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儒道并流-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21章 儒道并流

    万章山下,虞千秋急急而奔。

    “同为儒门之人,竟也会争夺儒家秘典。这当中定不寻常。”

    虞千秋一边思考,一边赶路。突然,一股莫名惊颤,浮现心头。

    “有杀气。”

    念头方起,惊见一道宏大掌气,破空逼命而来。

    虞千秋身形瞬动,几换方位,堪堪避开。

    “交出秘典,死的体面。”面具客赫然登场,杀意高张。

    虞千秋剑指一扬起,金黄剑芒隐约闪烁。

    “冥顽不灵。”

    面具客沉声一喝,云手推纳风云,儒门极式,凛然出手。

    “尽心篇,儒令春秋。”

    虞千秋见状,同时冷哼一声,凝聚一身剑元,尽赋黄金剑指。久违极招,沛然而现。

    “一式,留神。”

    两人曾有一战,心知对方根基不凡,不下于己,因此行招之间,毫不保留。双方眼一对,气一吐,身形瞬动,极招相碰。

    轰!

    两人极招初会,霎时间天颤地震,在一片轰鸣当中,两人所处地面,登时下陷三尺。恐怖而凌厉的气劲,更是直摧周遭林木。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之际,惊见面具客另一手凝元纳气,拿捏阴阳。抬手处,赫然是道门极式。

    “天下篇,诸生如梦。”

    “什么!”

    虞千秋面色大变,匆忙间,一指点出,却不敌面具客绝式之威,撼然倒飞,落地欧红。

    面具客趁势再进,只手屈指成爪,直冲虞千秋脑门。

    恰在此时,两道剑光嚯嚯而来,面具客起手回招以对,却也失去了击杀虞千秋的机会。

    “先生,我们来助你。”

    吟风赋月急速而来,持剑护立虞千秋身前。

    “何方宵小,竟敢在万章山闹事。”吟风长剑一阵,凛然喝道。

    “碍事。”

    面具客低喝一声,双手再纳风云。

    “尽心篇,一气浩然。”

    “儒门绝式。”

    吟风赋月两人同时面色一变,继而感到一股沛然之劲汹涌而来,当下强催功体以抗衡。

    噗噗!

    然而,两人根基相较面具客相去太远。一招之下,两人各自负创。

    虞千秋却是趁此机会,快速欺进,一指,点在了面具客身前。

    “一式,断魂!”

    一声低喝,黄金剑指剑气大涨,疯狂的真元之力浩荡而出,面具客如遭重击,仰面倒飞。

    “一式,留神。”

    虞千秋指凝剑元,再赞杀招。

    就在此时,天外再现恢弘掌劲,一掌逼退虞千秋。同时,一道流光快速而过,裹挟着面具客快速逃离。

    虞千秋见追之不及,返身查看吟风赋月两人伤势。

    “我们没事,但此人竟敢在万章山闹事,我们需要将此事禀告院长。反倒是虞先生,路上要多多小心,请。”赋月说完,搀扶着伤势较重的吟风离去。

    虞千秋看着两人身影,最终还是没有将院长之事说出。

    “方才那面具客竟然使出了道门圣司的武学,看来不仅儒门,道门也同样出事了。有必要往宗上天峰一行了。”

    虞千秋思量完毕,匆忙而去。

    而远处,一道流光闪过,现出两道身影。其中一个乃是与虞千秋大战之人,而另一个,赫然便是风月学堂之院长!

    “你太莽撞了。”院长说道。

    面具客不甘的道:“若非功法尚未融合,使我功体不全,只手便可镇压他。”

    “够了!”

    院长怒斥一声,道:“现如今你使出道门绝式必定让其有所怀疑,你必须对此有所因应,不可影响大计。”

    院长说完,化光离去。面具客不甘地哼哼两声,也跟着消失。

    ………………………………

    青梅煮酒评今古,弹铗引光断碧萝。

    逐利求名何日少,吟星赋月几时多。

    困心难把风波定,随意总遭世态磨。

    一涉红尘无别路,江湖从此任婆娑。

    天绝峰上,顾惜朝负手观星,静默无言。唯有风,在轻诉从前。

    轱辘辘。

    忽然,一阵车轮滚动的声音传来。夜流光推着轮子走了出来。

    “好友。”夜流光轻唤了一声。

    “你怎么出来了。”

    顾惜朝回身,走到夜流光身后,替他推动轮椅。

    夜流光摇了摇头,忽然道:“好友心中有没有怨过我将你卷入红尘当中?”

    顾惜朝微微一笑,道:“从我一剑毁去居住数十年的茅屋至今,从来无悔。”

    “那就是说毁去茅屋之前后悔过咯。”夜流光笑道。

    顾惜朝呵呵一笑,道:“虽然说不曾后悔,但有时候,依然会怀念当初的日子。远离纷争,逍遥自在。”

    夜流光沉默了一会儿,叹道:“烟都是我的责任。这次之后,我们再找一个地方,结庐隐居吧。”

    “哈哈,等你放得下这个红尘再说吧。”顾惜朝哈哈一笑,却又轻咦了一声。

    “有什么事么?”夜流光问道。

    “有人触动了阵法。”顾惜朝眉头一皱,而后闭目凝神,神游方外,感受着法阵异样。

    “又是他。”

    顾惜朝皱了皱眉眉头,道:“你是怎样招惹到那个家伙的,把你双腿弄成这样还不够,一直以来处心积虑的要杀害你。”

    “嗯?”

    没等夜流光回答,顾惜朝再次发出了一声惊咦,同时面色也沉重了许多。

    “好家伙,竟能以毒雾穿透我的天外惊鸿。”

    夜流光眉头一皱,道:“好友小心,此人毒术诡异无比,防不胜防。”

    “无碍,我的轻灵之体可免疫大多数剧毒。”顾惜朝一招手,惊鸿剑便出现在他身侧。

    夜流光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你曾与他交过手,但就是因为这样才更应该小心。以他的心性,不可能在毫无胜算的情况下发动攻击的。”

    “好好好,我小心。”顾惜朝微微一笑。

    夜流光谓然一叹,道:“若是事不可为,不必顾我。”

    “你放心,他们突破不了法阵,而有我在此,毒雾也伤不了你分毫。”

    山上,两人面对毒雾各自心态。山下,我不留看着慢慢升腾而起的毒雾,一脸自豪。

    “我破不了你这个鬼阵法,我就熏死你们。啊,我怎么可以这么天才。”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匆匆而来,瞬间越过我不留两人,然后在毒阵之前止步。

    “嗯?顾惜朝的惊鸿阵,还有……毒?”

    博娴眉头一皱,而后霍然转身,目光落在我不留与烟朱身上,瞳孔猛然一缩。

    “烟朱还有…………毒门叛逆,三更雨铃我不留!”博娴涩声开口,充满了无奈。

    “哎,no,no,no。”

    我不留摇了摇食指,而后侧身低首,一手捏着眉心,道:“是天留,我不留。”

    锵!

    一旁烟朱则是直接朱剑出鞘,杀意凛然。

    叮铃铃……

    乍然,诡异铃响,幽幽荡荡,丝丝腥雨,莫名而来。我不留的身影,逐渐隐没在黑雾之中了。

    “杀!”

    蓦然,一声喊杀,烟朱首启战端。赤红长剑划出阵阵红艳剑芒。

    面对突然的杀劫,博娴能否安然度过?

    天绝峰上,顾惜朝冷眼相看。面对博娴的杀劫,他是袖手旁观,抑或仗义出剑?

    无名荒郊处,李裔文遭遇七尊剑评技者,一场剑道新篇章,缓缓拉开。

    “出剑,让评技者见识你那令人惊艳的剑法。”

    评技者负手而立,淡淡的语气,是狂傲,更是自信。

    “让开。”

    李裔文眉头一皱,但却将心头战意克制了下来。现在情况已经显得急迫,他必须用最短的时间将夜流光治好。只要将他治好,正道便能再添两大战力。

    “不欲战,那便饮恨吧。”

    评技者剑指一动,身前黑剑,铮然作响。而后‘咻’地一声,化作凌厉剑芒,直迫李裔文。

    李裔文见状,无奈之下,只得拔剑应战。双方你来我往,瞬息之间,已是交换数招。

    剑接之际,李裔文觑稳评技者破绽,虚发一道剑芒后,抽身而退。

    “没让评技者尽兴,你哪里都去不了。”

    评技者嘿然一笑,身形瞬间移动一般,出现在李裔文身前。同时,手握黑剑,再度凌厉来攻。

    “无奈。”

    李裔文一声低叹,飞凶剑上,顿展万丈剑芒。

    “轻身一剑。”

    不欲纠缠,李裔文太出手,便是极招,企图快速解决这一次战斗。

    锵!

    李裔文极招来的突然,又或者评技者是为试探李裔文剑法威能,竟是直接横剑胸前,硬生生地承受了这一剑。

    “竟有溃散功体之力,有点意思。”

    评技者一舔唇角鲜血,眼中燃烧出见到猎物的猎人一般的神光。

    李裔文不为所动,渐入战斗心境。手持飞凶,贴身剑接,凌厉剑芒恍若江河般滔滔不绝。评技者见状,气势一敛,渊停岳恃,掌中黑剑更恍若漆黑游龙一般,轻易便将李裔文攻势挡下。

    “这种程度是奈何不了评技者的,你还是使出方才的剑法吧。”

    “如你所愿。”

    李裔文一声沉喝,气纳风云,剑凝乾坤。飞身旋剑之际,极招再出。

    “轻生一剑。”

    “来的好!”

    评技者一声长喝,指拭剑身,一身剑元,尽数凝聚于剑尖一点。

    “评技法,刺。”

    随着评技者极招轰出,双剑轰然一撞,只见双方身形停顿之间,双剑剑尖沛然相对。

    咔擦咔擦……

    突然,一阵破裂之声在双剑剑尖处传来,四周空间自剑尖处轰然碎裂。霎时间,两人所处光景豁然一变,已入剑道冰天之境。

    “刺激!”

    评技者蓦然长啸,剑上使力,迫开李裔文。而后黑剑之势沛然不绝,每一剑都充斥着毁灭,每一剑,都充斥着快意!

    面对评技者突然狂暴的剑势,李裔文不急不躁,凝神以对,见招拆招。顷刻之间,双方交手已不知几百几千招。

    “痛快。”

    突然,评技者身形一顿,持剑插入地面,一身剑元随即收敛,周遭冰天剑境也因一方停手而轰然碎裂。

    “你,通过了评技者的考验。半月之后,斜月坪上,评技者希望看见你的出现。”

    “无趣。”

    李裔文飞凶一抛,正入背后剑鞘,转身便要离去。

    评技者看着李裔文背影,自语道:“我不是裁决者,总之你既然得到了我的认可,就已经是七尊剑的人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