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血魔再生!-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四十章 血魔再生!

    “嘎嘎嘎嘎,又是这种功体。”

    山谷之内的战斗依然炽烈,烟朱联手云天心围攻天华君不成反被重创之后,不再介入两人的战斗,而是循着云天心的指令,加入了弃无命与铸霆声的战局。

    十丈毒雾,烟朱也并不陌生。当初在观星道观之外,意怀天拦杀废武的李裔文之时,泣红颜挺身挡关,便曾用过此招。在当时,他便已经猜测并且验证了,烟都的特殊功体,能够免疫这种奇怪的毒雾。

    因此他直接便闯了进去,剑交左手,嚯嚯剑芒铺天盖地地击向了铸霆声,似乎要倾泻尽先前在天华君面前受挫的愤怒。

    “哈,以一敌二,你们也无法阻止天尘之愆的除恶之行!”

    烟朱的加入,让铸霆声压力骤增,虽有一股刚韧之意撑持,但是化散了多数功元抗衡毒雾的侵蚀,也逐渐让他难以支撑,从一开始的上风,逐渐显露败像了。

    然而,即便如此,铸霆声依旧奋起功元,人怒之上雷光纵横,对烟朱攻势采取闪避为上的原则,招招皆是向着弃无命夺命而去。

    “嘎嘎嘎,天尘之愆,数度围杀之仇,今日恨满阴间,保送黄泉!”

    得了援手,虽铸霆声主力仍集中在自己身上,但是也缓解了弃无命很大的压力。先前一直被其雷霆之力所压制,只能勉力抵抗,无法出招攻击。此刻籍着烟朱的掩护,弃无命也终于开始了反击了。

    “蚀骨腐元。”

    夺神之上,骤然黑芒凝聚,宛若黄泉之水流转,庞然气压搅得毒雾翻腾,而后沛然而动,直斩铸霆声而去。

    阎罗鬼帝远超一般毒者的根基,在此刻展露无疑。

    “苍雷之殛!”

    弃无命极招,诡谲而阴毒,铸霆声挡下了烟朱连番的快攻之后,同出极招相应。

    但闻一声惊爆,雷散水涸,恐怖之劲,竟让十丈毒雾有了瞬间的消散。同时弃无命受巨力反制,连连倒退,虎口炸裂,带有强烈毒性的鲜血不断溢出。

    而铸霆声为了抵抗毒雾,本就化散了部分功元。此时极招硬撼之下,顿时落入了下风,虽抵挡下了至毒至残的武学,但余劲之威,仍是直接将他击得倒飞而出,鲜红高喷如红雨。

    “天尘之愆,死来吧!”

    弃无命奋起功元,强行止住了倒退的身形,不顾逆血涌起,手持夺神,便直取铸霆声性命而来。怪异阴森的幽绿色眼瞳,散发着兴奋刺激的光芒。

    然而就在铸霆声即将陨灭之刻,烟朱朱剑一挑,竟是将夺神致命一击,挡了下来。

    “嗯?你!”

    攻势被阻,弃无命勃然大怒,冷然的瞳孔,紧紧地注视着烟朱,似乎他再不退开,下一刻,最致命的剧毒,便会落在烟朱的身上。

    然而烟朱对弃无命的愤怒视若无睹,虽其心中同样愤懑,但云天心的考量,他必须估计。

    于是,烟朱解释道:“云宫有言,铸霆声可以制服,但暂时不能杀害。你,停手吧。”

    “弃人出行,寸草不生!”

    烟朱的话语,让弃无命更为愤怒,功元一提,夺神竟是转向了烟朱而去。

    两名本是战友之人,竟莫名地战作了一团。

    铸霆声趁机回气,同时感应到一旁聆音与墨张声的异常,不由得将惊愕地目光投注了过去。

    “哈哈哈哈。”

    聆音致命的极招正中了陷身山壁之内的墨张声,却不料无法全功,然而引出墨张声猖獗的大笑。旋即一股莫名恐怖的气势猛然爆发,震慑在场之人。

    轰隆隆!!

    山谷轰然一炸,山石乱飞,竟在瞬间夷为平地。而形象大变的墨张声,却手持着一根碧绿色的短棍模样的物什,一步一步,在大笑之中走了出来。

    “这?怎会如此?”

    墨张声此刻满头白发变得血红,一双眼眸,也是猩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就连皮肤,也似乎泛着不同寻常的嫣红。如此异变,让聆音心中震撼的同时,也愈发的谨慎。

    “杀!”

    一声杀,骤起干戈。墨张声身形一闪,竟是瞬间出现在了聆音身前,手中碧绿短棍,携带破风之声,直压而下。

    ‘这等速度,远超了白首留仙的根基!’

    聆音瞳孔猛然一缩,荡起拂尘,硬接了墨张声这一击,却不了巨力传来,聆音竟是首落下风,被震退了十数丈巨力。

    “嗯?这根短棍,不寻常!难道白首留仙的异变,是因它而起?”

    与短棍交接的瞬间,聆音便只觉得一股恐怖的,充斥着狂暴杀戮的意识笼罩己身。若非自己道心坚固,换成他人,恐怕短短的一击之下,便会被那股意识所同化,而变成如墨张声现今一般的存在。

    “斜风迎竹。”

    一击得手,墨张声趁势再出极招,以手中诡谲短棒为剑,再现白首留仙名招。刹那之间,翠篁再现,却是带上了点点黑红之色。

    然则威力,却是直线而上!

    聆音不敢大意,拂尘一荡,极招同出。

    “润物无声!”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万物方齐功元化雨,点滴淅沥,逐渐破去墨张声此招。

    “杀。”

    又是一声无意识的嘶吼,墨张声身形再冲,招招夺命而来。

    聆音心有疑虑,行招之间难免微有凝滞,一时之间,疲于应对了。

    ‘为何此刻的墨张声,身上竟有与血为王相似的气息?’

    聆音心头急转,却不得头绪。她虽不曾出手阻止血为王之祸,却不代表对此人不了解。而此刻墨张声所展露出来的功元中,的的确确是蕴含着血为王的气息,这一点绝对不会有错。

    ‘难道,这一根奇异的短棍,会是血为王所留下的手段吗?’

    聆音目光落在了碧绿短棍之上,心中念头落定,决意先将此棍夺下。

    心思落定,聆音不再保留,深不可测的根基,在此刻展露无疑,手中拂尘一荡,竟化弥天之网,封困而来,瞬间便将墨张声困住。

    弥天之网虽有封困之能,但是机会只有一瞬,聆音不敢迟疑,在墨张声被困住的瞬间,聆音便瞬间冲了上去,伸手握住了短棍,准备将它夺下。

    然而当聆音手掌握住短棍的同时,不由得面色大变,下意识地放开了手掌。

    同时墨张声突破封困,一掌拍在了聆音肩膀,将她击飞。

    聆音虽中一掌,却无大碍,仍是有些呆愣地看着自己的手掌,回想起握上短棍时那一瞬间的明悟。

    “这——好可怕的因果!”

    ps:书友们,我是拾砖,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hu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