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无尘 无暇-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章 无尘 无暇

    浮山北向三十里,一处疏林之内,一道染血的身形,快速而跄踉。

    蓦然,负着断臂伤者的人身形一滞,逆血高喷。

    “前辈小心!”

    释论疏急随而来,搀住了摇摇欲倒的李裔文。

    李裔文咽下口中残余鲜血,道:“前方不远有一处道观,我们速速前往。”

    与此同时,柳无方身体几番低搐,幽幽醒来。

    “啊……我的手臂!”

    一声痛呼,是不信,是恐惧,更是迷茫。

    “恐惧了吗?这,就是武林。”李裔文冷声说道。

    释论疏忙道:“小方不用担忧,断臂已经被我拾起。以柳三变前辈的本事,定能为你续上断臂。”

    柳无方弱弱地应了一句,目光四扫后,面色更白了一分。

    “臭道士呢?”他问道。

    “他留下断后了。”释论疏故作轻松,道:“不用担心,以他实力,脱身不难。并且另一处战场,我们占尽了上风。这一次魔门的计划,已经被我们破坏了。”

    柳无方没有再答话,昏昏沉沉的又陷入了昏迷。

    “走吧。”

    李裔文一声招呼,众人忍着伤痛前行。

    …………

    浮山之内,神秘白衣剑者强势出场,欲护垢无尘性命。

    意癫狂杖中剑猛然握紧,刃锋直指白衣剑者。

    “但愿你的剑,与你的口气一般强大!驭鬼驱神。”

    意癫狂长喝一声,抡剑强攻,出手之间,极招再现!

    无数幽冥鬼气,飘荡而出。隐约间,恍若有天神悲吼,又似乎有数不尽的厉鬼幽幽低呜。

    “逞勇,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白衣剑者见异相狂锋出手间毫不留情,也是勃然一怒,剑指高扬,衣袍猎猎,发丝飞扬。背后白色无暇,铮然出鞘。

    “天下皆白。”

    白衣剑者怒施神功,极招扫荡,天地顿起飘飘飞雪,霎时间,周遭环境巨变。

    鬼域森冷,雪境苍茫。二者相碰,登时铿锵之声不绝于耳。浮山之内,轰鸣阵阵,土崩石裂之间,扬起蔽日沙尘。

    异相狂锋感应到对方剑势浑厚,沉眉敛目,杖中剑横扫,欲要再起杀招。

    突然,一抹白色利刃,刺破沙尘,逼面而来。

    “锵!”

    急促之间,意癫狂散去剑势,横剑格挡。登时一股狂暴之力透过白色无暇,汹涌而来。

    意癫狂口中再呕朱红,手中之剑却是丝毫不敢怠慢,左右扫荡中,挡住白衣剑者这一波如雨瀑一般急促凛冽的攻势。

    “久战不利,退。”

    意癫狂目光闪烁,反握杖中剑,似要施展极招反击,却忽然身影一动,化烟而去。

    白衣剑者意在救下垢无尘,见意癫狂退去,也不追击,而是返身走向垢无尘。

    垢无尘身受重创,神智早已经不再清晰,然而冥冥之中却又似乎有一股力量牵引着他,让他不至于昏死。

    见白衣剑者走来,他似乎有些激动,满是鲜血的双唇蠕动,似乎要说些什么。然而放下心中担忧的他,也失去了对抗伤势的意志,逐渐失去了意识。

    “时复时兮天复天,命复命兮不堪怜。”

    白衣剑者喟然长叹,俯身抱起垢无尘,缓缓离去。

    浮山,再次恢复宁静。只是留下的满目疮痍,却不知需要几个春秋,才能如初。

    …………

    观星道观,道童持剑苦修剑艺,不时传来传功道者的怒斥,一切平静而安逸。远在数十里之外的浮山一战,似乎对此地没有丝毫影响。

    观星台上,一位灰髯道者负手观天,漆黑中的眸子中,淡蓝色的光芒不停闪烁。天蓝无云的苍穹,仿佛映衬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

    突然,一阵急促杂乱的步伐,打破了此地宁静。

    灰髯道者有所感应,面色微变,身形一动,已经出现在道观之外。

    “好友。”

    道者一把搀扶住李裔文。

    李裔文开口想说话,道者却道:“你们伤的不轻,快入观内救治。”

    说完,领着几人匆匆进去。

    之后道者一一为众人把脉,并喂食了丹药以后,才面有难色地说道:“其他人的伤还好,疗养几天便可痊愈。只是这位小友的手臂……”

    说着,他看向了柳无方。

    释论疏怕柳无方过于悲观,忙道:“小方的师傅乃是红尘素衣,定有办法能续上断臂。”

    “竟是他,当年昆仑之巅,柳先生坐论天下,那般风采贫道至今犹忆啊。只可惜一直无缘与其相交。”道者略有感慨。

    “有缘自能相交,比如当下,不正是一个前辈与红尘素衣相交的契机么。”释论疏道。

    “哈哈,不错。小和尚有些意思。”道者哈哈一笑。

    释论疏问道:“小僧佛乡释论疏,不知前辈道号?”

    “藏虚。”

    藏虚道长还没有回答,李裔文便说话了。

    服下了丹药,李裔文气色已经好了许多。此时他又负起了飞凶。

    “你要离开了?”藏虚问道,却没有惊讶。

    “可是前辈你的伤……”柳无方一脸紧张。

    “无妨。”李裔文一摆手,道:“这一次的教训,我想足够你领悟什么是江湖了。这里已经没有让我留下的事情了。”

    说完,李裔文缓缓走出。

    藏虚道:“好友,若是有一天你想停下脚步,观星道观永远欢迎你。”

    李裔文不答,径直离去。到了观外,却又停了下来。

    “数十年来武林正邪两道虽然暗里激流涌动,但都不曾撕开表面的平静。这一次浮山之事,是不是彰告着什么呢?嗯……往诛仙海一趟。”

    李裔文沉吟半响,改变了方向。

    观内,释论疏目送李裔文离去后,对着藏虚说道:“前辈,此事我须回禀佛乡。佛乡路远,就不耽搁了。小方就麻烦前辈了。”

    说着,取过一旁盛放柳无方断臂的木匣。

    “此木匣已经被施下佛乡术法,可保断臂不腐,也一并托付前辈了。”

    柳无方见状,悄然握紧了拳头,而后轻轻松开。“路上小心。”

    “贫道早便有拜访红尘素衣之意,此次正是机会。小和尚先去,贫道晚些便与柳少侠前往深柳读书堂。”

    “请。”释论疏躬了躬身,离开了观星观。

    藏虚道:“柳少侠感觉如何?是否要歇息几日再动身?”

    “前辈唤我小方便可。”柳无方道:“服下丹药后,体内伤势已经得到控制,并不会影响赶路。浮山之事事关重大,我们还是即刻起身吧。”

    藏虚点了点头,正要说话,观外却徒然传来一阵孤傲辞号。

    “谁能抚我顶,谁可授长生?谁得不老药,谁登白玉京。”

    伴随着辞号落下,一阵彻骨冰寒忽然弥散。顿时间,整个观星观陷入冰河世界。

    柳无方功体重创,难以抵御,登时体表浮起一阵冰屑。

    藏虚见状,轻叹一声,伸指一点,柳无方身上冰屑顿时破碎。

    “这等恐怖的寒劲,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从未听说?”柳无方呼出了一口冷气,心有余悸的说道。

    “宗门憾事。”藏虚摇头再叹,元功暗提,罡足一踏,一股雄浑热力爆发,将寒劲逼开。

    “你在此歇息,贫道去去便回。”说罢,转身化烟而去。

    观星观外,一位满头白发,面容却如同如少年般清秀的男子傲然挺立。狂啸的风,吃不动他单薄的衣裳,更憾不动他背负着的巨大的寒冰玉棺。

    他就这般静静地看着观星观,淡漠的眼神深处,却是不容破坏的执着。

    突然,一阵青烟落下,藏虚现身。二人对视,目光无形交织中,却仿佛引燃惊雷,震得树叶婆娑,漫天尘飞。

    而在观星观远处,释论疏为浮山之变,极速赶回佛乡。行至中途,徒觉雄浑气劲,逼命而来。

    释论疏忙展开步伐,匆匆规避。

    “啊!”

    气劲强势,直接将武僧打爆,血肉碎衣漫天。余劲击打在地面,引得大地轰鸣不已,掀起蔽日沙尘。

    释论疏凝神警惕,待沙平尘息,却见一人横剑挡路,竟是异相狂锋追杀而至!

    释论疏双眸一凝,暗暗饱提元功,警备来者。

    两人狭路相逢,将会引发怎样的冲突?

    另一边,为寻乱源,李裔文孤身前往诛仙海,却惊遇十数位黑衣人匆匆而行。

    这突来的黑衣人,又将为李裔文此行,为武林带来怎样的变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