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佛相苏醒!-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一十七章 佛相苏醒!

    佛乡,自从佛相使出玄武定,开展了针对细作的计划之后,佛识两人也因秘法的后遗症而无法出面处理佛乡事务。本章节首发-,请记住网址()初时还好,有柳无方打着论道的幌子,尚没有人察觉异状。

    但是随着风无痕张贴在公开亭的告示被逐渐传开之后,佛乡之内,越来越多的僧众开始坐立不安了。只不过有念禅前往宗上天峰讨要说法,才没有让这股不安爆发出来。

    随着时间的过去,一直都没有念禅的消息,这股不安也在悄然之间酝酿壮大,幸好秘法的后遗症及时消散,佛识出来主持大局,才没有引发佛乡内部的动乱。

    但即便如此,依旧有不少的僧众自发离开了佛乡,去关注此事。若是不及时消除此事的印象,恐怕又将因此引发新一波的闹动了。

    伽明殿中,佛识,佛怒与柳无方三人对坐,为了此事,皆愁眉不展。

    “佛相为何久久无法苏醒,是不是你那什么玄武定之法有问题?”

    佛怒开口怨道,过了这么长时间了,佛相依旧是那种假死的状态,这不得不让他怀疑柳无方所传的劳什子玄武定之法是否真的有用。

    “佛怒,慎言。”

    此刻并非抱怨的时候,因此佛识当即叱骂了一声。

    柳无方则是说道:“玄武定之法,我与师尊皆修习并且使用过。按理来说,虽失去了一切生命体征,但是精神状态仍是清醒的,能够自主控制苏醒与否才对呀。”

    他与柳三变两人皆尝试过玄武定,并不曾有过异常,为何到了佛相这里,就会如此意外呢,难道……

    “莫非,是因为佛相体内暗招的缘故?”

    柳无方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忙说了出来。

    “也未尝没有可能。”佛识沉声说道,他也有过这方面的猜测。

    就在三人苦思无果之时,突来一名年轻的小僧走了进来。

    “禀告佛识、佛怒,佛乡之外有夜流光请见。”

    “嗯?是夜流光前辈,快快请入。”

    三人闻言,皆是精神一振,夜流光的到来意味着什么,三人心中十分清楚。

    不多时,便见得夜流光大步而来,手上还提着被猩红血液染湿的袈裟。

    “夜前辈,结果如何了?”柳无方当先问道。

    “念禅的真实身份已经套出,果然是烟都之人。”

    夜流光将风无痕的人头交给了佛识,并且将当时的情况简单地说了一会。

    柳无方听完,若有所思地道:“烟都之人,果然隐藏的好深啊。云天心潜伏道门宗上天峰,风无痕潜伏佛乡,这么长时间以来,也不知道让他们探得多少消息了。”

    “是我们无能。”

    佛识面现愧疚,念禅蛰伏偌久,并且身居高位,但是他们竟直到佛相被下了暗招才有所反应,实在是让佛识汗颜不已。

    “不论如何,而今剪除了细作,接下来的任何行动,也可安心进行了。”柳无方宽慰道。

    “嗯,我们先提着念禅的人头去寻找佛相吧,或许有所感应之下,他能够苏醒过来。”

    佛识起身,准备前往佛相假死的密室。

    夜流光这时说道:“柳无方,柳三变让我代为传话,要你即刻回返读书堂。”

    “师尊急召,是有何事?”

    柳无方大惊,他逗留佛乡本就是柳三变授意的,如今要他回去,难道是柳三变要离开读书堂了?

    夜流光摇了摇头,继续说道:“详细情况,柳三变并没有明说。此外,也劳烦你们替我安排一间厢房,根据柳三变的意思,他后续会前来佛乡,届时还有需要我协助的地方。”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我即刻便回转读书堂,请。”

    当夜流光说出他要在佛乡暂留的时候,柳无方便猜到了柳三变的想法,因此也不再多言,直接转身离去。

    佛识也似有所感,相送之后吩咐佛怒替夜流光安排住处并且前往公开亭张贴新的告示之后,便独自来到了佛相假死的密室。

    佛相的身躯一直没有人去触碰,仍是保持着那般盘膝静坐的模样。

    佛识将风无痕首级放在佛相面前,低声道:“佛相,你成功了。”

    “我们的怀疑都没有错,念禅的确是佛门之内的细作,他真实的身份,乃是烟都之人。”

    “你能听得到吗?”

    佛识絮絮叨叨地将佛相假死之后的事情都讲了一遍,期待他能够听到,只可惜佛依旧毫无所闻一般。

    “这个情况不对劲。”

    佛识眉头紧锁,伸出左手覆盖住了佛相天灵,闭上双眼,放空了五识,企图通过佛乡五子冥冥之中的那一股联系去感受佛相的情况。

    许久之后,佛识面色微变,忙凝劲双指,点向了佛相的眉心,纯正柔和的佛息,源源不断地渡入了佛相体内。

    许久之后,但闻一声沉重的低吼,佛相缓缓睁开了双眼。

    “啊。”

    佛相苏醒之后,体内功元却是突然暴动,沛然之力,竟将力虚的佛识震得倒飞出去。与此同时,佛相满头的银色佛髻也炸裂了,银丝下垂,竟添了几许凶恶之感。

    “佛相,你如何了?”

    佛相的异状,让佛识惊疑不定,慌忙询问关切。佛乡五子之中,仅有佛相凝聚了佛髻,此刻突然裂开,莫不是在昭示着什么?

    “佛识,多谢你赞元助我复苏。”

    佛相颤了颤身子,站了起来,而后揉了揉自己的银发,一甩手,元功迸发,再现了满头佛髻。

    “在运起了玄武定之法后,我陷于暗招之内,竟连意识也逐渐模糊了,因此对于外界的一切都无法感知,若不是你我功体同出一源,恐怕也无法将我唤醒。”

    佛相知晓佛识等人对自己的情况应是颇为担忧,因此主动解释道。

    “原来如此,难怪我们多般呼唤,你皆不曾回应。”佛识恍然。

    佛相问道:“目前计划进行的怎样了?”

    “已经完美落幕了,便只等你出面,澄清误会便可。”

    佛识指了指地上的风无痕首级,又将事情经过说了一变。

    “唉,是佛相无能。”佛相同样面现愧疚,只不过他更清楚此事到此已经算是完结,沉耽过去并无用处,反倒是佛识所言,夜流光留下之事让他若有所思。

    恐怕,柳三变已经准备好了妖域解封的准备,即将执行了。

    佛识说道:“澄清的告示,已经让佛怒操办了。不过为了增加可信度,你还是需要尽早曝光一下。”

    “的确如此,我会先往武林之上走一遭,期间若有要事,可前往佛魔之岸请戒座主持。”

    两人方才说毕,便有一名僧人在密室之外喊道:“禀告佛识,佛乡之外,有垢无尘请见,人已经先至伽明殿等候了。”

    “是他来了,正好!”

    佛道势态越早解决越好,有了垢无尘,那么两人配合之下,必定能更加快速地平息此事。

    两人匆匆前往伽明殿了。

    而在宗上天峰远处,风无痕殒命之地。

    突来凉风细雨,飘飘摇摇,似要将这一片天地都洗涤干净,旋即一道身影,缓步而来。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足青绿,腰佩环,衣翠篁。南宫飞飞拍打着手中的千织翼,眼神平淡无波,缓缓来到了风无痕残躯之前。

    “嗯——这股剑意,杀人者是天外惊鸿。”

    南宫飞飞并指在风无痕身躯上面一按,便通过残存的剑意判断出了出手之人的身份。

    “佛相能有这般布局,的确是让人大吃一惊。不过死者已矣,又何必如此让他曝尸荒野呢,便让南宫飞飞替你收埋吧。”

    南宫飞飞原地掘了一个坟墓将风无痕收埋,而后大笑着走远。

    “汝今身死吾葬之,他年吾死葬者谁?哈哈哈。”

    (本章完)本章节首发,请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