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妖域解封!-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二十五章 妖域解封!

    佛乡,伽明殿之中。

    在佛识等人的等待之中,终于迎来了这关键的一天,这关键的一人。

    柳三变背负着寻根的竹篓,在面色凝重之间,来到了伽明殿之中。

    “红尘素衣,你来了。”

    佛识点头招呼,旋即目光便落在了柳三变背上的竹篓,低声道:“这——是寻根前辈的竹篓。”

    寻根也曾多次来到佛乡,对于这个竹篓,佛相等人也不陌生,只不过有些好奇在这期间,寻根扮演着怎样的角色,而这竹篓又是为何会到了柳三变手上。

    只不过柳三变并不打算透露其中详情,只是轻轻摇了摇头,道:“柳某来意,想必你们也能猜测一二了。”

    “可是妖域要解封了?”佛怒问道,当日柳无方离去之际,含糊了数句,但其离去匆匆,夜流光受邀停留佛乡,又曾说柳三变即将到来。

    诸多情况联合起来,佛识众人也只能想得到应是与解封妖域有关了。

    “正是如此,妖域解封,造成的动静无法预测,还请你们做好准备,先暂时封闭佛乡,不再接待外来之客。”

    解封妖域,虽是天命所至,但是此事容易引起儒道二教的反对,因此仍需要暗中进行,事后也可推诿,因此绝不能让此事外露。

    佛识点了点头,深以为然,对着佛怒说道:“佛怒,此事便劳烦你了。”

    柳三变补充道:“另外,也请佛怒大师转告夜流光前辈前往洗身池。”

    佛怒点了点头,领命而去。

    柳三变说道:“既然如此,请带我前往洗身池吧。”

    洗身池,是佛乡的中心,最重要的一处所在,乃是由佛骨舍利逐渐形成。想要污掉佛骨舍利,仍需要从洗身池着手。

    佛识点了点头,两人很快便来到了洗身池。

    “红尘素衣,接下来该如何为止?可有佛识能出力之处?”

    对于柳三变的计划,佛识一无所知,因此只能问道。

    柳三变点了点头,说道:“戒座与定座,应仍在佛魔之岸吧?劳你将他们两人唤出吧。”

    根据柳三变所知,洗身池乃是佛乡与佛魔之岸的连接点,若是直接动手,将咒灵胎盘覆在了洗身池,将佛骨舍利污掉之后,柳三变担心戒座两人会被困在佛魔之岸的异空间内,无法脱离。

    就在此时,戒座的声音却是传了出来。

    “不必了。”

    乍见洗身池上,虚空扭曲,连接佛魔之岸的门户打开,尸罗圆谛的身形,缓步而出。

    “见过戒座。”佛识忙双手合十,恭声行礼。

    “嗯,不必多礼。”

    尸罗圆谛点了点头,旋即目光看向了柳三变,道:“可是一切,已经准备好了?”

    “是。”

    柳三变伸手抚了抚背后重愈泰山的竹篓,低声开口。

    “佛骨舍利一污,洗身池将转化成孽池,佛魔之岸也将要随之崩毁了。”

    就在此时,稳定慈和的声音再度传出。旋即,但见金色佛芒闪过,佛乡三座之首,定座禅罗阐提,再现尘寰。

    “见我身者发菩提心,闻我名者断恶修善,闻我法者得大智能,知我心者即身成佛。”

    但听得大誓言出,佛魔之岸的门户之中,一条脱俗绝逸的僧影,缓步走出。

    其眉目慈和如菩萨,身披淡绿色袈裟,光洁的脑袋上九个暗红戒疤,左手常年持合十状,颈脖处悬着五色的念珠。赤着的双足,虽践踏在尘土之上,却始终一尘不染。

    尸罗圆谛说道:“是定座,你也出来了。”

    “阿弥陀佛,妖域破封已成既定之数,红尘素衣,尽管施为吧。”

    “有劳诸位护持了。”

    柳三变躬了躬身,旋即解下了竹篓,探手一抽,被寻根用心血所缝纫的咒灵胎盘瞬间现出形状。刹那之间,洗身池周遭,顿时布满了凄厉的怒吼,以及恐怖的邪氛。

    尸罗圆谛与佛识皆心有感触,面露悲伤之色,低头默默轻诵经文。

    只有禅罗阐提,依旧不动如山。只是轻道了一句:沉重的代价!

    柳三变强忍着咒灵胎盘邪念的侵扰,功元双手,用力一抖,瞬间将咒灵胎盘展开,缓缓将他覆盖在洗身池之上。

    咒灵胎盘缓缓沉入了池底,而随着咒灵胎盘的沉入,佛乡的佛息,竟也在急剧地减弱,隐约之间,竟有分崩离析的倾向。

    尸罗圆谛与佛识俱都面色大变,虽曾想过污掉佛骨舍利会给佛乡带来恐怖的伤害,却不曾竟是在这般直接毁去根基。

    禅罗阐提却是在此时轻声说道:“佛友稳住,问题不大。”

    禅罗阐提右手按上了长年保持合十状的左手,刹那之间,佛芒大涨,一尊不动明王像竟在其身后浮现,佛乡的异状,竟也逐渐平稳了下来。

    就在众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赫见洗身池内,原本纯净透彻的池水,竟是在逐渐变得猩红起来。

    佛骨舍利,真的能如他们所愿污掉,成功将妖域释放出来吗?

    而在同时,妖域不见天日之内,定座离开佛魔之岸,封印无人镇守,妖尊瞬间便心有所感。

    “许久的等待,司命尊,你终于做好了一切准备了吗?”

    光球悬浮,四下飘荡。长久岁月的封困,此时脱困在即,即便是以妖尊之城府,也有些按捺不住兴奋了。

    在妖尊下手,尚站着两名气质各异的强者。一者汹涌如烈火,一者阴沉如死水,正是八大将中生存的患不救以及饮千殇。

    “王,我们终于要脱离这该死的封印了么?真的是,想象都兴奋啊,哈哈哈。”饮千殇性情如火,即将脱困,喜悦之情毫不掩饰。

    患不救则是沙哑着声音说道:“王,谨防有诈。”

    “无妨,爷相信司命尊。”

    而在妖域的某一角,阴暗的妖氛之中,一名看似道骨仙风,但仔细端详却又觉得一股痞气迎面扑来的老道人身形站的笔直,遥遥地看向了并不存在的天际,似乎能透过重重空间,看见洗身池上的一切。

    “哈,佛尊啊佛尊,一切皆如你当初所言,妖域终究还是解封了。这段岁月以来,老道不断地拖住妖域脚步,等待你那天命的到来,现在想来,也是到了任务结束的时候了。”

    在佛乡远处的一座山峰之上,骤然流光一闪,现出了两道身形,赫然便是寻根,以及妖域八大将之首,无生之力碎黄泉!

    “司命尊,为何不直接进入?”

    碎黄泉远远眺望着佛乡方向,不悦地说道。在他看来,以寻根对佛乡的帮助,完全不必要如此避嫌。

    “妖域破封,本就容易让儒道两家敌视佛门,你我身份敏感,还是有所保留更为妥当。”

    寻根的损耗尚没有补充完整,依旧是那一副迟暮的模样。面对碎黄泉的话语,他只是轻轻摇头拒绝了。当初妖域入侵,儒道也曾参与封印,此时佛乡要解放妖域本就是暗中进行之事,在这个敏感的时间点,一切都要以谨慎为重。

    碎黄泉也知道这个道理,冷哼了一声之后不再多话。突然,他又轻咦了一声,指了指远处一道正逐渐靠近佛乡的身影,道:“那个人,似乎准备前往佛乡。”

    “嗯?”

    寻根眉头一皱,功凝双目,慧眼开启,也同时看清了那人的身形,数道:“是儒门之人?”

    “如你们所担忧的,妖域破封一事不能泄露,必须要阻止此人。你状态有损,便留在此地吧,那人交给我了。”

    佛乡正在解封妖域,自然不能让儒门之人到场。碎黄泉身形一闪,便直冲了那人而去。

    ………………

    佛乡之外,病夫子慕容恭因洪范发丧,佛门无人到场之事而心生疑惑,亲身奔赴佛乡,却不料即将进入佛乡地界之事,一条身影突然凌空而降,轰然落在了他之身前。

    “嗯?朋友何人,因何拦路?如此气势天降,又为何事?”

    病夫子步伐一顿,眼神微沉。只是惊心与来者展露的根基,因此不敢妄动。

    “儒门之人,此路——不通!”

    碎黄泉单手一摆,瞬间妖氛横溢,狂然挡路。

    “邪魔外道,慕容恭今日饶你不得!”

    碎黄泉展露武学,瞬间暴露出了自己底细。乍见慕容恭双目一愣,原本佝偻的身躯瞬间挺直,如沉睡的巨狮苏醒一般,一股恐怖的气息,逐渐蔓延。

    无生之力,能成功阻拦病夫子,让妖域顺利解封吗?

    ps:书友们,我是拾砖,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hu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