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冰火的道路-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27章 冰火的道路

    无名荒郊,妖邪青年强势拦路,佛怒三人心忧佛乡安危,无言之中,肇开战端。

    “大梵圣掌!”

    佛怒抬手之间,佛元涌动,浩掌瞬出。

    一旁佛悯两人,亦是各各赞掌。

    青年见状,负手不动。仅是单足狠狠在地面一跺,登时,地裂尘飞,一面巨大泥墙被其掀起,将三人掌势轻易挡下。

    而后单拳一握,邪氛凛然。

    “诸天荡。”

    青年口吐名式,一拳击出,日月崩坏!

    噗。

    佛悯两人修为尚低,面对青年极招,难以抵抗,登时吐血倒退。

    便是佛怒,也是连退数步,体内气血一阵翻涌。

    唰!

    男子趁机,身形一动,瞬间出现在了佛听身前,而后屈肘往其前胸一撞。

    咔擦咔擦。

    数声骨头断裂之声传出,佛听瞬间重创,倒飞倒地,吐血昏迷。

    “佛听!”

    剩余二子见状,齐声怒吼,睚眦欲裂。

    其中佛怒尤甚,不顾自身伤势方愈,功体未恢复至巅峰,提元纳气之间,极限武学,再现尘寰。

    “佛怒天华!”

    佛怒一掌拍出,元功浩荡,霎时漫天佛华弥漫,炫人耳目。

    青年眉目一敛,轻视之意尽收,沉腰立马,双手招纳之间,尽敛天地邪氛。

    “江山一瞬寒!”

    喝声出,青年双掌一推,无尽邪氛汹涌激荡,直扑漫天佛华。

    轰!

    极招相会,气劲爆射,周遭林木瞬间摧毁。佛怒一声闷哼,口溢鲜血,所处之地立陷三分。

    佛悯见状,饱提一身佛元,凝于双掌,渡入佛怒体内,一抗青年之力。

    两人合力,青年顿感压力,脚下不自觉退了半步。

    元功之拚,凶狠异常。战场之中,土木掀飞,烟尘滚滚,苍穹失色。

    蓦然,青年面露凶光,双脚一定,功体暗暗催至巅峰,一提气,一推手,霎时间,邪氛尽掩佛华。

    佛怒两人顿时倒飞,落地呕红。

    青年见状,故技重施,佛悯再遭重创。

    就在青年准备再伤佛怒之时,心脏蓦然剧烈跳动,旋即,一道清朗辞号,于焉响彻。

    “概世皆从忙里老,谁人肯向死前休。贤愚千载知谁是,满眼蓬蒿共一邱。”

    “嗯?”

    青年一声长嗯,惊疑不定地看着忽然来到的无根之萍。

    而本应随佛识一同前往佛乡的无根之萍突然在此出现,两双湛蓝的眼,两颗共振的心。他们,是何关系?又将牵引出何等不为人知的故事?

    万里黄沙之内,巍峨诛仙天柱之上,甫从佛乡归来之人,虽一脸疲态,却难阻高涨的心。

    “此次进攻佛乡,虽尚未将其完全摧毁,但击杀其主事,坏其法阵,已是收获匪浅。诛仙海霸业,不远矣。”血为王哈哈大笑。

    拓跋如梦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然而此战变数却也不少。无论是两面神的出现,亦或是最后那名佛者,都导致了我们此战无法尽全功。”

    “哼,叶武夫此次坏我大事,来日定斩不饶。”血为王一声冷哼。

    “尊敬的王啊。”

    火火火走了出来,道:“这个女人曾经出手挡住我的攻势。”

    他指了指一旁的雨宫。

    雨宫闻言,一双妙目冷冷地注视着火火火。

    “哦?”

    拓跋如梦看了看火火火,道:“战场之上极为混乱,偶然的错误并不奇怪。”

    “我要得到她。她一定可以让我感觉到温暖。呵呵哈哈哈。”火火火癫狂一笑。

    拓跋如梦眉头一挑,双目深沉,看不出他的想法。而血为王则是并不表态。

    火火火再次发出癫狂笑声,一身火元忽然汹涌而发,逼命袭向雨宫。

    人世主见状,一弹指,一道凌厉剑气疾射火火火。

    锵!

    火火火镰刀一挥,将这道剑气劈碎,而后火焰一分为二,竟是将人世主也笼罩其中。

    “住手!”

    血为王沉声一喝,火火火却是恍若未闻,火焰依旧汹涌而去。

    “一剑万瀑!”

    雨宫绣眉皱起,雨剑顿出,万千剑气化作雨瀑,抵抗火火火汹涌的火焰。

    与此同时,血为王一声怒哼,以音波载功,震的火火火一阵跄踉。雨宫趁势,剑上加力,瞬间雨瀑冲过火势,将火火火淋了个通透。

    “为什么,我亲爱的王。”火火火阴冷地看着血为王。

    “大势之前,不论私怨。”血为王面无表情地道。

    人世主微微一笑,道:“此次一战显示出佛乡尚有隐藏的力量,拓跋如梦也需为此做下因应。若有他事,可唤人传讯至烟都,请。”

    说完,拓跋如梦带着雨宫离开此地。

    两人走后,火火火道:“我尊敬的王啊,你让你最忠诚的骑士受伤了。”

    血为王眉头一皱,道:“此仇你暂且压下,日后有机会,那名女子任你处置。”

    “我相信你,我的王。呵呵哈哈哈哈。”

    血为王道:“此战各位消耗不小,先去歇息吧。”

    众人散场。

    而在诛仙海城堡之外,漫天风沙之中,一名傲然道者,悄然现出身形。

    “想不到传说中的诛仙海,竟然隐藏在这里。”

    垢无尘双拳一握,冷冷地看着诛仙海城堡,许久之后,飘然而去。

    而在垢无尘去后,两道身影突兀而出,赫然是人世主与雨宫。

    “主上,为何不将他留下?”雨宫问道。

    “他能跟踪到此,连我也不曾发现,是他的本事。”

    雨宫绣眉微皱,道:“可是这样一来,诛仙海便会由暗转明,对我们的合作,大大不利啊。”

    人世主轻轻一笑,道:“只有盟友适当的损失,才能造就我们最大的利益。况且王权此人并不是很好的合作对象,而烟都的合作对象,也不会只有王权。”

    雨宫点了点头,似懂非懂。

    “雨宫。你与烟朱在武学方面虽然高绝,然而论到计谋,距离风云二宫,可是差远了。”

    人世主哈哈一笑,一甩衣袍,傲然辞号,缓缓而出。

    “帘外几多争战,帘中握尽苍穹。谁悟得机心如梦。念悄然处,狮行虎顾。更掀起、烟雨云风。”

    辞号毕,两人身化流光,瞬间消失在天边。

    ……………………

    同在此时,道门宗上天峰处,虞千秋三日调神,已再入冰心之境。随他目光所至,寒意自生。

    倏然,流光一闪,天华君来到虞千秋身前。

    “天剑君,通天路非同小可。稍有不慎,甚至会损坏根基,三思啊。”天华君一脸忧郁,三天时间他寻找道印谈了数次,却始终无法改变他的主意。

    虞千秋看了看天华君,冰冷的眼神稍微柔和了一些。他摆了摆手,道:“天剑君只是过去,如今只有虞千秋。”

    “这……唉。”

    天华君黯然一叹,看着自己的双手,有些痛恨。当年他阻止不了,如今,他依然阻止不了。

    “道门七天,终究无法再度一体么?”

    天华君仰天默然,在他心中,道门七天,从来都没有天心君。

    就在此时,宗上天峰之巅,道印负手傲立,任寒风冽冽,衣袍翻飞,不动丝毫。他一双眸子此刻神光尽敛,恍若无情天神,凝视着山下两人。

    倏然,他双手大张,一手太阴,一手太阳,日月之辉,交叠万丈。而后,道印眉心忽然闪烁皓光,神秘道门教尊之印,透体而出。

    道印眼疾手快,双掌一合,太阴太阳之力猛然交汇,阴阳调和之下引动一身浩瀚道元。

    一瞬间,天地色变。

    旋即,一道充斥着混乱之力的道路由其脚下,迅速蔓延至山脚。

    “通天之路……开。”

    “传说中道门最强的防护,也是最强的历练,甚至通过者可要求道门为其办一件不违道义的事情,号称道门至高之路的通天路,想不到今日有幸见识。”

    不知何时,天心君也出现在了山脚,笑眯眯地看着眼前这条蜿蜒之路。

    “天心君。”天华君面色一沉。

    天心君恍若未见,笑道:“赤足踏冰火,负万山之力,受万剑破体。即便是天华君,也很难跨越吧。毕竟作为历练或者挑战的话,是不允许使用真元与武具的。”

    说完,天心君看向虞千秋,道:“不过以天剑君师兄的实力,应该也有成功的机会的。”

    虞千秋闻言目光转向天心君,眉头不由得一皱。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个天心君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不及细思,一道身影自山上而来,身形闪烁,尽显无上步伐。

    “通天路上,不存外物。解下你的冰棺。”道印说道。

    虞千秋肩膀一阵,冰棺划出呼啸风声,轻轻落在天华君身前。

    两人目光相对,没有言语,天华君轻轻点头,将冰棺负起。

    虞千秋褪去鞋袜,赤着双足,踏上了这条道门最高之路。

    一脚踏入通天路,地面突然燃起烈焰,瞬间,虞千秋脚掌通红而一片。而后,另一只脚同入,火焰升腾的瞬间,虞千秋一声闷哼,膝盖微微弯曲,如负万山之力。

    同时,无数剑气莫名而出,瞬间划破虞千秋衣袍,在他身上划下万千血痕。

    虞千秋强忍着足下炙热,待缓过劲来后,才踏出第二步。

    咔擦。

    赤足落地,瞬间,冰霜之境浮现,而后又被身负万山的虞千秋踩破,碎成片片冰渣。尖锐的冰渣刺入甫经火炙的脚掌,瞬间令他双足鲜血淋漓。

    天华君闭上双眼,不忍看此幕,只是负着冰棺,亦步亦趋在通天路外陪着虞千秋。

    道印目光深沉,令人看不清他的想法。

    天心君眼中闪过一丝幸灾乐祸,而后又故作担忧地道:“师尊,师兄他能可坚持么……”

    道印一声冷哼,拂袖离去。

    再观虞千秋,走了不过数米,已经仿佛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一般,浑身都湿透了,当中有汗水,更多的,却是血液。

    他,真的能走过这条道门至高之路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