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折桂令·纪瓷!-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205章 折桂令·纪瓷!

    南摩一线天之外。

    经历了强绝的一战,附近疮痍依旧令人触目惊心。被南宫飞飞所翻覆的土地,也逐渐夯实。一切似乎都往着尘封过去的轨迹而行走着。

    而在今日,这里却迎来了一名陌生的客人。

    “别样幽芬,更无浓艳催开处。凌波欲去,且为东风住。忒煞萧疏,争奈秋如许。还留取,冷香半缕,第一湘江雨。”

    优雅的辞号悠悠传来,但闻香风袭来,随后,一道窈窕倩影漫步而来,但见其青衣罩体,薄纱掩面,乌鬓盘云,银铛双垂,秋眸盈盈,柳眉淡淡,酥胸高耸,杨柳纤腰,**柔长。虽不见其面容,却也令人心中不由暗赞好一位绝世佳人。

    此人,正是儒门之内公认的鬼才,即便是狡诈如告子,也不得不因她而采取极端之人。

    折桂令——纪瓷!

    “这里,便是儒师丧生之处么?”

    纪瓷眉目顾盼生辉,打量着四周环境,素手则是一直按住腰间的弯刀鹃啼的刀柄,似乎在提防着什么。

    只可惜周围的环境已经被谨慎的畅和风毁去,即便是以她的眼力,也再看不出丝毫的痕迹。

    不过纪瓷并没有气馁,现场遭人破坏,这本就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她选择前来探查,也不过是碰运气的行为。她开始沿着依稀的战斗痕迹,逐渐地往南摩一线天方向行去。

    足有半里路之后,她步伐蓦地停顿,看向了足下略带猩红的泥土,眼露沉思。

    根据消息,洪范之所以离开万章山,是吟风被抓,赋月在禀报了此事之后自尽。

    纪瓷穿着淡青色绣花鞋的莲足不计脏污,在血迹之上踩踏,脑海中却映出了一副仓促的景象。

    洪范带着吟风自南摩一线天急速而来,到达此地之时,一道剑光突然自吟风体内传出,刺伤了洪范。

    脑海中映射的画面到此戛然而止,却让纪瓷黛眉深蹙。她曾经自一名异人处习得半吊子的万物有灵之境,心中的直觉往往无比精准,但是方才闪过的画面,却让她疑惑。

    吟风不可能偷袭洪范,那么那道剑光,又是为何会从吟风体内发出?

    想不透。

    纪瓷莲足轻跺,地面翻覆,被掩埋其下的吟风尸体,也因此暴露了出来。经过了数日,他是尸体已经开始腐烂,散发着一阵臭味。

    纪瓷却丝毫不在意,并起双指,便点向了吟风尸体。

    骤然,纪瓷一声娇喝,双指一引,竟是凝聚起了吟风体内残存的剑气,再度发出剑光。

    “这种剑意,折桂令记住了。”

    纪瓷美目微冷,虽尚不知凶手身份,但是亲身感受了这个剑意,她有把握若是再遇见,必能够将其辨认出来,

    吟风的尸体之上已经没有了其他线索,纪瓷也不愿太过惊扰同门安息,便原地再次将他埋葬。

    儒师的衣冠葬,纪瓷认为并没有太大参与的必要,风月学堂方面有病夫子前往,已经足够。至于先前洪范来信,也不曾明言所谓何事,不过倒是曾提及了道印玄机之名,或许找他一谈,能有所启发。

    “嗯,往宗上天峰。”

    念头落定,纪瓷身形一动,驾驭着遁光而去。

    ……………………

    无名山间,甫脱离了聆音众人围杀的弃无命急急而奔,来至中途,突见一人单剑,横路而拦。

    “朋友,来到此地,你已经安全了。”

    云天心蓦地转身,似笑非笑的目光,定定地看着弃无命。在与洪范一战之中,基本都是畅和风在战斗,云天心并没有多大的消耗,他体内的伤势,多是漆雕光明所留。经过这段时间的修养,也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后来感觉到栆月墟的战斗,看中了弃无命的毒术,因此才会出手相助。

    “嗯?是你助我脱逃?”

    弃无命脑筋飞速转动,瞬间便想明了一切,眼前之人,应该便是方才出剑助自己脱逃之人。

    只不过此人十分面生,自己素不相识,他出手相助的理由又是什么?

    “不错,先认识一下,在下云天心,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云天心收起了流云之魄,朝着弃无命拱了拱手,笑着说道。

    “嘎嘎嘎,恨满阴间弃无命。”

    弃无命嘎嘎怪笑,虽摸不透云天心来意,但也看出了其同样身怀旧创,虽不及自己严重,但是有十丈毒雾作为依仗,他尚不需要畏惧。

    “说出你的目的吧,不然十丈毒雾之下,不少你一具尸骸。”弃无命阴恻恻地开口。

    “弃无命,你之处境,云天心一目了然。而我的处境,实不相瞒,比你也好不了多少。既然我们皆是被处处针对之人,或许能团结起来,如此方有更多的生机。”

    云天心多次暴露圣司武学,早已经被许多人盯上,虽也因此愈发接近幕后之人,但同样承担的风险也不断提高。弃无命根基不差,而且毒术出神入化,同时面对南宫飞飞与聆音等人,竟能周旋偌久,更是逼得聆音爆发最强武学,这样的队友,值得云天心拉拢。

    “嘎嘎嘎,你很有眼光。但是……你有资格,与弃人并肩吗?”

    弃无命嘎嘎怪笑,黑袍底下,毒雾还是翻腾而出。虽然云天心对他救命在前,但是恩情二字,在弃无命看来甚至不如一直小蜈蚣值钱。

    想要与他并肩合作,还需要拿出足够的实力。

    云天心眉头一挑,弃无命突然施毒之举,的确出乎他的意料,看来此人野性难驯,即便是将来合作,也必须要提起十二分的注意。

    就在云天心身形一动,准备退开之时,却又莫名一顿,一抹奇诡笑容,缓缓浮现在他面上。

    “弃无命,你……经历过绝望吗?”

    云天心悠悠开口,而同时弃无命十丈毒雾蔓延,将云天心挟裹了进去。

    然而身为烟都之人,云天心功体一样奇特,当初烟朱能够无视泣红颜十丈毒雾,如今云天心也能无视弃无命的十丈毒雾!

    “嗯?你!”

    又一名能够无视自身十丈毒雾之人出现,让弃无命又惊又俱,细细算来,不算泣红颜是以自身毒术抵抗的,单单是能依靠功体、武学克制他十丈毒雾之人,竟在短短时间之内,接连遇见了四人!

    要知道,当初毒脉纵横天下之时,他可是一个都不曾遇见的!

    但是转瞬间,弃无命便似乎想通了什么。

    “原来如此,嘎嘎嘎,你与他的关系,弃人一目了然了。”

    十丈毒雾无用,弃无命也不再进逼,而是将之收起,自顾地嘎嘎怪笑。

    云天心也知道弃无命猜测到了什么,但是这本就是他故意泄露出来的讯息,因此并不在意,而是微笑着问道:“如何,现在的云天心,可有资格与恨满阴间成为盟友?”

    “嘎嘎嘎嘎,你之能为,弃人认可了。说吧,需要弃人做什么?”

    “哎,云天心诚意结盟而来,又岂是怀抱目的之人?你负伤不轻,应以疗伤为重才是呀。”

    与弃无命结盟,的确是云天心偶起之意,而且目前也没有必须之事需要他出力。弃无命毒术十分恐怖,可以当做一张王牌来使用,轻易不能揭开。

    “嗯,有人跟来了,离开吧。”

    云天心突然察觉有人靠近,招呼了一声之后,化光离去。

    “嘎嘎嘎,云天心。”

    弃无命嘎嘎怪笑,他本就在愁如何完成诛杀莫伤春的任务,毕竟在十丈毒雾被克制的情况之下,莫伤春根基强他不少,他并没有太大的信心能够将之战胜。

    而云天心却在这时自动送上门来了。不论云天心初心何在,自己都可以利用这一层同盟关系,将他们导向莫伤春的对立面。

    或许,就连云天心背后之人,也会因此而不得不出手替他对付莫伤春。

    “嘎嘎嘎嘎嘎。”

    弃无命又是数声怪笑,似是在赞叹自己的聪明,而后才化光离去。

    而在两人离去之后许久,一道流光急速而来,落在了两人停留之地。

    “嗯,此地有两道气息停留,可惜人已远去,再追无益了。”

    南宫飞飞皱眉打量了四周一眼,放弃了继续追赶,再次架起遁光,与聆音汇合。

    而在他离开之后,又是一道流光急速离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