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弃人绝途!-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四十四章 弃人绝途!

    西武林,巍峨群峰之中,一条身影急急而奔,正是恨满阴间弃无命。

    山谷之内的情况,已经超出了他的估计,因此他不敢继续停留,匆忙离去。甚至为了隐秘,他连往日的张狂都放下了,不曾使用十丈毒雾,反而是将一身气息彻底收敛,不露丝毫。

    而且同时,铸霆声的声音,莫名在他心头缠绕,让他速度更加快速了。

    “天尘之愆,今日一战,弃人已经摸清了你之能为。再来,你绝对无法在弃人手下存活。”

    两人对战偌久,铸霆声不惜消耗,暴露自己深浅。若非是战况突变,弃无命有十分的把握将他当场斩杀。

    心里想着,弃无命却莫名感觉心头发寒,不由得冷哼了一声,速度更快了。

    行到中途,却突来寒风一送。惊得弃无命心头一跳,停下了步伐。

    随即,脱俗超然的辞号,与九天之上响起,同时天外惊鸿一闪,送来了一条超然的剑者身影。

    “闲居隐地远尘埃,高卧青云小世才。凡俗岂知天外客,惊鸿一片日边来。”

    轰!

    惊鸿剑落,裂地生痕,蛛网横布,直达弃无命足下。

    随后,赫见顾惜朝负手天来,翩然而降,落在了惊鸿剑旁。

    “阎罗鬼帝,今日你——插翅难逃!”

    顾惜朝猛然一转身,惊鸿剑如受牵引,自飞而起,森然剑芒,直至恨满阴间!

    “嘎嘎嘎,现在这个武林,真是什么阿猫阿狗也敢向猛虎龇牙咧嘴了。”

    弃无命虽经历与铸霆声一战,消耗不小。但是有十丈毒雾在身,让他丝毫不惧怕任何挑战。于是他嘎嘎怪笑着,再开了十丈毒雾。

    “突破不了十丈毒雾,不论你是谁,都将保送黄泉。”

    “哦?是吗?”

    就在弃无命得意之刻,一道愤怒的女声,却是让他面色骤然大变。

    “盈袖暗香,点点波光,一秀满庭芳。倾城色,艳华章,秋水美人骨,天下无双!”

    在弃无命的身后,天下无二泣红颜突然现身,一步一吟,面神带杀。

    “泣红颜,你怎会来此?!”

    泣红颜的出现,让弃无命心神剧震。

    蓦然,铸霆声的话语,在一度浮现心头。这让弃无命突地一阵,失声道:“你们,你们是与天尘之愆窜通好了来埋伏弃人。难怪,难怪!”

    难怪,铸霆声会不惜一切代价消耗自己;难怪在看见自己离去会不来追赶;难怪他会言之凿凿地说自己今日难逃一死,难怪……

    太多的难怪,让弃无命心头发冷。但是即便如此,他也绝不会放弃逃生。

    “就算如此,但是你们真以为弃无命没有保命的手段么?”

    弃无命心中明了泣红颜两人乃是有备而来,因此不再赘言,操纵着十丈毒雾,化成了漆黑巨蛇,分别攻向两人。

    局中局,计中计。面对层层算计,弃无命今日是否真将命陨?神秘恐怖的恶魔道,又是否将因此而向世人展露獠牙?

    而另一边,为了追杀云天心,折桂令轻身追赶,一路疾驰,逐渐来到了一处荒芜山林之中。

    “哼,行踪已失,不过你们逃不了多久!”

    烟都身法十分诡异,折桂令虽有暗香盈袖之招能可克制,但对其速度,却是没有丝毫的办法。一路追赶,已属不易了。

    无法追赶,虽有遗憾,却并不气馁。修有万物有灵之境,她想要找人,绝对比任何人所想的都要简单。而目前所首要的,反倒是调查那名能与聆音一较高低的强者身份。

    折桂令虽然自负,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聆音之根基,在她之上。那名覆面人能够一瞬压制聆音,足以见得其强悍。自己贸然寻找,恐怕也是徒劳无功,反倒是容易将自己都搭上,必须要先查清那人的身份。

    就在折桂令沉思之间,突见前方迎面走来了一条潇洒身影。

    足青绿,腰佩环,衣翠篁。手中千织翼轻摆,荡起阵阵柔和的清风,正是织梦人·南宫飞飞。

    “高手。”

    折桂令察觉到南宫飞飞一身隐而不发的功元,不由得低声呢喃,美丽的眸子带出来一个诱惑的弧度,心中却是思量此人为何如此巧合地出现在此处。

    只不过此人身上并无动用真元的痕迹,应该不会是自己所追赶之人。

    “姑娘,见你眉头深蹙,似有扰心之事。不知道可有需要南宫飞飞帮助之处?”

    南宫飞飞摇摆着千织翼,在途径折桂令身侧的时候停了下来,轻声问道。同时一双星眸也在不断打量着折桂令,似乎也惊艳在折桂令的美艳之中。

    “原来你便是最近武林之中风头正盛的侠客,织梦人·南宫飞飞。”

    折桂令嫣然一笑,她最近四处探查,自然也听闻了南宫飞飞的大名。听他询问,便说道:“纪瓷追赶云天心至此,却不料失去了他的行踪。织梦人既然也在附近,不知可有察觉?”

    “哦?云天心?嗯……此人南宫飞飞也有听闻,乃是武林之中的一位阴谋家,原来姑娘正在追缉他啊。”

    南宫飞飞面现了然之色,千织翼扇了扇,又是遗憾地摇头,道:“很可惜,我方才自南面而来,并没有见到任何人。”

    折桂令自西而来,南宫飞飞自南而来,也就是说云天心两人可能望着东、北两面逃离了,

    “嗯,既然如此,纪瓷也不再耽搁了,请。”

    折桂令躬了躬身,化光北面而去。

    “儒门折桂令,嗯……哈。”

    南宫飞飞轻声一笑,千织翼收起,轻轻拍打着掌心,口中轻吟着清丽的诗号而去。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而在南宫飞飞离去自后,本应离开的折桂令却又是突然折返了回来。

    “南宫飞飞突然出现在此处,绝不单纯。先往南面探查,若无所得,再一行深柳读书堂。”

    虽然南宫飞飞风评甚佳,但是折桂令却更加信任自己的判断,当即架起遁光,往南面而去。

    而在山谷之外,天华君一番找寻,总算是找到了重伤昏迷的杨无木了。

    “杨执事伤势严重,嗯……带往佛乡救治。”

    烟朱出手,没有丝毫的留情。保得一息尚存已是杨无木的极限了,天华君见状不敢耽搁,简单地处理了杨无木伤势之后,便准备前往佛乡,却不料这个时候,又是一道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天华君!”

    ps:书友们,我是拾砖,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hu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