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八卦双流-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29章 八卦双流

    留仙翠篁,无寐生坟墓之前。墨张声拎着一壶酒,一边往碑前洒落,一边往口中狂灌。

    “师兄……”

    一旁,一线随看着墨张声的模样,欲言又止。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墨张声这一次回来之后,好像变了一个人。这让他有些不忍。

    “师弟,一路走好。害死你的人,一个都逃不掉。”

    墨张声抚摸着石碑上的文字,低声呢喃。在那双有些浑浊的双眸内,妖异的红光闪烁的越发频繁。

    “师弟,我不在的这段时间,留仙翠篁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山外会有大战的痕迹?”墨张声忽然问道。

    “是衔令者,他曾到访。”

    一线随将当日情况说了一遍。

    “哈,烟都、李裔文。”

    墨张声再次灌了一大口酒,因动作太猛而导致酒液溢出浸湿了衣领。

    他毫不在意地用袖子一擦,道:“衔令者,是为师弟之死而来的吧。”

    “是。”

    一线随皱了皱眉头,道:“立约台之后,诛仙海与烟都愈发肆无忌惮了。听说不仅衔令者之道观被毁,太华山乃至于佛乡都遭受了他们的侵袭。尤其是佛乡,更是险些败亡。”

    “你想叫我振作么?”

    墨张声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放心,师兄不会就此颓废的。”

    就在两人交谈之间,一道清朗辞号,伴随着轻缓步伐,缓缓进入留仙翠篁。

    “天上月星有象,棋中黑白无常。

    沉吟屈指数兴亡,不过古今一样。

    因势定波世浪,谋才颠覆痴狂。

    谁堪与日共高长?自是白衣卿相。”

    一步一摇扇,一步一生华。柳三变带着一缕风尘之气,直卷遍地翠篁。

    “柳……三……变!”

    墨张声一声低喝,身形一闪,已出现在柳三变身上。伸手一招,长剑霎时飞出,颤颤争鸣。

    ………………

    巍峨无名巨峰,蛰伏的城堡,如水墨一般的巨兽,淡雅而狰狞。

    烟都之内,一张冷屏,隔绝春秋。

    冷屏之内,拓跋如梦把玩着高冠,仔细品味着烟朱带回的讯息。

    “我不留既然死了,说明夜流光身上之毒,也应已解除。正道再添这两大战力,确实不容小觑。”

    烟朱握剑之手猛然一紧,显然对任务失败心有不甘。

    “烟宫不必自责。在李裔文与顾惜朝联手之下,你能全身而退便已不错了。”

    这时,雨宫上前一步,道:“主人,若无他事,雨宫先行告退了。”

    拓跋如梦点了点头,道:“你去吧,注意隐藏身份。”

    雨宫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烟朱道:“斜月坪即将有一场由七尊剑发起的剑道之会,不知主上是否要前往?”

    “嗯,我尚有他事,便由你走一遭吧。”

    “是。”

    烟朱点了点头,也离开了烟都。

    这时,一道烟云忽然飘来,拓跋如梦抬手一握,瞬间接收了其内讯息。

    “佛乡深处的力量暂时无法出现。只不过,仅仅出现一人,便有如此修为,其内蕴藏的力量着实不容小觑,看来三教争端开始之前,佛门气数未尽,敌对之余,还需要留有退路。至于那名带面具的刀者,来历应也不小,只可惜王权不愿透露此人讯息,此事也已交由雨宫打听。嗯……春秋之局,以利搏利。诛仙海所在既然已经暴露,看来我也该寻柳三变一谈了。”

    ……………………

    通天路上,虞千秋一步一停滞,一步一滴血。任衣衫破碎,血汗同流,目光始终如一,紧紧凝视着通天路的顶端,宗上天峰!

    倏然,一阵疾风吹入,一道身影,急急而来。

    “啊?是虞千秋。”

    博娴初至,便看见苦苦行走在通天路上的虞千秋,不由得神色一变,急急靠近。

    “止步。”

    一旁天心君见状,眼中闪过一抹杀意,而后身形一闪,将博娴挡住。

    “杀意?”

    博娴心中一振,看着眼前陌生之人,恍惚之中竟有些眼熟。

    “哈。”

    天心君一声冷笑,道:“阁下擅入我教之地,更直闯我教至高阵法,在下没有出手已算仁慈了。”

    “是博士生,你怎会来此?”天华君问道。

    博娴看了看背负着冰棺的天华君,眨了眨眼睛,问道:“为何虞千秋会走通天路?”

    “这……唉,详情听说。”

    “愚蠢!”

    博娴一甩衣袖,显然也为道印之举而感到愤怒。

    “我需见道印。”

    说完,博娴正要离去,天心君却是再次挡路。

    “你是何人?教尊岂是你想见便见?”

    “师弟。博士生非是外人,与本教大有渊源,不必拦他。”天华君将天心君拉开,旋即想了想,凑过去,将虞千秋带来的讯息低声说了出来。

    “果然。”

    博娴双目一瞪,怒气冲冲地直冲宗上天峰。

    宗上天峰之巅,原本是一处平峰,只可惜在当年虞千秋与天真君一战之后,已经破碎,满目不堪,也无人修整。

    如今,只有孤零零的两座坟,并立其中。

    “师兄,他回来了。你最引以为傲的弟子,天剑君。”

    道印站在其中一座坟前,低声细语。

    “只可惜啊,一切都来不及。”

    说完,他看了看一旁的坟墓。

    “天真君,当年你以命相留的人回来了,你此刻又是高兴,或者感伤?”

    “道印!”

    蓦然,一声沉喝,惊醒了陷入回忆的道印。

    “哦?你怎会来此?”

    道印转身,见是博娴,皱眉问道。

    “证你掌上火候。八卦,震雷。”

    博娴出现,二话不说,一抬掌,便是八卦名式。

    霎时间,乌云笼罩,雷鸣轰轰。宗上天峰之地,再起同室之戈。

    ……………………

    太华山,深柳读书堂之外。一道人影,匆匆忙忙,跌撞而来。

    砰!

    在人影即将进入太华山之时,法阵启动,将人影反弹,令其无力倒地。

    “小心。”

    倏然,一道流光疾射而后,化作傲然道影,将人影搀扶。

    “这位姑娘?何如伤重至此?”垢无尘看着眼前身负重伤,衣衫脏乱的女子,眉头一皱。

    “佛……佛,噗……”

    女子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因抵不过体内伤势而吐血昏厥。

    垢无尘见状,抬掌提元,为其渡气疗伤。然而元功方入女子体内,却又忽然终止,神色不定地看着眼前之人。

    “是道门元力所伤?”

    就在此时,远处一道身影快速而来。

    “嗯?是垢无尘?”

    藏虚远远便看见了垢无尘,一个加速,来到了他身前。

    “见过衔令者。”垢无尘微微躬身。

    藏虚点了点头,看向垢无尘怀中之人。

    “这是……啊?婉惜姑娘?”

    “衔令者认识此人?”

    “见过一面,乃是博士生好友。她怎会如此伤重?”

    垢无尘眉头一皱,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我一来此地,便见她昏厥倒地。并且……他乃是被纯正道门元力所伤。”

    “嗯?”

    藏虚面色一变,旋即道:“不论如何,先替她治疗。”

    垢无尘点了点头,令婉惜盘膝做好,而后为其渡气疗伤。许久之后,婉惜再呕出一大口污血,悠悠转醒。

    “你心口积血已被我逼出。现在说说你是如何受伤的,又是何人所伤。”

    婉惜回身,茫然地看着垢无尘,眼中闪过一抹警惕,旋即看见一旁的藏虚,顿时大喜,一把抓~住藏虚手臂,道:“不好,了空禅师死了,是死在……”

    说到这里,婉惜忽然住口,看向了一旁的垢无尘。

    “垢无尘不是外人,但说无妨。”

    藏虚眉头深皱,显然对了空之死也有些意外。

    婉惜咽了一口唾沫,道:“了空大师是死在八卦掌之下的,详情听说。”

    婉惜将当时情景说了一遍。

    “该杀!”

    垢无尘闻言,勃然一怒,气劲爆发间,拂尘一荡,直毁周遭林木。

    “冷静。”

    藏虚拍了拍垢无尘肩头,旋即问道:“那你是如何受伤的?博娴现今又在何处?”

    “在一寸红尘的时候,我与博士生便分头行动。他前往天绝峰,而我则是赶回深柳读书堂将此事告诉柳三变。谁知道离开一寸红尘没多远,便遭遇了截杀。而截杀我的正是道门之人。当时若非我及早跳崖求生,恐怕已无命归来了。”

    “那你可曾见截杀你之人的面目?”

    婉惜面色闪过一丝愧疚,道:“不曾,当时那人带着面纱,实力也远强于我。我勉力抵抗数招之后,便失去了反抗之力,只得亡命奔逃。”

    藏虚神色肃穆,一番沉吟之后,道:“垢无尘,你便留在深柳读书堂照顾婉惜姑娘,我要往宗上天峰一趟。”

    “不!”

    垢无尘拂尘一摆,道:“全道之锋剑下,绝不饶叛逆之命。此番宗上天峰,由我走一遭。”

    藏虚一番思量后,点了点头,道:“好,但是到了宗上天峰,你必须控制好你的暴脾气。毕竟道印此人,脾性同样刚烈。”

    “全道之锋,自有考量。请。”

    垢无尘点了点头,正欲离去,却又想起了什么,道:“我有一事,需要衔令者转告红尘素衣。请附耳过来。”

    随后,垢无尘将诛仙海所在低声说出。

    “这……好,好!”

    藏虚闻言,先是一愣,而后大喜。

    “此番,你当记一功。”

    垢无尘摇了摇头,道:“若无红尘素衣安排,我也无法成功。道门叛逆之事不可久耽,我先离去了,请。”

    藏虚点了点头,目送垢无尘离去后,对着婉惜道:“婉惜姑娘,你受伤不轻,先入深柳读书堂歇息吧。”

    随后藏虚用柳三变早已传授给他的方法打开了法阵,搀扶着婉惜进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