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脱俗高僧!-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三十二章 脱俗高僧!

    佛相,伽明殿之内。

    柳三变说道:“当年与妖域的战争,戒座与定座皆亲身参与。此刻妖域破封,必也会牵扯许多,其内重要之点,二位不妨明说,也方便我们提前做好准备。”

    妖域虽已经成功解放,但是其所引发的后续,仍需要重点关注。毕竟当初对抗妖域,乃至于将妖域封禁,皆并非是依靠佛门一己之力完成的。

    “阿弥陀佛,红尘素衣稳住,问题不大。”禅罗阐提低唱一喏后说道。

    柳三变:“……定座可比柳某想象之中要幽默许多啊。言下之意,是当年参与此事的人,皆不会因妖域破封而持有意见么?”

    “并非如此。”

    尸罗圆谛摇了摇头,道:“定座的意思,乃是妖域已经不是过往的妖域了。既然两境已经有了和平相处的契机,想来那些人应也不会有太大的意见的。”

    “原来如此,看来当年参与此事之人,皆是上智之人啊。”柳三变恍然,若是这些人皆赞成两境和平共处的话,妖域破封而后,接踵而来的困扰,必将大大降低。

    禅罗阐提又说道:“若有二三子,其意不同,或可无视。”

    “……”

    柳三变眨了眨眼睛,一时呆愣。这一句话的意思他倒是听出来了,就是谁有意见,那就无视谁。

    佛乡定座,好一名脱俗的高僧!

    尸罗圆谛又说道:“定座向来如此,红尘素衣不必见怪。定座的意思,乃是只要大部分人支持两境和平共处,而且此法行之有效,那么便不会有问题。毕竟佛尊在世时也曾明言,妖域无法彻底消灭,仅是封禁的话,终会有破封而出的一日。”

    “原来如此,难怪二位对于此事能如此淡然。”

    柳三变恍然,他曾想或许面对往后的局势,三座应心中有数,却不曾想到这一剂强心剂,竟是在佛尊之时便已经打下。如此一来,倒也算是名正言顺了。

    只不过这样的话,这一场会议,倒是自己太过紧张而过度操烦了。

    尸罗圆谛道:“不过虽说如此,但是后续与妖域相处,仍是需要着力的地方。”

    “这点倒是容易,既然妖尊已经答应和平共处,又有寻根壮士居中斡旋。只要让妖域展现诚意,足以让众人相信。”

    柳三变说道,这一点,他也会在与妖尊会面之时提出,双方详谈。

    就在此时,一名僧人走了进来,先是依次行礼之后,才道:“禀报诸位,佛乡之外,有儒门慕容恭请见。”

    “哦,病夫子慕容恭?来得好快。”

    柳三变眉头一挑,看向了戒、定二座,方才可是他们两人说不需要顾忌太多的!

    “病夫子慕容恭?是儒门新晋强者吗?”尸罗圆谛奇道。

    “稳住,问题不大。”禅罗阐提点了点头。

    柳三变道:“慕容恭的确是在妖域被封印之后方才成名的强者,二位不认识也是该然。只不过此人乃是因洪范之死而入世,相传身负‘降杀令’,他此刻出现在佛乡,恐怕难缠了。”

    柳三变从不打没有把握的仗,再得知了慕容恭入世之后,他便第一时间收集了此人的情报。

    “哦。”

    禅罗阐提面现了然,然后说道:“洪范死了呀。”

    尸罗圆谛对着那僧人道:“劳烦你去请他进入吧。”

    “是。”僧人领命而去。

    佛识说道:“此人虽不曾参与过封印妖域之事,但此刻到来,必有缘由。而且方才妖域破封之时,那股动静,必也被他所见了。”

    妖域破封,佛乡四周的天地都弥漫在了幽绿的妖氛之中,病夫子非是愚笨之人,必然也发觉了异常。

    “不用担心,先看他来意再说吧。”尸罗圆谛倒是沉稳,反正病夫子既是后辈,关于妖域之事也无权发表太多的看法,最多也不过是将信息传回儒门罢了。

    正说话间,伴随着几声虚弱的咳嗽,病夫子慕容恭缓缓走进了伽明殿中。

    “嗯——红尘素衣、佛识,以及这两位……”

    慕容恭目光四扫,最后停留在了戒、定而坐身上,瞳孔猛然一缩。

    两人之根基,令他心惊。

    佛识道:“此乃佛乡戒、定二座。”

    “原来是传说之中的佛乡三座,慕容恭有礼了。”

    慕容恭点了点头,朝着两人躬身行礼。

    柳三变见慕容恭周身功元涌动,不由得心下好奇,只不过现在也不是询问的时候,因此只能按下不说。

    “病夫子,不知你前来佛乡,所为何事?”

    佛相不在,戒、定二座皆无接受佛乡事务的心思,因此便只能有佛识暂时担待了。

    “嗯——此事其实想必诸位也有所猜测。不错,慕容恭正是为了调查儒师之死前来。”

    在场之人可算是颇为齐全了,又有红尘素衣在场,因此病夫子并没有婉转的想法,如实道出。虽然他在前往佛乡的路上,便已经听到了不少关于佛乡近来所发生之事,的确让佛乡众人分身乏术。

    不过眼前所见,既然戒、定二座皆以入世,一切又回归了未知之天了。

    柳三变眉头微皱,道:“病夫子言下之意,是怀疑儒师之死,乃是佛乡所为了?”

    “咳咳咳,红尘素衣此言,太过严重了。”

    慕容恭摇了摇头,又忍不住咳嗽了几声,缓了缓气之后,才说道:“只不过,我相信佛乡定能洗清慕容恭心中的疑虑,不是么?”

    说着,慕容恭的目光,再次停留在了二座身上。

    目前佛乡之内,有能力将儒师杀死之人,便仅有佛乡三座了。而漆雕光明前段时间莫名造杀,遭到柳三变等人围攻之后销声匿迹,虽不知生死,但是却也足以肯定他不会是杀害儒师的凶手。

    而佛识听闻了慕容恭的话语,也是面色微冷,沉声道:“病夫子,你认为佛乡有何动机要杀害洪范?”

    “许多时候,人们的所作所为,并不需要动机。”

    慕容恭摇了摇头,看着二座问道:“不知戒座、定座,能够告知入世时间?”

    “阿弥陀佛,妖域破封,佛魔之岸崩溃,吾也只能入世了。”禅罗阐提低声唱喏。

    “原来如此……什么?妖域破封而出了?难道——”

    病夫子面现恍然,旋即猛然大变,主题瞬间被禅罗阐提带歪。他突然想起了先前拦截自己的妖异青年,以及那一股几乎将天地都蒙蔽了的妖氛。

    佛识接着说道:“病夫子来得及时,应也发现了先前的异状了吧。”

    慕容恭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的确看见了。同时心中也清楚了,既然妖域实在方才破封而出的,那么禅罗阐提等人入世的时间,便只是今日而已,绝不可能会是杀害洪范之人。

    只不过妖域的封印,长久的岁月以来皆不曾传出任何衰弱的讯息,此刻竟让妖域突然破封而出,到底是什么原因所导致的?

    慕容恭无法猜测,因此直接问了出来。

    “敢问诸位,妖域是如何突破封印的?”

    禅罗阐提轻声说道:“天命与机缘而已。”

    慕容恭原地踱步,他虽不曾参与对抗妖域的战争,却也从记载之内得知过此事。如今妖域破封,或许是第二次战争的开端了。

    禅罗阐提轻声说道:“病夫子稳住,问题不大。”

    慕容恭急道:“妖域之人狼子野心,此回再出必定会再掀战火。慕容恭需要回返儒门,将此事告知了。”

    “病夫子且慢。”

    柳三变适时开声阻止,道:“在妖域破封之前,柳某已经与妖域流落在武林的成员有过接触,对方明确地表达了希望和平共处的愿想。”

    “是一名妖异的青年吗?嗯——只是你如何肯定他们不是诳人的?”慕容恭问道

    “原来病夫子也与他们有过交集了。”

    柳三变点了点头,慕容恭所说之人,应是碎黄泉无疑。先前寻根也曾说过,会与碎黄泉在远处等待妖域破封的时刻。或许是看见了慕容恭准备前往佛乡,担心他会阻拦才出手拦截的吧。

    如此,也能解释得出来为何慕容恭会有与人动武的功元波动了。

    柳三变继续说道:“关于此事,柳某会亲入妖域,与妖尊一谈。”

    “这……太过冒险了。”

    慕容恭皱眉,进入妖域,等于进入了对方的主场,太过危险。

    “无妨,柳某心中有数。还请病夫子暂等数日,若妖域真有心与武林和平共处,柳某会让他们尽快展现诚意。”

    “这嘛……好,此事慕容恭便暂且压下,等你的消息。慕容恭尚有他事在身,便不久留,请。”

    慕容恭略微沉吟,认为此事暂放也无妨,目前首要之重,仍是调查儒师之死,因此便答应了下来,告辞离去。

    慕容恭离去之后,柳三变说道:“既然此间事了,柳某也须回返读书堂了,诸位告辞。”

    “请。”

    柳三变告辞离开,出得佛乡之后,却正好遇见了送信而来的鸟兄。

    “嗯?是鸟兄,莫非是发生了什么急事?”

    柳三变取下了鸟兄爪子上的书信,阅读之后不由得面色大变。

    “含光十二阶,真正的道门密藏竟会在此刻现世!”

    柳三变面色沉重,也幸好天华君之局已经开始,墨张声等人此刻恐怕已经陷入了困局之中,否则听闻此事,必将有所斟酌,众人前期的排布,也将付诸东流。

    “信中所提,此事虽然有虞千秋、绝涯以及刀天下前往观察,但根据他们所描述的异象,恐怕将吸引更多的人前往。若真是道门密藏的话,恐怕又将引起另一番争夺了。嗯——虞千秋应会将此事转达天华君,既然如此,我便先通知聆音前辈吧。”

    柳三变将书信重新绑回鸟兄的爪子上,吩咐送给聆音之后,便匆忙往读书堂方向而去。

    夜流光前往追逐逍遥子,以他的速度,即便是逍遥子身法真如传说一般的神秘莫测,也应该能够追上了,算算时间,应该能与自己先后回转读书堂。

    想到李裔文即将恢复,柳三变心下方才略微快活了一些。

    ps:书友们,我是拾砖,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hu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