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无生之力-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26章 无生之力

    佛乡之外,战况悄然白炽。

    “佛乡后进?正好,今日一并除根!”

    王权一声大笑,魔功再运,绝式顿出。

    “魔武,天陨。”

    佛相见王权武式凌厉,当即一声沉喝,提元纳气,强催功体。顿时间,一身佛门真元,凝至顶巅。

    “摩诃无量,大梵圣掌!”

    旋即一声爆喝,一个金芒万丈的‘卍’形符号自佛相体内而出,刹那间便化作百丈庞大,恢弘镇压王权。

    佛门极限武学,一拭王权绝式。

    “破!”

    王权一声沉喝,掌上加力,浩瀚魔攻倾注,瞬间,百丈佛符,破碎!

    噗!

    释论疏虽是佛乡后进第一强者,但与王权相比仍旧有许多差距。如今一击之下,这其中的差距,尽数化作佛相所受的伤势。

    远处,垢无尘双拳猛然紧握,连身躯都有些颤抖了。然而一身武元却反倒是收敛的愈发彻底了,丝毫不曾外泄。

    诛仙海是武林祸端,甚至没人知道诛仙海所在。而他这次的任务便是要更随在战后的诛仙海众人身后,查探清楚诛仙海的真实所在。

    他,不能出手!

    战场之上,王权一声狂笑,抬手再出杀招。

    恰在此时,佛乡之内,再现沛然之力。

    一道宏大掌力,瞬息而来。

    旋即超凡佛影,伴随漫天祥光,缓步而来。

    “宁当燃身破眼目,不忍行杀食众生。宁破骨髓出头脑,不忍啖肉食众生。常受短命多病身,迷没生死不成佛。”

    淡淡的辞号,淡淡的身影,淡淡的神情。漆雕光明一步数丈,瞬间出现在了战场之中。一身浑厚佛力,惊慑众人。

    “佛乡果然有隐藏的力量。”念禅目光闪烁,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意。旋即远远与拓跋如梦对视了一眼,

    拓跋如梦手下攻势顿时缓了数分。

    “你,不行了吗?”

    两面神察觉拓跋如梦攻势变缓,寒刀一压,刀芒再涨。

    拓跋如梦淡淡一笑。

    火火火忽然癫狂一笑,一身火焰异能再度凝聚,烧向漆雕光明。

    “阿弥陀佛。诸位,此战且休吧。”

    漆雕光明双手合十,一吟佛号,登时一股无匹佛力,勃然爆发。火火火首当其冲,闷哼一声,口溢鲜血,不停倒退。

    血为王单手向前一劈,破开了漆雕光明佛力。

    “此人实力不差,我方已激斗多时,神疲力倦,加之神秘梵呗压制,再战恐反缩战果。”

    血为王一番沉吟后,发出了命令。

    “退!”

    说完,虚发一掌,掩护众人撤退。

    远处,垢无尘见状,同样身化流光,悄然跟在诛仙海众人身后。

    “既然如此,拓跋如梦便不再打搅了。”

    拓跋如梦儒雅一笑,抽身带着雨宫快速退去。

    “指导员!”

    佛相纵身,来到伏远禅师身旁,握拳无言。

    两面神见来犯之人退走,双身合一,寒刀入鞘,准备离去。

    “叶武夫,多年不见,想不到你竟能在恶性之中养出善心。此次佛乡之难,多谢了。”漆雕光明说道。

    “受人所托而已。”

    两面神或许是许久不曾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步伐明显地停顿了一瞬间,而后再次举步,消失在了佛乡众人眼中。

    漆雕光明摇了摇头,对不知何时来到身旁的念禅道:“先将死去之人收埋吧。”

    念禅点了点头,指挥着余下武僧,收埋尸体。

    ……………………

    道由白云尽,春与青溪长。

    时有落花至,远随流水香。

    闲门向山路,深柳读书堂。

    幽映每白日,清辉满衣裳。

    深柳读书堂之内,柳三变一脸惬意地煮茶品茗。似乎将凡俗一切都抛诸脑后。

    忽然,柳三变心中一动,面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大师苏醒正好,我这三日烧可是刚刚煮好。”

    “是你救了我。”

    佛怒走到柳三变对面座下,浓眉皱起。

    “当日之后的事情,为我说一遍。”

    柳三变轻笑着替佛怒倒了一杯茶,而后将之后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该杀!”

    听完柳三变叙述之后,佛怒一拍石桌,怒声道。

    “哎,气恼乃是败亡之兆,大师息怒。”柳三变摆了摆手,压下佛怒情绪后,道:“其实李裔文此举,虽有不妥,但若是从长远看来,却是利大于弊。”

    “哼!”

    佛怒一声冷笑,道:“击碎子午鼎,释出血为王,利在何处?”

    柳三变呵呵一笑,轻抿了一口香茶,道:“大师为何不换一个角度思考。子午鼎在虽然可以压制血为王,却也限制了我等对血为王出手的机会。然而这百年以来的明争暗斗,无不说明了诛仙海并无悔过之心。现如今子午鼎碎,血为王出,不也正是一个彻底消灭他的机会么?”

    佛怒一番沉思,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我不认同。我说不过你,我要走了。”

    “也好,如今大师伤势痊愈,也确实该回佛乡了。”

    顿了顿,柳三变继续道:“另外佛悯、佛听也在此地,你们三人便一同上路吧。”

    “他们怎会在此?”

    佛怒虽然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问,向柳三变告辞之后,唤出佛悯两人离去了。

    深柳读书堂再次剩下柳三变一人。

    “静极思动,修养了许久,我也该是时候一访留仙翠篁了。”

    说完,柳三变缓缓离开了太华山。

    ……………………

    佛乡之内,诸事理毕。漆雕光明、念禅、佛相等汇集在一起。

    “想不到传说竟是真的,佛乡之下竟真镇压了妖邪。”

    在听闻漆雕光明的一番解释之后,念禅感慨道。

    “如今佛乡甫经战乱,正是百废待兴之际,可惜我无法离开佛魔之岸太久,整顿佛乡之事,还需要劳烦数位。”漆雕光明道。

    “这……”

    念禅面有难色,道:“经此一战,佛乡众多佛友,包括指导员在内皆已牺牲,导致佛乡战力大减。加之护山阵法被破,更是失去了最后的防守。若是敌人再度来攻,恐怕佛乡已无反抗之力。”

    “不仅如此,那道帮助王权与人世主破开佛乡法阵的剑气,也需要调查。”念禅继续说道。

    “恩,此事确实棘手。只是我身负镇压之责,无法停留。而布置法阵的妙莲华佛友又云游方外,不知其踪。”

    正说着,一位沙弥快步走了进来。

    “见过诸位,门外有一位自称藏虚的道长请见。”

    “哦?是他。”

    佛相双眼一亮,道:“藏虚道长见识非凡,或许有计可解眼下困境。”

    “快快有请。”念禅道。

    沙弥退出,不多时,藏虚快步走了进来。

    “藏虚前辈。”

    佛相当先招呼。

    众人见过面后,念禅问道:“不知道长为何来此?”

    藏虚一叹,道:“我本应往深柳读书堂,在路中忽悟天机,感应佛乡有难,故而前来支援,只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道长有此善心,漆雕光明代佛乡众人谢过了。”

    “漆雕光明?大师可是佛乡三座之一?”

    漆雕光明唱了个佛号,道:“想不到如今还有人记得我等名号。”

    佛相道:“藏虚前辈见多识广,可知道佛乡妙莲华大师行踪?”

    “妙莲华……”

    藏虚捋了捋长须,道:“倒是听过,然而那是许久之前了。便是当年诛仙海与烟都祸世,他也未曾出现。”

    就在双方交谈之际,众人忽感一阵奇异之力涌动,整个佛乡,竟陷入轻微颤抖之中。

    “二次来犯!”

    念禅与佛相面色一变。

    漆雕光明却是眼中闪过喜色。

    “阿弥陀佛,许久不见,佛友别来无恙。”

    话音落,却见一位手持菩提手掌,毗罗袈裟,佛像庄严的佛者,踩踏着轻缓步伐,荡漾着祥和瑞光,缓步而来。

    “玉心如意妙莲华。”藏虚失声道。

    “佛阵已然修复,诸位且宽怀。”

    漆雕光明微微一笑,正欲说话,却又再次感到佛乡深处传来一阵颤动。

    “哎呀,不好。”

    漆雕光明面色一变,身化流光,瞬间而去。

    念禅两人正欲前往,却被妙莲华伸手挡住。

    “诸法因缘起,如来说是因。漆雕光明天命未至,还不是出世之时,诸位不必跟随。”

    藏虚道:“我之来意,本为助佛乡一力。既然此刻已然无忧,在下便先告辞了。”

    “道者为江湖奔波,辛劳了。”妙莲华微微躬身。

    “请。”

    藏虚点了点头,离开了此地。

    “恩,这段时日,休养生息吧。”妙莲华说着,缓步走入了佛乡深处。

    而在同时,名匠天工之外,柳无方单手持剑,剑刃之上放着一根发丝。

    虽然只是简单的动作,但是他却已经是汗流浃背了,甚至手臂都在隐隐颤抖。

    柳无方瞥了瞥一旁躺在竹榻上,扇着小扇子,吃着小水果,一脸享受的天工,不由得喂了一声。

    “喂。我说你这训练到底有什么用处啊?”

    “其实没什么用处。”天工看也不看柳无方,白皙纤细的手指捏了一颗葡萄放入口中,享受地眯起了好看的眼睛。

    “什么?”

    柳无方双眉一敛,剑上失衡,发丝瞬间断裂了。

    “不好!”

    柳无方大惊失色。

    果然,下一瞬间,原本还在竹榻之上的天工已经出现在他身后,小脚一踹,柳无方立马被踹飞,狼狈落地。

    柳无方被揍却不敢有怨言,而是再次拔下一根发丝,继续先前动作。

    “喂,我说那个奇怪的家伙走了。”

    “我知道。”

    “他不是好人,你怎么不打他?”

    “关我什么事?”天工一翻白眼,不再搭理柳无方。

    ………………

    无名荒野之中,神秘的妖邪青年一步一踌躇,一步一思量。

    “圣主将出,我应该如何因应?”

    思量之中,青年缓步而行。

    突然,青年听闻疾风阵阵,不远处,佛怒三人急急而奔。

    “讨厌的气息。”

    青年身形一闪,挡在了佛怒三人身前。

    “挡路者让开。”

    急于赶回佛乡的佛怒见人拦路,不由得心中生怒,直接一掌,凌厉拍出。

    然而,面对佛怒掌劲,青年一声冷哼,真元勃发,轻易震溃。

    “正好无由见诛仙海之人,便拿你们的人头当做礼品吧。”青年侧身,抬手一指,势欲降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