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通天路-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24章 通天路

    佛乡,激烈的战斗,仍旧在持续。

    而在佛乡危难之际,武林消失已久的两面神竟神秘现世,强势拦下人世主与血为王两人。

    “魔武,无极!”

    作为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血为王深知两面神之根基,因而没有任何试探之意,一出手,便是魔武名招。

    两面神亦然,面对王权魔武名招,恶体寒刀一振,名刀绝式,再现江湖。

    “破风!”

    砰!

    两人极招相会,霎时间气动风云。周遭之人抵不住强劲气流,纷纷后退。

    “有长进!”

    血为王沉喝一声,欺身上前,双掌凝聚浩瀚元功,展开了令人目不暇接的近身攻击。

    而另一便,面对两面神善体,拓跋如梦却是好奇胜于战意。

    “竟能化一为二,令人惊叹的功法。”

    “不过,这可不是阻拦拓跋如梦的资本。”

    拓跋如梦轻轻一笑,剑指指天,凝聚一身浩瀚剑元,而后猛然点入地面。

    “苍生,剑游。”

    庞大的剑元倾泻,在地底下凝成了一道剑气游龙,狰狞着爪牙,扑向了两面神善体。

    “刀上争锋。”

    善体寒刀一旋,而后猛然一顿,刀尖直入地面。一股凌厉刀芒暴虐地冲向了剑气游龙。

    轰隆隆!

    双方气劲在地底相会,爆发出更为恐怖而又壮观的景象。两人之间的土地无法承受这恐怖的破坏力,直接炸裂了,现出了一个深达十数丈的深坑。

    “不差。你是烟都出世以来,第二个令拓跋如梦有如斯战意之人。”

    拓跋如梦傲然一笑。虽然只是一击,他却已经感受到两面神修为之深,根基之重丝毫不亚于李裔文。虽然自身受梵呗影响而导致功体削弱三成,但两面神分出恶体,也同样消耗不小。

    “再接我一式,苍生剑瀑!”

    而就在战火高涨的同时,佛乡之外,一道身影匆匆而来。

    “啊!”

    佛识还未进入佛乡,便可感觉到从佛乡处传来阵阵剧烈的战斗余波,当即双拳一握,就要冲上去相助。

    “冷静,先看红尘素衣的锦囊。”

    佛识依照柳三变的话,打开了黄色的锦囊,得书信一封。

    “佛怒大师,当你打开这封信的时候,说明佛乡尚未沦陷。这很幸运,也很不幸。因为战争的纠缠意味着佛乡法阵已然被破,诛仙海一方也定然占据了上风,每延迟一段时间,很可能便是佛乡之人性命的消散。

    而你要做的,是必须要冷静下来。悄然进入佛乡,寻找并引导潜藏在佛乡深处的力量。只有这样,才能够将这场战局扭转。记住,佛乡潜藏的力量,就在佛力最精纯之地。”

    佛力最精纯之地。

    佛识一把将书信捏碎,脑海中快速略过佛乡每一处地方。

    “洗身池!”

    蓦然,佛识眼中一亮,想到了一个地方。

    旋即,他悄然靠近佛乡,在看到佛乡入口处的激战,以及倒地的伏远禅师以及众多师兄弟时,他双拳紧紧地握着,甚至将掌心都戳破,鲜血不停留下。但是他还是压制住了那股上前一战的冲动,远远地避开了战场,从另一个方向进入了佛乡。

    一进佛乡范围,佛识便听见了那不绝于耳的梵呗,压抑的心不知不觉的便平稳了下来。

    “不能耽搁。”

    佛识没有停留,直奔洗身池。而他更是惊讶的发现,随着他越靠近洗身池,那股梵呗便越发清晰。到最后,他站在洗身池旁,甚至有一种错觉,那股梵呗便是由洗身池内发出。

    “这,应该如何引导这股力量?”

    佛识皱眉沉思。

    佛乡外,战况越发激烈。乃至于佛识身处佛乡深处,也能感受到大地阵阵颤抖。

    “罢,我佛悲悯,定不会坐视佛乡灭亡。”

    良久,佛识一叹,闭目举步,一脚踩在了洗身池水面上。

    而随着他一脚落下,一道白光突兀而现,将他的身形席卷而去。

    ……………………

    巧夺天工之外,为完美契合赤龙臂威能,柳无方寻到名匠天工接受考验,却不料在买菜路上,遭遇伏击。

    “让出天工令权限。”

    神秘青年一声沉喝,双拳一握,邪氛荡然。

    “哦,要动手么。”

    柳无方一声轻笑,一翻手,飞絮剑铮然作响。

    青年见柳无方不从,一声冷哼,一拳爆空而来。

    柳无方双目一身,飞絮剑一挑,直面青年一拳。然而,就在拳剑交击的刹那,柳无方顿觉一股沛然大力源源不断的袭来,不由得闷哼一声,倒退数步。

    青年趁势猛攻。

    “听柳寻真。”

    一招试探,柳无方已知来者修为远在己上,当下毫不保留,极招应手而出。

    然而面对柳无方极招,青年面不改色,拳劲重愈千钧,一力破万巧。

    柳无方极招一出,立时告破。不仅如此,佩剑更是在青年一击之下,碎成数截。

    砰!

    咔擦。

    青年拳威不减,直直印在柳无方胸膛,柳无方痛呼一声,胸骨断裂。瞬间受创。

    “死!”

    青年冷喝一声,提元纳气,一拳逼命而来。

    柳无方双目一愣,凝气于赤龙臂之上,同样一拳轰出。

    砰!

    一声闷哼传出,青年被赤龙臂巨力击的倒退数步,同时指节泛红,显然在方才硬碰之中吃了不小的亏。

    反观柳无方,虽有赤龙臂加持,但毕竟修为不足,直接被两人交击的巨力掀飞,落地呕红。

    青年望着柳无方手臂,目中闪过一丝贪婪。他屈指成爪,冲向柳无方,显然想要将其手臂夺下。

    就在此时,一道倩影忽然闪过,屈指对着青年掌心一弹,庞然之力猛然爆发,竟将青年震的不停倒退,虎口溢血。

    “是你,天工。”

    青年双目一冷。

    “敢打我厨娘,找死。”天工双目一蹬,气势凶猛。

    青年一声冷哼,转身便走。

    天工撇了撇嘴,回身看了一眼昏迷的柳无方,双肩无力下垂。

    “又得挨饿了。”

    ………………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崇山峻岭之内,片片桃林依着时令,肆意地点缀着春色,道道溪流载着粉红花瓣,勾勒出一条条清新玉带,凝出一片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宗上天峰,宗上天峰。久遁青山的道门重地,今天,再度吹入了一阵红尘的风。

    在万章山遭受面具客拦截,更意外发现面具客身负儒道圣司绝学的虞千秋,一路上马不停蹄地赶回来这个充满了无数或情或怨,或甘或酸的地方。

    “宗上天峰。”

    多久了?几年?几十年?

    自从当初在宗上天峰与天真君一战,彻底退出道门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这个地方了。

    山脚之下,虞千秋缓缓睁开眼睛,吐出了郁积在胸口的一口浊气,而后举步上山。

    倏然,宗上天峰之内传来阵阵祥和道音,继而一道流光飘然而至,同时,淡然辞号,于焉响起。

    “曾向书中问道,亦从世里寻踪。

    方知无计入南宫,只有青山荒冢。

    不尽花间明月,恁多松下清风。

    皆输吾枕上惺忪,悟了红尘一梦。”

    辞号留下,流光也落在了虞千秋身前,现出一道负手而立,背对着虞千秋的超然身影。

    “朋友,此地不迎外客。请回。”

    天华君!

    面对昔日同修旧友,虞千秋原本以为已经做好的淡然,在顷刻间消失无踪。只觉得一股酸涩涌上心头,一时间,无语凝噎。

    “嗯?”

    天华君拒客之语出口却未见回复,不由得转身来看。

    这一看,瞬间叫他淡然心境,尽起波澜。

    “是你,天剑君!”

    “许久不见。”

    虞千秋抿了抿嘴唇,却只说出了四个字。

    “你怎么会突然回来?”

    天华君心中一紧,压低了声音,道:“教尊对你当年之事依旧心有芥蒂,你贸然回来,恐怕会惹怒他。”

    虞千秋皱了皱眉眉头,眼底闪过了一丝莫名的神采。

    “我只是带一个讯息回来,并不久留。”虞千秋摇了摇头。

    “哦?很重要?”天华君问道。

    虞千秋正欲开口,一位年轻道者快速自宗上天峰而来。

    “师兄,教尊有请。”道者恭敬地向天华君行了一礼,而后看着虞千秋,道:“这位是……”

    天华君摇了摇头,并不介绍。

    虞千秋忽然盯着道者,眉头深皱。

    这个人,让他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你先回去,我稍后便到。”天华君打发了道者,而后看向虞千秋,问道:“是什么讯息?”

    “刚才那人?”虞千秋不答反问。

    “哦,他啊。是教尊新收的弟子,名叫天心君,为人谦逊恭谨,深得教尊喜爱。同时也是与全道之锋并称道门新秀之人。”

    说完,天华君声音一顿,道:“也是道门第七天。”

    虞千秋点了点头,不是很在意地道:“我走了一趟三方谷,详情听说……”

    虞千秋将路上详情说了一遍。

    “什么!”

    天华君面色大变。

    “三教圣司失踪,就连三方谷也消失。并且圣司功法外传……”

    天华君原地踱步数回,猛地抬头,道:“此事事关重大,若是处理不慎,恐怕将引起三教内乱。必须要趁早禀报教尊。”

    虞千秋眼神忽然一闪,淡淡地道:“不必了。”

    “为何?”天华君问道。

    “不为何。”

    一道沉稳的声音忽然传来,天华君转身看去,赫然看见方才离去的天心君正与一位衣着朴素的中年道者联袂而来。

    中年道者白发黑眉,一身布衣芒履,朴素无为,却又自有一股刚断之意。来人赫然便是如今宗上天峰之掌权者,道印玄机。

    “教尊……”

    天华君正要说话,教尊便摆了摆手打断了他。

    “怎么?我们的天剑君终于舍得回来了?”

    虞千秋目光一敛,并未说话。

    一旁天心君道:“原来这就是天剑君师兄,天心见过师兄。”

    “胡闹!”

    教尊一声怒斥,道:“你没有这个师兄。”

    虞千秋闭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道:“我的讯息已经传到,先离开了。”

    “走?怎么,不认我这个师叔,就连死去的师父也不去拜祭一番?”

    “道印!”

    虞千秋双拳一握,声音转冷。一身武元更是蓄势待发。

    “如何?恼羞成怒,要动武了?”道印右眉一挑。

    “准备通天路,我要上山。”

    虞千秋猛然转身,一甩衣袍,就地而坐。

    道印眼中闪过一丝意外,旋即点了点头。

    “好,三日后,通天路开。”

    说完,道印带着天心君离去。

    离去前,在没人看见的角度,天心君唇角勾起了一抹愉悦的笑容。

    “天剑君你……”

    “我意已决,不必多言。”虞千秋闭目说道。

    “唉,我去与教尊争取一番,看能否免去通天路之考验。”天华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也跟着离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