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巧合?-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一十四章 巧合?

    西武林之地,墨张声正独自沉思而行,却不料骤然感受到了一个剧烈的雷霆之息,不由得心下大喜。

    含光十二阶已经可以确定了,却没有想到接下来的一式雷霆破,会如此及时的出现。墨张声不再多想,匆忙向着传来雷霆之力的方向而去。

    而在远处,赫见一片狼藉,残林之内,树断草毁,四处坑洼,铸霆声高举着人怒,其上雷光纵横,一如其眼眉之内蕴含的雷霆之怒!

    在铸霆声的对立面,分站着两名中年男子。两人衣裳染血,浑身上下处处伤痕,不仅身受重创,更是一脸的疲累。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对我们兄弟穷追不舍!”

    左边一人低喝,对于铸霆声的用意有些摸不清楚头脑,无端启战,却又不下杀手,而是将两人一路驱赶至此。否则以铸霆声表现出来的根基,要将他们两人抹杀,可谓是轻而易举。

    “哼,当年纵横西垂的采花盗贼,以为隐姓埋名,便可以将过去掩藏么?将你们驱逐至西武林,便是要你们为曾经犯下的罪孽偿命来!”

    铸霆声一声怒喝,人怒之上雷光大纵,牵引着九天阴雷,再现了苍天审判之式。

    “狂雷天降!”

    “不妙!”

    两人见铸霆声到处他们掩藏的过去本就面色大变,此刻见得铸霆声毫不保留的极招,更是吓得惊不附体,慌忙向两侧逃去。

    铸霆声人怒一引,狂雷偏转,直接将方才说话之人立劈当场,电光肆虐,直接将其电成焦炭。

    另一人见此情况,更是不要命地奔逃起来。

    就在铸霆声即将再发极招的时候,赫然听闻一声怒喝炸起。

    “斜风迎竹!”

    却是白首留仙出手,极招之下,此人被当场斩杀!

    “嗯?是谁人出手。”

    铸霆声见恶人已死,便归剑入鞘,看向了墨张声问道。

    “贫道白首留仙墨张声,方才路经此地,听先生谈及此人罪行。墨张声生平最是痛恨这等下流之辈,又见他即将脱逃,便忍不住出手了,还请不要见怪。”

    墨张声同样收起了长剑,走向了铸霆声拱手开口。同时目光不着痕迹地打量着铸霆声。

    ‘陌生的面孔,不凡的根基,又掌握着雷霆之力,他会是我想要寻找的人吗?’

    “无妨,除恶之事,人人皆可做得。你之出手,也是无可厚非。说不得还是在下要向你道谢,避免了他成功脱逃呢。”

    铸霆声点了点头,对于墨张声抢人头的做法,并不反感。

    墨张声趁机问道:“不知先生如何称呼?”

    “在下天尘之愆铸霆声,若阁下无他事,铸霆声便告辞了,请。”

    铸霆声似乎不欲多谈,眉宇之间也浮现出了一丝焦急的神色。墨张声见此情况,便说道:“朋友且慢。”

    “白首留仙,还有何事?”铸霆声看着墨张声,皱了皱眉头。

    “墨张声方才见阁下能够操纵雷霆之力,突然想起了一件久远的事情。当初东武林所传,有人操纵着天雷之力将人劈成焦炭者,莫非便是阁下?”

    墨张声看着不远处被劈成焦炭的男人,若有所思。当初在猜测一式雷霆破的时候,他脑海之中便浮现出了这个信息。若眼前的铸霆声便是当年那人,那么很有可能,他便是自己要寻找之人了。

    铸霆声道:“正是天尘之愆,如何?”

    “无他,一解心中疑惑而已。”

    墨张声摇了摇头,又问道:“方才见你眉宇之间隐约露出忧色,可是遇见了什么困难?有需要墨张声出力之处吗?”

    “你倒是热心。”

    铸霆声挑了挑眉,打量了墨张声几眼之后,才说道:“帮忙倒是不必了,你根基虽然不差,但也无法提供什么帮助。我目前正在追击一个名叫恨满阴间·弃无命之人。此人一身是毒,而且手段凶残,十分难缠。你若是看见了,提早逃命吧。”

    克制不了十丈毒雾,强如意长年那般的存在,也险险饮恨在弃无命毒下,铸霆声显然不认为墨张声能够克制的了十丈毒雾,而已说出此话之后,便告辞离开了。

    对于铸霆声的话,墨张声并不反驳,而是平静地目送着铸霆声离去,在他的心里,已经在排布着两人下一次的见面了。

    ‘天尘之愆,此人应是应一式雷霆破之人,但是想要他出手帮助,尚需另外的契机。现在既与他结下眼缘,与他的第二次见面,便显得尤为重要。此事一人难成,云天心调查日久也没有丝毫的结果,看来是时候与他一会了。’

    两人初次见面,又事关道门密藏,而且观铸霆声心性,此事必然无法明说要他协助,只能暗中布局引导。只不过自己身份不便行事,仍是要寻找云天心来进行。

    墨张声原地思考了许久,谋划好一切之后,方才离开。

    ……………………

    宗上天峰,在垢无尘的带领之下,折桂令很快便如愿地见着了道印玄机。

    “哈,许久不见了,玄机。”

    折桂令看着而今变得沉稳笃定的玄机,也是心有感慨。他们皆是当初三教内战之时开始绽放光芒的后起之秀,也各自有过不小的交锋,两人上一次的会面,仍是敌对状况,却想不到今日前来,竟会是要站在同一阵线的盟友。

    “嗯?是折桂令,你来此作甚?”

    对于折桂令,玄机仅是有所忌惮,并不畏惧。见她无故来访,不由得眉头皱起,似乎来的不仅仅是折桂令,还有她身后的红尘之风。

    折桂令嫣然一笑,道:“纪瓷来意,玄机应该一目了然,不是么?”

    玄机看着折桂令绝美的脸庞,目光低沉,而后视线转向了垢无尘,开始问起了念禅的情况。

    垢无尘答道:“已经确认了他之身份乃是烟都风无痕,至于后续,有顾惜朝前辈追了上去了。”

    “有顾惜朝出手,那此事便已成定局了。”

    玄机点了点头,对于顾惜朝的能为,他也清楚。

    “既然如此,垢无尘另有他事,便先告辞了。”

    垢无尘见玄机与折桂令两人似乎有话要谈,也不再久留。加之佛相之事,他也想前往佛乡关注,因此便告辞离开了。

    “垢无尘,绝涯正在调查一些事情,你若是遇见了,也可以协助他。”

    “嗯,好,垢无尘知道。”

    玄机向来清楚自己与绝涯的关系,此事突然开口,想必绝涯所进行之事十分重要,因此垢无尘好不推诿,直接应了下来。

    等垢无尘离开之后,折桂令才说道:“无关之人已经离开,玄机,现在请告诉我,关于你所知道的一切吧。”

    (本章完)本章节首发,请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