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皆在掌握!-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一十九章 皆在掌握!

    道门,宗上天峰。

    位处宗上天峰之地的密室之中,玄机因为那一股颤动,再一次到来。

    天衢君依旧是那般模样,橙红色的火焰笼罩了他之一身,只是相比较于上一次所见,显得更加的凝练了。

    “天衢君,看来你之炎神体,大成之日可期了。”

    玄机观察者天衢君的情况,稳稳颔首。

    道门七天之内,武骨最好的,当属天剑君无疑。其余之人,或多或少在某一方面,皆有强处。唯独天衢君,不论是资质悟性,还是天赋才情,皆平平无奇。只有这种勤奋刻苦,踏踏实实,一步一脚印的态度,让人欣赏。

    为了练成炎神诀,百年死关,也终将收获果实了。

    “不错,但是随着地心炎的消耗,镇压令师之力,也将逐渐减弱了,现今可有了救治令师之法?”

    天衢君瓮声瓮气的话语传来,随着他的开口,体外的火焰也不断地扭曲颤抖,似乎即将失控。

    令师之武学根基,太强了,能够成功将他封禁,主要还是依靠着地心炎之力而并非是天衢君的能为。虽然随着地心炎的消耗,天衢君的实力也在稳步提升,但是这两者之间作用在令师之上的力量,是不对等的。

    先前的震动,便是他稍微有了一些突破,加大了对地心炎的吸收,而这也让令师抓住了机会,险些冲破封禁闯了出来。

    幸好他反应及时,停下了对地心炎的吸收,并且加大力度镇压方才将情况稳定住。

    “十分遗憾,目前仍是没有。”

    玄机低头轻摇,关于此事,他也费了不少的脑筋,只可惜都不曾思考出行之有效的办法。本属意能够胜任此事的博娴,又突然隐入了幕后,不知道在进行着什么布局,此事也便一直耽搁至今了。

    “唉,既然如此,天衢君只有暂停吸收地心炎之力了。”

    没有救助令师的办法,那便需要将他一直封禁,方能保证势态平和。只不过如此一来,他之进度,将要被耽搁了。

    “停止吸收地心炎,会对你功体产生何种影响?”

    天衢君此刻功体将成,贸然停止,玄机担心会引发地心炎反噬的情况。

    “无妨,也并非全然不吸收,我会视情况,吸收部分维持功体,只是如此一来,地心炎终究会被缓慢消耗。该如何拯救令师,仍是迫在眉睫之事。”

    玄机点了点头,道:“不受影响便好,若是到了无法坚持的时候,请及时通知我。现在,能让我与令师一谈吗?”

    “可以,我利用地心炎折射,传递你们两人的声音与影响。”

    天衢君一声长喝,周身火焰猛然暴涨,而后又是急速收缩,一面由火焰组成的镜子,便浮在了玄机身前。火焰镜面之上一阵扭曲,竟是缓缓浮现出了令师虚渊的身影。

    “嗯,神奇。”

    玄机看着眼前火焰镜子,即便是以他之见识,也不得不发出感慨。

    而在此时,火焰镜子之内,令师的身影也传了出来了。

    “你是——玄月的师弟吧。”令师似乎注视了玄机很长时间,才将将认出了他的身份。

    玄机躬身行礼,口中说道:“玄机见过令师。”

    “玄机,嗯,是了,我想起来了,听闻你继任了玄月之位,执掌宗上天峰。如今再见,当年跟在玄月身后的毛头小子,也成长为如今一方巨擘的存在了。”

    令师似乎想起了往事,面上一片唏嘘,感慨道:“可惜啊,都错了。我错了,玄月也错了,修道之路,不得长生。”

    道门令师仙障深陷,即便如今情绪稳定了,仍旧是在不断地提出修道无用之说。

    “修道之路,目的岂在长生?令师你本末倒置了。”

    “玄机,你也错了,我们现在所坚持的‘道’,根本就是错误的。”

    令师摇了摇头,说道:“以你目前能为,也足够与我并肩而行了。这样吧,你将我放出,让我们一起,去寻找真正的‘道’吧!”

    玄机听闻此言,不再接话,只是沉默着注视令师。

    令师的仙障,似乎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越发深陷了。虽不如以往那样疯癫,但是疯癫的时候,他仍然会有片刻的清醒。而现在的他,却是一直清醒在仙障之内。

    想要将他唤醒,可能会比想象之中更加困难。而且,时间拖得越久,便越是不利。

    他摆了摆手,示意天衢君将火焰镜子撤掉之后,说道:“天衢君,这段时间便辛苦你了,玄机会加紧设法处理此事。”

    “好,那就有劳教尊了。”

    “嗯,我不打扰你了,请。”

    玄机退出密室之后,面神逐渐严肃。有能力,也是最适合处理此事的博娴现在无法分心,令师之事进展毫无头绪,想要强行展开,恐怕需要花费更大的力气了。

    “嗯,此事难办,天华君等人目前各有要事在身,看来需要找时间,往道门一行了。”

    道门令师,在道门地位不凡。宗上天峰不过是道门一脉而已,人力有限,令师之事,只能够另外寻找门中能人处理了。

    ……………………

    鸣翠山,深柳读书堂之中。

    柳三变推着李裔文,正在老柳树下吹着风。

    “如何,少了美娇娘的服侍,换成了我这个粗糙糙的汉子,可有什么不习惯之处?”

    自从李裔文废武以来,皆是泣红颜在照看他。现在为了将阎罗鬼帝斩杀,泣红颜也与顾惜朝一同外出行动了,日常伺候,自然也落到了柳三变的头上。

    当然,即便是柳三变心思细腻,在照顾人这一方面依然无法与女孩子相比,尤其是与本就倾心李裔文的泣红颜相比。

    “休要乱说。”

    李裔文无力地低叱了一声,自泣红颜离开之后,柳三变已经不止一次地调侃他了。泣红颜的心思,柳三变的心思,他皆能感受到。

    但是,这一段感情,他真的无法接受。他身上背负的已经太多了,多到他只能够选择辜负,辜负泣红颜的爱意,辜负裳不归的热情,甚至于辜负更多人的关心。

    “圣女是一名好女孩,对于你们,柳三变乐见其成。你也是时候放松一些过日子了。”

    柳三变喟然一叹,旋即又是撺掇了起来。根据他的观察,在经历了诸多事情之后,李裔文与泣红颜的关系,已经越来越深厚了。他甚至能够感觉地到,随着泣红颜为他付出的越多,李裔文心中的愧疚便积累的越厚重,对泣红颜也越来越在意。

    终有一日,当这个愧疚被成功转化之后,恐怕泣红颜便会是成为继藏虚之后,再一次走入他内心之人。

    李裔文不再接话,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道:“这两日你时常将自己困在房中,是遇到了什么难题了吗?”

    “没,一切皆在掌握之中。”

    柳三变摇了摇头,孽池一事,不宜让更多人之下。这一份沉重,便让他们数人承担吧。

    只不过李裔文对他十分了解,见他的模样,哪里还不知道是有事在隐瞒?只不过既然柳三变不愿意说,他也不会继续问下去就是了。

    就在两人闲谈之刻,鸣翠山下,突来靡靡之音,诱惑人心。

    “别样幽芬,更无浓艳催开处。凌波欲去,且为东风住。忒煞萧疏,争奈秋如许。还留取,冷香半缕,第一湘江雨。”

    鸣翠山之下,在香风吹送之中,一道绝世娉婷的身姿,缓缓到来了。

    “红尘素衣,儒门折桂令请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