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柳大媒人!-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五十章 柳大媒人!

    深柳读书堂中,柳三变与方才痊愈的李裔文方谈起目前的情势,却不料前往拦杀弃无命的顾惜朝与泣红颜重伤而回。

    “嗯?圣女!”

    李裔文见泣红颜身负重创,不由得面色微变,身形一闪之下,便来到了两人身旁。

    “是谁人动的手?”

    李裔文察觉两人伤势严重,不由得双眸微眯,浑身杀意沸腾。

    泣红颜看着李裔文痊愈,却是喜出望外,伸出软弱无力的双手拉住了李裔文的手臂,急忙说道:“呆子,你痊愈了。”

    李裔文点了点头,道:“嗯,我已无恙,这段时间多谢圣女的照顾。现在,说出是谁人动手吧。”

    “哎呀呀,你们两个这样将我这个前辈晾在一旁,真的好么?”

    顾惜朝见两人有问有答,各自关心,完全一副无视自己的模样,不由地嚷嚷了起来。

    柳三变在这时走了过来,含笑说道:“听前辈语气,沉稳洪亮,中气十足,柳某心下也安心了。”

    “啧啧,你们呀。”

    顾惜朝咋舌,随后略带自责地说道:“顾惜朝倒是没有什么大碍,只不过此回行动,是我大意,导致圣女受伤颇为严重了。”

    “唔,关心前辈之人也来了。”

    柳三变突然说道,旋即便见夜流光匆忙走了出来。

    “啊,好友,你如何了!”

    夜流光感应到顾惜朝的气息,急忙走出。见他一身带血,不由得面色焦急地询问。

    柳三变说道:“顾前辈与圣女此回,乃是针对阎罗鬼帝而行动。嗯……请问我们一说行动之结果吧。”

    虽然观看顾惜朝两人之状态与情绪,此回行动结果应可确认无误。但是阎罗鬼帝太过残毒,而且夜流光与李裔文也显然十分担心,因此仍是有必要让顾惜朝一说当时情况。

    最重要的是,柳三变想要验证,天华君之局,最终结果是否如自己所预料的一般。

    “阎罗鬼帝已死,详情如此。”

    顾惜朝将与弃无命一战的情况大略说了一遍,而后感慨地道:“此回是顾惜朝大意了,幸得圣女援助,否则恐怕要晚节不保了。”

    李裔文听完之后,皱眉道:“太冒险了。”

    虽然顾惜朝轻灵之体可无视弃无命十丈毒雾,但是一旦弃无命背水一战,恐怕泣红颜会是第一个牺牲之人。

    顾惜朝则是道:“李裔文,情况并无你所猜想的那般凶险。这一次拦杀阎罗鬼帝,乃是基于柳三变另外一个计划。说实话,当我抵达目标之地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想不到小小的一个山谷,竟汇聚了不下十名绝顶的强者。”

    “哦?看来此局比柳某所预测的,还要浩大啊。”柳三变挑眉,略带诧异地说道。

    “不要打岔。”

    顾惜朝瞪了他一眼,旋即继续说道:“山谷一役,聆音、折桂令、天华君、墨张声、阎罗鬼帝、烟朱等人皆聚集一同,此战可说是武林近百年来,最为浩大的一次战役了。具体结果,听我到来。”

    顾惜朝将战中情况大略一提,而后说道:“基于如此情况,柳三变才会安排我与圣女前往拦杀阎罗鬼帝的。”

    顾惜朝一番话说完,柳三变等人却是被此战所吸引,仿佛陷入了想象之中,难以自拔。

    许久之后,柳三变慨然地说道:“白首留仙终究伏诛了,这一次布局也算完成。但是从烟朱等人的到场看来,恐怕他们之间,也并非是一条心,即便我们不设计针对,用不了多久也将其内讧。”

    泣红颜这时说道:“这些我不关心,反正阎罗鬼帝已经死了,接下来没有什么要事,不要来烦我。”

    武林之事,泣红颜无心理会。若非似乎担忧弃无命会找上毒主,她也不会如此积极。此刻阎罗鬼帝死亡,她便又回到了一开始的状态。

    不如恋爱,混武林不如恋爱!

    泣红颜美目看向了李裔文,娇嗔道:“呆子,我受伤了。”

    “嗯,我知道。”

    李裔文点了点头,只不过打伤她的阎罗鬼帝已经身亡,这个仇是无法替她报了。自己所欠泣红颜的恩情,还需要另外想办法补偿。

    “扶我。”泣红颜嘟了嘟红唇,身负重伤而面色苍白的她,此刻娇嗔起来,竟充满了柔弱之感,令人我见犹怜。

    “这……”李裔文眉头深皱,读书堂就在眼前,即便是要前往丹房,距离也并不遥远。泣红颜虽然身负重伤,但并无失去行动的能力,完全可以自己前往。

    泣红颜见状,红唇嘟起地更高了,好像要挂上酱油**子似的,一脸的委屈。似乎连寻常闪亮的明眸上,也攀上了一缕殷红。

    ‘即便到了如今,你仍是连我都不愿意主动碰一下么?我们之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关系,在你痊愈的同时,便也已经消失无踪了么?’

    委屈的情绪,缓缓在心中酝酿。眼中的殷红,逐渐带来了一丝酸涩。泣红颜突然低下了头,自己挪动着脚步离开。

    柳三变见状,轻轻推动李裔文的肩膀,低声道:“好友啊,在你废武期间,圣女对你多般照料,无微不至。现今你痊愈了,她却身负重创,莫非你是要学那负心之人,连一个搀扶都不愿给予吗?”

    李裔文闻言,略微沉默。

    柳三变的心思,他明了;泣红颜的心意,他也明了。

    只是,他总是过不去自己心中的那一关。

    自从他负上飞凶的那一刻开始,儿女情长,从来便不属于一剑轻生。

    “好友!”

    柳三变见他仍是无动于衷,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语气也略微加重了少许。

    顾惜朝与夜流光两人见状,默默对视了一眼。

    顾惜朝同时受创不轻,亟需治疗。只不过有深厚的根基撑持,并没有如泣红颜那般虚弱而已。此刻感觉气氛不对,夜流光拉了拉顾惜朝的衣袖,两人悄然退开。

    年轻人的事情,还是让他们年轻人自己解决吧。

    “唉,好了。”

    李裔文摆了摆手,纵使心中不愿,但柳三变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也不好驳了颜面。而且以往泣红颜,的确是对他悉心照料,不辞劳苦。

    李裔文快行数步,赶上了慢腾腾挪动的泣红颜,双手伸出又收回,最后仍是一咬牙,一手托住泣红颜手臂,一手颤抖着攀住了她的香肩。

    “呆子,你……”

    泣红颜稍微一愣,旋即苍白的面上涌上了一抹粉红,心里也仿佛被倒了整罐蜜糖一般甜蜜。在这一刻,泣红颜只觉得自己便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了。

    “嗯,走,走吧。”

    李裔文也十分不习惯,神态严肃,四肢僵硬,丝毫不似一名武力强绝的先天人,反倒更像是一个木头人,只是硬邦邦地点了点头,机械性地扶着泣红颜走向丹房处。

    泣红颜也不计较李裔文僵硬的动作让自己的伤势更加难受,而是眉目带喜,唇角含笑,轻轻地依着李裔文的怀抱而行。

    一旁的柳三变见此情况,微微颔首轻笑。不论如何,李裔文今日踏出了这第一步,那必然会有第二步、第三步。即便他自己不愿走,自己也会推着他走。

    短暂的诙谐之后,柳三变又开始思考起目前的形势。

    阎罗鬼帝已死,算是解决了一个巨大的隐患。令师自从被绝涯擒回宗上天峰之后,便一直封禁,但是这并非是长久的办法,白首留仙伏诛,正好也让博士生能够静下心来处理此事。东武林异象,有聆音与刀天下前往,再加上绝涯等人,应该也不需要自己过多的操烦。

    接下来,便是等待天华君针对告子之局,以及着力与妖域之事。

    “不过在那之前,尚有一人需要应付啊,哈。”

    柳三变低声一笑,负手而立。半息之后,香风轻来,伴随低柔辞号,撩拨人心而来。

    “别样幽芬,更无浓艳催开处。凌波欲去,且为东风住。忒煞萧疏,争奈秋如许。还留取,冷香半缕,第一湘江雨。”

    折桂令摇曳着美妙身姿,顾盼生辉。慵懒的气质配上绝色的美貌,足以令天下男人都为之倾心。

    “红尘素衣,如你所想,纪瓷来了。”

    折桂令径直走到柳三变身前半尺,上身前倾,绣口轻吐着靡靡之音。

    ps:书友们,我是拾砖,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hu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