是再好不过。吾等三人长久以来的期盼,不正是如此吗?”

    定座的声音飘飘荡荡地传来,空灵深远,说的却是佛乡三座长久以来,所共同的期盼。

    “尸罗圆谛所思所想,定座应也知悉。佛乡之始,乃自于佛尊舍利,若是佛尊舍利污浊,其后所代表的意义,定座想必一样清楚。”

    洗身池是佛乡的核心,而洗身池的源头,便是佛尊遗留的舍利。一旦舍利被污浊,洗身池转化为孽池,也代表着佛乡的象征灭亡,届时佛乡气运,也终将走到终点。

    这个问题,禅罗阐提自然清楚,然而通达如她,却不会为此而感到困扰。

    “稳住,问题不大。”

    虽然佛尊舍利乃是佛乡象征,但是佛乡传承久远,历久弥新,早已经超脱了最初始的狭隘,虽说失了佛尊舍利,难免会削减佛氛,但毕竟无伤大雅,只要佛乡众人万众齐心,佛乡薪火便将源源不绝,光耀后世。

    禅罗阐提的话语虽短,却似乎有神奇之力,让尸罗圆谛心中的一丝不安,也彻底消散了。

    定座继续说道:“既然佛魔之岸将破,那距离禅罗阐提入世之刻,也近了。”

    尸罗圆谛道:“有定座主持,佛乡安矣。”

    定座能为,尸罗圆谛十分清楚,即便是佛尊在世之事,也是赞不绝口。后来更是得玉佛铸造五浊定禅,增益修行,可以说镇压妖域的这长久岁月以来,佛乡三座只有定座修为在日益精湛。

    不过,禅罗阐提却是喟然一叹。

    “当初封印初成,吾等三人临危受命,镇守封印导致仓促遁世。此回再出,禅罗阐提心有预感,当年之事必将再度掀起。佛乡事务,终究是要教导年轻人的手上。”

    “那关于佛乡五子之事,定座如何看待?”

    佛乡五子,一佛五身,太逆天道伦常,稍有不慎,恐会化佛成魔,届时必将造成恐怖的伤害。因此一直以来,不论是漆雕光明或是尸罗圆谛,对于佛相众人,皆是颇多关注。

    然而此等逆天之命,只能让他们自己承担,外人无法干预。而尸罗圆谛他们所能做的,仅能在适当的时候给予帮助以及引导。

    “一佛五身,逆天之命。然则如来善护,一切皆有定数,吾等不必过虑。你去吧,静候妖域破封之时吧。”

    禅罗阐提谈兴已过,尸罗圆谛也告辞退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