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道门之辉!-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四十一章 道门之辉!

    “你,到底是什么!”

    聆音凝视着墨张声,沉声低喝。依她猜测,现在的墨张声,恐怕是受到了短棍的控制方才会有如斯疯狂的表现以及恐怖的根基拔升。

    或许其中尚有其他缘由,但是这一根短棍,绝对占据了主要的位置!

    “本,本王……喝啊,杀,杀!”

    墨张声似要说话,却神智癫狂,无法成句。而后又是数声无意识的喊杀之声,短棍之上绿芒大涨,竟是牵引得墨张声体内血液瞬间沸腾,让他体表肌肤,红得如同熟透了的小龙虾一般。

    “嗯?这种功体,绝非外物所能强行赋予,白首留仙到底经历了什么?”

    墨张声的变化,让聆音内心一肃。他此刻的变化,恐怕便是导致他中心变节的真正原因。

    但是以墨张声现在的情况,即便想问,也无从回答。既然如此,那么便只有他这种状态,强行打破!

    聆音下定决心的瞬间,墨张声再度发起了进攻,速度之快,竟较之先前又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几乎是在瞬间便到达了聆音身侧,又是不可避开的一棍,砸向了聆音的后背。

    聆音受创,首吐新红,身形也趁机飞跃而出。

    同时她伸手一招,隐机入手。在落地的一瞬,举世无双的根基,再一次爆发了。

    轰!

    周遭低沉不堪承受聆音无匹的根基,纷纷炸裂。原本端庄的道容,也在此刻散乱,青丝狂乱飞舞,一如当日在栆月墟之外的模样。

    “一招,让你脱离恶途!”

    聆音沉声一喝,十指勾弦,沛然元功全力爆发,四周之野,瞬间陷入了一片无声之境。

    三籁终曲,终现人寰。

    “天籁·无!”

    大雅无曲,大音希声。

    聆音十指一松,没有丝毫声响发出,然而一股恐怖之意,却是瞬间蔓延,毁天灭地,以她为起点,沿途荡灭虚空,破天裂地,直往白首留仙而去。

    白首留仙见状,体内血液沸腾地愈发激烈了。他沉腰立马,云手招纳,变异的功体,变异的功元,在此刻同时突破了至极之限。极招起手之处,竟是……

    “魔武·无极!”

    为抗聆音至极一式,白首留仙奋起功元,然而起手之处,竟是王权至高武学。

    双方武学轰然相撞,刹那之间,堕乾坤,隳阴阳,天地失色,日月无光。恐怖的冲击,逼分数处战场,山谷方圆百里,瞬间崩塌成一片废墟。

    纵白首留仙手持神秘短棍,又有奇特诡谲的功体助长根基,但面对万物方齐这至极一式,仍是不足。碧绿色的短棍脱手而飞,身形跄踉,体表溢血。原本沸腾的血液也瞬间冷却,连带着似乎也耗尽了墨张声的生命力,让他瞬间变得枯槁,如同垂暮老人一般。

    聆音也并不轻松,被反震之力直接击飞了上百丈,道袍染血,面色苍白。然而即便如此,她依旧奋提功元,强行止住了仍在倒退的身形,快速赶到了墨张声身侧,同时拂尘一荡,卷住了碧绿的短棍,放于自身足下。

    短棍之上的因果,让她至今仍为之心悸。虽暂时没有确认好处理的方法,但是绝不能让墨张声再得到它了。

    做完这一切,聆音在看向墨张声,却发现他除了变得形容枯槁之外,其他的异常已经消失了。

    “嗯?功体、异常皆已消失。白首留仙,回答我,你现在正常吗!”

    “你……是聆音衔令者?我,我怎会……”

    墨张声无力地放大了瞳孔,随后看了看自己干枯的双手,随即往事浮现,历历在目。走在迷途终点的道人,终在这一刻,幡然而醒。

    然而憾事已成,无可返回。往后余生,只能换得如今一声苍凉大笑。

    聆音心有所感,急忙说道:“白首留仙,你初心已复了?”

    “哈,杀师弟,害藏虚,勾结外人图谋道门密藏,墨张声之罪不可饶恕。衔令者,请你务必留下云天心,他乃是知晓一切的祸首!”

    前尘往事,如烟如梦,血为王一点元功入体,几经波折,竟造就了一代光辉道者的堕落。

    墨张声凄然一笑,有愧疚,有决绝,有解脱。奋起的最后一丝功元,是前往深渊赎罪引路的灯火。鲜血缓缓模糊了双眼,迷离了视线,最终带着一份沉重的罪孽,重重地跌落尘埃。

    “白首留仙……唉。”

    聆音重重一叹,面现不忍。白首留仙所行虽然可恶,但是如今看来却并非他之本意,若能,若能正心面对,未尝没有恕罪的机会,又何必如此极端,何必啊!

    而在墨张声自裁的同时,因两人终极一式余劲波及而逼分的战场,也同时看清了此处的情况。云天心见墨张声已死,心知此回之局,天华君已然功成。为了避免自身也深陷其中,忙发出了一道剑光之后,化光退去。

    “祸首之徒,聆音岂能让你脱逃!”

    云天心的动作,瞬间便聆音察觉。她身形一纵,快速绝伦,竟是瞬间超过了云天心,拂尘磅礴扫过,直接将云天心打出流光,现出身形。

    同时天华君趁机而上,神封连点,尽锁云天心周身要害。

    远处弃无命见状,心知大势已去,再留下来也是徒然,便放弃了取铸霆声性命的想法,舍了烟朱,径直化光而去。

    铸霆声见状,却是微微一笑,并不追赶。

    烟朱见状,朱剑一转,便直取铸霆声而去。然而铸霆声歇息时间不短,体内功元已经恢复不少,人怒一举便挡下了烟朱之剑,同时笑道:“你的伙伴就要死亡了,你还有心思想要制服天尘之愆么?”

    烟朱闻言,冷哼了一声之后,身化烟云,瞬间出现在了云天心身后,同时朱剑快速舞动,将天华君的攻势挡了下来。

    “走!”

    挡下了天华君攻势,烟朱一把握住仍在吐血的云天心,正要化光遁逃,却不料聆音攻势又至,烟朱奋力一挡,吐血负伤。

    天华君道:“衔令者,此两人皆是烟都余孽,与三教混乱一事更是千丝万缕的联系,绝不能让他们脱逃了。”

    “万物方齐今日,开杀!”

    聆音本就因墨张声一事而愤怒,此刻祸首在前,又岂能容忍他们逃离?当即元功震荡,极招将发。

    “咳咳……烟都之人想要离开,恐怕还没有人能够阻拦。”

    云天心凄厉一笑,鲜血横流。与天华君交战偌久的他,再受了聆音一击,已经受创不轻。然而身负烟都功体的他们,仍是有着绝对的把握脱离。

    云天心与烟朱对视一眼,各自化烟,欲要遁逃。

    却不料此刻,一道令人惊艳的刀芒横空而来,竟是直接将云天心打出了化烟形态。

    旋即,一道步伐娉婷,摇曳生姿的绝色倩影,吟唱着淡淡的辞号,缓缓而来。

    “别样幽芬,更无浓艳催开处。凌波欲去,且为东风住。忒煞萧疏,争奈秋如许。还留取,冷香半缕,第一湘江雨。”

    折桂令手按鹃啼,美目带杀,直入了战场,凝视着被自己打出化烟状态而再受重创的云天心,冷声说道:“以你之能为,绝非杀害儒师之人。说出真正的凶手,否则——鹃啼之下,绝无生机!”

    而在远处,一直关注着战况的顾惜朝两人,见弃无命离去,也是匆忙跟上。

    ps:书友们,我是拾砖,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hu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