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确认!-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209章 确认!

    栆月墟外的一处山峰,聆音静静地盘膝而坐,目光深远。

    慧座造杀,洪范身亡,阎罗鬼帝再出江湖……

    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诸多事情,频繁而且离奇,让人迷糊的有些摸不着头脑。

    阎罗鬼帝造杀虽不令人奇怪,但是其为何突然入世,而又高调造杀。漆雕光明造杀的原因何在?凶手杀害洪范,图谋的又是什么?

    聆音尝试着将三件事情联系在一起思考,却是越想越乱,一头乱麻。

    就在此时,一声清脆的鸟鸣声突然响起,旋即便见着一只鸟儿快速飞来,在聆音头上徘徊。

    “嗯?这是——博娴的鸟兄?”

    作为博娴曾经的宠物,鸟兄的知名度还是颇高的,尤其是在道门之内,因而聆音一眼便认出了这只小鸟儿的来历。

    鸟兄盘桓了数圈之后,便落到了聆音肩头。不同于它对博娴的态度,对于聆音,它似乎是十分亲近,不停地用毛茸茸的小脑袋去蹭聆音的脖子。

    “嗯,乖。”

    聆音笑着抚了抚鸟兄的脑袋,眼神之中却有着一丝撼然。现在的她,已经无法听出鸟兄想要对他说的话了。

    “唧唧。”

    鸟兄啼鸣数声,伸出了爪子,现出了捆绑其上的字条。

    “嗯?是红尘素衣传信。”

    聆音取下字条,阅读之后,不由得勃然大怒。

    “白首留仙,果真是你!”

    聆音气劲一发,将字条粉碎。凛然娥眉,却是爬满了愤怒之意。字条上所写,自然便是天华君调查所得的结果。

    虽尚不至最后时刻,但是明眼人一看,皆能看出事情本末。

    而在愤怒的同时,聆音对于柳三变的能力,也不由得高看数眼。当初柳三变提议借用道门密藏做饵,引诱墨张声自动露出马脚,到如今已经见得成效。

    而自己从南宫飞飞方面着手,却反而有一种愈陷愈深的感觉,就仿佛南宫飞飞身上笼罩着一层迷雾,她用尽办法,皆难以将之驱散。

    “南宫飞飞既然已经存疑,我也不能一直如此消极等待,看来也需要设计考验他一番。不过目前的话,还是应柳三变的邀请,前往关注天华君这一阵的布局吧。他信中提及,云天心与弃无命或已取得联盟,弃无命十丈毒雾十分棘手,也的确需要更多的战力投入。”

    除此之外,柳三变的情报能力,也让聆音震撼。他们与弃无命之战尚才结束没有多长时间,远在读书堂的柳三变便已经此事了然于胸,这实在是恐怖至极,也难怪博娴会选择柳三变,承接他手中的大旗。

    在聆音思考之时,突然感到南宫飞飞的气息正快速而来,她忙收拾好情绪,轻轻一弹鸟兄。鸟兄知意,振翅而去。

    “想不到衔令者竟也有饲养宠物的爱好。”

    南宫飞飞显然看见了鸟兄飞离,因而笑着说道。

    “一只路过的鸟儿而已,你前往追赶,可有了结果?”

    关于鸟兄传信之事,聆音并不愿与南宫飞飞提及,因此含糊了过去之后,便问起了南宫飞飞的收获。

    实际的情况,聆音已经从柳三变来信之中得知,就是不知这个被聆音打上值得怀疑的标签的南宫飞飞,会有怎样的结果了。

    聆音说着,目光打量着南宫飞飞,若是他所说的与柳三变所言不同,那么便更可以确定此人别有用心了。

    而提及此事,南宫飞飞面色也是略显凝重。

    他道:“很遗憾,南宫飞飞也并没有追上阎罗鬼帝,不过却在途中,察觉到了另外一人的气息,应该便是发出剑光阻拦,助阎罗鬼帝脱困之人。现在想来,恐怕这两人,也已经达成了某种共识,站到了一起了。”

    “哦?如此一来,恐怕阎罗鬼帝之害更甚了,织梦人可有看出那人的身份?”聆音佯装不知地问道。

    南宫飞飞摇了摇头,道:“唉,十分惭愧,南宫飞飞并不知那人身份。”

    “既然如此,日后对上阎罗鬼帝必须要多加小心了。此外,近来道门之中颇多事端,聆音需要离开一段时日,漆雕光明之事,便劳烦织梦人了。”

    漆雕光明行踪已经彻底失去了,虽不知缘由,但有柳三变与天华君之局近在眉睫,她也需分轻重处理,只能暂放这一端,同时也需要好好思考关于南宫飞飞的事情。

    “这……好吧,衔令者尽管安心处理自己的事情。”

    聆音突然要离去,南宫飞飞也的确一时愕然,但是他并没有什么立场去挽留,因此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既然如此,聆音先告辞了,请。”

    聆音不再多言,化光离去。

    南宫飞飞目送着聆音离开,眼神忽的深邃,一时之间,将连带他周身气质也转变,从清淡高雅至深沉无波。

    聆音已经离去,刀无心在柳三变身边,应也不会出现什么状况。漆雕光明行踪已经彻底失去了,再专注此事,无非是继续浪费时间,没有了求飞掣的监督,倒是可以稍微放缓一些。

    “嗯,这段时间一直在胡乱奔走,一些事情,也是时候开始进行了。”

    南宫飞飞低声呢喃了一句之后,也不再停留,转身离去。

    ……………………

    鸣翠山,读书堂之中。

    柳三变、泣红颜与李裔文三人环坐。

    泣红颜说道:“很抱歉,毒丹至今无法完成,恐怕要耽误你的事情了。”

    假死的毒丹进程已经到达了一个**颈,迟迟无法再进一步。而在李裔文苏醒之后,又接连发生了许多事情分散了泣红颜的心力。直至如今,已经过了当日答应柳三变的期限了。

    幸运的是,柳无方那边成功获得了玄武定之法,佛相之局目前也在稳步进行当中。

    因此,柳三变笑着说道:“无妨,关于此事,已经另外寻得了解决的方法。不过假死之丹十分奇异,或许未来仍会有用得上的地方,还请圣女继续关注。如此一来,也能可提升圣女炼丹的水平。”

    “嗯,这个泣红颜晓得。”

    研究假死之丹的这段时间,泣红颜也有察觉自己领悟了许多,而且我不留的手册之中,提出了许多十分有趣而又新奇的概念,这是一条不同于传统,而又脱胎自阎罗鬼帝那邪恶手法的道路。或许好好研究,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柳三变点了点头,又对着一直沉默的李裔文道:“好友,苏醒之后,可有感到异常之处?”

    自他回返读书堂,因耽于伤势以及漆雕光明的情况,对于李裔文的情况并没有太过关注,此刻闲暇,便不由得提起。

    虽然妖域解封在即,届时便可邀请逍遥子使用续脉之法治疗李裔文的功体,但是柳三变更加担心的,是李裔文的神魂过量消耗,是否会因此受到影响。

    “我无事,此外有一事,你了解一下,事关意怀天体内剑气,详情如此。”

    李裔文将自己能吸纳意怀天体内残存剑气之事简单地说了一遍,直把柳三变说的面色呆滞,震撼非常。

    “你是说,这种剑气,你在发出之后,仍能收回?”

    柳三变骇声说道。若真是如此,李裔文便相当于得了一个作弊器一般了,毕竟这种神奇的剑气是消耗神魂之力发出,而神魂之力却能够自动复元。

    也就是说,李裔文完全可以将这种剑气承载在某些物品之上,在需要的时刻,再将之吸纳回来。

    李裔文道:“你心中所想,也不必然。想要承接这股剑气,意怀天的情况你也看得清楚了。”

    两人是从小的玩伴,柳三变在想什么,李裔文也能猜到个七八成,而且这件事情他也曾想过,只可惜这只能想象,毕竟这种连李裔文自己都无法明了的剑气,想要承接,代价太大了。

    “我也只是一想而已。”

    柳三变点了点头,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不免有些遗憾。毕竟李裔文越强,他便也越放心。

    就在此时,柳三变突然面色一变,忙打开了鸣翠山法阵,旋即一道身影便跄踉而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