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百七十七章 望月!-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二百七十七章 望月!

    恶魔道之外,以黄雨为界限,双方对峙。

    曲伏为救剩余的恶魔道之人,出面与柳无方一谈,却被直接拒绝。雷壮、飞鼠两人欲出黄雨界限击杀柳无方等人,美人刀·月飞花突然而至,将情况推向了另外的一个"gaha"!

    “飞,飞花!?”

    曲伏看着眼前熟悉的容颜,一向冷峻的神色终于被打破了。他身躯微微颤抖,嘴皮子哆嗦着,颤巍巍地伸出手掌,似乎想要抚摸那一张日夜都出现在脑海伸出的俏脸。

    然而,月飞花却只是面无表情地向后一退,身上的杀意不减丝毫。

    “是你,是你对不对。我认得你,我永远认得你。”

    黄雨打落,淋在了曲伏面上,让人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只有微红的眸子,在彰显着这个冰冷的男子内心深处最真挚的感情。

    月飞花,曲伏心中,那唯一一片善良之地中,居住着的人儿!

    “嘿嘿嘿,曲大秘啰嗦什么,想要这个小娘皮,飞鼠替你擒来便是了。”

    飞鼠嘿然怪笑,身体突然一窜,便有越过黄雨,攻击月飞花。

    突然,黄雨之内,刀芒瞬闪!

    飞鼠头皮骤然发麻,一股死亡的恐惧笼罩心头,慌忙强行扭转的身形,随后只听闻——

    锵锵锵!

    三声金铁交击的声音传来,飞鼠重新落在雷壮的肩膀之上,看着自己右手上的铁爪被齐根斩断,不由得将恐惧的目光看向了曲伏。

    方才,若是他退得在慢上半息的功夫,自己的右手,肯定会被他直接斩断!

    曲伏,竟也有这般恐怖的业艺!

    心里震惊于曲伏所展现出来的无力,飞鼠虽然吃了大亏,却不敢多说什么了。

    再看曲伏,眼神冰冷,右手上不知何时已经握住了一柄淡金色的,如同满月一般的弯刀。

    刀名望月,意为望月。

    “你——还记得么?”

    曲伏很快便又收起了眼中的冰冷,柔和期盼的目光,再一次看向了月飞花。

    可惜,月飞花依旧不为所动,口中只有一句——

    “恶魔道之人,出了黄雨界,便留命吧!”

    “好!”

    曲伏深吸了一口气,将望月收进了黑色的披风之下,旋即对着柳无方说道:“柳无方,今日的做法,你很快便会尝到苦果。”

    随后,又凝视着月飞花,说道:“我们,很快便能再见。我们走!”

    说完之后,曲伏利落转身,缓缓离去。

    雷壮两人不敢忤逆此刻的曲伏,也跟着悻悻离去了。

    “哈,为恶之人,出现在柳无方的眼前还想安然退去吗?”

    柳无方剑指一引,飞絮剑出,准备效仿雷壮,偷偷地给他们来一下。

    殊不料月飞花有所察觉,元功骤然一放,引起了柳无方内心的警觉。

    “姑娘,你不是与我一伙的吗?”

    柳无方挑了挑眉,虽然月飞花给他的眼缘十分好,但若是此人要阻拦柳无方诛邪的脚步,也必将感受文武千古的恐怖。

    “你若是出剑,凭你的实力,绝对无法逃出恶魔道百里范围。”

    “嘿,有意思。”

    柳无方笑了笑,不过却是收起了长剑,旋即说道:“认识一下,在下文武千古·柳无方。”

    就在此时,其他三面突然再次燃起了烟火,柳无方心中一喜,心知此次行动,已然大功告成。

    而月飞花则是转身离去,并没有回应柳无方的善意,不过却说道:“曲伏会替你们拖延一段时间,尽早离去吧,否则只会徒增伤亡。”

    “喂,你怎么不通名姓啊。”

    柳无方大喊,月飞花却似没有听见一般,逐渐远去了。

    而此时,佛怒等人也已经清剿完毕,来此与柳无方汇合了。

    “阿弥陀佛,此回多得你排策布局,方有如此战果。”

    尽诛了恶徒,也算是对无辜惨死的百姓有了一个交代,佛识一直以来紧绷着的心神,也才开始逐渐松缓。

    “嗯,当为之事而已。”

    柳无方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了黄雨,似乎想要透过黄雨,看穿内中的恶魔道。

    半响之后,柳无方说道:“此地非是久留之处,佛识,其余武林人事便交由你们应付吧,我需要先回读书堂一趟。”

    经此一役,柳无方深刻认识到了恶魔道所能造成的破坏,因此心中升起了将之连根拔起的念头。只不过以他目前之力,恐难以功成,唯有回去读书堂,请教红尘素衣了。

    说完之后,柳无方又对刀无心说道:“刀无心,你接下来有何打算?”

    刀无心:“经此一役,刀无心内中颇有感悟。我准备寻一个地方闭关一段时间。”

    柳无方点了点头,说道:“经此一役,你一直停滞不前的心境必也将有所提升,再次见面时,恐怕你将给所有人一个惊喜。”

    “好了,柳无方先告辞了,请。”

    谈话完毕,柳无方离去,其余之人也是各自散开。

    而在恶魔道之内,曲伏独自一人,面无表情地走入了神伏殿中。

    或许是因为恶魔道放假的原因,神伏殿并没有了往日的喧嚣,显得颇为寂寥,没有一个人影。只有一条怪异的身影,正趴在了天刀神隐的雕像之上呼呼大睡。

    曲伏一言不发,径直走到了天刀神隐雕像之旁,寒冷的目光,死死地注视着祸苍生。

    “嗯,怎么突然这么冷啊。”

    睡梦之中,祸苍生似乎感觉有些寒冷,不由得缩了缩身子,旋即一个翻身,却不料雕像空间狭小,竟是直接掉了下来。

    曲伏眼神冰冷,神情冰冷,就这样站着,冷眼觑着祸苍生哇呜怪叫,手舞足蹈地重重摔在地上,没有丝毫想要接住或是搀扶的动作。

    “哎呦,是你曲伏。”

    祸苍生揉着自己摔得生疼的屁股,看着一旁的曲伏,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

    “哇呜,曲伏你欺负我,哇呜呜,我不干,我不干啦!”

    祸苍生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双腿不断地蹬着,如儿童一般,显得十分委屈。

    然而他这般作态,却让曲伏眼中的神情愈发冰冷了。

    “哇呜,曲伏你变了,你以前会安慰我的。”

    祸苍生哭得更大声了,整个人都躺在了地上不停地打滚,大有一种曲伏不安慰他,他就不起来的意思。

    骤然……

    锵!

    一声刀鸣,响彻神伏殿。

    祸苍生哭声骤然一顿,迅速坐起,看向曲伏说道:“你情绪不对,是怎样过来?难道你败了?”

    曲伏前往恶魔道之外的事情,他是知道的,而且也并没有阻止,因为对于曲伏的实力,他是少数知道的几个。但是曲伏现在的表现,明显不对劲。

    “他们都死了,一个都没有回来。”曲伏说道。

    “什么!”

    祸苍生勃然大怒,一蹦而起之后,却笑疯狂地笑了起来。

    “哇哈哈哈,死得好啊,这些渣渣,本魔首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一个个实力没有,叫得却是一个比一个大声,简直……”

    曲伏:“飞花出现了。”

    “什,什么……”祸苍生大惊,身形数个跄踉,不住后退。

    曲伏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直接转身离开。

    神伏殿外,只余下了祸苍生的狂笑。

    “哇哈哈哈,飞花,我的乖女儿。哇哈哈哈!”

    而在恶魔道之外,一切都已尘埃落定了,一道哀愁的身影,却突然来到了此处。

    ps:书友们,我是拾砖,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hu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