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歹毒!-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一十一章 歹毒!

    “求壮士,你怎会……”

    柳三变忙迎了上去,看着求飞掣漆黑的右手,面露惊讶。他不曾想到分别才短短的时间,求飞掣竟会中了这等剧毒。

    “唉,说来话长。我与织梦人探寻漆雕光明下落未果,返回栆月墟的时候,却正好遇见聆音衔令者与阎罗鬼帝发生冲突,便上前助阵,却不料大意之下,竟中了剧毒。”

    求飞掣面色悻悻,也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现在也顾不上这么多了,将情况大致说了一遍之后,便说道:“听织梦人所说,毒脉圣女正在读书堂做客,因此求某便厚颜前来,希望圣女能够出手救治了。”

    “原来如此。”柳三变恍然。

    栆月墟的事情,他已经通过农仁堂强大的情报能力得知了,不过田步庚的情报之中,并没有求飞掣中毒的讯息,看来应是探子当时为了追踪阎罗鬼帝而去,忽视了求飞掣的情况。

    “既然如此,劳烦圣女出手了。”

    两人边走边说,又走到了老柳树之下,柳三变依旧诚恳地对着泣红颜说道。

    “这位便是毒脉圣女么?久仰大名。”

    求飞掣忙想着泣红颜躬身行礼,同时心中以闪过了一股惊艳的感觉。泣红颜之容貌,的确如同传闻之中一般,美的令人所有人都心动。

    也不知如此绝色的美人儿,最终会便宜了那个男人。

    求飞掣心中想着,眼神则是转向了一旁的李裔文。

    柳三变适时地介绍道:“这位是柳某的好友——李裔文。”

    “武林剑宿,一剑轻生。求飞掣仰慕已久了。”

    求飞掣忙再次躬身行礼。

    李裔文看着求飞掣,而后视线落在了他的斗笠之上,微微皱眉。对于这种藏头露尾,遮遮掩掩之人,他一向都没有好感,但是碍于柳三变的关系,仅是轻轻地‘嗯’了一声作数。

    求飞掣也不意外,武林本就传言李裔文性情孤僻,如此冷淡也是该然。

    泣红颜观察了一下求飞掣的手臂,道:“你是如何中毒的,能为我说来吗?”

    求飞掣的手上没有伤口,也不似十丈毒雾所造成的迹象,因此中毒原因反倒是让泣红颜有些好奇了。

    求飞掣不敢隐瞒,又详细地将事情说了一遍。

    “嗯?你是说你的佩剑沾染了阎罗鬼帝的鲜血的时候,便染上了剧毒。仅仅是握剑,这毒便瞬间侵入了你体内?”

    泣红颜听完之后,皱眉发问。

    求飞掣点了点头,表示确实如此。

    泣红颜面色更沉了,先前与弃无命的对决之中,他曾透露出修出了毒神绝功体,先前以为只是能够吸收别人之毒,与无垢之体差不多,但是现在看来,毒神绝功体竟还能让自身血液都成为剧毒之物,这一点倒是要超越了无垢之体了。

    不过既然毒神绝能够将弃无命的血液转化为剧毒之外,那自己身负无垢之体,体内的血液是否也会因此产生变化呢?

    “你过来做好,我替你检查一下情况。”

    泣红颜招呼求飞掣坐好,划开了他的脉门,流了一阵子毒血之后,泣红颜自指尖逼出了两滴鲜血,滴落在了求飞掣脉门之上。

    半响之后,却没有其他反应,这让泣红颜稍微有些失望,无垢之体并不能让她的血液也带上净化剧毒的功能。

    “你的问题不大,毒素的入侵也不深,服下此丹之后,稍作调养便足够了。”

    其实以泣红颜无垢之体,完全可以将求飞掣体内的毒素吸收化解,但是如此以来,难免会有肢体上的碰触,这让泣红颜有些排斥,因而采取了成效比较缓慢的药物治疗。

    她取出了一枚丹药,递给了求飞掣。

    “多谢圣女出手,求飞掣欠你一个人情,请。”

    对求飞掣来说,深柳读书堂乃是是非之地,因此接过丹药之后,他便离开,自己寻找地方疗养去了。

    柳三变目送,心中却是对阎罗鬼帝这一次的行动赞了一声,求飞掣中毒疗养,必也无法继续关注漆雕光明一事,而自己已经发信邀请聆音参与针对墨张声,剩下南宫飞飞一人,也不可能太过全心处理。

    可以说,针对漆雕光明的队伍至今,已经算得上是分崩离析了。

    接下来,便是静待顾惜朝等人的信息,以及全力推进墨张声之局了。

    “阎罗鬼帝的毒术十分难缠,柳三变,你要加快步骤对付他了。”

    泣红颜说道,毒神绝这种功体让她讶异,单从现在表现出来的威能,隐约竟有超越无垢之体的迹象。只不过其之副作用也显而易见,这从弃无命一直将自己隐藏在宽大的黑袍底下,不敢露面便可以猜测一二。

    “这个柳某晓得。”

    柳三变点了点头,阎罗鬼帝之毒确实难缠,其心性又过于残毒,必须要好好设法针对。其实他目前也有了大致的计划,但是一切,仍是要等待佛相之局落幕之后方能展开。

    泣红颜道:“方才求飞掣所言,你也听到了,联合三大强者,依旧无法奈何阎罗鬼帝,他之毒术,只有我能够克制,若是你无法找到合适的人选,可以由我出手牵制。”

    “多谢圣女。”

    柳三变点了点头,突然面色微微一凝。

    “你如何了?”李裔文瞬间察觉到了他变化,忙开口问道。

    “无事,你们先留在读书堂,柳某有事要离开一趟,请。”

    柳三变道别之后,便不再多言,匆匆离去。

    “有古怪。”

    泣红颜目光疑惑,即便是她涉世未深,胸无城府,但是也看出了柳三变的异常。但是柳三变不说,他们也无法知道。

    而此时,在鸣翠山之外,一道熟悉的身影却又陌生的身影正负手而立。背后的竹篓用素白色的布幔缠住了,似遮掩,似哀悼;一头原本乌黑的长发也已经不再,转而之的,则是枯燥的苍白。

    原本清秀的面容,在此刻竟也爬满了皱纹,就好似在短短的这段时间,便经历了百千岁月一般,将一名青年催促成为了耋耄老人。

    这个人,真的是无根飘萍吗!

    ………………

    儒门,风月学堂。

    训诂堂之中,告子与病夫子两人同坐。

    “病夫子,突然寻找告子,是已经有了调查的方向了么?”

    在洪范发丧日,慕容恭便来到了风月学堂,以身子不适为由逗留了一段时间,今日突然前来,莫非是已经做好了调查的计划了?

    告子注视着慕容恭,眼带审视。病夫子停留的这段时间内,并没有与外界接触,应也无法掌握最新的武林动向,那么他是真的有了想法,还是发现了什么?

    “唔咳咳,并没有。”

    病夫子摇了摇头,捂住了嘴巴又是一阵咳嗽,而后喘了喘气,说道:“只是歇息也已经足够,儒师死亡之事也不能一直耽搁,只能身入武林道上查探了。倒是不知告子院长这边,能否提供什么讯息?”

    “唉,很遗憾,告子对于此,也是丝毫不知。而且前段时间因为身负重创,风月学堂事务也一直由师叔处理,直到现在,告子尚还没有将这段时间的情报整理完成。”

    告子自然不可能提供什么线索,而且自己负伤本是事实,这种毫无破绽的借口,自然是手到拈来。

    病夫子似乎也了解情况,询问只是碰碰运气,见告子如此说法,也不再勉强,说道:“既然如此,那慕容恭便先告辞了,请。”

    “且慢,病夫子,不知你打算从何处下手?若是方便透露,也许告子能够配合一番。”

    “这嘛……儒师丧日,道门道印亲自前来,而佛乡却没有派人前来,或许其间会有值得了解的地方,慕容恭准备先前往佛乡一行。”

    病夫子略微沉吟,还是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虽然佛乡不太可能会杀死儒师,而且以目前佛乡在台面上的实力,三座不出的情况下,也没有谁有足够的实力将儒师杀死,但是儒师丧日佛乡没有派人吊唁,这值得怀疑。

    “原来如此,那告子也不耽误你了,请。”

    佛乡哪里会有什么嫌疑,现在正因为佛相之死以及慧座造杀之事闹得沸腾呢。不过病夫子前往调查也好,让他去刺激刺激佛乡之人,也可以减缓病夫子调查的速度。

    病夫子不再多言,告辞离去。

    “畅和风为了杀死洪范,必也身受重创,短时间内恐怕不会再出现。至于云天心,此人太过狡猾,心思难测,可说是继人世主之后,第二个武林商贾,或许我该趁早将他踢出此局。”

    诸事底定,告子心中便泛起了卖队友的念头。毕竟对于云天心此人,他的了解太过表面,无法彻底相信。并且当初也只是为了利用他谋划圣司武学才将他拉入,此时计划已经翻新一页,继续留着云天心,恐怕反而会让他知道的太多,从而给他做手的机会。

    不过云天心此人心机深沉,又谨小慎微,想要卖了他,尚需要好好排布一番。

    告子沉思了许久,才缓缓离开了训诂堂。目前最重要的,仍是要将身上的伤势疗养康复。

    (本章完)本章节首发,请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