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佛难-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22章 佛难

    在李裔文前往天绝峰的同时,太华山外,两道身影急急而来。

    “恩?太华山的法阵竟然开启了?”垢无尘眉头一皱,旋即提气喝道:“柳前辈,垢无尘请见。”

    话音刚落,便见法阵一阵波动,旋即柳三变闪身而出。

    “是全道之锋?啊,你中毒了。”

    柳三变一出现,便发现了一旁中毒的佛相,匆忙从怀中掏出瓷瓶,倒出了一枚碧绿丹药。

    “快,服下它。”

    佛相闻言,接过丹药服下。

    丹药入喉变化作一股浓郁药力,佛相感应到此,急运功法消化,顿时只觉周身一震,缓缓吐出一口带着淡淡腥味的浊气。

    “多谢前辈丹药,助我清除体内余毒。”佛相先是向柳三变道谢,继而却是眉头微皱。

    “好友,怎么了?”垢无尘见状问道。

    佛相摇了摇头,道:“我的功体似乎有些退化,也许是剧毒刚除的原因。”

    “此地不是谈话之所,还是先入深柳读书堂吧。”柳三变道。

    垢无尘摆了摆手,道:“不必了,我们来此只是为解心中疑惑。待疑惑解除,我们便要离去了。”

    “不错。”佛相道:“柳前辈,我们想知道立约台一事的详情。另外佛怒如今的情况如何了?”

    “嗯,好,详情听说……”

    柳三变将立约台之事说了一遍,甚至将之后血为王进攻之事也说了出来。

    “佛怒大师如今在深柳读书堂疗伤,恢复的速度虽然不快,但却颇为乐观。”

    “想不到这些邪人的速度这么快。”佛相皱了皱眉。

    垢无尘却是忽然面色一变,道:“哎呀,不好。佛乡有难。”

    “依照王权霸道的性格,既然太华山攻之不下,也定然不会就此平息。而道门宗上天峰地处隐秘,那么他势必会将目光放在佛乡之上。”

    佛相闻言,面色一变。“佛相告辞,请。”

    说完,匆匆而去。

    垢无尘正要追去,却被柳三变拉住。

    “我早已经料到这个情况,也已经做好了因应。不过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却一直盼不到合适的人选。”

    垢无尘闻言,也是松了一口气,道:“也是,看来是我太过担心了。说吧,是什么任务。”

    柳三变神情缓缓变的严肃,道:“这个任务十分危险,一不小心……”

    垢无尘摆了摆手,打断了柳三变的话。

    “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好,附耳过来。”

    柳三变对着垢无尘一阵耳语。

    “这……转守为攻,确实是目前最为重要的事。此事便交给垢无尘,请。”

    垢无尘点了点头,快速离去。

    “明明一切都已安排妥当,为何依旧有一种心悸的感觉?”柳三变目送垢无尘离去,眉头深皱。

    而在某处,欲赶往深柳读书堂的藏虚忽然福至心灵,白日观星之术自动开启。

    “嗯,这般星图。哎呀,三教之势怎会如此溃散?不对,佛乡要出事。”

    藏虚眼观星图,刹那间便明悟了星图所示,匆忙改变方向,往佛乡而去。

    ………………

    天绝峰下,酣战依然。博娴为寻夜流光,偶遇我不留与烟朱,登时开展生死之战。

    唰!

    烟朱朱剑横空,首启战端。艳红之剑劈斩出道道炫丽剑芒,映衬着黑夜中的死亡之光。

    博娴脚掌一跺,太极自成。云手推纳之间,阴阳八卦图案浮现,尽卸烟朱剑上宏劲。

    叮铃铃……

    一旁,我不留虎视眈眈,紫色雨铃不停地摇动,发出阵阵扰神魔音。剧毒腥雨黑雾,也在无声无息间,靠近博娴了。

    “八卦,火天!”

    博娴情知腥雨黑雾含有剧毒,当即一声沉喝,掌捏离位,脚踏乾门。一声怒喝之下,熊熊烈火,沛然而出。

    然而,在我不留雨铃毒功加持之下,腥雨毒雾竟是异常坚韧,熊熊大火之后,仅仅是消散了些许。

    博娴面色一沉,另一旁烟朱见状,朱剑一振,极招立出。

    “落叶满阶红不扫。”

    烟朱一剑横扫,登时秋色红枫黯然飘落,如若天之穷途,人之末路。

    “八卦,阴阳流。”博娴面临烟朱极招,强催功体,提元纳气,再现防守奇招。

    烟朱必杀一式,顿时遭阻。

    而另一旁,我不留趁两人僵持的瞬间,屈指一弹,一滴腥雨直没博娴背后。

    “噗!”

    一滴雨珠虽小,但经由高手弹射而出,其力何止千钧?博娴登时受创呕红。于此同时,掌上极招无法保持,立时遭破。

    烟朱见状,剑上加力,只听得一声哼然,博娴胸前,再添新痕。

    天绝峰上,夜流光一脸阴沉。

    “下去助战。”

    顾惜朝负手而立,静静地注视着山地之战,并不为夜流光言语所动。

    “博娴曾救过你我之命。”夜流光道。

    “我知道,我会替他报仇。”

    夜流光闻言,再不出声。推着轮椅便要离去。

    “你不许离开。”

    顾惜朝身形一闪,挡住了他。

    “让开。”

    “你去了只是送死。”

    夜流光猛地抬头,道:“那也比眼睁睁看着博娴死在我眼前好。”

    “你!”

    顾惜朝眉头一皱,正要发作,却又忽然缓下了气势。“毒雾逐渐靠近,我必须留在你身边。”

    “我只是双脚废了,功力还在。这些毒雾一时半会儿还要不了我的命。”

    顾惜朝猛地一握拳。“好,我去。”

    说完,他伸手一引,惊鸿剑瞬时飞出,激射山地。同时,顾惜朝一跃而去,御剑而行。

    山地。

    博娴先被我不留所伤,再遭烟朱一剑,功体已然重创。然而,他却不甘就此束手。仍是强催功体,再发极限一招。

    只见博娴云手一招,双手分指两面。左凝八卦,右聚太极,以身为盘,缓缓相容,赫然便是----

    “八卦,无极!”

    博娴双手猛然一喝,八卦太极之力沛然爆发,霎时间,恐怕气劲席卷红尘,震慑寰宇,鬼神惊怕。

    “开大了。”

    我不留本就远离战场,见博娴拼命一招威能浩大,一时不敢试其锋芒,身形连连后退,直退出数百米之远,方才堪堪避开暴乱中心。

    反观烟朱,身处战场中心,又是博娴一招主要目的。想要退避已然不及,只好咬牙,并起极招相对。

    噗!

    双方极招初会,烟朱顿感一股沛然不可抵挡之力传来,当下仰天呕红,连连后退之下,已然负创。

    而博娴,在发出极限一招后,身形已是摇摇欲坠。一身元功更是耗尽一空,只好无神地看着天穹,暗自苦笑。

    “趁他病要他命。”

    我不留见博娴已失去反抗之力,身形瞬闪,企图收取博娴之命。

    恰在这时,天外一道剑芒闪过,带出一道凛然傲影。

    “闲居隐地远尘埃,高卧青云小世才。凡俗岂知天外客,惊鸿一片日边来。”

    “是你,装鸟的。”我不留看见顾惜朝,眉头一皱。

    “妖邪之人,烟都余孽。”顾惜朝一眼环视,伸手一招,剑芒直指两人。

    “惊鸿剑下,留魂。”

    “愚蠢的装鸟的。”我不留一声冷笑,道:“同样的招式,对我是没用的。”

    说着,我不留负手身后,悄然捏碎了一枚蓝色药丸。顿时,一个淡淡的蓝色气体,隐没在漫天黑雾之中。

    顾惜朝心系山上的夜流光,不愿多言。长剑一振,剑芒直对我不留。

    锵!

    危急之际,我不留手握雨铃,当住了惊鸿一剑。

    “我说了,同样的招式对我是没用的。”我不留一脸傲然。

    同在此时,一旁烟朱趁机会平缓了体内真元,提剑来助。

    两位剑者修为俱都不凡,剑声铿锵之间,已来回交换了十数招。

    “有进步。”

    顾惜朝暗赞一声,惊鸿剑上却是突然爆发万丈剑芒。

    “浮光掠影。”

    顾惜朝一声长喝,惊鸿剑瞬化万千剑影,无踪无迹,铺天而来。

    烟朱见状,一旋朱剑,化作浑厚剑盾,尽破顾惜朝万千剑芒。

    “吃我移魂**!”

    一旁,我不留突然一声大喝,紫色雨铃疯狂地摇动起来。

    顾惜朝一声冷笑,正欲提剑再攻,却惊骇地发现体内元功运转竟出现停滞现象。

    唰!

    烟朱趁机,一剑劈出。饶是顾惜朝闪避及时,也被一剑划破手臂肌肤。

    “怎么回事,我是什么时候中毒的。”顾惜朝满心惊骇。自身因功法特殊,因而成就轻灵功体,可避百毒。故而不将我不留毒功放入眼中,没想到眼下竟是无声无息的着了道。

    烟朱虽身处战中,却也看的分明。知道此刻顾惜朝被我不留牵制,因而提剑猛攻,欲将顾惜朝斩杀。

    就在顾惜朝危急之刻,天外突来沛然剑芒,替顾惜朝当下了之命一击。

    “李裔文。”

    烟朱眼中忌惮之色一闪而过。

    “是你这个家伙,真好,今天仇人都到齐了。”我不留哈哈一笑。

    “嗯?腥雨毒雾诡铃。你是当初在立约台外拦截我的人?”

    李裔文眉头一皱,看向我不留,不由得一愣。“我不留?”

    “哎……”

    我不留摇了摇食指,道:“是天留,我不留。”

    说完,他运气顿了顿,道:“上次是你幸运,有一个讨厌的家伙及时出现,这一次你可没这么好运了。”

    我不留说着,毒功一提,驱动着一阵腥雨铺向李裔文。

    “斩!”

    李裔文一旋飞凶,倏化万千剑影,将腥雨尽数搅灭。

    我不留见状,冷哼一声,雨铃再摇,并驾驭着毒雾涌向李裔文。

    然而李裔文却是突然展开身法,直冲毒雾之内。就在我不留唇角勾起一抹胜利的笑容时,一道恍若来自九幽之境的喝声,让他面上神情,永恒定格。

    “一剑轻生!”

    唰!

    一剑出,九幽门开,生死薄上,留名!

    “像我这样又帅又机智的反派才活这几集,不……科……学……啊”

    我不留唇角抖动,留下了此生最后一言。旋即人头抛飞,血泉高涌。失去了我不留毒功支撑,腥雨毒雾逐渐散去,唯有手中雨铃,依然在发出叮铃声响。

    “退!”

    烟朱见我不留惨死,当即毫不停留,抽身便退。

    一旁,李裔文柱剑而来,大口地喘息着。

    他先是与评技者大战,而后不停地赶路。来到天绝峰时,一身真元已不足三成,因而才会一开始便动用极限武学,以震慑烟朱。

    而顾惜朝因为没有雨铃引发体内之毒,此刻已是恢复了正常。

    “恩,罪首已亡,开启阵法将毒气放出。”

    顾惜朝单手一挥,笼罩整个天绝峰的惊鸿法阵被收起,那即将蔓延至峰巅的毒气也随风逐渐消散。

    “先上峰巅。”

    他对李裔文说了一句,然后背起昏迷的博娴,御剑上峰。

    李裔文歇了一会缓过了气,才取出一方粗布将我不留人头包裹起来,也跟着上了封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