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佛道混乱!-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二十一章 佛道混乱!

    “快,抓住他!”

    “别让他跑了!”

    “超度了他!”

    不知名的小树林之中,一名身上负伤,衣衫残破染血的道人跌跌撞撞地奔跑着,不时地回头看一眼,眼中怒意无法掩饰。

    而在他身后,则是七八个僧人各持着武器追逐而来。

    “快,他已经无力了,我们加把劲。”一名僧人大喊一声,奔跑的速度更快了,很快便追上了道人,手中木棍扬起,就要狠狠地砸向道人。

    就在此时,突然剑气纵横,直接将木棍斩断,庞大的力量,更是让僧人不停倒退,最后仰天跌倒。

    “是什么人,竟敢插手我们佛道之事!”

    有僧人怒喝一声,不善的眼光四下扫视,却见一条凛然的道影,气势天降。

    “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轰!!!

    垢无尘磅礴而降,一身功元毫不掩饰,直震得漫天烟尘乱走。旋即以荡魔尘一甩,一股柔力骤然而生,将欲要欺身近前的僧众逼得连连倒退。

    垢无尘看了一眼众人,沉声道:“诸位,这种闹剧,停歇吧。”

    “是全道之锋,你要为我们做主啊,这些贼秃驴将我们道观都毁了啊!”

    那名负创的道者认出了垢无尘,忙冲上前来拉扯着他的道袍哭诉。

    一开始被震倒的僧人怒道:“哼,恃强凌弱算什么本事?你们道门之内藏污纳垢,更是害死了佛乡主事,这个仇我们佛门必不会坐视不理!”

    就在此时,却听闻佛相的声音,平稳而来。

    “阿弥陀佛,诸位佛友不可妄言,佛相并不曾遇害。”

    佛相暗创在身,功体不全,因此速度自然比不上垢无尘。此刻赶至,见垢无尘已经将祸事阻止了下来,忙开口安抚众僧的情绪。

    “嗯?你是佛相?怎有可能,不是说你已经被道门之人暗害了吗?”

    众多僧人一见佛相露面,都大惊失色。

    佛相道:“一切皆是谣传,目前已经将散布谣言之人正法,澄清的通告也已经发出了,诸位莫再气恼此事。”

    “这……”

    众僧面面相觑,一时之间竟都相对呆愣了。

    那名道人却是脸红脖子粗地怒道:“谣传,好一个谣传,就因为这个谣传,就让我们道观付之一炬,就让我们这么多道友,遭受打骂了么?”

    “道友莫急,此事便交给垢无尘处理吧。”

    “佛相,既然此地道观被佛门之人摧毁,那便由佛门负责重新兴建吧,至于负伤之人,也由佛门负责提供伤药治疗,如何?”

    垢无尘看向了众僧说道。

    “这……既然佛相之死乃是谣传,此事的确是我们错了,我们甘愿接受惩罚。”

    众僧并非恶人,只是一时的气愤填膺而已,此刻冷静了下来,也有些赧颜。而垢无尘提出的办法,也算是通情达理,因此皆点头应和。

    “全道之锋,你为何如此偏袒他们?”

    道人梗着脖子说道,显然对于这个处理结果并不满意。

    垢无尘道:“道友莫急,垢无尘在知道了这个谣言之后,便亲上佛乡,将佛相寻出来平定此事。这一路行来,也有不少庙宇遭我们道门之人摧毁,佛相也并没有为难,而是同样以这等方式处理。”

    “阿弥陀佛。”

    佛相低声唱喏,然后说道:“冤冤相报何时了,此事本不应发生,而既然不幸发生了,能将伤害降到最低便是最低。”

    “道门上下一体,在其他地方犯错了,便在另外的地方补偿回来。一饮一啄,自有天定。”

    “这……好吧。”道人面色变幻,最终仍是同意了垢无尘的说法,与众僧人匆忙离去。

    “想不到佛相之局,竟隐藏着如此可怕的漏洞,若非是红尘素衣洞察机先,极力为佛相周旋假死之法,恐怕佛道将因佛相任性之举而陷入僵硬的局面了。”

    看着众人离去,佛相低声一叹。

    两人自出佛乡以来,已经遭遇了不下十次道欺佛,佛压道之事了,而每一次,都让佛相心中的愧疚越发沉重。

    垢无尘宽慰道:“你也不必如此自责,至少一路而来,所遭遇的事情已经越来越少了,想必你并未身亡之事也已经传了出去了,这种乱状,必也将很快平息。”

    “唉,此事暂且如此吧,接下来你有何打算?”

    佛相低声一叹,也不再谈论此事,而是问道。时至今日,佛相与垢无尘同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需要抓紧时期前往读书堂寻找柳无方,一问玄武定之法的事情了。

    “既然你另有要事,那便专注去处理吧。根据消息,绝涯目前似乎正在东武林之中,我准备去寻他。”

    根据道印所说,绝涯也正在调查三教之事,他愿意乃是与佛相一同前往寻找,佛道齐心,也能更好的将事情推进。但既然佛相另有要事,他也不好勉强。

    毕竟佛相目前的情况,他也清楚,自然是以他身体为重。

    两人在此,各自分别。

    …………………………

    万章山,风月学堂。

    告子独坐训诂堂之中,心思莫测。他本意借助洪范之死,让儒门派遣力量前来协助,但是却没有想到儒门竟然只派了病夫子一人前来。

    虽颁下了‘降杀令’,让这之中多了许多做文章的机会,然而在吟风赋月死后,告子确实面临着无人可用的窘况,杨无木赤心真诚,虽涉世未深,但是许多事情却有着自己的一套看法,不好利用。其余学子,实力不足,纵有才学,也仅能在学堂之内发挥作用。

    “嗯,已传讯给薄乐山等人,算算时间,也即将回转万章山了,届时也算是有了一些行动力。我之伤势已经痊愈,也是时候继续推进计划了,只是现在,应该从哪里着手呢?”

    原本告子准备利用这段时间的佛道矛盾趁机声势的,但是他没想到佛乡的处理速度会这么迅速,短时间便将事情平定了,即便偶尔有小部分尚没有受到消息的佛道发生冲突,在佛相亲身出现之后,也必将迅速消停。

    “想要加速计划,或能能从绝涯处下手,根据情报,他目前应在东武林之地。”

    正在告子思考之间,一名瘦高的,一身儒衫整洁无比的儒生,缓缓走入了训诂堂之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