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牵引-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0章 牵引

    留仙翠篁之内,柳三变忽然来访,墨张声扬剑以对。

    一线随慌忙拦在墨张声身前,却被其重重推开。

    柳三变苦笑几声,道:“在下并非为造事而来,仅是希望一祭无寐生。”

    “师兄……”

    一线随也看着墨张声。

    “哼!”

    墨张声一声冷哼,倒持着长剑负手转身,不再看柳三变。

    柳三变见状,朝着一线随点了点头,拎着酒坛来到了无寐生目前。

    “前年伐月支,城下没金师。蕃汉断消息,死生长别离。无人收废帐,归马识残旗。欲祭疑君在,天涯哭此时。柳三变平生不沾酒,今日为君,痛饮半坛。”

    柳三变打开酒坛,在无寐生坟前倒了半坛酒后,将剩余之酒,一口饮尽。

    乒!

    饮完后,柳三变用力一摔,将酒坛摔破。

    “奸宄未除,壮魂难安。余下之事,君且于九天之上,护我功成。”

    说完,柳三变朝着坟墓深深地鞠了三躬。

    “祭奠完毕,请回吧。”墨张声冷冷地说道。

    柳三变道:“在下此来,除去拜祭无寐生之外,也是替武林请先生出手。烟都与诛仙海一日不除,江湖一日不宁。”

    “此事我自有考量,你再不离去,休怪我无礼了。”

    “这……”

    柳三变看着墨张声背影,眨了几眼,道:“好吧,在下这便离去。”

    “哼!”

    柳三变走后,墨张声一声冷哼,走进房中。

    “唉,师兄的变化太大了,让我都有些不认识了。”一线随看了看无寐生的坟墓,轻叹了一声。

    留仙翠篁外,柳三变步步沉思。

    “白首留仙……为何这一次他的出山,性格与以往大相庭径?真的只是因为无寐生之死么?还是无寐生之死只是一个契机?而又为何我竟然从他身上看到了一丝王权的影子?嗯……看来此人无法完全信任。”

    就在柳三变思考之际,突来疾风卷尘,尽拂万千剑气。一道傲然辞号伴随俊逸身形,傲然降临。

    “帘外几多争战,帘中握尽苍穹,谁悟得机心如梦。念悄然处,狮行虎顾,更掀起、烟雨云风。”

    “哦?”

    柳三变折扇一合,一双星眸凝视着忽然而来的人世主。

    “红尘素衣,冒昧拜访,请不要见怪。”

    人世主朝着柳三变微微躬身,礼数周到。

    “人世主到访,确实使在下受宠若惊。只可惜此地非是在下居所,否则定要与人世主煮茶论道。”

    ……………………

    道门宗上天峰,伴随博娴一声厉喝,同室操戈之幕,再度上演。

    道印双眸一眯,显然想起当初之事。但博娴比较非是外人,因此强压了心中愤怒,身形闪退,避开博娴攻势。

    “博娴,住手。”

    “哈,住手可以。拿出你掌上功夫。”

    博娴一声冷笑,云手推纳阴阳,八卦之印浮现,招招凌厉,式式夺命。

    道印见状,心中一怒,决意不再忍让,双臂一抬,同样的八卦名式,应手而出。

    轰!

    极招之会,天地震慑。残破的宗上天峰再添创痕。

    “只有这点能耐么?”

    博娴一声大喝,功体猛然一动,气劲压身。道印被迫的连退数步。

    博娴趁势而近,欲将道印擒下。

    “无奈啊。”

    道印一声长叹,一身八卦掌势尽敛,而后纳道门精纯元功于双指之上,一指点出。

    噗!

    博娴未料道印临时变招,一时不察,攻势被破。

    山下,虞千秋已经苦苦坚持在通天路上。天华君与天心君各怀心思地跟在他的身旁。忽然,宗上天峰处传来阵阵战斗声响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天心君目光一闪,道:“师兄,我过去看看。”

    说完,不等天华君回答,便匆匆离去。

    山上,激战依然。

    博娴一个不慎被道印击退之后,攻势不减反增,势若癫狂。

    道印眉头微皱。

    “博娴,你入魔了!”

    一声轻叱,携带滚滚元功,激荡宗上天峰。

    博娴身形一滞,旋即起手招纳风云。

    “八卦,火天。”

    道印一声低叹,元功一荡,道门绝式,浩瀚而出。

    “一剑舞穹仙。”

    道印气纳风云,凝聚万千星辰之光而成白虹之剑。

    一剑,博娴败退。

    “哈,你的修为日益精湛,然而掌上之功,却是懈怠了。”

    博娴擦了擦嘴角鲜血说道。

    “宗上天峰虽已隐世不出,但琐事繁多,一身修为能可不降已属幸然。”道印一挥手,散去手中白虹,道:“为何你会出现在此,而又突然对我发起攻击。”

    博娴正待开口,却又忽然心中一跳,危机临身。

    “住手。”

    道印身形一闪便来到博娴身后,一弹指,将天心君长剑弹开。

    “师尊。”天心君眉头一皱。

    “退下吧,他不是敌人。”

    博娴道:“闲杂人等,莫要叨扰我与道印之会。”

    “你!”天心君双目一瞪。

    道印摆了摆手,天心君才不忿地离去。

    “这般态度不似你之作风。可是我这徒儿招你不快了?”道印问道。

    “虽然与他并无交集,但是能感觉得出次子心术不正,你当多加引导。至于我之来意,详情听说。”

    博娴将事情大略的说了一遍。

    “竟有此事?”

    道印面色一沉,道:“八卦双流目前只有你我出世,难怪你会来寻我。只是自从宗上天峰封山之后,我从未离开,了空禅师又怎会死在我之手下?”

    “看来,我最不愿意看见的情况,果然发生了。”

    “恩?”道印一愣,旋即问道:“有没有可能这只是凶手故意制造的假象?用来蒙骗他人。”

    “故意确实故意,但是却不是假象。你认为我会判断不出伤势是否出自八卦掌?”

    道印沉吟一番,道:“此事确实离奇。”

    “若是再加上一事,或许便不算离奇了。你可知虞千秋来意?”博娴问道。

    “虞千秋,是他如今名号么?”道印皱了皱眉,缓缓摇头。

    “道门之内定有叛徒,不仅如此,释儒二教亦然。同时,三教圣司失踪,而他们的功法,却被某些宵小习练。详情听说……”

    虞千秋将天华君所述转达了一遍。

    “什么?”

    道印面色一变,原地走了几步。

    “宗上天峰封山以后,便只有天心君入门。此子虽有些骄傲,但是生性尚是良善,且从面相来辨,也不是二心之人。”

    “哈,因无暇而有疵,这不是你道印一向奉行的理论么?”博娴一甩衣袖,道:“关于此事,我会再走一趟佛乡,向他们坦诚。当年三教之乱,万不可再度重演。”

    “另外,诛仙海与烟都再出,虞千秋身负奇特命格,不可有失。若是他在此地出事,你便准备好接受各方正道的责难吧。”

    “哦?这两个祸世之胎竟也死灰复燃了?”道印奇道。

    “讯息我已带到。关于叛逆之事,你需要多加留意。请。”

    博娴拱了拱手,离开了此地。

    博娴离开后,道印面色也冷峻了下来。

    “道门叛逆。”

    这时,天心君再次走了过来。

    “师尊,方才那人来此为何?”

    道印摇了摇头,不做解答,反问道:“你说你上次出去曾经遇过一些自称东瀛武士之人?”

    “不错。”

    天心君撇了撇嘴,道:“这些家伙本事不大,口气倒是不小。”

    “对了,师尊。”天心君似乎忽然想起来什么,道:“那次我打败那些东瀛武士却没有下杀手,他们曾与我立下再斗之约,如今时限将至,我需要出山一趟了。”

    “东瀛之人虽盲目自大,但也不乏好手。此去多加小心。”

    “是。”

    天心君躬身一拜,缓缓退去。

    道印眼中蓦然闪过一道精光,旋即又黯淡了下去。

    “天心君虽已经习得众多道门之法,但从未曾接触过八卦掌,这个叛徒,料想不会是他。那么会是谁呢?”他一边想着,一边将目光远投,落在了半山处陪着虞千秋且行且停的天华君身上。

    随后,道印也离开了此地。

    而在道印离开之后,天心君却是忽然再现。他站在通天路的终点处,看着已经走到山腰的虞千秋,唇角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意。

    “呵呵,天剑君。不知道走过通天路而身疲力竭的你,能否避开我留下的一剑?”

    说着,天心君并指成剑,一点地面。登时一道剑气被注入地底,只待虞千秋踏出通天路,这道剑气便会忽然爆发,取其性命。

    “我可是很看好你的啊,别让我这一道剑气白费了哦。”

    天心君噙着笑意,瞬间消失。

    天绝峰外,佛识神色阴沉,匆匆而行。

    “博娴竟已离开了此地,他回去哪里呢?嗯,论公义,柳三变不下于博士生。论智谋,更是尤胜一筹。往深柳读书堂。”

    佛识打定主意,正要加快步伐,却忽然发现有人正往天绝峰而来。

    “嗯?天绝峰地处偏僻,少有人至。如今夜流光积毒已解,李裔文等人应不会再来,难道是烟都之人?”

    心有疑虑,佛识闪身一旁,以大石隐蔽身形,一探来人身份。

    不多时,三道身影停在了天绝峰下。

    “儒门之人?”

    佛识眉头一皱,就他所知,夜流光与顾惜朝两人并不属于三教,怎会与儒门之人有所来往。若是虞千秋在此,定会讶异地发现,这三人正是万章山风月学堂的院长以及吟风赋月两人。

    正在佛识疑惑之间,三人中却有人开口了。

    “院长,此地便是天绝峰了。”吟风说道。

    “好,上去。”告子院长点了点头,三人大步上山。

    一旁,佛识走了出来。

    “这三人虽是满身正气,然而面形带杀,恐怕来者不善。跟上一看。”想罢,佛识悄然跟在三人身后。

    而在诛仙海内,血为王也再度采取了动作。生性癫狂的火火火,一脸兴奋地走出了诛仙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