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百八十一章 神经病啊!-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二百八十一章 神经病啊!

    三丈之内,裳不归的速度天下无双。

    不过长途奔袭,他的速度也并不缓慢,只不过没有那么出彩而已。

    他并没有直接前往神伏殿,而是仗着自己的速度,先是花费了数个时辰绕着这个恶魔道内部走了一圈,将所有地形都记下之后,才望着神伏殿的方向而去,

    很快,一座宏巍的殿堂,就如蛰伏在夜色之下的巨兽一般,逐渐出现在了裳不归的眼帘。

    “这样宏伟壮阔的居所,祸苍生这个家伙,还真是懂得享受。”

    裳不归落在一处高大的铜像之上,藏好身形,向着神伏殿之内窥视,同时平缓着略微有些粗重的呼吸。

    恶魔道之内范围宽广,而他虽然速度不差,但毕竟不是夜流光那种拥有风神腿奇迹的家伙,如此奔袭绕场一圈,也消耗不浅了。

    “嗯,没有丝毫的动静,我该进入一探吗?”

    足有半柱香的时间,裳不归方才平复完毕,看着眼前的殿堂,却又陷入了沉思。

    他此行的任务,一者是打听恶魔道之内尚还值得注意的强者,另一个则是探索恶魔道内部的结构布局。如今两个任务都完成了,是否要更近一步,则成了裳不归纠结的问题。

    因为打听强者的任务,三个值得留意之人,都只有一个名字啊……

    “嗯?脚步声。”

    正在纠结之中,裳不归双眼一凝,猫身藏进了铜像的阴影之地。

    不多时,一道显得有些散漫的脚步声传来,伴随着的是无意识的呢喃声,裳不归心中推断应该是一名起夜之人。

    只不过——为何起夜需要走到这空荡的广场之上?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接近,裳不归心中的不安便愈发浓重了。

    很快,脚步声停在了铜像的另一侧,随后便是‘滋滋’的声音传来,顿时让裳不归心中的沉重变成了尴尬。

    竟然……专门跑到这里来尿尿?

    神经病吧!

    裳不归一时无语,呼吸也不由得粗重了几分。突然……很流畅的“滋滋”声骤然停顿了。

    旋即,裳不归便发现了一个有着半脑袋红色头发,长相奇特的家伙正迷糊地站在铜像之上看着自己。

    “强者!”

    行踪再一次暴露,裳不归瞳孔猛然一缩,‘吹息’身法施展,身形瞬间出现在了三丈之外,旋即头也不回,快速奔逃。

    方才惊鸿一瞥,但是裳不归却是瞬间认出了那人的身份,正是恶魔道之首,奇命绝神·祸苍生!

    裳不归是一名杀手,虽然是过气的杀气,但本质并没有改变,正面的战斗始终非是他所擅长。而祸苍生绝对是强者中的强者,此刻他身形已经被发现了,两人的战斗,恐怕自己绝无法取胜。而且此地乃是恶魔道,是祸苍生的地盘,若是不尽早逃出,恐怕今夜他裳不归便要永留此地了。

    想到这里,裳不归不禁又暗骂了一声。

    大半夜的起夜不去茅房,居然跑到这空荡荡的广场来。

    神经病啊!

    而等到裳不归跑出了十数丈之外,祸苍生似乎才反应了过来,忙大喊了一声:“哇,你是刺客!不准走!”

    话音落下,祸苍生身形急促窜出,速度之快,竟是不亚于裳不归!

    同时,祸苍生伸手一招,一条布满了利刃的软铁鞭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正是其成名的奇兵——横断十方!

    “死来吧”

    祸苍生大喝一声,横断十方大力甩出,竟神奇变长,直攻裳不归后背而去。

    裳不归感应到身后气芒刺体,忙在空中扭转身形,金石留行全力点出,正好点在了铁鞭之上。同时铁鞭之上,祸苍生的巨力传来,让裳不归瞬间受创,虎口炸裂。

    裳不归当机立断,借助这股力量,瞬间又往前飞跃了一段距离。

    然而此地到底是祸苍生的地盘,他的两声大喝,早已经惊动了不少人。

    就在裳不归借助祸苍生之力向前逃窜的时候,一道剑光突然临身。

    裳不归慌忙格挡,虽未受创,却让身后的祸苍生追得更近了。

    “哇哈哈,好玩,太好玩了!”

    祸苍生手握着铁鞭,轻轻地甩动着,让人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发动雷霆的一击。同时他哈哈大笑,如逗弄猎物的猎人一般,充满了肆无忌惮的猖狂。

    裳不归眼神冷沉,丝毫不为所动,一名王牌杀手的冷静,在此刻展露无疑。

    他又是巧妙地避开了几道突如其来的攻击,速度丝毫不减,反而利用这些攻击将祸苍生脚步拖住了。

    “恶魔道实力前二十外的不准插手!”

    祸苍生气的哇哇大叫,方才几道弱得掉渣的剑气,居然差点打中他了!虽然最后被他闪躲了过去,但裳不归逃得又更远了。

    裳不归冷哼了一声,心中却是警觉祸苍生此人头脑远胜外表,同时暗中奋起内元,加快速度。

    骤然,一道无形剑气急速而来,荡灭虚空,裳不归心头一跳,情知此式无法闪避,金石留行瞬间而出,名招相应。

    砰!

    极限交战,无形剑气瞬间破碎,裳不归身处高空,无从借力,身形被击飞了。

    祸苍生趁此机会,横断十方再度甩出。

    裳不归艰难地扭转身形,避开了横断十方之后正欲继续逃离,却不料横断十方似有灵性,竟在远处转弯之后再度袭来。

    裳不归连续动作,身上惯性太大,一时无以为继,竟是被铁鞭洞穿了腹部,鲜血漫洒长空。

    “哇哈哈哈,去死吧!”

    祸苍生哈哈大笑,接回了横断十方之后继续欺前。

    裳不归重创,眼中剧烈的杀意浮现,但很快又被打收了回去,继续逃离。

    黄雨界限已在眼前,留下强拚,即便是能拚掉祸苍生,也是亏本的买卖。

    祸苍生也看见了黄雨,当即哇哇大叫地追赶地更加用力了。

    “三丈,只要到达三丈的距离,我便能够瞬间出去。”

    裳不归目光冷冷地注视着出口之处,以他目前的情况,‘吹息’尚能在使用一次,之后恐怕便会陷入虚弱境界,虽不至于当场脱力,但是速度必也将很快地降下来。

    然而,就在裳不归即将接近黄雨界限三丈距离的时候,一道强大的刀芒,突然自方才神伏殿的方向传来,几乎是瞬间,便要抵达裳不归的身侧。

    瞬息之间,祸苍生猖獗的大笑着,裳不归瞳孔怒瞪着,倏然——

    一切都好似静止了一般,只有一道剑气,行走在凝滞的时光之内,后发先至,竟是直接将刀芒击碎,随时余劲爆发,更是强行将裳不归与祸苍生两人逼分开来。

    “嗯?这个剑气!”

    裳不归瞳孔猛然一缩,然而时间来不得让他多想,便被余劲爆发之威推向了黄雨界限,当即施展‘吹息’身法,瞬间到达了黄雨界限之外,随即毫不停留,快速远去。

    “哇呀呀呀,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祸苍生站在黄雨界限之内,气的不断跳脚。只差一点点,他就能够将这只小老鼠打死了,结果却被人横加干涉,导致目标没有实现,实在是气死人了。

    祸苍生骂了数句,他的身侧,曲伏悄无声息的出现了。

    祸苍生顿时将怒火转移,喝骂道:“曲伏,都怪你,为什么你不早一点出手?”

    他显然认为,或是曲伏早一点出手的话,裳不归肯定是没有办法逃离的。

    然而面对祸苍生的暴怒,曲伏却是丝毫不惧,依旧是那一副冷冰冰地模样,说道:“从神伏殿到黄雨界限的距离,我们只有一招的时间。而不论我什么时候出招,最终都会是相同的结果。要怪,你便去责怪那一名阻拦我的人吧。”

    曲伏的刀招被破才导致的裳不归脱逃,此事说起来真怪不得他。但是破去曲伏刀招的那人,自己又还不想与他这么快决裂。

    “哎呀,好烦啊,该死的御长空,为什么尽跟我作对啊,就不能跟我相亲相爱一家人么,哇呜呜,我好惨啊,兄弟都死光光了,还这样被人欺负。”

    祸苍生似乎越想越委屈,不由得嚎啕大哭了起来。

    曲伏斜睨了他一眼,没有搭理,转身便直接离开了。

    而在恶魔道的远处,裳不归见祸苍生等人果真不出黄雨界限,方才缓下了身形,略微平复过后,却是数口污血喷出。

    “亏大了,亏大了。”

    裳不归咧了咧嘴,将自己的伤口处理过后,方才长舒了一口气,旋即又想起那最后出现的剑气,不由得陷入了沉默。

    “那般剑意,绝不会有错,绝对是之式,你会是裳不归要寻找的人吗?看来恶魔道这个地方,与我是要解下不结的孽缘了”

    西垂的绝唱,裳不归虽不曾亲身体验过,但是就是有那种感觉,方才一剑的剑意剑境,都让他有了这样的一种感觉。

    不管那人是否自己要找之人,总之,裳不归将他记下了。而他原本只是协助柳三变探查恶魔道的任务,也必将深入成为针对恶魔道的助力。

    “不管如何,我现在因公受伤了,还是先去读书堂蹭几枚丹药吃吃吧。”

    探查得来的情报尚要转达柳三变,而他现在的伤势,也的确需要柳三变或者泣红颜的治疗。裳不归辨了辨方向,正要离去的时候,却又突然止步了。

    “嗯,浓重的杀机,看来裳不归今夜的倒霉劲儿,还没有过去。”

    裳不归伸手之招,金石留行在手,目光幽幽地看向了杀机传来之处。

    那里,一条抱病的身影,在不断地咳嗽声之中,缓缓走了出来。

    来者正是儒门病夫子·慕容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