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求飞十掣的请求!-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七十九章 求飞十掣的请求!

    鸣翠山,深柳读书堂中。

    逍遥子等人离去之后,柳三变便将自己窝在了书房之中。在书桌之上,用以记录的笔墨已备,却没有落下哪怕是轻浅的一笔。地上散乱地丢弃着十数本典籍——那是在翻阅过后没有任何信息而被随手放置的。

    虽然丝毫没有所得,但是柳三变面色却没有不耐烦的神色。这些典籍他其实大部分都已经通读过了,本就知道没有多大的希望,只是碰碰运气而已。

    更多的,是放在了情报之上。

    就在他一本已尽,将再翻一本的时候,柳三变面上惊奇之色一闪。

    “这个时间,是谁会拜访读书堂呢?嗯——意外之人,必有意外的交流,而交流,便也意味着收获,先与他一会。”

    柳三变将书籍放下,打开鸣翠山法阵的同时,也走了出去。

    及至他来到读书堂之外时,来访之人也正好到此。

    “咦,竟是你,求壮士!”

    柳三变看见来者,也是心下一惊,因为来人竟是求飞掣!

    自从慧座之事逐渐隐去,求飞掣身中剧毒之后便一直闭关疗伤——当然,他此时还不知道求飞掣曾经前往东武林关注道门密藏之事——此刻前来,莫非是要旧事重提?

    “红尘素衣,久见了。”

    求飞掣朝着柳三变躬了躬身。

    柳三变说道:“求壮士快请坐。”

    两人坐定之后,柳三变再问道:“柳某观壮士的状况,似乎尚未痊愈,此回前来读书堂,莫非是想圣女再次出手?”

    为了避免求飞掣再提慧座之事,柳三变当先开启了话题。

    求飞掣却是摇了摇头,说道:“求某伤势已无大碍,多加疗养即可,不须再劳烦圣女出手了。此回求某前来,乃是有一事请求,希望红尘素衣能够答应。”

    “有何要事,求壮士但说无妨。”

    柳三变微微颔首,从求飞掣的表现来看,虽然他极力避免牵扯三教的态度十分明显,但是在柳三变的心中,此人的可信度远远高于四处行侠仗义的南宫飞飞。若是他有需要协助的地方,柳三变也不会吝啬自己的能量。

    求飞掣低下头,微微沉默之后才说道:“求某深知这是一个不情之请,若是红尘素衣要拒绝,求某也能接受这种结果。”

    “是何事情让求壮士如此吞吐?但说无妨,任何事情,皆有商量的余地。”

    柳三变略微诧异,求飞掣今日吞吐的表现,与他往日有着十分明显的差距。这让柳三变更加好奇求飞掣的请求,会是怎样的内容了。

    求飞掣站了起来,朝着红尘素衣深深鞠躬,并且保持着鞠躬的姿势,说道:“求某希望红尘素衣能够让求某一阅读书堂目前所积累的情报。”

    “嗯?你要查阅读书堂历来的情报?”

    柳三变面上虽然神色不动,但是瞳孔却是不着痕迹地一缩,就连伸出的,准备搀扶求飞掣的双手也有了一瞬间的凝滞。

    但是这股波动很快便被柳三变收敛,他将求飞掣搀扶了起来,说道:“求壮士请坐好谈话。”

    求飞掣却是将头一摇,说道:“求某知道此事太过过分,但是求某心中一直在寻找一些事情,只可惜求某无能,一人之力太过虚渺无用,只好厚着面皮请求了。”

    求飞掣的请求,虽只是轻飘飘的一句话,但是要查阅读书堂积累的各种情报,却无疑也相当于捏住了读书堂的底蕴,一旦被其泄露出去,恐怕读书堂在某些人眼中,将会变得一片透明。

    “这嘛……”

    柳三变也的确有此考量,但是对他而言,读书堂掌握的情报泄露,并不会成为致命的弱点。对于真正的智者而言,脑中的玄机,方才是真正致胜的诀窍。

    但是对于求飞掣的目的,他却有了十分的好奇。

    一个以往极力避免牵扯进武林风波的人,突然要查阅读书堂的情报历史,这本就是一件耐人寻味的事情。

    柳三变想了想,问道:“求壮士,可否与红尘素衣一说目的?”

    “这……”求飞掣面现纠结,似有难言之隐。

    柳三变敏于观察,瞬间便猜测到了求飞掣的心思,便说道:“读书堂虽成立不久,但是积累的情报却非同小可。虽然比不上专于此道的农仁堂以及底蕴深厚的三教,却也远超了许多组织。求壮士若能明言,柳某也能从中给出建议啊。”

    读书堂是大唐王朝破灭之后,柳三变流落中原武林一段时间之后方才建立的,论起底蕴自然无法与上述的四个势力比拟。但是他曾身为国相,深知情报的重要性,因此对于这方面,一直都是大力发展的。

    直到如今,读书堂的情报能力早已经超越了绝大部分的势力。而且柳三变有意去搜集他来到中原武林之前的讯息,因此读书堂掌握的情报,绝对是海量的。

    求飞掣自然也是知道此点,才会选择找上读书堂。但是他所调查的事情,或许牵扯十分之大,稍有不慎,恐怕将会自己,乃至柳三变带来杀身之祸。是否要明说,求飞掣必须要好好考虑。

    求飞掣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道:“很抱歉,此事牵扯太大了,求某暂时还未衡量完全,打扰了。”

    求飞掣又躬了躬身,告辞离开了。

    ‘嗯——凝重而来,匆忙而去,求壮士所要调查的事情,恐怕绝不简单。’

    柳三变目视着求飞掣离去,原本淡然的神情也变得有些严肃了起来。心中暗自思量,能让求飞掣这等富有智慧的强者都忌惮如斯的事情,绝非寻常之事。

    ‘求壮士虽然吞吐不言,但是其内心却是十分的坚定,故此可以断定,他肯定会再来读书堂。嗯——看来,武林大事将起了。’

    柳三变无力地摇头,虽然尚不明了求飞掣所要调查之事,但是却有一股感觉,恐怕这件事所牵扯的,要远远超乎他的想象。

    “嗯,又有人来了。”

    就在柳三变准备回转书房的时候,又是一道身影,匆忙而来。

    ………………

    无名的小树林之内,一条抱病的身影踽踽独行,不时传来的剧烈咳嗽,似乎昭告着此人的命不长久。然而其人一身精气,却是隐而不发,深厚莫名。

    此人正是病夫子·慕容恭。

    自离开佛乡之后,他便身入武林,了解当前武林的动态。只可惜虽掌握了不少情报,但是关于儒师之死,却毫无线索。

    就在此时,突来信鸽,落在了病夫子的肩上。

    “嗯,是告子传信。”

    病夫子拆开信封阅读之后,却是勃然大怒。

    “裳不归,刀天下!”

    愤然一声怒喝,病夫子元功勃发,将书信震碎,旋即架起遁光,瞬间离去了。

    ps:书友们,我是拾砖,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hu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