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江湖问路不问心!-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七十二章 江湖问路不问心!

    “姓名。”

    黄雨淅沥,浇了曲伏一身的淋漓。冷峻的脸庞,平静的眼神,冷漠的话语,都在散发着浓重的冰寒之气。

    然而,柳无方却从这种冰寒之中,感觉到了一种怯弱与善良!

    “你与他们不同。”

    柳无方没有回答曲伏的问题,而是眯起了双眼,似乎想要看清眼前这个与他同样年轻的男子。

    “姓名。”

    曲伏好似没有听见柳无方的话语,只是用一贯毫无感情的语气再问了一遍。

    “文武千古·柳无方!”柳无方一甩衣袖,傲然开口。

    “文武千古……”

    曲伏低声呢喃,似乎要将这个名号记在心内,半响之后,才说道:“放他们进谷,曲伏欠你一个人情。”

    恶魔道自封武林之外,虽受祸苍生的统领而显得压抑,但毕竟无法随意进出,于是便在恶魔道之内开垦了不少田地耕种,自给自足。

    这一次恶魔开道,曲伏本就是不赞同的,他所担心的正是眼前的情况。大部分修为低下的恶徒忍受不住寂寞,纷纷外出,释放自己心中扭曲的天性而引来武林正道的逼杀。

    可以说,此回过后,恶魔道之内的生产链将陷入困顿,有田无人耕种,再过一个季度,粮食耗尽,必将再挑战着恶魔道的规矩。

    曲伏身为恶魔道的大秘,虽然心中对于这些恶徒的死活没有丝毫的在意,但是他不得不考虑到恶魔道能否正常地运转,所以在察觉恶魔道之外的战斗之时,他才会选择出来,希望能够出面保下部分的人。

    不过,这些恶人如此造杀,以柳无方的性格,又怎么会放过他们?

    柳无方轻轻摇头,说道:“从你的眼神之中,我看出了与他们的不同,但是现在看来是我看错了。要柳无方放过他们,绝无可能。”

    恶人天诛,既然犯下的杀戮之过,便要有承担的绝望。

    放人?不存在的。

    曲伏神情更沉了,看着柳无方,继续说道:“你们不了解恶魔道,这一次外出者,除了少数几名算是颇有一些能耐,其他之人,放在恶魔道之内不过是农夫而已。一旦农夫灭绝,恶魔道之内粮食供应不上,会带来怎样的后果,你应该清楚。”

    恶魔道之内,虽大部分活跃者皆是三流角色,但绝对不乏顶尖的强者——比如现今的恶魔道二当家华风藏剑·御长空。

    若非是前任二当家惹上了御长空而被当场打死,恐怕直到现在,御长空之名仍无法在恶魔道之内流传。而类似御长空之中,进了恶魔道之后便一直韬光养晦,不显山不露水的强者,绝对不少。

    “曲伏?你实在威胁我吗?”

    柳无方眉头一挑,低声喝道。曲伏言语之中所藏隐机,他自然不会听不出来。但是那又如何?区区一个恶魔道,难不成还能让他文武千古退缩了不成?

    “曲伏但陈事实,绝无威胁之意。”

    曲伏摇了摇头,说道:“恶魔道乃是万恶之源,但是其内运转不破,便不会有入世的一刻,弃无命一事不过是意外。但你们现在的做法,无疑是在逼迫恶魔道入世。纵使正道强者众多,但双方交战,难免会波及无辜。”

    “如果你能放他们归来,曲伏答应,会尽自己全力,决不让这种事情再次发生。”

    “嗯——你的想法,与柳无方印象之中的恶魔道之人大不相同。”

    柳无方有些惊奇地开口。根据记载,恶魔道之内皆是穷凶极恶之徒,但是看曲伏此人,身上气息随时寒冷刺人,但是却没有杀孽之气,言谈之间,更显理智以及对和平的向往。

    这种异数,让柳无方对他不由得产生了一丝好奇。

    “江湖问路不问心,曲伏既是恶魔道之人,便也会替恶魔道着想,你不用费心猜测我的心思。”

    曲伏摇了摇头,敏锐地感觉到柳无方的好奇,当即堵住了他接下来的话语,说道:“还请你尽快做出决策,这边之事,已经惊动了恶魔道内部,虽然祸首或许不会出面,但是难免会引起其他强者的不满,届时他们若出,也不过是徒增死伤而已。”

    “徒增死伤?”

    柳无方轻蔑一笑,数经造化的他,如今根基虽比不上李裔文、刀天下这一个级别的,但是论起实力,起码也是接近一线了。恶魔道之内,除了几名当家之外,其他人还真的不曾放在眼里。

    “文武千古·柳无方便在此地,有任何能耐,尽管使出吧。”

    柳无方话音刚落,突然感到一阵地动山摇,旋即便见得一名身量奇高的壮汉,手持着一柄大铁锤,踩踏着与身形迥然的速度,破开了黄雨,直奔柳无方而来。

    “哇呜,吃爷爷大锤!”

    大汉许是早已经出现,一直在等待。在听到柳无方的狂言之后按捺不住了,狂奔数步后高高跃起,手上巨大的的铁锤便带着激烈的破风之声而来。

    锤未至,被激荡的话语斜斜打在柳无方身上,竟也感到丝丝的刺痛。

    “什么人?!!”

    柳无方面色微变,但是情况紧急,也容不得他有丝毫的迟疑,当即鼓动全身功元,凝元赤龙臂上,顿时狂暴的力量将衣袖都震碎了,现出了呈现赤红色的手臂,旋即刀天下所授的拳谱,第一次被赤龙臂使用了出来。

    “龙拳!”

    柳无方一声大喝,赤龙臂泛光,竟发出了阵阵的赤龙咆哮之声,旋即便是——轰然一撞!

    砰!

    拳与锤的碰撞,单纯的肉身能量的碰撞,所绽放出来的恐怖威能,丝毫不逊色与元功之威。磅礴的气劲由此开端,竟将漫天黄雨都震碎了。

    大汉身处半空,无处借力,被恐怖的力道击飞,身躯不受控制的在半空之上旋转数圈,旋即略显狼狈地跄踉落地。

    至于柳无方,猝然遭受偷袭,显得更加不堪。在拳与锤交击的瞬间,足下地面瞬间凹陷,而后被巨力所斥,不住后退,大口喷着鲜血,体内气血翻涌,已经负创了。

    “这大汉,好可怕的怪力!”

    勉力停下身形之后,柳无方看着那几乎两个成年人高,状如熊罴的男子,心中暗自震惊。他身负赤龙臂,自恃若是单纯比拚力量,恐怕也只有曾受龙血精华浇灌的刀天下能够胜他一筹,但是方才交击,他清晰地感觉到——对方的力量,远在自己之上!

    殊不知,大汉心中也是十分讶异,自己以力量见长,单纯的力量,即便是祸苍生也不敢正面硬撼。但是眼前这个小家伙,竟能依靠一拳之力将自己击飞,这种力量,可说是从来不曾遇见了。

    “这个家伙太危险了,俺要一锤打爆他的头。”

    大汉本能地感受到了威胁,拎着大锤便准备出去锤死柳无方,在即将走出黄雨之界的时候,被曲伏喊住了。

    “雷壮,不可越线。”

    曲伏轻轻一喊,雷壮便停下了步伐。虽然在雷壮眼中,只要轻轻一锤就能够锤死曲伏,但是他不行,因为曲伏所代表的,是奇命绝神!

    “可是俺想锤死他。”雷壮看着曲伏,瓮声瓮气地说道。

    曲伏摇了摇头,道:“柳无方,现在你可愿意放人了?”

    “哈。”

    柳无方不屑地大笑,伸手擦去了唇角的血迹,朗声说道:“不过是仗着偷袭之便而已,若真要对战,百招之内,柳无方可取此人性命!”

    雷壮闻言就不干了,他虽然憨,但是不傻,柳无方的话语明显就是看不起他。

    “曲大秘你不要拦着俺,俺要一锤子将他锤成肉沫!”

    雷壮说完,就准备要越线一战。

    曲伏冷冷地说道:“出了界限,你便不是恶魔道之人。”

    雷壮步伐猛然一顿,狠狠地瞪了柳无方一眼,却是不再有动作了。

    曲伏说道:“柳无方,雷壮实力在恶魔道不过中流,我尚能阻拦。你若是在不妥协,恐怕再出手之人,便是我也无法阻止了。到时纵使你有武勇,但是以一敌众,你又能坚持多久?”

    似乎是为了验证曲伏的话语,在话音落下之际,一声阴恻恻的笑声突然传来了。旋即,一道面如阴鸷老者,身形却瘦小如同六七岁儿童身影突然而来,站在了雷壮的宽厚的肩膀之上。

    “是你,飞鼠!”

    雷壮似乎十分惧怕来者,身躯都微微颤抖了,但是却不敢有丝毫妄动。

    “嘿嘿,雷壮不用害怕,老夫对你的血液不感兴趣。”

    飞鼠嘿嘿怪笑,伸出了猩红短小的舌头,先后舔了舔被固定在双手之上的铁爪,道:“反倒是对面那个小子,他的鲜血散发着一股特殊的香味,如纯酿美酒,吸引着老夫。”

    曲伏眉头微皱,低喝道:“飞鼠,不准乱来。”

    “飞鼠要乱来,你管得着么?”

    飞鼠斜睨了曲伏一眼,丝毫不将他放在眼里。在飞鼠的观念之中,唯有强者,才能够得到他的认可。

    至于曲伏?不过是一个狐假虎威的弱者而已!

    曲伏深吸了一口气,对着柳无方说道:“最后的询问,柳无方你的选择呢?”

    飞鼠此人喜怒无常,而且向来不将自己放在眼里。此刻飞鼠尚有克制,但若是柳无方依然拒绝,恐怕他真会枉顾自己,直接越线击杀柳无方。而到时候,雷壮必也趁此机会出手。

    然而柳无方还没有说话,一柄似铁如刀的兵刃,突然划拉着圈子,锵然一声,直落在了黄雨之前。

    旋即,便是落魄难掩风华的倩影,吟着辞号,缓步而来。

    “天下名刀三百万,原来美人最诛心。”

    “美丽的高手!”柳无方目光微凝,心中震撼的同时,竟也不由得被月飞花美貌所吸引了。

    真要说起来,月飞花虽然美貌,但是比之折桂令尚有不如,更遑论天下无二的泣红颜了。但是柳无方对于泣红颜,却没有丝毫心动的感觉,或许这其中也有因为李裔文的关系。

    但是不可否认,此刻的他,竟有了一丝心动的感觉了。

    而在黄雨之内,三人看见月飞花,面上俱都浮现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曲伏唇角微动,丝毫没有方才的沉着冷静了,颤抖着声音,试探着地问道:“飞,飞花?”

    月飞花并不回答,面上神色也没有丝毫的动容,径直走到了诛心铁之前。

    “恶魔道之人,出了黄雨界,便留命吧!”

    ps:书友们,我是拾砖,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hu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