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白首留仙,黑暗中的道!-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三十七章 白首留仙,黑暗中的道!

    “明德篇·地天齐泰!”

    另一边,眼见阵法瓦解,目睹战况的烟朱急欲驰援,却不料一直潜伏在附近的杨无木,竟会在此刻出手拦阻。

    烟朱乍然遭遇袭击,面色微沉,身形数度转换,勉强避开了杨无木的攻势。

    “何人袭击?”

    避开攻势之后,烟朱怒声一喝。再定睛,便见得杨无木一脸怒气地瞪着自己。

    “儒门杨无木,奸邪之徒纳命来!”

    先前烟朱出手攻击阵法,杨无木看得清楚,心中早已经认定了此人乃是敌方队友,因此毫不拖沓,手持着明德简章,便再次发动了攻击。

    “不自量力,退下!”

    烟朱一弹朱剑,艳红流转之间,剑刃直抵简章,旋即烟朱双足一沉,气势愈加,竟是在轰然一震之间,将杨无木逼迫的连连倒退。

    然而,杨无木虽根基不如,实力稍逊,一击之下高下虽判,却是胜负未分。

    “休想越雷池一步。”

    杨无木怒声一喝,奋起功体,再一次发动了攻击。

    两人实力相差不远,一时之间,竟斗得有声有色,难分难解。

    ‘不能如此纠缠下去,云宫那边无法匹敌聆音,我必须尽快突破此人的拦截。’

    烟朱察觉山谷之内的战斗似乎愈发炽烈了,不由得心生焦急。聆音之能,恐怕只有人世主能够与之匹敌,即便是他自己与云宫,就算是几经造化,根基之差仍是太远。

    “麻烦,落叶满阶红不扫!”

    担忧战局,烟朱决意速战速决,朱剑一摆,极招上手。

    刹那之间,异境浮现,深秋红枫飘落,肃杀之意令人心惊。

    杨无木见状,将明德简章向上一抛,云手招纳,顿引浩瀚儒元功动,同出了极限武学相抗。

    “明德篇·大道为同!”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杨无木指引天地,化合唯一,瞬凝天地之意,化作漫天金色圣文,旋即圣文发光,道道如芒,分叶开木。

    轰!!

    极招相撼,风云失色,阴阳乱序,金色圣文与红枫异境竟是同同消散。

    与战两人,同受震撼。

    杨无木受极招之力反震,身形立足不定,吐血倒飞。烟朱强忍反噬,朱剑连点,发出了三道剑芒,直接将杨无木重伤,而后身形一闪,架起了遁光便往山谷处而去。

    山谷之内,各人之战逐渐酣然。

    弃无命为复数次拦杀之仇,携十丈毒雾之威,首次展现了凌厉手段。

    “区区毒雾,在人怒之前,将失去一切威能。”

    “苍雷之殛!”

    铸霆声人怒高举,再聚阴云,引雷龙,破黑蛇!同时长剑横斩,倾泻无尽电能,弃无命不敢硬碰,急忙抽身而退。

    铸霆声趁势而动,引九天雷光尽护周身,直冲毒雾之内。霎时之间,滋然之声不绝于耳,毒雾不断被净化,两人之间多次武决,却是第一次展开了近身械斗。

    “嘎嘎嘎,维持雷电外衣,你之功元能可支撑多长时间?”

    先前破阵,铸霆声本就有所消耗,这一点弃无命一目了然。此刻他散功元,化雷光,护己身,就如燃火焚香,会快速消耗着他的真元。

    如此一来,若无法速战速决,铸霆声必将因功元耗尽而最终丧生在弃无命之下。

    想到这一点,弃无命眼中兴奋之色大涨,取出夺神,开始与铸霆声纠缠起来。

    然而弃无命能够看出这一点,铸霆声又焉能不知。只不过其心中的算计,在场之人,恐怕谁都无法明了。

    “恨满阴间,天尘之愆说了,今日——便是你死亡之日!”

    铸霆声一声大喝,人怒之上雷光再涨,竟是压制得弃无命节节后退。同时,铸霆声的目光,隐晦地眺向了聆音方向。

    聆音的根基,举世震惊。其愤怒一击全力施为,没有丝毫的保留,直接将墨张声打的吐血倒飞,身形深深地镌入了山壁之内。

    “白首留仙,你可知罪!”

    聆音持着隐机,来到了山壁之前,怒声喝问。

    道门三辉,本是积极入世济世的表率,向来为人称道。正是因为如此,众人虽对他重重怀疑,依旧坚持到如今证据确凿。

    聆音愤怒的同时,也希望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墨张声走上这一条与三辉之路相悖的道路。

    “咳咳,衔,衔令者,你听我解,解释……”

    墨张声负创严重,似乎连挣脱山壁的气力都没有了,只有断断续续的虚弱的声音,自山壁破开之处传来。

    聆音眉头微皱,屈指一抓,化元吸风,竟是缓缓将墨张声自山壁之内牵引了出来。

    “额,噗……”

    成功脱离了山壁,墨张声本就重创的身躯又受聆音功元影响,顿时逆血上涌,新红长喷。

    聆音负手而立,道威凛然,蹙着一双娥眉,沉声道:“白首留仙,详细交代吧。”

    “咳咳,衔令者,你们皆误会了墨张声的本意了!”

    “世人皆不知白首留仙之用心啊。”

    墨张声抚了抚胸膛,顺了顺气之后,一脸的沉郁。继续说道:“不曾见过黑暗,谁会知道何为光明?这个武林,太过阴沉了,难见一片青天。只有行走在黑暗之中,才能够追逐光明。”

    “嗯?你此言何意?”聆音低声一喝,墨张声这突如其来的一番话,让她心中疑惑的同时,却又更加警惕了。

    白首留仙心机深沉,为防有诈,聆音元功再一次饱提了。

    墨张声却是说道:“衔令者,你看这武林,可曾平静过?不,不曾,从来不曾!不说久远之事,妖域入侵、三教内战,诛仙海三度乱世,烟都更是以商贾之眼挑起武林纷争,这样的武林,能够平静吗?”

    “江湖如水,至清无人,此乃世之常道。纵有奸恶之徒乱世,自有吾辈正道之人护道而行,又何须如此怨天尤人?”

    墨张声哈哈惨笑,怒道:“护道而行,哈哈。当今之世,是正昌,抑或是邪强?纵使有源源不断地正道之人挺身而护,终将亡于邪道之中。只有以邪制邪,以恶止恶,方才正途!”

    聆音蓦地高声一喝,如黄钟大吕,沉声响彻。“吾辈修道,唯求克心正则,敬天顺命,岂可因亡怯胆,为杀生恶?白首留仙,你已入魔障了!”

    “魔障?哈哈哈,魔障!”

    墨张声仰天长啸,却不料引动了内伤,又是数口猩红高喷,染红了衣冠道袍。他跌跌撞撞数个跄踉,稳住了身形之后,又是低沉地笑了起来。

    “呵呵呵,克心正则,敬天顺命?荒谬,荒谬至极!唯有身入黑暗,才能寻找到人世最后的希望。我没错,错的是你们,是你们!”

    “当初诛仙海乱世而出,犯下了多少杀孽,就连佛乡、太华山都险些沦亡。这个时候,敬天顺命的你们,做了什么?”

    聆音怒道:“红尘素衣几番布局,已将烟都剿灭,血为王更是身死,难道这些都不是么?”

    “哈,红尘素衣?那不过是一个自私卑鄙的小人而已,为了包庇李裔文,方才做出的惺惺之态。血为王的恐怖,绝对超越了你们的想象,若是无墨张声在暗中推动,就凭柳三变之流,又怎么能够成功将他诛杀?”

    聆音本就激愤,此刻又闻墨张声提及此时,更加显得怒不可遏。“难道,这便是你设计杀害藏虚的理由吗?”

    墨张声:“尘封的道门密藏,没有任何的价值,藏虚之死对此局,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你看啊,掌握了黑暗正义的道路,即便是顺水推舟,都能够铲除血为王这等大恶之人,你又凭什么敢说我是错的?!”

    “你!冥顽不灵,罪不可赦!”

    墨张声的表现,显然已经丧失了心智,荒谬的言谈,让聆音心中明了双方已经失去了言谈的必要。这个时候,唯有持杀护道,方得终始。

    但见她拂尘一荡,丝线飘摇,各扣琴弦。夺命之音,震荡而出!

    ps:书友们,我是拾砖,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hu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