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同路人 不同路-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28章 同路人 不同路

    宗上天峰

    宗上天峰之外,暖风习习,吹送着春日芬芳。然而,温暖的春风吹拂在博娴心口,却是逐渐冰寒。

    在天绝峰醒来后,他略微了解了情况,便不再停留,而是直奔道门之地。

    八卦掌向来只有两个传承,而今出世的,除却博娴,便仅剩半隐半出的宗上天峰教尊,道印玄机。

    关于了空禅师之死,他必须要查明真相。这不仅关系到八卦掌传承之事,更严重的甚至会牵起道门与佛门之间的战争。

    然而,为何越是接近宗上天峰,心中却越是迟疑,步伐,也越发沉重。

    是伤势的牵引,是心中的忧虑,还是隐隐中已然在胸的答案?

    “玄机为人刚正不阿,不会无端杀害了空禅师。莫非道门,真的出现了叛徒。烟都之人狡诈至极,而开战至此,人世主身旁始终只有烟朱一人…………无论如何,博娴不会让道门再次陷入久远前的黑暗。”

    握了握拳头,博娴正要加紧步伐,却不料宗上天峰之处忽然传来阵阵訇然巨响,而后,异象纷呈。

    “这是……通天路。”

    博娴双目一凝。

    “通天路自那个黑暗的时代之后,仅仅开启过一次。现在又是谁人在闯这条道门至高之路?”

    博娴心中一定,抛开了原本的烦恼,快速往宗上天峰而去。

    而另一边,拿到初春霡霂的李裔文,再次回到了天绝峰。

    “嗯?这么快?”

    顾惜朝有些讶异,旋即看向李裔文面色憔悴之色,道:“一路奔波,想必不曾休息吧。”

    “无妨。博娴呢?”

    “醒来后便离去了。”

    李裔文点了点头,道:“我在路途中听闻诛仙海险些攻陷佛乡之事,他们步步紧逼,我们的动作也必须抓紧了。”

    “诛仙海此战虽胜,但是消耗也不小,必然会修养一段时间。你虽取来初春霡霂,然而要治疗夜流光还需要你的协助,你先养好精神吧。”

    李裔文点了点头,找个地方盘膝坐好,调养着耗损颇重的精神。

    顾惜朝见状,微微轻笑,而后走进了屋内。

    屋中,夜流光静静地坐在轮椅之上,虽然面色平静,但是一双眸子隐隐透出的激动还是彰显了他此刻心情。

    十几年来,一直瘫坐轮椅之上,生活起居都需要他人照料,这对于一个本应该追逐着风的人,是何等的煎熬?如今,恢复的希望在即,又有谁能够保持内心平静?

    “哈哈,这一次,你可得好好感谢那个家伙。”

    初春霡霂在手,顾惜朝也明显的轻松了许多。

    “准备好,我现在便替你疗伤。”

    “恩?不是说需要李裔文协助?”夜流光一愣,方才两人的对话并没有隐藏,故而全被他听入耳中。

    顾惜朝摇了摇头,道:“从那次的交手我就知道,他是一个停不下来的人。如果我不这么说的话,他绝对会立刻离去。而以他如今的状态,一身实力至多发挥出五成。”

    夜流光点了点头,这种事情他能理解。即便是以他们实力,在全盛时期行走江湖也不敢说绝对安全,更何况只剩下一半功体的李裔文。

    “来吧,你身上之毒虽然难缠,但是在初春霡霂之下,也无法继续逞凶了。”

    顾惜朝说着,一声沉喝,一身元功急速运转,霎时间,初春霡霂之上散发出盈盈绿光。

    “我用元功将初春霡霂之力灌入你之气海,之后在调动这股力量冲击盘桓腿上之毒。”顾惜朝说完,元功暗提,绿芒再涨。

    异种元功进入气海,令夜流光如遭重刑,刹那间便汗流浃背。随后强行振作,元功运转,携裹着初春霡霂之力不停地冲击双腿上的剧毒。

    屋外,李裔文不知何时停止了调息,静静地看了两人一眼后,转身离去。

    顾惜朝说的不错,他是一个停不下来的人。

    “嗯,佛乡遭受了这样严重的攻击,柳三变此刻应不在深柳读书堂,他会去哪里?留仙翠篁么?佛乡一战,有法阵庇护的佛乡本不应遭此大败,那破开法阵的一剑是谁所发?是七尊剑么?”

    走在路上,李裔文陷入沉思。轻缓的步伐,让他脑中思绪逐渐澄明。

    “斜月坪论剑会,嗯……有初春霡霂,夜流光恢复之日可期。诛仙海方面也有柳三变,好,一行斜月坪。”

    李裔文打定主意后,分辨了下方向,缓缓离去。

    ………………

    寂静的荒郊之外,对视的两人,无声。

    掠过的风,隐含着肃杀,肃杀之下,却又是暗含灵魂悸动的迷茫。

    “同路人。你,应该站在我的身后。”

    面对无根之萍的到来,妖邪青年心中一颤,竟是不愿与之为敌。

    无根之萍目光几闪,将心头悸动强行压下。

    “寻根因缘而行,既见不平,自当相助。”

    “嗯?”

    妖邪青年目光一寒,冷声道:“我见你,有一种亲切之感,我相信你也有同样的感觉。我们,是一路人。”

    “寻根双足,不踏妖邪之道。”寻根双目一眯,元功暗提。

    “哈,拿出你的底气。”

    妖邪青年一声冷笑,元功一振,浩拳顿出。

    “诸天荡。”

    突来极招,寻根心中一振,正欲反击,却赫然发现青年所击之人,乃是一旁重伤之佛怒。

    “危险,一线天掣。”

    寻根元功饱提,长镊瞬化凌厉之芒,直破青年一式。同时,身形瞬转,来至佛怒身旁。

    青年趁寻根身形腾挪之际,觑其破绽,一拳再出。顿时浩瀚邪力,激荡四野。

    寻根察觉此式凶狠,回身一掌拍出,却是难敌邪拳之威,掌风破碎之际,倒退呕红。

    同时,寻根察觉佛怒受创之中,已然危及生命,当下不再停留,带起佛怒,化光遁去。

    “无谓的羁绊。”

    青年一声冷笑,抬手挥出二掌,掌风化作凌厉之刃,瞬间,佛悯二人,尸首分离。

    “诛仙海与佛乡方有一战,我以此人头为礼,邀其合作,攻破佛乡,释出圣主。”青年挥手收起两人首级,化光离去。

    而在青年走后,两道金光分别由佛悯两人尸身之上飘出,在空中一阵徘徊后,一化为三,两两并行,各向他方。

    远处,寻根背负佛怒,匆匆而行。蓦然,佛怒浑身一阵,仰天悲吼,鲜血高喷。

    “师弟!”

    寻根步伐一滞,将佛怒放下,为其渡功疗伤。

    倏然,两道柔和金光疾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没入了佛怒体内。

    “嗯?这是……”

    寻根一惊,然而还不待其深思,一股沛然之力陡然自佛怒体内爆发而来。寻根一时不察,竟被此巨力震退数步。

    旋即,本应重创的佛怒倏然起身,沛然一掌,尽毁身前之物。

    “大师,冷静。”寻根说道。

    佛怒击出一掌之后,仿佛心中悲怒平静了一些,只是在粗声喘气。良久,他低沉的声音传来。

    “两位师弟,死亡了。”

    “啊?”

    寻根一惊,上前一步拍了拍佛怒手臂,却又蓦然一惊。

    “咦,你的伤势,竟完全痊愈了。嗯,功体竟也莫名增强了数成。”

    “我也不知为何。只知道方才忽然有两股奇怪的力量传入体内。同时也感应到了两位师弟的死亡。”佛怒看着自己双手,一脸懵逼。

    寻根沉吟了一番,问道:“方才那是何人?为何会对你们下此杀手?”

    佛怒摇了摇头,道:“莫名而遇,无端启战。”

    “那人修为非凡,且手段狠戾。需要多加提防。”寻根道。

    佛怒朝着寻根躬了躬身,道:“阁下救命之恩,来日佛怒再报。此刻贫僧需要赶往佛乡,请。”

    “佛乡之战已然落幕,然而重建更需人力,你路上小心。”

    佛怒点了点头,快速离去。

    “嗯,佛乡之战我虽未至,然此刻救下佛怒,也算抵了柳三变请托。至于这个青年……为何他竟会与我产生心魂同调之感而引我来此?嗯,此事还需一番调查。”

    ……………………

    漫天飞尘掩不掉满地伤痕,呼呼的风声,也吹不散弥漫心间的悲凉。大战之后,虽整顿了一切。然而空气之中隐约可闻的血腥之伟大,又该如何消散。

    佛相走在战后的土地上,一时间,有些痴了。

    “佛相,玉佛请你前往大殿议事。”

    在佛相失神之时,念禅快步走了过来。

    “嗯。”

    佛相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两人走进大殿时,妙莲华与佛识已然在场。

    “师弟,你出来了。”佛相看见佛识,也有些惊讶。

    妙莲华道:“我方才与佛识一番交谈,对于佛魔之岸如今情况也有了一些了解。”

    “如何?佛魔之岸内的力量是否可以解放出来?”念禅当即问道。

    妙莲华侧头看了一眼念禅,平静的眸子里似乎暗含机锋。

    念禅心知自己太过急迫了,当即稳了稳心神,道:“经此一战,佛乡力量大大削弱。若是佛魔之岸的力量可以解放出来,定能扭转当前局势。”

    佛识摇了摇头,道:“在漆雕光明前辈出来之事,我曾替他镇压了一次暴动。情况十分不妙,佛魔之岸内诸位佛门前辈,恐怕短时间内都无法出来了。”

    “遗憾。”

    念禅一叹,眼中却是闪过异样神色。

    佛识道:“佛乡内既然有玉佛主持,以及佛相师兄和念禅师叔协助,佛识想要下山一段时间。”

    “哦?可有急事?须知如今佛乡正处危难,血为王等人尚不知何时会再次来袭。”念禅道。

    佛识点了点头,正要说话,忽然天外突来四道金色光芒,瞬间分别没入佛识、佛相两人体内。

    “啊!”

    两人同时发出一声大吼,一身佛元竟在瞬间暴涨三成,突然增强的元功让他们无法完美控制气息,顿时间,大殿之内,劲风四起。

    念禅目光一闪,退了一步。

    而玉佛则是眼中惊异之色一闪而过,看着佛相,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师弟!”

    蓦然,两人同吼。方才金光入体,他们也同时得知了佛悯两人的死讯。

    “我需要下山。”佛识双拳一握,转身离去。

    “我也一起。”

    佛相说道,也要跟上,却被玉佛拦住。

    “不可妄动,此事有佛识一人足矣。”

    佛相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些。只是紧握着的双拳已然有些颤抖。

    玉佛眉头一皱,道:“我观你之元功似乎有损,你可有察觉?”

    佛相点了点头,道:“之前曾受过重创,可能尚未痊愈。”

    “这段时间你便好好疗伤吧,佛乡之事交由我与念禅。”

    “恩,”佛相点了点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