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奇阵!-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二十二章 奇阵!

    训诂堂中,告子正在思考接下来的计划之时,正好自己所召回的门生也赶回来了。

    “老师。”

    薄乐山是一个严肃拘谨的人,这一点从他一丝不苟的着装,乃至于端正的儒冠,整齐的发丝,以及紧抿着的嘴唇都能够看得出来。

    他走进训诂堂,恭敬地朝着告子鞠躬行礼。

    “薄乐山,你来了。”

    薄乐山乃是告子亲自授业的一名弟子,虽然武学不慎出众,却也有先天根基。最重要的,是薄乐山为人古板拘谨,而且对于告子的话,向来是言听计从,绝不忤逆的。因此在吟风赋月死后,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薄乐山。

    “老师,唉,事情学生已经在路上听闻了,想不到以风月学堂的地方,竟也会有宵小胆敢将注意达到这里,实在是出人意外。”

    洪范身死,沸沸扬扬。薄乐山几乎是再次踏足江湖的同时,便得知了此事。

    “逝者已矣,儒师之仇,儒门上下铭记,必将有雪恨的一日。只是如今吟风赋月身亡,学堂缺乏人手,方才召唤你等入世,否则告子也不会叨扰你们这些退隐之人。”

    “老师此言不妥,儒术佐世,我等退休,本是认为武林太平,足可将一身学识埋没。如今乱世将起,也正是我等再展才华的时刻,又谈什么叨扰与否呢?”

    薄乐山摇了摇头,儒门立意本就佐世而行,只要天下有需要,他们就会毫不保留地奉献自己的力量!

    告子点了点头,欣慰地说道:“你有此心,实令告子老怀安慰。”

    薄乐山问道:“老师教导,学生一刻不敢或忘。如今吟风赋月两位师弟身死,杨执事久出未归,想必学堂已经积累了许多冗事,不知道可有学生能协助之处?”

    “嗯,琐事可留给堂中学子处理,也好锻炼他们的能力,便不劳你费心了。将你唤回,乃是另有他事要让你去办。目前折桂令已经因为儒师之死而入世调查了,我希望你能前往协助,并且随时将动态传回。”

    告子自怀中取出了一封书信递给了薄乐山,并说道:“你是告子绝对信任之人,因此实际情况不需要瞒你,告子已经详细写出,你可在路上观看。”

    薄乐山生性拘谨,对告子又言听计从,因此告子对他的确是非常的信任。而折桂令方面,让他颇为忌惮,他必须要好好掌控折桂令的行踪。

    必要之时,甚至可以采取极端。一如洪范那般,直接将折桂令斩杀!

    只要除去了折桂令,儒门之内便再没有人习有万物有灵之境,他也不需要再这般提心吊胆了。

    “折桂令?老师,若是折桂令的话,恐怕她不会让学生跟在身边的。”

    薄乐山接过书信,听了告子的话后,不由得眉头深皱。折桂令这人太邪门了,要与她同行,即便是折桂令愿意答应,薄乐山也不太愿意。

    毕竟在他看来,折桂令太过离经叛道,甚至于有些不齿她之为人。

    “无妨,你且去。若是折桂令不愿与你同行,你便暗随其后吧。”告子摆了摆手,探听折桂令的行踪,这事只有薄乐山能做,否则换成其他人,恐怕都难免多心。

    “这……好吧,学生这便动身,告辞。”

    薄乐山虽然为难,但是对于告子的命令他从不违背,只好接下,告辞而去。

    “嗯,折桂令这方面有薄乐山负责,我可以随时改变针对折桂令的方法。算算时间,病夫子前往佛乡,以他的行程,应该也差不多将要抵达了。他既然身负‘降杀令’,必须要好好利用。另外,绝涯方面,我也需要释出部分小心,加助他调查的深入,这一点还需要好好策划一番。”

    薄乐山离去之后,告子靠在椅背之上,手指轻轻在推上敲击,心中谋划着一连串的暗计。

    ……………………

    东武林之地,某片群峰之内,一条熟悉的身影,背负着巨大的冰棺,踽踽独行。

    因道门密藏之事,天华君与虞千秋分两个方面下手,而后天华君因针对墨张声而重心偏移,虞千秋却是一直以来,皆在东武林范围之内寻找那一名传说之中的人。

    只可惜,这么长时间的明察暗访,却没有丝毫的所得。

    “一式雷霆破,那个人,是真正的存在吗?还是目前武林道上活跃的天尘之愆,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人?”

    根据天华君从洪范处得来的消息,在东武林之地曾有人操纵着天雷之力杀人,但是他查探了这么久,依旧没有丝毫的消息。而日前出现在武林道上的天尘之愆,因虞千秋对计划早有所知,因此也从不曾怀疑过他的身份。

    “目前天华君正在针对墨张声,恐怕也即将到达了收尾的局面,可是关于真正的道门密藏,却依旧没有丝毫的线索,我必须加快动作了。”

    即便是如今的虞千秋冰冷无情,但是面对困局,也不由得将双眉皱紧,步伐加快。

    然而就在他经过一片山间胡泊之事,步伐却猛然一顿。

    “这片湖泊……怎么会有通天道的气息?”

    虞千秋瞳孔猛然一缩,看着前方的湖泊,喃喃自语。

    通天道,乃是玄月耗尽了心血布置而成的绝代阵法,妙用无穷。即便是在阵发一道之上造诣颇高的天华君,在通天道旁沉修百年,也没有丝毫把握能布置出相同的阵法。

    道门之中,也有不少高人想要复制此阵,但是无一例外,没有任何人能够成功!

    然而就是这样一座无双的阵法,却突然出现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不得不让人震惊。

    而虞千秋在宗上天峰闯过通天道便在不久之前,因此绝对不可能认错通天道的气息!

    “莫非此地,乃是师尊……乃是玄月所留下的某处居所?”

    虞千秋早已经脱离了宗上天峰,不能再承玄月为师尊了,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猜想。毕竟能布置出与通天道有着相同气息的阵法之人,也只能是玄月本人了。

    “嗯,一探究竟。”

    虞千秋犹豫了瞬间,便做下了决定,准备深入阵法查探。或许这其中,便有当初玄月重创的缘由。

    就在此时,又是一条身影,快速接近这湖泊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