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刀与剑!-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六十六章 刀与剑!

    东武林,青铜门外,纵天之冠玉修齐,一撼无尽刀剑之威。

    “区区无主的刀剑之气,也敢在玉某人面前放肆!”

    玉修齐面对刀芒剑气,内心无波,一声沉喝,瞬提浩瀚无匹之功元,长枪横扫,尽是举世难敌之威势。

    月牙一般的淡黄枪芒横扫而出,瞬息放大,尽遮众人眼目。

    无尽的刀芒剑气,在这道凄冷美艳的无匹枪芒之下,纷纷破碎、湮灭。同时枪芒余劲不绝,直冲山壁而去,骤引天颤地抖。幸得山壁极为特殊,方能可屹立不倒。

    玉修齐趁此机会,快步接近。及至下一波刀芒剑气再度袭来之时,再度以枪芒横扫。

    然而与先前不同,许是离得近了,这一回的刀芒剑气,竟有后力传来,气劲交汇之处,双双湮灭,玉修齐也受到反震之力,连退了数步。

    如此情况,竟惹众多武林人士惊呼不已。

    “想不到以纵天之冠的能为,竟在第二波的攻势之前便被震得倒退。”

    远处,阿长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地数道。

    探一奇道:“这有什么奇怪,人力如何与天争辉。好好看戏吧。”

    两人站在最外围的地方,既安全看戏,又免了受战火的波及,可说是十分惬意了。

    阿长听探一奇所言,也深以为然,便不再开口,安心地看起了戏来。

    而在青铜门之前,玉修齐心中之震撼,犹胜在场之人。

    “分明是无主之力,竟仍能将我震退,难道是我玉某人老了,提不动枪了吗?”

    先前所发枪芒,看似惬意,但玉修齐心中明了,那一枪所蕴含的威能。但是却被轻易破去了,甚至反震之力能让自己倒退。

    这些异常,在在都显示着此处山壁的不简单。

    心中思绪翻腾,玉修齐足下却丝毫布满。趁着刀芒剑气再发的空隙,又前进了一段距离。

    ‘刀芒剑气的威力,应是越靠近这青铜门,便越发强悍。每一次发起攻击的间隙,时间将近两息,目前尚有百步距离,以我的速度,两息时间只能够前进五十步左右。但青铜门攻势一波强胜一波,再来数次,恐怕我会反而因此负创……’

    心中思量未毕,青铜门之上光芒再闪,刀芒剑气再次呼啸而出。

    这一回,不须体会,但是观其声势便知其威力,更上了数层楼了。

    纵天之冠凝肩沉腰,饱提浩瀚功元,极招瞬出!

    “舞月双华。”

    玉修齐急速抡动红缨枪,元功所引,竟如在其身侧凝化出了两轮圆月,清冷,高雅,却威力不可测度!

    “走!”

    一声低喝,身形倏然而动。玉修齐如身化望舒,御月而行。刀芒剑气未落其身,便被双月破去。

    为了避免逐渐强胜的刀芒剑气,玉修齐孤注一掷,奋起了全身之能,定着如暴雨一般的刀芒剑气,快速而行。

    只是可惜,即便如此,仍是无法及时抵达青铜门——在他前进了三十步的时候,刀芒剑气已经全数被破,再行五十步,下一波更为恐怖的攻击,没有丝毫意外地降临!

    “哼!”

    初受冲击,玉修齐一声闷哼,唇角溢血,显然已经负创。然而即将功成,他也不愿就此退却,强行催动功体到达至极之境,奋提破限内元,舞月双华之式霎时光芒大涨,竟真如圆月一般浩盛。

    圆月化作了巨大圆盘,顶在了玉修齐的身前,不断旋转,吸纳化解着刀芒剑气。

    终在玉修齐衣领将被鲜血浸透之时,化解了这一波的攻势。

    而此时,玉修齐也已经来到了青铜门之前了。

    “只有两息时间,我必须即刻开门。”

    玉修齐不知道接下来是否还有攻势产生,但他心知自己只有两息的空闲时刻。因此不顾内伤,将红缨枪收起,运功双掌,按在了青铜门之上。

    “给我——开!”

    玉修齐一声沉喝,沉腰立马,全力推向青铜门。

    嘎吱嘎吱……

    刺耳的声响传来,将青铜门显得愈发地沉重,玉修齐面色涨红,却是更加用力了。

    嘎吱嘎吱……

    终于,青铜门被其推开了一丝缝隙了。

    玉修齐眼中一亮,掌上巨力,竟是又强了数分。

    然而就在此时,玉修齐面色突然一变,竟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笼罩己身。

    顾不得将开的青铜门,顶尖武者的本能,让玉修齐下意识地做出了反应——他双手用力一按,借助青铜门上传来的反向之力,快速退开了。

    而几乎是在他推开的同时,一道刀芒,一道剑气骤然自青铜门的缝隙之中急速窜出。

    “前辈,你如何了?”

    玉修齐退回人群之中,立马便有人前来关心。

    “无妨,噗……”

    玉修齐摆了摆手,却止不住一口鲜血喷出。他虽没有被那最后的刀芒剑气所伤,但是勉强突破,最后又反转功元,已经负伤不浅了。

    他喘了数口粗气,说道:“方才一关已经被破了,接下来应是第三个环节。玉某人已经负伤,而且先前也以明言,接下来玉某人不会再出手了。”

    重伤之躯,不宜在此地继续停留,而自己的承诺也已经完成,更无留下的必要。玉修齐缓气之后,便独自离开了,

    似乎是在验证玉修齐的话语,他这边方才说完,青铜门处,原本被玉修齐推开的缝隙瞬间阖上,旋即两道身影,凭空自青铜门之前浮现。

    一刀者,一剑者,面无表情,神色呆滞,但是一身翻涌的气息,却彰显着他们的强悍!

    “嗯……奇妙之能!”

    远处,剑千秋、刀天下以及南宫飞飞见此情况,俱都心下震撼,双眼急转不停。

    三人皆为世之巅峰,能清楚地判断出这刀剑者绝非人类,但是其之实力,绝非是在场之人所能抵御。

    或许完整的玉修齐能够匹敌一人,但其此刻重创,已经失去战力了。

    “或许,该我登场了。只是不知道暗中,又会有谁如我这般,蠢蠢欲动呢?”

    刀天下抚了抚一战而胜的刀身,眼中战意逐渐燃起。不论是聆音、绝涯,还是剑千秋或者暗中的强者,皆是不世出之强者。

    与强者对决,从来便是刀天下的爱好!

    而在远处,刀剑者骤然而出,探一奇似乎受到了惊吓,连续后退了数步。

    “这位朋友,你怎样了?”阿长奇怪地问道。

    探一奇却似乎没有听到阿长的话,而是低声呢喃:“俱神凝体?是俱神凝体吗?不,不对,与俱神凝体相比,太过粗糙了。”

    “嗯?朋友?”

    阿长见探一奇好似魔怔了一般,不由得担心地推了推他的肩膀。两人虽然不算熟悉,但这个爱看热闹的爱好,倒是让他们对彼此的感官不错。

    “啊,没事,我没事。”

    探一奇忙摇了摇头,也反应过来了是自己太过敏感,看错了。便说道:“方才我想到了一些事情走神,十分抱……来了来了来了,啊,我所期待的大战,终于要来了!啊,不行,我,我要飘了!!”

    探一奇正准备解释一番,却突然双目一瞪,语无伦次了起来。而这一切的原因,则是……

    “古剑寒黯黯,铸来几千秋。白光纳日月,紫气排斗牛。”

    剑主剑千秋御剑而来,淡漠的神情,孤傲的身影,庞然的姿态,气压全场!

    于此同时,再闻霸道辞号,旋即刀者身影,同样气势天降!

    “壮志高酬凭敌手,巅峰行道论方俦。长天浪纵三千尺,刀负胜名天下愁!”

    轰!!!

    血色长刀一战而胜跨空而来,庞然落地,蛛网横生,震慑现场。旋即便是不羁的身影天降,轻巧落在一战而胜刀柄之上。

    正是刀胜·刀天下!

    出场的两人,目光一瞬交接,全场气氛为之凝滞。

    剑千秋一身剑意如深渊,不可测度;刀天下一身刀意似狂涛,势欲掀天。

    一刀一剑,各分了半壁天下!

    ps:书友们,我是拾砖,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hu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