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撩人!-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一十二章 撩人!

    宗上天峰远处,念禅身份正式披露,遭遇了顾惜朝与垢无尘两人的连手逼杀。本章节首发、,请记住网址()

    不过,即便是面临这般困境,念禅也不忘狡辩——若是不坚持狡辩,他恐怕真的会被愤怒的顾惜朝两人当场斩杀!

    “垢无尘,顾惜朝,念禅乃是代表佛乡而来,对我动手,不但是相当于跟佛乡宣战,更是冒着天下之大不韪地挑拨两教关系!”

    虽然垢无尘的意外出现,让念禅心中警铃大作,但是他仍存了一丝期望。毕竟顾惜朝非是三教之人,而垢无尘身为全道之锋,在当下佛相死于道门武学的事实之下,也不得不避嫌。

    如此一来,虽两人心中必然成见在心,但是只要挨过了这一阵,让他成功脱逃,后续如何,也顾不上了。

    “你倒是打的好算盘,然而你以为我们能出现在这里,会没有做好后续防范的准备吗?”

    顾惜朝哈哈一笑,看着眼前念禅急速变换的面色,便觉得一阵舒畅,仿佛自己女装而受的委屈,也在此刻宣泄了个干净。

    “顾前辈,先将他擒下,以防变数吧。”

    垢无尘相对比较谨慎,为防万一,想要先动手将念禅擒拿。

    “你们真敢!”

    念禅双目一瞪,怒上眉头,然后心下却是逐渐发凉。一个可怕的念头,开始浮现在了他的心中。

    顾惜朝如此肆无忌惮,莫非是因为佛相,根本没有死?

    但是这不可能啊,自己明明亲自检查,确认了佛相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生命体征才是,世上又有什么武学,能够让他假死瞒过自己?

    而且根据佛乡五子的特殊情况,佛识与佛怒两人当时也的确功元、根基皆大幅度提高,这一点就更无可能作假了。

    那么到底是什么,让顾惜朝有如此浓重的底气呢?

    念禅心思急速转动,但是却依然苦思无果,冷汗开始自额头浮现,潺潺而流。

    而决意动手的两人,已经有了动作了。

    “道剑·斩身!”

    自从与令师虚渊一战之后,垢无尘重伤濒死,而后前往寻找其师,再承武学。偌久潜修,不仅是新修武学有成,根基也是大有进展。

    此刻全道之式施展开来,威势较之以往,又是强盛了不少。

    乍闻一声锵然,除妖剑霍然而出,闪烁片片寒芒,直取念禅而去。

    顾惜朝见状,同出一剑,助垢无尘绝式临身。

    念禅虽怒不可遏,却也无可奈何,只好同出极招响应。

    顾惜朝与垢无尘两人联手,念禅不敢有丝毫大意,抛弃了学的不上不下的佛乡武学,一抬手,便是风宫极招。

    “风吹一夜满关山!”

    赫见念禅元功一凝,刹那间凝聚了无形之风,片片晶莹白花,铺天盖地而出。

    砰!

    双方极招一撼,地动天摇,两人剑气洞穿了白花巨瀑,直接没入了念禅胸膛,直将他打的倒飞,吐血不已。胸口处的袈裟也破裂,两道伤口不断地溢血。

    一击之下,念禅当场重创!

    而在同时,白色晶莹铺天盖地而来,也逼得顾惜朝与垢无尘两人匆忙挥剑护身,但即便如此,也被划破了数处衣角,只是并无受伤而已。

    “走!”

    念禅豁命一击,甘承重伤的结果,便是为了拖延两人脚步。见此情况,他不敢逗留,化身烟云,快速遁逃。

    “哪里走!顾前辈,我护你追赶!”

    烟都之人功体特殊,能够化身烟云,而顾惜朝身负轻灵之体,能够无视这种特殊功体,给予精准的伤害,因此由他追赶再好不过。

    话音落下,赫见垢无尘功体一振,除妖剑上光芒大涨,赫见片片飞雪萦绕周身,而后随着他一声大喝,扑向了依旧源源不绝的白色晶莹之物。

    “天下皆白!”

    赫见垢无尘除妖剑一荡,满目飞旋涛涛而卷,竟是强行撑出了一条通道。

    顾惜朝见状,不再停留,如惊鸿一闪,纵身而去。

    而在此时,在暗处旁观的折桂令,也有了动作了。

    就在她纤纤玉手轻移,缓缓握住了鹃啼刀柄,似欲出手之际,一道低沉的男声,却又突兀自折桂令身后响起。

    “朋友,看热闹可以,动手可就要免了。”

    “嗯?”

    折桂令听闻喝声,猛然转身,目光移动,最后在十数丈外的树梢之上,看见了一名站立在树叶之上,身形飘飘的男子。

    正是期风行客夜流光。

    骤然,期风行客肩膀一动,折桂令心有所感,娉婷身影摇曳生姿,足下莲步轻移,转向了左边三丈之地。

    再定美目,却见夜流光已经站在了她原先所处的位置了。

    “不错的速度。”

    折桂令嫣然一笑,虽是夸赞,心下却是暗自震撼。她自然能够看得出来,方才那般急速,眼前的男子却表现的游刃有余,现在并非是他全力施为。

    天下间,短距离拥有急速者,不在少数。但是方才两人相距颇远,他能瞬间抵达,那么他之身份,也就昭然若揭了。

    “你便是期风行客·夜流光吗?”

    折桂令轻言细吐,语气靡靡撩人,看向夜流光的目光之中,也带着了一些好奇。对于这个号称追逐风的男子,她可是闻名已久了。

    “正是。”

    夜流光双手一负,目光却是看向了不远处的垢无尘。他迸发极招,在念禅绝式之中打开了一条通道让顾惜朝追赶,却也让自身陷入了更深的危急之中。

    幸好的是他根基有了长足的进步,虽然陷危,但应可安然——前提是不再有外力干涉。

    “嗯,久闻期风行客与天外惊鸿乃是生死之交,向来形影不离,如今看来确实如此。只可惜啊。”

    折桂令微微一叹,纤手也放开了鹃啼,说道:“你这一阻拦,失去了纪瓷的帮助了。”

    “嗯?你……”

    夜流光闻言,微微一愣,不解的目光首次凝聚在折桂令的面容之上。饶是以他之定力,也忍不住为纪瓷美貌而惊艳不已——哪怕是纪瓷的面容,用一张轻纱掩盖着。

    折桂令自然知道自己的相貌是如何倾倒众生,因此对于夜流光呆滞的目光,并不意外,甚至颇为享受。她虽然轻纱罩面,但这并不是因为她低调,而是这样才能给人一种朦胧的美感。

    “折桂令·纪瓷,出身儒门,期风行客了解一下。”折桂令轻笑开口,轻言细语,靡靡诱人。

    “原来是儒门之人,方才你的动作,是想要出手拦截风无痕吗?如此说来,倒是夜流光孟浪了,抱歉。”

    折桂令的作态,摇曳生姿,虽令人看起来赏心悦目,但是这样的女子最是狡猾难缠,夜流光不欲与她有过多接触,道歉之后便偏转了目光,只是身形依旧未动,显然仍是提防着她。

    折桂令莞尔一笑,道:“夜流光,是纪瓷的容颜,让你胆怯了么?”

    折桂令十分自信,如天鹅一般昂起了弧度优美的下巴,露出了一截洁白的颈脖。

    夜流光闻言,眉头一皱,但是并不答话。折桂令的确十分美艳,在他见过的人当中,恐怕也只有修成美毒的泣红颜能够稍胜一筹。但是此女心性,通过这短短的接触,却让他有十分不好的感官。

    太姣太柔了,就连声音都如靡靡之音一般,似乎无时无刻都在腐蚀撩拨着人心。也不知儒门是如何培养出这样另类的。

    而在此时,风无痕极招已散,他与顾惜朝两人的踪影也早已经不见,无法再追,垢无尘便往着夜流光这边走来。

    及至垢无尘看见了意外出现在此的折桂令,也不由得一愣,旋即目光一凝,从自身的记忆深处,读取到了眼前这位角色女子的身份。

    “你是——儒门折桂令?”

    “哦?你认得我?”

    折桂令诧异地打量了垢无尘几眼,见他一身熟悉的凛然之气,便微微颔首,道:“观你身负除妖剑、荡魔尘,又能施展‘天下皆白’之剑招,想来你便是白慕寒传人了。”

    折桂令与白慕寒曾有过多次交锋,对彼此之间颇为熟悉,垢无尘身为其传人,能够认出自己也是正常。

    “晚辈垢无尘,见过折桂令前辈。关于前辈之事,家师也多有提及,故而对前辈印象颇深。”

    折桂令被称作儒门鬼才,不仅是因为她那万物有灵之境,更多的是此女行事,向来不按章法,而且一身魅惑的本事,丝毫不似儒门之人,反更像是旁道强者。

    当初三教内战,折桂令参战之后,短时间内便成就了偌大之名,即便是道门刽子手与佛门慈航,对其也是保持十分的警惕。

    “垢无尘,接下来还要追么?”

    夜流光见两人交谈,便心知折桂令身份却是无误。现在顾惜朝追赶风无痕而去,情况不明,他内心思量或可追上一看。

    垢无尘却是摇了摇头,两人离去已久,凭他们的速度,即便是以夜流光的速度能够追上,但是方向已失,也无从追起。

    垢无尘道:“追赶不必,风无痕已经重伤,相信顾前辈必能将他擒的,关于此事,垢无尘已经在动手之前传讯道印玄机,我们先回宗上天峰吧。”

    当初夜流光在公开亭见风无痕的作为,便兼程赶回此地,并巧遇上了再出的垢无尘,因此便有了这一次出手的阵容。

    “折桂令前辈出现在此,莫非也是要前往宗上天峰?”

    垢无尘接着对折桂令说道,他再出的时间虽短,但是对于洪范死亡一事也有了听闻,加上先前道门所掌握的情报,对于折桂令的来意,垢无尘心中已经猜测到了数分。

    “你比白慕寒那个家伙可爱多了。”折桂令展颜一笑,美的惊心动魄,即便是垢无尘,也有些受不了地转过头去。

    “既然如此,两位前辈随垢无尘来吧。”

    “宗上天峰,夜流光便不前往了。”

    夜流光摇头拒绝,顾惜朝得手之后,必也不会前往宗上天峰,他需要在这里等待。

    垢无尘点了点头,也明了两人接下来需要前往佛乡与读书堂告知结果,宗上天峰处有自己便足够了,当下不再多言,与折桂令望着宗上天峰的方向而去。

    (本章完)本章节首发,请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