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恶魔道的假期!-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五十一章 恶魔道的假期!

    风声呜咽,雨声呜咽,人声呜咽。

    恶魔道,恶魔道,世人闻之色变的恶魔道!

    荒诞的杀戮,依旧持续不止。癫狂的恶徒,在强压之下,显得愈发癫狂。

    而在恶魔道的深处神伏殿之内,荒诞无序的哭笑之声,间续而响。

    偌大的广场之上,被布置的喜气洋洋。崭新的红色地毯,亮红的灯笼,摇曳的烛光,似极了喜宴的现场。

    只不过神伏殿之内,没有新娘子,也不曾有新郎。

    “哇哈哈哈,本魔首昨天晚上做了一梦,梦到娶了一个貌美如花的美人儿做你们的主母。哇哈哈哈,开心,刺激。喝,都喝酒,不醉不归啊!”

    恶魔岛之首,奇命绝神·祸苍生跳上了长长的木桌中央,手上举着酒埕,开怀畅饮。

    “哇哈哈哈。”

    “饮胜!”

    “不醉不归,哈哈哈!”

    陪同宴会之人,一个个俱都高举酒碗,应和着祸苍生的大笑,尽饮杯中酒。

    “哇哈哈哈,哇哈哈哈呜呜呜,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只是一个梦啊,人家也想要小媳妇儿,呜呜呜。”

    哭又笑,叫又闹。前一刻还在狂笑畅饮的祸苍生,突然又低声呜咽抽搐了起来。

    “呜呜呜,欺负人,好过分,好过分啊,呜呜呜。”

    祸苍生伤心至极,身躯摇晃,突然足下一滑,自长桌之上跌落了下来,正好压住了前一回提议要放假出去恶魔道替苟不同复仇的女子。

    “哇,鬼啊!”

    女主其实外貌不差,娇俏优质。只不过祸苍生的跌倒太过突然,她正啃着一直酱鸡腿儿呢,一个不察,被涂了满脸的酱油,衬着淡妆粉底的面孔,看上去着实有些渗人。

    祸苍生就被吓了一跳,一把拽住了女子的衣领,用力一甩,便将她挂在了天刀神隐铜像之上。

    “呜呜呜,梦是假的,连你们也欺负我,扮鬼吓我。现在都不陪我一起哭了。呜呜呜,我的命好苦哇。”

    扔走了女子,祸苍生也不起身,就这样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泪满衣襟。

    “祸首,我们哭,我们现在就哭!”

    “呜呜呜,我的新娘子啊!”

    “我恨,我恨啊!我梦中的新娘,我恨不得杀尽世上之人,来为你的逝去而赔偿啊!”

    “可恨,可恨啊。我的美人儿,你为什么要离我而去啊。”

    众人见此情况,总算从迷糊糊的醉酒状况清醒了过来,纷纷大哭,口中嘶吼着不成章句,也无丝毫逻辑的话语。

    “呜呜呜,哇哈哈哈。女人,没有也好,没有也好啊,我奇命绝神的征途,注定是星辰大海,哪里会需要女人来陪衬。”

    祸苍生哭了一阵,态度又再度转变,癫狂地痴笑了起来。

    在场之人见状,忙又改变了自己的情绪,瞬间擦净了面上的泪痕,哈哈大笑了起来。

    “男儿行,当杀人,女人又算是何物!”

    “尽饮此碗,敬天下单身寻梦之人!”

    “饮胜!”

    几名大汉长身而立,高举着手中满盛了美酒之碗,大声呼喊。

    就在此时,赫见一个木盒闪烁流光,快速突入了宴会之中,最后稳稳当当地落在了长桌的中央。

    “魔首,有你的礼物耶。”

    被祸苍生扔到了天刀神隐铜像之上的女子不知何时又跑了回来,继续对付着她不曾吃完的酱鸡腿儿。此刻见着木盒落下,不由得高声说道。

    “哇哈哈哈,看见没,你们看见没,这就是本魔首的人缘!”

    祸苍生哈哈大笑,先是自得地扫视了在场之人一眼,旋即挺直了身板,将木盒打开。却不料,最惊诧的一幕,映入众人眼帘。

    “啊,是执法队长的脑袋!”靠的最近的那名女子一声尖叫,显然受惊不小。

    “什么?弃无命死了?”

    稍远一些的众人听闻此言,俱都不可置信,倾侧着身子看了过来。

    要知道弃无命的凶名,在恶魔道之内,仅在祸苍生之下,远超了二当家。那种一言不合便释放剧毒杀人,而且偏偏又仗着一身是毒,别人无法接近的能力,从入谷之后便一路横冲直撞,直接杀道了执法队长的位置。

    甚至恶魔道之人都认为,若非是苟不同离开已久,二当家也一直闭关不出,恐怕此刻的弃无命,早已经是恶魔道的二当家了!

    不过对于弃无命的死亡,这些人并没有丝毫的难过伤心,反而心底十分高兴。

    这尊死神没了,他们往后也不需要一直活在恨满阴间的恐惧之下。而且执法队长的位置也因此空缺,这将会成为他们的晋升空间。

    “呜呜,死了。我的执法队长,就这样死了。”

    祸苍生身形跄踉,不住地后退。面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两行浊泪潸然而下,似乎伤心至极。然而伤心过后,又是痴狂大笑。

    “哇哈哈哈,死了,死得好啊。该死的家伙,本魔首看你不顺眼很久了。哇哈哈哈!”

    众人尚沉浸在弃无命死亡的震撼当中,来不及跟上祸苍生第一波伤心的哭泣。此刻闻他大笑,也纷纷地应和了起来。

    “哈哈,死得好。这个一身是毒的家伙,早就该死了!”

    “若不是他死了,我定要亲手拧下他的脑袋,做成酒杯!”

    “我恨,我恨呐!恨我迟了一步,无法亲手杀死弃无命,替我那可爱的小妹报仇雪恨啊!”

    “呜呜呜,执法队长死了,你们居然这么高兴,你们真不是人。呜呜呜。”

    哭又笑,叫又闹。祸苍生狂笑了数声,又转向了莫名的哭泣。

    那名女子反应最快,眼泪吧嗒一下便落了下来,哽咽着说道:“呜呜呜,三当家与弃无命连续死亡,世人欺我恶魔道啊。”

    “可恶,太可恶啊!有朝一日,恶魔开口,我定要杀尽天下之人,替三当家与执法队长雪恨!”

    “呜呜呜,可是,可是我还不能离开啊,这怎样办啊。”

    祸苍生哇哇大哭,心中气愤不过,又跑到了天刀神隐的铜像之处,滋了它一脸。

    “魔首,魔首,我有一个不成熟的建议。”

    那名女子一路小跑,跟在祸苍生的身后,两眼放光地说道:“你不能离开,但是我们可以啊。你给我们放假吧,我们保证替你出气。”

    “我们保证替你出气!”众人闻言,同声应和。声势之大,响彻了整个神伏殿。

    “这……”

    不同于上一次祸苍生的直接拒绝,这一次他明显犹豫了。

    就在此时,曲伏冰冷的声音突然传来过来。

    “我不同意。”

    曲伏依旧披着那黑色的风衣,面无表情,一瘸一瘸地快速接近。

    “恶魔道独立世外,方不至于引起正道围攻。一道恶魔道开,这些原本四处为恶,因恶魔道之庇护方得以存命之人再出,恶魔道恐将成为战乱之地。”

    “曲大秘。”

    那女子即刻反驳,说道:“你对执法队长有偏见,这一点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恶魔道本该一体,现在三当家与执法队长接连被杀,难道我们连讨一个公道的权利都没有么?”

    曲伏冷冷地斜睨了她一眼,说道:“府小寒,你们的想法,逃不过曲伏双眼。此回要出去,不过是想要满足你们杀人的而已,绝非是去讨所谓的公道。”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吵了。”

    祸苍生嚷嚷了一声,打断了针锋相对的两人,而后说道:“三弟与弃无命之死,或许其后并不单纯。恐怕有人在针对我们恶魔道,对于此点,也许我们该向世人展露一下爪牙了。”

    “魔首说的对,我们这些恶魔道的爪牙,是时候展露出去了。”府小寒双眼放光,兴奋地说道。

    “魔首,你决定了?”曲伏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只是在此刻,显得更加沉重了几分。

    “哇哈哈哈,我决定了。恶魔道全体听好,从现在开始,放假三天,开始你们的狂欢啊,哇呜!”

    祸苍生癫狂一笑,运起功元,洪亮之声,霎时响彻了整个恶魔道。

    旋即,便是此起彼伏的滔天欢呼。

    自从进入恶魔道,虽寻得庇护之地,却不得不一直压抑着自己天性的恶人们,终于迎来了这一个释放天性的机会!

    而阻挠无果的曲伏,低声一叹之后,也缓缓离去了。

    ps:书友们,我是拾砖,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hu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