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暗中的强者!-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四十三章 暗中的强者!

    西武林,伪含光十二阶之中,随着墨张声自裁,弃无命遁逃,战局渐入尾声。就在此时,折桂令却是强势出手,竟将化身烟云,准备遁逃的云天心打出了原形。

    与魅惑的外形,靡靡的语气相悖的冷然语气,更是叫人不寒而栗。

    “是她,她怎会来此?”

    天华君与聆音对折桂令并不陌生,见她出现本就疑惑,再闻其言,更感震惊,皆将不可置信的目光投注向了云天心。

    儒师之死,竟也与云天心有关?

    这个想法在他们心中升起,瞬间更坚定了他们心中的杀念。云天心此人——绝不能留!

    “咳,什么儒师?仇视云天心,尽管出招便是,何须如此安插罪名。”

    功体被破,云天心遭受了不小的反噬,连连咳血。不过即便如此,他也不曾失去了理智,勉力站直了身形,冷眼觑着在场之人。

    目前的情况,他已经暴露的太多了。关于参与杀死儒师之事,他决计不能承认。圣司之事,事关重大,三教为了颜面,也会选择掩盖。但是洪范之死不同,一旦暴露,恐怕便会引来无尽的追杀,这对他之后的计划开展十分不便。

    “吟风尸体之上残存的剑意与你之剑意别无二致,在纪瓷面前,你无法欺瞒。”

    折桂令握住了鹃啼,眼神愈冷,气势却愈发妩媚了。“以你之根基,绝对无法杀害儒师,说出真正的凶手,换取你的生机吧。”

    “这……”

    云天心瞳孔猛然一缩,斜睨了一眼折桂令,眼神之中满满的全是震撼。自己确实仗着烟都特殊之法,利用吟风偷袭了洪范,但是此举十分隐秘,而且吟风已经死去多时,此女到底是如何得知此事的?

    ‘告子,看来你对云天心的欺瞒,也逐渐增多了啊。’

    云天心眼神晦暗,折桂令此人的存在,告子从不曾通知他,如此看来,恐怕两人之间的合作,将会转向相互博弈的状态了。

    “在纪瓷面前,无人能够隐瞒。云天心是吧,用你所知的真相,换取你之性命吧。”

    “咳咳,纪瓷,好一朵美丽而又刺人的玫瑰,云天心记住你了。只是……”

    云天心咳嗽了数声,身躯微晃,似乎有些力屈了。只不过一抹微笑,却是噙在了脸上。

    “只是,你们真当云天心,已经毫无反抗之力了么?”

    “嗯?不对,小心!”

    天华君与他纠缠许久,见他情态,暗道不好。同时神封一扬,剑芒重霄而起,直冲云天心而去。

    然而却是慢了一步,云天心身形一转,再化烟云而散。

    “嗯,不知死活!”

    聆音突然一声怒哼,单臂一摆,磅礴功元震散而出,一条红色的身影被震得连连倒退,却并非是云天心。

    “是烟朱,不妙,云天心要逃离了。”

    天华君一见被聆音所震退之人乃是烟朱,便猜测道了云天心的想法,乃是要借着烟朱混淆而趁机逃离。

    “想要从纪瓷手下逃命,也并非谁人都能做到的。”

    折桂令魅惑一笑,即便是有面纱遮住,依旧显得美艳无比。她素手轻举,鹃啼出手,盈盈暗香,瞬间弥漫天地。

    “暗香盈袖。”

    鹃啼一横,无刀光,无气芒,无声无息。只有一股浓浓暗香,急速扩散。远处,云天心逃离的身影,竟是再度被逼迫而出了。

    折桂令见状,一竖鹃啼,瞬息之间,刀光,气芒,铺天盖地!

    “哼,休想得逞。落叶满阶红不扫!”

    一旁烟朱见状,朱剑一挽,极招顿出。

    天华君一振神封,正要举招回应,却被聆音拦住。

    “奸邪之辈,伏诛吧!”

    聆音一声爆喝,足踏阴阳,掌凝乾坤,磅礴一厉掌,震撼满人间。烟朱极招,竟是瞬间被破,同时余劲袭身,瞬间将其重创,身形倒飞而去。

    “走。”

    己身重创,烟朱已无力掩护云天心,当即就着聆音掌力远离之后,化烟离去。

    同时,折桂令带杀一式,已经临身了。

    就在危机之刻,远处一直隐藏在阴影之下的覆面人,也有了动作。

    但见他剑指一点,竟尔形成了一道通天彻地的巨剑,横扫而来,尽破折桂令刀光气芒,震慑全场。

    同时,他身形一闪,出现在了云天心的身侧,旋即架起遁光,快速远离。

    “哪里走!”

    聆音一声怒喝,闪身上前,磅礴一掌,再度挥出。

    覆面人避无可避,正面迎战。双方对掌,又是新一波的极限。恐怖威能再发,两人足下地面不堪其威,瞬间坍塌破碎如深渊。

    覆面人根基令人震撼,又是全盛之力,聆音到底久战,已有力屈,首现了不支之状。

    “退下!”

    覆面人察觉聆音回气不足,当即一声低喝,厉掌再催,将聆音击退。而后也不贪恋战果,携裹着云天心快速遁逃。

    “你们逃不了。”

    折桂令鹃啼归鞘,娇躯一转,同样化光追去。她已经确认云天心便是杀害吟风之人,而以后来出现的覆面人所展露出来的根基实力,也足以将功体倒退的儒师杀害。

    这两个人,她不会放过!

    “除恶务尽,追!”

    聆音身形一动,正要追去,却又莫名停顿,看着在远处徘徊的一只小鸟,面露愕然。

    “是鸟兄,它怎会来此,莫非是红尘素衣有要事通知?”

    聆音一招手,鸟兄知意,扑腾着翅膀落到了聆音肩膀之上,优雅地伸出了自己的左爪子,露出了其上的书信。

    聆音拆阅书信之后,面色猛然大变。

    “含光十二阶现世,不好,速往东武林!”

    事关重大,聆音不敢有丝毫耽搁,只能暂时放弃继续针对云天心的行动,将书信递给天华君之后,化光迅速离去。

    “什么?真正的含光十二阶,现世了?”

    天华君阅读之后,同样一脸震惊。同时心中暗自庆幸,若是自己此局开展得再晚一些,恐怕便会变成了无用之功了。

    ‘云天心方面,有折桂令负责,以她之能为,应该不会有大碍。杨无木曾出手阻拦烟朱,以他们两人的实力差距,恐怕此刻应已经被重伤。至于铸霆声此人……”

    天华君放眼看向四周,却发现早已经没有了铸霆声的声音,向来应该是趁着先前针对云天心的时刻离去了。

    ‘铸霆声目前看来,虽仍不可确认他是否自己心中所想的那人,但看他针对弃无命的状态,应非恶人。嗯……先寻杨无木。’

    杨无木或已重伤,天华君不敢耽搁,施展身形,匆忙望着先前杨无木与烟朱爆发武决的地方而去。

    而在远处,天尘之愆铸霆声一脸的沉重,看着自己手中这根碧绿色的短棍,低声喃喃。

    “玲珑骨,好恐怖的因果之力。聆音不敢触碰,是怕沾染了其上因果吗?只是以往曾见玲珑骨,并无这般恐怖之力,到底是什么原因?嗯……无根飘萍曾拥有过玲珑骨,寻他一问。”

    玲珑骨之上的因果十分恐怖,强如聆音也不敢承受。然而天尘之愆不同,墨张声的变化他看在眼中,若这份因果无人敢承,恐怕接下来,还会有更加可怕的‘墨张声’出现。

    铸霆声念头打定,快速远离。

    ps:书友们,我是拾砖,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hu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