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着手!-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二十章 着手!

    鸣翠山,深柳读书堂之中,李裔文与柳三变正在闲谈,却正好遇见了折桂令来访。

    “折桂令,是她,被誉为儒门鬼才的奇女子——纪瓷。她不是退隐许久了么,怎会突然来此,莫非……”

    对于折桂令的到来,柳三变略感诧异,但很快便又有了猜测。

    正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折桂令的出山以及到来,恐怕正是因为洪范之死了。

    根据消息,因洪范之死,虽然儒门异常的仅仅派遣出了病夫子慕容恭,但是江湖传言,其应是携带了儒门‘降杀令’而来。现在折桂令的出现,则又彰显出了另外的讯息——或许已经有不少儒门之人,因洪范之死而自发入世调查了。

    李裔文却是说道:“此人的声音,令人不喜。”

    折桂令声音靡靡,就好像俯身在你耳旁轻轻吹气一般,挠的人心里痒痒的,却又无可奈何。虽然定力如李裔文这般,不会受到影响,但是并不妨碍他不喜欢这个声音。

    柳三变则是说道:“折桂令被称为最不像儒门之人的儒门之人,十分的离经叛道,不仅在于她之性格,更是因为她的功法,其人实无坏心,好友不必厌恶。”

    折桂令的情报,柳三变略有所知,简单解释了一句之后,便打开了鸣翠山的法阵,不多时,便见得纪瓷摇曳生姿地行了过来。

    饶是柳三变与泣红颜接触许久,但是面对风格姿态迥然的折桂令,依旧是眼中一亮,赞道:“盛传儒门折桂令乃是武林第一美貌之人,今日一见,才发觉传言实不可信。折桂令之美貌,早已是言辞所难以形容的了。”

    单论外貌,其实泣红颜是要稍胜一筹的,然而两人之间最大的差别,便是气质。泣红颜毕竟年轻,而且涉世未深,仍如天真少女一般质朴。而折桂令成名已久,更是经历了三教内战,于此役大放光芒,心性早已经成熟。

    两人相比,泣红颜就未免显得青涩了。

    折桂令缓步而来,走到了两人身前,极具诱惑地抛了一个媚眼给柳三变,说道:“江湖传言也不曾说过红尘素衣,竟是这般口花花的浪子呀。”

    “哈哈,赞美之言,柳某向来不吝啬,况且折桂令风姿,足以令天下男子倾心,柳某肺腑之言,折桂令当得,当得。”

    柳三变哈哈一笑,伸手一引,邀请折桂令坐好。

    折桂令睨了一眼一旁面无表情的李裔文,饶有兴趣地问道:“这位帅气的小哥儿,莫非便是武林盛传的新晋剑宿,一剑轻生李裔文?”

    折桂令的魅力不仅天下人知道,她自己也知道,对于李裔文由始至终都是冷冰冰的态度,甚至眼角都不曾在自己身上停留,也感到十分讶异。

    “正是好友李裔文。”

    柳三变知晓李裔文性子,故而替他回答。

    折桂令也不在意,而是嫣然一笑,说道:“江湖传言果真不可信任啊,都说一剑轻生李裔文性格凶残,一言不合便要拔剑拚命,面目更是长得青面獠牙,渗人无比。今日一看,明明就是一个十分俊俏的男儿郎,尤其是这一对分叉眉,斜斜入鬓,令纪瓷的心儿,都为之怦怦直跳呢。”

    折桂令捧住心口,迷离的眼神看着李裔文,娇滴滴地开口,似足了陷入爱河的女子一般。

    “请你自重。”

    李裔文看不下去了,干脆闭上了双眼,不再搭理她。若非是现在自己功体被废,恐怕早就一剑上去了。

    折桂令扁了扁红唇,委屈地说道:“是纪瓷做错了什么了吗?为什么帅气的小哥儿不搭理我,嘤嘤嘤。”

    一旁的柳三变被折桂令的嘤嘤嘤震惊得头皮发麻,忙说道:“折桂令不必在意,好友性格向来如此。我们言归正传,不知折桂令前来读书堂,是为何事?”

    折桂令这一起来,似乎没完没了了,幸好现在李裔文废武了,否则柳三变都要担心深柳读书堂是否又要重建了。

    “好吧。”

    折桂令娇俏地耸了耸香肩,停歇了下来,只不过看向李裔文的目光,依旧有着不小的兴趣,显然李裔文此人,已经给她留下了颇为深刻的印象了。

    柳三变见状,当先开展话题,问道:“若是柳某没有猜测错误,折桂令应是为了儒师之死前来的吧。”

    “嗯,你猜得不错,纪瓷来意,正是因此。”

    说起洪范,折桂令的面神也变得严肃了起来。她目光微沉,看了一眼柳三变,说道:“折桂令此回再出,与你们所想不同,乃是受了儒师之邀请的。关于儒师要纪瓷入世的情况,也已经寻找道印玄机了解过了,来鸣翠山寻你,乃是因为知晓博娴已经将大旗交给了你,想要一问你是否掌握了其他的讯息。”

    “哦?竟是如此?”

    折桂令入世的原因虽然与猜测不同,但是这并不影响事情的结果。毕竟她的能为,乃是众所周知的。

    柳三变说道:“当日儒师身死之时,其实柳某等人也正好身处南武林,只可惜相距甚远,只有儒师死亡之时引发的万剑哀鸣让我们得知此事,及至聆音前辈赶至,凶手早已经远离了。”

    “聆音衔令者前往风月学堂报信一事,折桂令也知晓。”

    折桂令点了点头,这些明面上的信息,她自然也已经调查了出来。她问道:“纪瓷来此,除了一问情报之外,还希望听听关于此事,红尘素衣是否有其他想法。”

    “哦,想法?”

    柳三变闻言,目光一闪。

    两人之前从无交集,折桂令贸然前来咨询,本就唐突,但也可以说是看着博娴的情分之上而来。而今直问柳三变想法,未免有些交浅言深。

    折桂令也知道自己的唐突必然让柳三变心有顾忌,因此轻笑一声,道:“红尘素衣不必有所顾忌,与玄机一谈,一些情况纪瓷也已经心中有数了。”

    “既然你已经与道印有过交流,一些老生常谈之事,柳某也不再赘言。嗯,这里有一副路观图,你前往一看,或许会有意外的收获。”

    “不愧是红尘素衣,纪瓷一来,便能够得到如此重要的情报,这一回是纪瓷欠你一个人情了。”

    折桂令接过路观图,笑吟吟地道谢之后,又向李裔文眨了眨眼睛,道:“小哥哥,再见了,记得要想我哦。”

    李裔文懒得搭理她,将脑袋一偏,当做没听见。

    折桂令咯咯一笑之后,摇摆着绝代的身姿,款款而去。

    “好友啊,你这女人缘,可真是羡煞旁人啊。”

    柳三变的长相其实并不赖,五官柔和俊美,气质儒雅。然而不论是泣红颜还是折桂令,似乎都对李裔文更加有兴趣。折桂令因为性情原因上还有些猜不透,泣红颜则是真切地表达了自己对李裔文的爱意了。

    “莫非是因为这对眉毛的原因,哎呀,看来柳某也要找一杆毛笔画一对分叉眉出来了。”

    折桂令一走,柳三变便又开始打趣起李裔文来了。

    李裔文突然看了看柳三变,随即眼角余光一睨身侧的老柳树,低声道:“你若是喜欢她,我对她态度好一些便是。”

    “额……”

    柳三变一脸黑线,他想不到李裔文会突然来这样一个绝地反击,让他顿时哑口无言。

    李裔文嘴角扯了扯,似乎想要笑,但最终还是没有笑出来,而是说道:“你方才给他的路观图,是什么?”

    柳三变道:“天华君布局所在,此局或许会牵扯进不少的人,让折桂令前往一看,或许能够给她一些启发。”

    就在此时,鸣翠山的法阵被人打开。

    “应该是小方回来了。”

    柳三变转身看去,正是风尘仆仆自佛乡赶回的柳无方。

    “师尊,李前辈,我回来了。”

    柳无方大步走到两人身前说道。

    “嗯,很好。既然你回来了,接下来的数日,便由你照看你李前辈了。”

    柳无方点了点头,道:“读书堂一切便交给小方,师尊你放心吧。”

    “我当然放心。”柳三变哈哈一笑,转向了李裔文说道:“好友,你做好心理准备吧,你之功体即将能够恢复了。”

    “一切小心。”李裔文没有多言,只是叮嘱了一句。

    柳三变点了点头,道:“小方,为师离开之后,若是刀无心前来,记住要将他留下。”

    刀无心前往寻找铸霆声,若铸霆声真是柳三变所猜测的那人,必定会让刀无心无功而返。而自己不在读书堂的话,以刀无心的性子恐怕会直接离开去寻找南宫飞飞。

    在刀无心的心境真正独立之前,柳三变希望将两人分割开来。

    在柳无方拍了拍胸脯,表示一切问题不大之后,柳三变回房将竹篓负起,离开了读书堂。

    妖域,终于也要开始正式解封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