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百七十八章 百代昆吾,藏灵珠!-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百七十八章 百代昆吾,藏灵珠!

    云淡风轻近午天。

    虽然将近入冬了,但是春山眉黛依旧是一片绿意昂然。行走在这如画卷一般的世界里,寻根的情绪也不由得放的轻缓。

    妖域已经安全破封入世,想象之中的阻拦,大多是被佛乡扛起了,先前所担心的种种情况,也并没有发生。但是对于当日出现在净天沙原,并给予寻根熟悉感觉的黑袍人,他却始终没有忘怀。

    接月台一会,玉飞倾对寻根释出了许多消息,但都没有很好的切入点。因此他准备从最能够验证的一处着手。

    “嗯,春山眉黛,应是此地了。”

    寻根步伐停下,目光远眺,隐约可见春风绰约之处,一座烟雨楼台隐约而现。

    “筵亭秋水,好一名懂得享受的先天人。”

    看着前方美景,寻根心中也忍不住升起了一丝欣羡。如此桃源之境,当真是隐世最佳的所在。

    就在此时,突来温和之声,送着一名浊世公子,翩然而来。

    “寻根兄若是不嫌弃,随时皆可来春山眉黛做客。”

    春山眉黛的方向,玉飞倾含笑而来。虽仍是那一副华贵的装扮,背上却是背着一张古筝,让他看起来更多了数分文雅的气息。

    “哈,寻根俗身,进了春山眉黛,恐也将坏了这一份和美意境了。”

    寻根摇了摇头,婉拒了玉飞倾的邀请。现今妖域方出,正是需要他积极走动出力的时候,可没有玉飞倾这般的雅致啊。

    “好吧,人各有志,玉飞倾也不勉强。”

    玉飞倾点了点头,旋即问道:“寻根兄突然出现在春山眉黛,莫非是已有了线索了吗?”

    两人在接月台一会之后,自己便回转了春山眉黛,等着寻根的消息。对于外界发生的一切,暂时没有关注,因此还不知道妖域已经破封的事情,反而是以为寻根是对于此事已经有了眉目了。

    “尚无进展,前来寻你,目的正是为此。”

    寻根摇了摇头,说道:“我准备前往朝黄居一行,想邀你同行。”

    “哦?朝黄居?”

    玉飞倾眉毛一挑,却没有再说话,而是等着寻根的解释。

    寻根说道:“朝黄居,乃是儒门杀令隐退之地。”

    “这嘛……”

    玉飞倾微微皱眉,沉思了片刻,说道:“玉飞倾能够理解你如此作为的想法,但是直接找上朝黄居,能得到结果吗?”

    儒门杀令并非是愚笨之人,乃是经历了大风大浪的沉淀之后的宿老。若他真的与此事有关,恐怕也不会轻易泄露丝毫,反倒是容易因此打草惊邪。

    寻根知道玉飞倾的顾忌,说道:“我正是与你有相同的顾忌,因此才会前来春山眉黛寻你同行。若是你我两人都无法从他身上得出消息,恐怕对他的猜测便要暂时放下了。”

    儒门杀令非是泛泛之徒,但寻根与玉飞倾,也非是易于之辈。集合两人之力前往试探,若真毫无所得,也的确不该继续在这方面浪费力气了。

    玉飞倾沉思许久,也觉得寻根所言在理。而且他刻意透露出这方面的消息,正是因为自己心有顾忌,而企图让寻根前往试探。但既寻根找上自己了,也正好一同前往验证。

    两人同行,把握终究会大一些。

    “好吧,玉飞倾与你同行。只不过朝黄居在何处,玉飞倾并不知晓,还请寻根带路了。”

    “我已看过路观图,随我来吧。”

    寻根点了点头,转身化光离去。玉飞倾紧随其后。

    ……………………

    荒野树林之中,一条豪杰身影缓步而行,正是取得一件道门密藏的刀天下。

    他依旧是肩扛着一战而胜,龙行虎步,威风凛凛。然而在他的背上,却比平常多了一方剑匣。

    “道门传世之剑——百代昆吾。哈,真是搞了一个天大的乌龙了。”

    刀天下拍了怕背后的剑匣,不由得苦笑了数声。剑匣之内装着的宝剑,乃是道门的传世之剑,意义非凡。由此也证明了那一处密藏,正如聆音等人所说,乃是道门之地无疑。

    刀天下非是什么野心家,因为柳三变的存在,他也不可能因此而漠视道门的态度。可以肯定的是,此剑落在他的身上,道门必定会前来向他讨要。

    届时,给嘛,太没面子了;不给吗,又太不给道门面子了。

    “两相为难,早知道就不动手了。”

    刀天下撇了撇嘴,但他知道若是再来一次,他还是会忍不住出手了。

    毕竟他的目的,本就是战斗而已。

    不过,虽然此剑对他而言,没有任何的作用,反而会为他带来麻烦,但是他也不会随意便将它交出。至少他能够交给柳三变,让柳三变转赠道门。

    如此一来,也能让他做一个人情,方便之后的行事。

    就在刀天下做好决定,准备往着深柳读书堂前进的时候,前方道路突来强大的气息,一道黑衣覆面的身形,负手而立。

    “哦?强者!”

    刀天下心神一肃,黑衣人虽无动作,然而一身气机散发,却是有顶尖强者的威势,不容小觑。

    “不过你来的正好,就拿你出气吧。”

    白打了一阵,让刀天下心情不爽,却又无可奈何。眼前之人黑衣覆面,显然别有心思,正好一战,以发泄心中的不爽之情。

    然而就在此时,黑衣人却突然收敛了一身的气息,转身面向了刀天下。

    “喂?你什么意思。”刀天下眉头一挑,黑衣人半道拦路,那是常见的挑战之举。但是此刻突然收敛气息示弱,却又让刀天下有些迷糊了。

    这人,莫不是来搞笑的?还是——

    他的目的,乃是百代昆吾!

    想起了自己背后的宝剑,刀天下双眼微眯。若他的目的真是百代昆吾,那这一场就好看了。

    “刀胜,我并无恶意,你无须警惕如斯。”

    黑衣人看着刀天下,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刀天下朗声一笑,道:“哈,刀天下知道你并无恶意,只是有贪婪之意而已,是吗?”

    黑衣人毫不避讳地点头,说道:“不错,我之目标,正是你背后所负的剑匣。若是我猜测没错,那应该便是百代昆吾,是吗?”

    “正是,有本事,来抢吧!”

    刀天下是绝不会让百代昆吾被抢走的,但是面对挑战,他从来也不会惧怕。在一名绝顶强者的抢夺之下守住百代昆吾,无疑让刀天下的战斗更为困难,但是——却也更为刺激!

    黑衣人却又继续摇头,道:“我并无与你一战的想法,此回前来,也仅是准备与你做一笔交易而已。”

    黑衣人单手一翻,一个小木盒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之上。

    刀天下见此,瞳孔猛然一缩。因为他能清晰地认出,这小木盒之上有着与他背后剑匣一模一样的花纹!

    “嗯?是你,独得了两件宝物之人,也是传音我与剑千秋破山之法的人!”

    几乎是一瞬间,刀天下便猜测到了黑衣人的身份了。

    黑衣人笑道:“若我所料不差,刀胜如今,应也在头疼该如何处理这百代昆吾之剑吧?嗯——让我在猜测一番,以刀胜的个性,应会选择将其归还道门,对吗?”

    “不错,你都猜对了。”刀天下坦然承认。

    黑衣人说道:“你若是将百代昆吾交还道门,也不过是独得了一份人情。但若是你与我做这一笔交易,却可以收获两份人情。”

    刀天下嗤笑一声,说道:“另一份便是你这个藏头露尾之人的人情吗?”

    “非也,非也。你我公平交易,何来人情之说?”

    黑衣人摇了摇头,说道:“此木盒所装载的,乃是一件神奇的项链,能够修复任何的伤势。据我所知,狮虎族少族长,目前正在读书堂养伤,对吗?”

    “嗯……你知道的不少,刀天下开始对你的身份好奇了。”

    黑衣人不管刀天下的猜测,继续说道:“如此交易,对你而言,有利无害,不是吗?”

    “你说的很对,确实有利无害。但是——我却不想跟你交易。”

    黑衣人说的却是没错,但是刀天下却不准备与他完成这一笔交易。他能够找上自己,说明对于百代昆吾有很强的觊觎之心,就这样交易了,刀天下觉得太过便宜了。

    黑衣人似乎没有料到这个情况,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说道:“那不知我尚要加上什么价码,才能够让刀胜动心呢?”

    刀天下大咧咧地说道:“很简单啊,你将面罩扯下就可以了。咱们坦荡荡的交易,大快人心不是吗?”

    “刀胜说笑了。”

    黑衣人可不傻,直接摇头拒绝了刀天下的这一项提议。

    刀天下沉思了一会儿,退了一步说道:“既然如此,只要你说出你所得的另一件宝物是什么,刀天下便答应这一场交易。”

    “如此简单么?”

    黑衣人凝视着刀天下,见他随意地点了点头,便开始在心中思考展露出另一件宝物可能引来的风险。

    许久之后,黑衣人似乎做好了决定,方才说道:“可以,我所得另一件宝物,乃是藏灵珠。”

    “藏灵珠?”

    黑衣人点了点头。

    刀天下解下剑匣,说道:“很好,成交。”

    两人各自一抛,完成交易。

    黑衣人说道:“刀胜,附送一个消息,天华君等人已经前往读书堂,一问柳三变此事了。”

    “哈,那又如何?请。”

    刀天下才不相信柳三变会因此而被人刁难到,但是也不想再继续与这黑衣人待在一起了,于是架起遁光离开了。

    “嗯……藏灵珠信息无法掩盖,我必须加紧将它利用起来了。”

    黑衣人喃喃自语,旋即同样化光消失。

    ps:书友们,我是拾砖,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hu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