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请!-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二十八章 请!

    佛乡,洗身池边上,妖域的解封仍在持续,剧烈的声势,让整个佛乡都在颤动。幸得有禅罗阐提元功护持,方不至于引起太大的闹动。

    “妖域,哈。”

    尸罗圆谛看着逐渐变色的洗身池,不由得苦笑了数声。当年忘身杀敌,浴血而战,费尽了无数的人力物力,机关算尽,更是牺牲了佛尊性命,赌上了佛乡三座长久以来的自由以及修上的机会,方才将之封禁。

    但是现在,却又是由他们亲手,将妖域引渡而出。一时之间,免得不心中百感交集。

    就在此时,暂留佛乡的夜流光也匆忙而来了。

    “夜前辈,你来了。”

    柳三变朝着夜流光颔首示意,他先前不去通知夜流光,便是知道一旦妖域解封开始,必会引起震动,将其惊来。

    “原来如此,这便是你这段时间的谋划么?你要我留在佛乡,又是为了什么呢?”

    夜流光看着在场的境况,哪里还猜不出他们的目标是什么?只是对于柳三变要自己留下来的目的,却仍是有些疑惑。

    柳三变答道:“根据柳某猜测,逍遥子前辈若是存活,必定会在妖域破封的瞬间离去。我希望夜前辈能够出手,将他拦下。”

    “拦下逍遥子,是为了那李裔文之伤?”

    尸罗圆谛接过话,点了点头说道:“逍遥子独门心法逍遥游,确实能够助人接合破碎的筋脉。只不过逍遥子虽速度不算绝顶,身法确实诡异莫测,想要将之拦下,恐尚需一番气力。”

    “原来如此,没问题,此事交给夜流光吧。即便无法当场拦下,也必将他请往读书堂。”夜流光恍然,旋即便点了点头。他与顾惜朝对柳三变以及李裔文两人都十分欣赏,能从两人身上看到自己的过往,因此才会给予诸多的帮助。

    就在众人等待之际,洗身池内,突闻轰然一爆,池水四溅,竟直接将咒灵胎盘炸起,幸得咒灵胎盘之上有柳三变元功护持,方不至于被毁。

    禅罗阐提轻诵了一声佛号,说道:“佛骨舍利开始反击,看来已经进入了最关节的时刻了。”

    定座话音落处,乍见咒灵胎盘虚空旋转,再一次覆盖在了洗身池之上,缓缓下沉,直透池底深处,将散发着晶莹佛芒的佛骨舍利缓缓包裹。

    “嗯——重要的时刻来了,佛友请助吾一臂之力。”

    至圣至洁的佛骨舍利,遇上了至恶至邪的咒灵胎盘,其所爆发的争端,将会是极端恐怖的。即便是强如禅罗阐提,也无法在依靠一人之力,护持佛乡不受太大的波及。

    一瞬之间,整个佛乡都在剧烈地颤抖,恍若即将崩塌。

    尸罗圆谛面色微惊,忙赞一身佛元至定座之身,才堪堪将这股颤抖缓和了下去。

    而后,便见得洗身池的池水如同沸腾了一般,不断冒着咕咚,热气蒸腾。骤然,黑芒一闪,包裹着佛骨舍利的咒灵胎盘再度被冲上半空,久久悬浮之后,突然一阵佛芒闪耀,凝视不断地扭曲了起来,最后化作了一名面目模糊,以佛骨舍利为躯干,以咒灵胎盘为服饰的身影。

    “佛尊!”

    身影甫一出现,即便是气息诡谲,时而神圣时而邪恶;即便是面目模糊,不辨五官。但是戒、定二座依旧是第一时间认出了此人身份——正是佛乡创者佛尊!

    “是咒灵胎盘,阿弥陀佛,事情终于还是走上了早已经定下的轨迹之上了。”

    隔世再现的佛尊,低头看了看自己身披之衣,亦是悲悯一唱,而后说道:“只是长远的岁月以来,辛苦你们了。”

    “分所当为之事而已。”禅罗阐提轻声开口,坚韧如他,虽在佛尊初出之际心情略有些波动,但是很快却又平静了下来。

    佛尊赞赏地说道:“定座,你之心性已成,尘世万法不侵矣。”

    “万物定心,明王不动。禅罗阐提不过微末而已。”

    佛尊点了点头,就在此时,其周身邪恶之息骤然大涨。众人不明就里,茫然等待。数息之后,邪恶之息方才平定了下来,又回到了圣恶同分的情况。

    “阿弥陀佛,此咒灵胎盘之能,远超想象,恐怕完成他之人,必也不同寻常。吾已无法久持,否则恐遭咒灵胎盘侵蚀,从而衍化成邪恶之具。”

    “佛尊。”尸罗圆谛张了张嘴,但是最后仍是什么都不曾说出。

    佛乡三座,虽不属佛尊亲传,却也是一直以来,皆跟随在佛尊之后修行。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众人之间早便有了深厚的感情。

    禅罗阐提修行万物定心之境,一如太上忘情,不萦万物于心。尸罗圆谛却是持灭度超生之念,尘世感情最为强烈,此刻见隔世再现的佛尊匆忙便又将彻底消散,一时之间不由得有些哽咽了。

    “阿弥陀佛,吾本是早亡之人,不须因吾伤感。在吾湮灭之后,诸位请好好维持与妖域的关系,在妖域之中,或许仍潜藏着未知的危险。”

    “众人,请了。”

    一声请,请了隔世再见的喜悦,请了残存人世的最后一念。佛尊不愿被咒灵胎盘彻底而污,转化成邪恶的宝具,奋起了佛骨舍利最后的一抹神圣之力,将自身以及咒灵胎盘一同湮灭!

    而就在两者湮灭之际,洗身池的池水也在瞬间蒸发一空,而洗身池池底也是瞬间坍塌,如坠入了无间深渊一般,现出了一道旷远深邃,幽暗莫测的通道。

    于此同时,一道剑光骤然而起,自通道之内急速掠出,瞬间远遁。

    “是逍遥子。”尸罗圆谛喊道。

    夜流光同时动作,身形瞬间消失不见,如期风之行,急速追向了远去的逍遥子。

    随即,宏大的妖氛瞬间扩散,一抹绿光自通道之内冉冉升起,几乎是瞬息之间,便仿佛笼罩了整个天地一般!

    随即,无形无相,不知所来的声音,缓缓在洗身池附近飘荡而起。

    “红尘素衣,爷期待与你相见的一刻,请。”

    又是一生请,请了过往的恩仇,请了永岁的封困,铺天的绿芒逐渐消散,洗身池底的通道,也瞬间关闭了。

    尸罗圆谛一声长叹:“那是妖尊之声,妖域之人,已经远去了。”

    妖域成功破封,逍遥子方面也有夜流光前往追赶,柳三变心头一颗大石也逐渐放下。他提了提精神,说道:“既然如此,诸位请先往伽明殿,再谈后续之事吧。”

    妖域破封仅是开始,后续或将遭受他人质疑与刁难,必须要趁早拟定好应对的计划。

    而在佛乡地界之外,病夫子慕容恭正准备前来佛乡,却遭受了妖域大将碎黄泉的阻拦。

    “越过此线,你将一见酆都三千里的恐怖!”

    妖域破封在即,此事绝不能让儒门之人掺和其中。碎黄泉奋起妖元,并指一划,在病夫子身前划出了一条生死之线。

    “这般真元,邪魔外道,慕容恭今日饶你不得!”

    慕容恭瞬间正气凝神,一改先前病恹恹的模样,威风凛然竟如无敌战神一般令人震慑。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碎黄泉元功妖异,绝非善类,慕容恭没有丝毫的迟疑,瞬间便爆发了元功,极招瞬出!

    “扶病乘心荡世尘!”

    慕容恭云手一招,抱病之武豁然而出,惨兮的风,凛然的意,一如武者刚正,病身驱魔!

    碎黄泉不敢大意,蓦地一凝身周妖氛,化作了毁天灭地的一拳。

    “诸天荡!”

    双方极招出手,刹那之间,天崩地裂。以两人为中心,方圆百丈,地裂不止。烟尘蔽日而起,蒙蔽视线。

    极限一式,势均力敌。虽有试探之意而未尽全力,两人却对对方根基已经有了大概的认识——恐怕不至极端,两人胜负难分了。

    就在两人再鼓功元之时,天地异变骤然而生。一股铺天盖地的妖氛骤然而生,瞬间笼罩。

    成功了!

    碎黄泉心中一喜,知晓妖域已经成功破封而去了,当即不再停留,虚发了一招之后,化光离去。

    远处,寻根也同有感应,化光消失。

    “嗯?这到底似乎怎样一回事?速往佛乡。”

    碎黄泉突来突走,在加上那股浓厚的妖氛让病夫子一头雾水,却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快速赶往佛乡,希望能够一问究竟了。

    ps:书友们,我是拾砖,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hu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