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百八十八章 真正的身份!-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二百八十八章 真正的身份!

    朝黄居之下,寻根两人一路沉默而行,直到离开了朝黄居的范围,玉飞倾的脚步突然停下。

    “怎样了?”寻根问道。

    “在想放沧海此人。”

    玉飞倾摇了摇头,轻声说道。虽然寻根片面地肯定了儒门杀令并非是当日的黑衣人,但是却无法排除他也是同谋的嫌疑。

    而他所指出的航道千书,此人风评甚佳,乃是公认的洪范义理学的传承之人,一向淡然无争。这样的人会参与到覆灭听雨楼的事件当中,反而显得有些骇人听闻。

    寻根却不这么想,而是说道:“此人非是易于之辈,你我两人同时前来,却依旧不表露出丝毫的异状,若是我不表明缘由,恐怕今日将空手而回。”

    “你说得也有道理,至少现在,我们还有下一条相关的线索。若是航道千书非是参与之人,却也未必不可从他之处,再得到其他的消息。”玉飞倾点了点头,也认可寻根的想法。

    寻根问道:“那接下来,是去寻找畅和风此人?”

    “打铁需趁热,自然是越快找到他越好了。”玉飞倾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不过此人似乎也退隐许久了,想要得到他的信息,恐怕还需要前往儒门一问。”

    “同行吧。”

    寻根将手一招,两人正要离去,步伐却骤然一顿。

    “这个感觉……”

    寻根面色微变,步伐不由自主地停下,看向了一旁。

    那里,一条身影正缓缓而来。

    “一绽春雷万物苏,蛇蟾猬鼠始呜呜。人间每又添新色,色底谁知有异无。”

    赫然是天尘之愆一步一吟唱,缓缓靠近了。

    “嗯……强者,是来寻衅的吗?”

    察觉到天尘之愆的根基,玉飞倾双眼微眯,轻声问道。

    “放心,我没有恶意,此来,乃是为了寻无根飘萍询问一件事情。”

    铸霆声察觉两人警惕的姿态,忙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并没有恶意。

    寻根则是眉头一挑,诧异地看向来人。

    两人似乎并不曾有过接触,但是他却能够准确地喊出自己的称谓,恐怕此人的身份并不简单。

    寻根沉思少许时间,对着玉飞倾点了点头。

    玉飞倾会意,说道:“既然如此,我在前方等你。”

    说完,又看了一眼铸霆声之后,方才离去。

    玉飞倾离开之后,寻根便准备询问铸霆声的身份,却不料此事,突感刀芒刺肤,旋即一条豪迈的声音,大步而来。

    正是刀胜·刀天下!

    “哈,柳三变说的没错,你果然在此。”

    刀天下看见寻根,哈哈一笑之后,大步走了上来。及至他看见了铸霆声,以及其身后所负的佩剑之后,才若有所思地说道:“你竟然也在这里啊。”

    “嗯?你们认识?”寻根奇道。

    铸霆声苦笑数声,说道:“也罢,事情既然已经落幕,也没有什么好伪装的了。”

    说完之后,铸霆声伸手在面上一抹,竟是再现了熟悉的面容。

    天尘之愆·铸霆声的真实身份,赫然便是博士生!

    “是你,博娴。”

    寻根稍微一愣,旋即便又想起了他之来意,不由得奇道:“你说有事相询,倒是令人好奇了,以你之能为,尚有什么事情是不知道的。”

    “天下之大,未知的人事物不知凡几,博娴又岂敢妄言尽识?”

    博娴摇了摇头,旋即将人怒解了下来,递给了刀天下,并说道:“多谢刀胜借剑了。”

    言下之意,人怒之剑,竟还是刀天下所借。

    刀天下接过人怒,笑了笑没有说话。

    博娴继续说道:“前段时间,在天华君布局之下,虽然成功诛杀了墨张声,但是也发生了不少意料之外的事情,其中一件,便是这玲珑骨了。”

    “嗯?玲珑骨?”

    听博娴提及玲珑骨,刀天下不由得失声开口,引来两人诧异的目光。

    刀天下说道:“我来此的原因,也正是因为玲珑骨,详情如此。”

    刀天下将明清越之事大略地说了一遍。

    寻根慨然,说道:“早便知玲珑骨另有机缘,只是一直都不曾了解,想不到如今还是出现了。”

    寻根本有一根玲珑骨,携带在身已经有了很久远的岁月了,却一直接触不到与之相关的线索。却没想到在将玲珑骨转赠佛识之后短短的数个月后,玲珑骨的主人,便出现了。

    博娴则是有些好奇,也有些不信,说道:“明清越,此人当真如你所言,懵懂纯真,却自有一番自己的善良?”

    “当然,当日我们数人咄咄相逼,他却始终都不曾下过杀手。而在我们退去之后,也绝不追击。”

    “嗯,奇怪。”博娴摇头晃脑的,似乎是遇见了什么难题。

    刀天下道:“你奇怪什么,不如说出来一同讨论。”

    “我之身上,此刻正有一截玲珑骨,但是其上,却是弥漫了煞气以及一股十分恐怖的因果,你们一观便知。”

    博娴将玲珑骨取出,登时之间,青天白日两人竟也感到了一丝寒冷之意。

    寻根说道:“这的确是玲珑骨无疑。”

    刀天下则是说道:“我现在是知道你在奇怪什么了,我现在都奇怪了。”

    明清越明明是一个遗世而独立之人,懵懂纯真。然而这一根玲珑骨,其上的煞气恐怕没有杀戮上万生灵,是决计无法凝聚而出的。

    更遑论那玄之又玄的因果之感。

    “所以,这正是我寻找无根飘萍的原因。”

    博娴也不太愿意久沾玲珑骨,很快便将他收了起来。

    其实当日在那山谷之中,值得让他留意的事情并不止玲珑骨一事。墨张声最后的发狂,乃至于使出了王权的武学都是十分蹊跷的事情。

    之所以先专注玲珑骨,主要还是其上的煞气与因果让他都震惊了。

    “想必你是知道了寻根曾捡过一根玲珑骨的事情了吧。”

    寻根此刻也恍然了,但是却奇怪地说道:“只是很可惜,我所捡到的玲珑骨,普普通通,并不如你这一根这般。”

    “可否取出一观?”博娴问道。

    “很抱歉,玲珑骨已经不再寻根身上了,具体情况如此。”

    寻根将当日佛识被夺胸前佛骨,自己情急之下用玲珑骨替他治疗的事情说了一遍。

    博娴感慨道:“想不到竟还发生了此事。”

    刀天下问道:“那么眼下,你准备如何处置这根玲珑骨?”

    他答应了明清越,要先带回一根玲珑骨去交换玲珑花。寻根之前所有的一根,现在已经在佛识身上,不方便夺取,因此刀天下的目光,便放在了博娴身上。

    “这嘛……”

    博娴沉思,玲珑骨上的煞气虽然骇人,但尚不至于让他太过担忧,主要还是其上的因果之力。

    但是明清越既然是玲珑骨的之人,那么这股因果之力回到他自己的身上,也是最好的选择了。

    博娴想了想,说道:“既然玲珑骨的主人已经出现,那也免了博娴调查的苦恼,任何事情,便让正主自己去愁吧。”

    博娴取出玲珑骨,连同一个布袋子都递给了刀天下,并说道:“虽然如此,但是其上煞气还是将之消减为上。博娴建议你先走一趟佛乡,请三座出手。”

    佛乡三座佛法高深,想必对于净化其上煞气怨念,自有办法。

    “可以,多谢你们了,请。”

    刀天下接过玲珑骨,躬身道谢之后,化光往佛乡方向而去。

    寻根说道:“既然无事,寻根尚需前往儒门一趟,便先告辞了,请。”

    说完,寻根离去,留下博娴一人沉思。

    “他们两人出来的方向,是朝黄居。寻找儒门杀令的目的是什么呢?甚至在与儒门杀令一谈之后,还要前往儒门。嗯……算了,此事先不关注,先回宗上天峰关心师尊之事。”

    在化身天尘之愆之后,博娴便一直不曾回返宗上天峰,乃至于令师被擒,也没有太过的关心。如今天华君之局已了,也是时候专心处理了。

    念头落下,博娴驾驭起遁光,快速远离。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