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妖域的动作!-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四十九章 妖域的动作!

    惨兮兮的风,阴暗暗的天。放眼之处,一片朦胧妖氛。四处荒芜,满地尸骸,一片末日景象。

    妖域,妖域!被封禁了无尽岁月,终于也在今日,再度向世间开启了大门!

    “妖域……怎会变得如此!”

    两条身影行在这末日境况之内,一步重逾一步,恰如内心,不可置信。

    碎黄泉看着入目的荒芜,失声开口。

    在他的记忆之中,妖域遍地生机,妖族子民安居乐业,和谐之盛,远超人间。但是此刻所见,就好似一柄千斤大锤,重重地击打在他的心口一般。

    寻根也是轻声一叹,即便是曾见此景,心中已有定数,却仍是止不住心中悲怆。

    “正如我先前所言,妖域,已经再也经不起战争了。”

    碎黄泉闻言,一阵沉默。

    直到妖域破封而出,在穿越天御无路窟之前,他的观念皆不曾改变。认为妖域有足够的实力却称霸人间,掌握并分配人间的资源。

    但是此刻——

    “我们……先去见王吧。”碎黄泉轻声说道。

    寻根轻轻地点头,道:“目前妖域,只有不见天日附近,尚保持着妖域本有的妖气浓度。”

    两人并肩行着,一时沉默。许久之后,寻根问道:“你久处中原,体内妖力一直无法补充,如今回到妖域,应也可恢复巅峰状态了。”

    自从妖域被封印以来,碎黄泉流落人间,虽一直暗中隐忍,韬光养晦,但是体内妖元也是在逐渐流逝。尤其是后来妖域有破封的迹象,碎黄泉开始积极动作,多次动手之下,体内妖元也有了剧烈的消耗,导致其功体不断跌落。

    碎黄泉道:“穿越了天御无路窟之后,妖元便渐得补充。若依你所言,不见天日处尚保持原本的妖气浓度,想来很快便能够恢复了。”

    “原来如此,也幸得妖域及时解封,否则你恐将面临境界跌落的危机。唔,到了。”

    两人步伐很快,言谈之间,便已经来到了妖域中心,不见天日之外。

    而在这里,一名黑衣黑发,气息阴沉如死水的男子,早已经等候许久了。

    “是患不救,久见了。”

    两人见着此人,皆是十分感慨地开口。

    患不救看着眼前两张久违的熟悉面孔,同样心有感慨。只不过他性格一向低沉,并不曾表达出来而已。

    他朝着两人躬了躬身,道:“司命尊,将首,王已在大殿等候许久了。”

    “有劳了。”

    寻根点了点头,与碎黄泉快速往大殿而去。很快,便到达了不见天日的中枢之地——天妖殿堂!

    “哈哈哈,司命尊,酆都三千里,爷的爱将,你们回来了!”

    天妖殿堂之内,妖尊仍是那副光球形状,豪爽的大笑传来,竟渲染得两人心中的担忧都略微轻松了。

    “王,碎黄泉,来晚了!”

    碎黄泉看着妖尊,眸子微红。自妖域破封以来,他流落中原,如丧家之犬一般无家可归。为了避免妖元耗尽,更是不断躲避,避免被人认出身份而增加不必要的损耗。

    此刻长久以来的心愿得以实现,再见了自己毕生最为敬重之人。饶是他心性深沉,也忍不住真情流露了。

    妖尊哈哈大笑,道:“哈哈,爷的爱将,不用如此。不论过往如何心酸,至少现在,我们仍旧聚在了一起,这便值得我们为之开心,不是吗?”

    “王,你之豁达,从来未变。”

    寻根轻声笑了笑,旋即四处打量了一番,奇道:“先前只见着患不救一人,饮千殇与其他众人呢?”

    妖尊说道:“妖域初启,百废待兴。饮千殇等人皆已在妖域各处探查能可继续生存之地,只留下患不救一人护守不见天日。”

    “原来如此。”寻根面现恍然。

    碎黄泉则是问道:“可有碎黄泉出力之处?”

    “唔,暂时不用。你们两人长久以来皆在人间活动,接下来妖域与人间将会尝试和平共处,你们两人比较熟悉,便负责与人间之人交接吧。”

    妖尊说着,又是一声惋惜轻叹。

    “若是舞衣仍在,或许她才是最佳的人选吧。”

    “乐舞衣……”碎黄泉低声呢喃,情绪也随之低沉。

    寻根见状,担心碎黄泉会泄露出乐无忧的存在,忙说道:“王,碎黄泉久处人间,体内妖元消耗甚重,请王出手,助其复元。”

    “这是该然。酆都三千里,沉心运气,喝!”

    妖尊一声长喝,浩瀚妖元霎然而动,妖氛笼罩,绿芒直透碎黄泉胸口,滚滚妖元,滔滔不绝地倾泻而出。

    “喝……啊!”

    接受妖尊传功,碎黄泉同运功体吸纳,乍见白雾茫茫之间,碎黄泉一身气息,稳步提升。

    数息之后,妖尊停功。碎黄泉功行数转,彻底消化妖尊所传妖元之后,方才躬身道谢。

    “多谢王。”

    “无妨,作为爷的爱将,让你功体不全,四处奔波,也是爷之过。”

    妖尊光球上下飘摇,而后说道:“司命尊,莫要忘了你我之约。请寻一个时间,领红尘素衣·柳三变,前来不见天日一谈两境之事吧。”

    “嗯,此回回转妖域,主要是因碎黄泉功体,其次便是一问众人情况。既然大家皆安然无恙,我们也先离开了。关于邀请红尘素衣一事,我会进行。”

    妖域的情况,日趋月下,不容耽搁。寻根告辞之后,便与碎黄泉离开了不见天日。

    妖尊:“红尘素衣,希望你真能查出妖气本源衰弱的源头,否则即便是爷再如何不忍,人间与妖域,终究免不了再一次的兵燹之灾啊!”

    而寻根两人,出了不见天日之后,绕过生人莫入的天御无路窟之后,再一次抵达人间。

    碎黄泉长舒了一口气,说道:“虽然明知天御无路窟只是连接妖域与人间的通道,也曾无数次与其内通过,但是每一次通行,总是会感觉一股压抑与心惊。”

    天御无路窟,一如其名,入窟无路。若无熟悉之人指引,任是穷尽白首,也无人能够通行其中。

    “天御无路窟乃是妖域第一道屏障,越是艰险困难,妖域便越是安稳。”

    寻根吁了一口气,碎黄泉的话语,他也感同身受。只不过现在并不是谈这个的时候,于是他转而问道:“先前你,是否准备要将乐无忧一事说出了?”

    “我……抱歉,再次见到王,王又提及舞衣,让我有些失控了。”

    碎黄泉也明白自己险些誓言,略带愧疚地说道。

    寻根说道:“无忧体内另一半的血脉,至今尚没有查清,但可以肯定,绝非是妖族血脉,也非是寻常的人族血脉。在明确之前,绝不可让王知晓无忧的存在,否则即便是王再如何开明,但是难保其他人会起了异心。”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尤其是妖族这种极端的种族。乐无忧不完整的妖族血脉,一旦曝光,恐将招惹敌视。

    寻根继续说道:“接下来,你还往鹿饮村吗?”

    随着妖域破封,正式入世。碎黄泉身为八大将之首,行动必也将更引人注目,长期留在鹿饮村,也会将有心人的目光吸引。

    “无忧学得很快,我已经没有什么好教的了,其余的事情,只能让他自己经历。我会再回鹿饮村一趟,与他道别。”碎黄泉说道。

    “好,你能放下,如此我也安心了。我会先往深柳读书堂,邀请红尘素衣前往妖域,届时你可在天御无路窟之外等候。”

    寻根所担心的,乃是碎黄泉耽于与乐舞衣的感情,而对乐无忧念念不舍,从而提早暴露了乐无忧的存在。此刻见他已经思量透彻,也不由得安心许多。

    碎黄泉想了想,近来也确实并无他事,于是便点了点头,说道:“好,既然如此,我先告辞了,请。”

    碎黄泉离去,寻根也朝着深柳读书堂进发了。

    ps:书友们,我是拾砖,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hu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