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佛魔之岸 漆雕光明-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25章 佛魔之岸 漆雕光明

    天毒峰,天毒峰,令无数强者蹙眉,弱者变色的天毒峰,今日一道熟悉的身影,再度凛然踏入。

    “这里发生过惨烈的战斗。”

    为取初春霡霂,李裔文提着我不留人头一路疾奔,来到天毒峰下,却不由得眉头拧起。

    天毒峰山地与他初来之时有了很大的不同,草木都枯萎了,仿若身中剧毒一般,毫无生机。不仅如此,李裔文详看之下,许多山石都易位了,虽然看得出曾重新恢复过原貌,但仍然有一些细节之处存在差异。

    刷刷!

    两道身影快速到来,停在了李裔文身前。

    “是你。”

    两人同声道。

    李裔文看去,乃是初来之时拦截之人,只不过当时有四个,如今却只有两个。

    “毒主有令,禁止任何人登山。”一人说道。

    李裔文直接将我不留人头抛了过去。

    “这是……”

    两人拆开外面的布条,瞳孔不由得猛然一缩。

    “好,既然你提着这个叛徒的人头,按照毒主之前的命令,你可以进去。”两人对视一眼,都点了点头,让开了路。

    李裔文接过我不留人头,淡然登山。

    来到半山,正好遇见了泣红颜。

    “是你,你来了?”

    泣红颜美目一亮,快步走了过去。

    李裔文看了看她,眉头不着痕迹地皱起。

    泣红颜刚好看见李裔文皱眉,红唇一嘟,道:“我的毒功这些日子大有长进,已经可以自由控制美毒了。”

    “恩,恭喜。”

    李裔文点了点头,继续朝前走。

    “哎,我母亲最近心情不好,如果你没有完成任务的话,还是不要去见她了。”泣红颜紧紧跟在李裔文身旁。

    李裔文摇了摇手中装着我不留脑袋的布袋,没有说话。

    泣红颜瞳孔猛然一张,看向李裔文的眼神中充斥着意外。她如何也想不到短短时间,李裔文便能将这个毒门叛逆诛杀。

    突然,李裔文似乎想起了什么,停下了脚步,道:“毒门不是向来避世,为何山下会有大战的痕迹?”

    泣红颜撇了撇嘴,道:“前几天是我们毒门举行毒宴的日子,一群自称来自东瀛的控毒者不知死活挑战我母亲,结果死在了我母亲的三步断魂之下。原本毒宴之内,本就是以毒功争雄,谁知道那个家伙死了之后,他的同伙便借机发飙要屠杀我们毒门之人。”

    李裔文闭目回想了一下山下情形,道:“毒门擅毒,并不擅武。而山下境况,分明是强者硬撼所造成的,并且现场如今还遗留着一股道门韵味……”

    李裔文还没说完,泣红颜便瞪大了好看的眼睛,道:“你这样都能看出来,已经过去那么多天了。”

    “这并不奇怪,若是根基深厚之人,有意以极招留韵,数百年不熄也是正常。不过那位道者虽然修为不弱,然而道家根基并不纯正,这股道韵至多还有两天便会完全消散。”

    “原来如此。”

    泣红颜恍若大悟的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没错,当时凭着那群东瀛人的实力,我们是难以抵抗。不过当时幸好有一个道长,因为适逢其会,便留下参观。听他所说,好像是道门七天中的天心君。”

    “道门七天,天心君?”

    李裔文皱了皱眉,道门七天他都曾耳闻,藏虚与虞千秋便是当中两人,然而其人之中似乎并无天心君此人。

    “哎呀。”

    泣红颜忽然一声惊叫,道:“母亲让我去后山采摘药草,我要快些去了。”

    “恩,请。”李裔文点了点头。

    泣红颜走后,李裔文继续前行,没多久,便来到了上次会见毒主的地方。

    只不过这一次少了天坛下的护卫,气氛也压抑了许多。

    “李裔文,你完成任务了么?”毒主背对着李裔文,声音显得有些疲累。

    “我不留人头在此。”

    李裔文将手中布袋一抛,被毒主稳稳接住。

    毒主接过布袋,快速的打开。随后身躯似乎隐隐有些颤抖。因为是背对着李裔文,也看不清毒主面上神情。

    “哈哈哈哈。”

    蓦然,毒主一声癫狂大笑,双手用力一压,竟是直接将我不留人头压爆。旋即深而重地连连呼吸许久后,才平静了下来。

    “拿着,它是你的了。”

    毒主忽然一抬手,射出一道碧绿光芒。

    李裔文伸手一夹,却是一枚通体圆润,散发着一股淡淡药香的珠子。

    “多谢。”

    李裔文收起珠子,道:“在下尚有要事,请。”

    “且慢。”

    毒主的声音再度传来,道:“将初春霡霂给你,是我们之间的交易。毒门不愿意因此淌入江湖这个泥沼。”

    “在下明白。”李裔文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毒主独坐良久,最后只有一声无力长叹。

    ……………………

    佛乡之外,惨烈的战争依旧持续。

    虽然有两面神强势而出,以善恶二体拦截王权、人世主两大高手,并有神秘梵呗相助,佛乡却也逐渐落入下方。

    争斗到此,双方杂兵都已经差不多战亡了,只有佛乡几位高僧依然在贪狼等战将手下苦苦坚持。

    鲜血逐渐汇聚成溪流,流淌着腥臭的血肉,流淌着不屈的灵魂。

    “呵呵呵哈哈哈哈,老秃驴,感受伟大的火焰之神的荣光吧。”

    乱战之中,火火火一身浴血,忽然疯狂大笑,一身火元汹涌而出。

    伏远禅师本就受创,只能勉强牵引火火火,这突然一招,令他无从躲避,顿时,形销骨毁!

    “指导员!”

    佛乡剩余几位高僧一声悲呼,然后还不待他们化悲愤为力量,便因这瞬间的走神,再受重创。

    而另一边,两面神虽则根基深厚,然而以一敌二抗衡当时两大绝顶高手,已然呈现不支了。

    “以一己之力拦我两人许久,你不差。不过,也到此为止了。”

    激斗时久,王权恐生他变,一声沉喝,挥手招纳风云,魔武名式,轰然而出。

    “魔武,天陨!”

    一旁拓跋如梦见状,剑指仰天,点纳风云。

    “苍生,剑海。”

    只见人世主气一纳,指一扬。刹那间四周浮现剑海之境,苍生名流最终一式,倾泻而出。

    两面神见状,身形一滞,刀芒并敛,双身合一。

    “刀震乾坤傲群伦。”

    两面神寒刀敛势,一身武元尽凝一点,而后沛然爆发,极限一刀,狠然出世。

    砰!

    三方极招并汇一流,霎时间天地失色,乾坤倒序。恐怖的气劲横扫佛乡入口,登时地裂山崩。

    恐怖的气劲席卷了全场,强如念禅、火火火等高手一时间也难以承受这般巨大的威力,纷纷被迫开了。

    而对战中的三人,也因这一式极招相会,各自负创不一。

    王权、人世主两人闷哼一声,连退了数步,唇角溢出一丝鲜血。

    反观两面神,虽则双足稳立地面,但是巨大的反击力依旧震得他不住倒退,在地面划下了两道数十米长的沟痕。

    噗!

    当反击之力被抵抗过去,一口逆血再也稳不住,远远地喷了出去。

    然而,即便受了重创,两面神依旧战意不减,狠狠地擦拭了唇角出的鲜血之后,他寒刀一扬,双身再出。

    “他功体受创,已近末路。此地交你。我去毁佛乡传承。”

    王权说道,此刻的两面神已在他们联手之下重创,凭借拓跋如梦一人也足以将他双身挡住。

    拓跋如梦点了点头。

    王权正要越过两面神进入佛乡,突然天外一道宏大掌劲,凛然来至。

    “大梵圣掌!”

    王权眉头一皱,在梵呗之下功体被压制导致他在对战两面神的时候已然受创,这道掌力宏大并且挟势而来,让他也不看小觑,只得快速后退,避开此招。

    轰!

    掌式落地,激荡万千飞尘。一道庄严身影,衔着焚世怒火,大步而来。

    “凡所有相,皆属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今日,释论疏,送诸君见如来!”

    佛相衔怒而来,一跺足,地陷三尺。一身佛元激荡,震慑全场。

    远处,紧随而来的垢无尘心中一紧,便要出手,旋即想起柳三变嘱咐,只能死死地压下心中除魔之火。

    同时,佛乡深处,佛识一步踏入洗身池,却反被一道祥光接引,来到了从未来过的佛乡深处。

    “恩?这是?”

    佛识好奇地看着四周,这是一个院子,很普通的院子。然而佛心纯粹的佛识却能感受到这里充斥了数不尽的强大而纯净的佛力,甚至于那隐藏在佛力之下的一丝邪力,也逃不过他的感应。

    “你来了,开启者。”

    突然,一道平和的声音响起,旋即佛识前方一道金光闪烁,现出了一位披着淡绿色袈裟的白发佛者。

    “佛识见过前辈。”

    佛识匆忙行了一个佛礼。

    “宿命,真的无法抗衡么,阿弥陀佛。”佛者却是悠然一叹。

    佛识皱了皱眉头,道:“前辈,如今佛乡……”

    “我知道。”

    佛者打断了佛识的话,道:“只有佛乡濒临毁灭,我加诸于洗身池上的阵法才会启动,将你引来佛魔之岸。”

    “佛魔之岸?”佛识一愣。

    “不错,当年佛乡的创立,本就是为了镇压被封在佛乡之下一股邪恶的势力的。而佛魔之岸,则是镇压的主要力量。”

    “这……”

    这信息量有些大,佛识一时有些接受不过来。

    “难道不能将这些邪魔杀死?”

    “可以。”佛者点了点头,道:“但是那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而其中之一,便是要让他们成功突破镇压,再度出现在武林之中。”

    “漆雕光明。”

    这时,又是一位佛者出现。

    “是尸罗圆谛。”

    尸罗圆谛道:“我早已明言,镇压非是长久之计,唯有将邪恶彻底诛灭,方显我佛慈悲。”

    “这……”漆雕光明唱了个佛号,道:“众生有命,若可安然相处自然是好。即便不能,将他们放出再造杀孽,吾心不忍。”

    尸罗圆谛道:“隔空吟唱梵呗过于消耗功力,如今佛乡正是危难,你便先去相助。”

    “好,此地便交给佛友了。”漆雕光明点了点头,化光而去。

    “晚辈也要前往相助了。”佛识道。

    “且慢。”

    尸罗圆谛看着佛识,道:“如今佛乡地下的邪魔虽然仍被镇压,但是我能感受他们的实力正在逐渐增强,而我等因为镇压之事,久远来修为几乎没有提升,按照这样下去,恐怕无法继续镇压太久的时间。”

    “啊……这如何是好。”

    “佛乡度过此次危急之后,你便开始着手布局,在做好万全准备之后,将佛乡之下的邪魔放出,并将其一举消灭!”

    说完,尸罗圆谛顿了顿,又道:“我记得武林中有一位人称博士生的谋士,智虑非凡,你也可与他合计。”

    佛识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佛魔之岸忽然传来阵阵颤抖,那隐藏在佛力之下的魔息,竟有逐渐扩张之迹象。

    尸罗圆谛面色一变,道:“不好,漆雕光明离去,镇压的力量不足,妖魔又在趁机冲击封印了。”

    说完,尸罗圆谛看了一眼佛识,道:“你修为虽尚且不足,然而根基坚固,随我前往镇压之处,暂代漆雕光明之位。”

    说完,一把抓住佛识手臂,化光消失。

    而在名匠天工之外,抢夺天工令与赤龙臂失败的神秘青年,并没有离去,而是一直守在附近,企图抢夺柳无方的赤龙臂。无奈这段时间以来,柳无方便只在名匠天工与菜市场之间来回,让他没有丝毫下手的机会。

    突然,青年心脏猛然剧烈的跳动,他的眼中闪过一抹狂喜。

    “是圣主的气息。恩,如此看来,圣主破封之日不远了,我需要提前做好迎接圣主的准备。”

    青年目光极度闪烁,最后放弃了夺取赤龙臂,转身离开了名匠天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