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谋动!-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207章 谋动!

    鸣翠山,深柳读书堂之中,柳三变坐在老柳树下,手指轻叩着石桌,一派悠然。

    寻根一掌虽是毫无保留,然而也仅是将其震伤,在逼出了体内残余真力之后,再辅以丹药疗养,柳三变的伤势已无大碍。

    他又一如既往地开始审视着目前的形势。

    漆雕光明之事虽仍尾大不掉,但有儒门洪范之死冲击,加上佛相假死,也导致了武林道上议论纷纷,诸多事情,必也会将众人目光吸引。

    而如今漆雕光明已然看透,应也会隐藏身份,暗中行事。南宫飞飞等人久寻不获,也不可能长时间关注此事,必也会选择放弃。

    寻根承接了漆雕光明天命也有一段时间,缝补咒灵胎盘之责虽然艰苦,但算算时日,也差不多该完成了。

    儒门发丧,虽引出了病夫子慕容恭,但是其必将忙于调查洪范之死的原因,暂时可不必理会。

    如此想来,妖域解封一事,首在眉睫。

    “嗯,一切便静待寻根壮士的讯息吧。”

    没有完整的咒灵胎盘,柳三变也无法解放妖域,一切还是只能等待。

    就在此时,刀无心缓步走来。

    自从当日柳三变诳他留下之后,他便一直在等待,等待柳三变所说的,能令他心境提升的办法。只不过之前柳三变一直在疗养,也不好开口,而今出关,刀无心也待不住了。

    他渴望变强,只有变强了,才能更好的帮助到南宫飞飞,而不是总是拖累着他!

    “是刀无心壮士。”

    柳三变见着刀无心,当即笑着招呼。刀无心心性本善,虽然观南宫飞飞对其的教导,也是一切向善,但是南宫飞飞近来表现愈发令人疑惑,让柳三变心生怀疑,因此准备让刀无心暂时离开南宫飞飞,开展自己的道路。

    “红尘素衣,先前你所说能够提升刀无心心境的办法,不知是何?”

    刀无心直接问道,对于他而言,变强,就是唯一的目标。

    “耐心等待,也是一种心境上的修炼,刀壮士切莫着急。”柳三变摆了摆手,宽慰说道。

    心境的提升,实难强求,大多都需逆境刺激,目前武林上,也只有宗上天峰的通天道能可淬炼心境。但是通天道乃是宗上天峰最重要的阵法,寻常不会开启,而且太过凶险,也不适合现在的刀无心。

    “既然如此,刀无心想要寻找南宫大哥了。”

    柳三变既然没有办法,刀无心自从失去记忆之后,便一直与南宫飞飞待在一起,因此他准备告辞,去寻找南宫飞飞。

    然而柳三变诳他,本意便是将他与南宫飞飞分开,此刻自然不会让他太快回到南宫飞飞身边,因此柳三变心思一转,已是计上心来。

    天尘之愆铸霆声出现江湖已经有一段时日,但是柳三变一直无缘得见。不论他的身份是否如心中猜测一般,也到了时候一会了。

    柳三变想了想,道:“刀壮士且慢,柳某有一事,希望壮士能够代为处理。”

    刀无心:“嗯——何事?”

    “替柳某邀约天尘之愆前往读书堂。”

    “天尘之愆。”

    刀无心眉头深皱,对于这个名号,他不曾听闻。想了想,他问道:“我该去什么地方寻找他?”

    “此人行踪不定,一切劳烦了。”

    柳三变说完,见刀无心面上仍待犹豫之色,便继续说道:“雏鹰想要翱翔九天,必须要先离开母亲的怀抱。刀壮士根基已成,也是时候独自闯荡了,如此,你才能够更快的成长起来呀。”

    刀无心对南宫飞飞的感情,柳三变也有所感觉,那是一种如兄如父的孺慕之情,想要让刀无心真正地独立出来,必须让他早日离开南宫飞飞,完善属于自己的人格。

    而不是如今这般,每事必想南宫飞飞。

    而不得不说,柳三变这一句话,便如利剑一般直接击中了刀无心的内心。自围堵漆雕光明一战,他被战斗余韵波及昏迷,导致南宫飞飞负创一事,至今仍感到内疚。

    只要能变得更强,刀无心不会惧怕任何困难!

    “此事交给刀无心吧,请。”

    刀无心答应了下来,转身离去。

    “嗯,刀无心情绪虽暂时安抚了下来,但让他做事,此法不能长久,关于提升他心境之事,我仍需提上日程。或许,我该从他失去的记忆着手。”

    就在柳三变沉思之际,一道身影急急奔来,却是农仁堂的田步庚。

    自从阎罗鬼帝入世,柳三变便委托了田步庚代为调查他之动向,如今田步庚来到读书堂,想来应该是有所掌握了。

    果然,田步庚刚靠近,便哈哈大笑着说道:“红尘素衣,这一回,田步庚不负所托了。”

    田步庚到来,直接到柳三变对面坐下,柳三变忙替他沏茶,而后问道:“如何,田堂主可是已掌握了阎罗鬼帝确切的行踪?”

    “正是。”

    田步庚顾不得清雅,一口将杯中茶水饮尽,而后一抹唇角,说道:“不仅如此,恐怕现在的阎罗鬼帝,已经与烟都余孽联系上了。”

    “哦?竟有此事!田堂主快快道来。”烟都之人皆十分狡诈,再加上阎罗鬼帝的恐怖毒残,这种组合,足以令所有人都头疼。

    “哈哈,我也不卖关子了,详情如此。”

    原来,当日阎罗鬼帝大闹了鸣翠山失败之后,便一路南下。本来以弃无命的恐怖,农仁堂的调查人员不敢接近而失去了他的踪迹。

    却不料他竟是一路南下,直到了栆月墟。

    要知道因为漆雕光明之事,农仁堂早就应柳三变邀约,在栆月墟排下了眼线,因此他正好看见了弃无命与聆音等人的一战,在云天心出手之后暗中跟上,目睹了两人达成共识的场景。

    “唉,如此一来,阎罗鬼帝的危险,便要更大了。”

    柳三变微微一叹,有了烟都之人在其后擘画,恐怕接下来阎罗鬼帝的行动,会更加令人难以测度。

    必须要加快针对阎罗鬼帝的动作了。

    田步庚起身道:“消息我已经带到,接下来若是再有新情况,我会再来,请。”

    “请。”

    柳三变点了点头,目送田步庚离去。

    “嗯——阎罗鬼帝所为,人人喊打。云天心与之结交的心思,柳某一目了然。目前天华君之局即将展开,身为嫌疑最重的墨张声与云天心,会一同入瓮么?阎罗鬼帝又是否会参与此事呢?”

    低声的话语,看似自问,实在结论早已在心,一切要等待的,只不过是时间而已。

    就在此时,一道剑光突来,柳三变心有所感,暂时打开法阵,伸手一招,将剑光捏住。

    “嗯,是天华君来信,拆阅。”

    信中所写,不需赘言。确认了墨张声的身份,接下来的一切,便如同接收果实一般顺畅。只不过因为弃无命可能的介入,先前的布局需要变动一下了。

    聆音本是因藏虚之死而入世,再加上栆月墟一战,听田步庚所言,其武学也能隐约克制弃无命,因此这一局,只能邀请聆音参与了。

    柳三变急忙书信一封,托鸟兄送去。

    “再来,若是佛相之局能够在此之前结束,天外惊鸿能够空出时间,阎罗鬼帝,你之恶途,必将终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