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谁,才是恶魔?!-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八十九章 谁,才是恶魔?!

    洒遍诸天蚀骨水,诛尽人间好善人。一魔怒目从中坐,百鬼龇牙两列分。

    风声呜咽,雨声呜咽,人声呜咽。两山夹脚而成的幽森山道,充满了诡谲玄奇的气息。

    永岁不绝的黄雨,永岁不绝的呜咽,交织着人世间最恐怖的所在。

    然而今日,甫经战火的恶魔道,却又再次迎来了一条熟悉的身影。

    “这里,便是恶魔道了么?”

    山道口处,百丈的魔像,怒目向天,身后百臂,各自持着兵刃,好似要与上苍决一死战。魔像的两侧,奇形怪状的鬼怪雕像分列,龇牙咧嘴,表情各异。

    唯有栩栩如生的眼里透着相同的嗜杀光芒。

    李裔文看着眼前一切,神情平淡,似乎这些狰狞的景象,以及凄惨的氛围,丝毫都无法影响他的心绪。

    天刀神隐的下落,就连柳三变都不曾知晓,那么想要得到他的消息,便唯有寄望与目前为之,唯一一个尚与他有所牵扯之人——奇命绝神·祸苍生!

    恶魔开道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而且在柳无方的布局之下,死伤惨重,想要虏获恶魔道之人询问信息是不可能了,那么唯一的办法便是——直接打进去!

    虽然这个办法很不理智,但是却也是最为简单,李裔文明显不愿意在这个事情之上花费太多的时间,因此才会决意强攻,直接将祸苍生逼出来交谈。

    心绪整理完毕,李裔文伸手一招,背后的飞凶如受牵引,划拉着森然的圈圈,落入了李裔文掌中。同时,久违的辞号,再度唱起。

    “茫茫江浸血,黯黯欲何之!”

    李裔文眸子半阖,飞凶拖地,在里面拉出了一道浅浅的剑痕,同时一步一步,缓慢而沉重地步入了黄雨之中。

    庞大的剑气无由而发,漫天黄雨如受震慑,这永岁不绝的奇异之雨,竟是为之凝滞,而后淅沥声消,逐渐止住了!

    “什么人,胆敢擅闯恶魔道!”

    与此同时,一道阴恻恻的厉喝之中突然传来,旋即便见得飞鼠飞身前来,而后落在了李裔文身前。

    “嗯?这奇怪的黄雨居然停住了?”

    飞鼠赶来,先是被这永岁不绝的黄雨停住而震撼,旋即便被李裔文一身精纯剑意所震惊。然而……

    “这人是谁,他体内的鲜血……”

    飞鼠三角眼中的瞳孔猛然一缩,他终年饮血,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李裔文就连血液之中,竟都饱含着令人恐惧的剑意,当即面色一变,当机立断地转身就逃。

    然而——

    “独立三边静,轻生一剑知!”

    李裔文剑意骤然而发,不见丝毫动作,飞鼠逃窜的身形骤然停住,眼中的神光逐渐消失,随后‘噗通’一声,跌落尘埃。

    一条生命,就此凋零。

    李裔文恍若不觉,一步一步,缓慢沉重又坚定,径直地越过了飞鼠的尸体,继续向前。

    恶魔道之中,并无善者,皆是该死之人,李裔文对此不会抱有任何怜悯之意。

    很快,李裔文便来到了村庄之外。

    “嘎嘎嘎,又是一名可怜的娃儿。”

    村口处,那名曾被裳不归劫持,有着敏锐可怕的嗅觉的老妇人看见李裔文一身真元澎湃而来,以为又是一名被逼入谷之人,眼中狰狞之色不由得闪过。

    恶魔道有明确的规定,凡是得到了祸苍生确认,加入了恶魔道之人,不得自相残杀,否则将移交执法队处理。

    当初执法队在弃无命的带领之下,个个都嗜杀非常。移交执法队,其实便相当于判处了死刑。

    但是即便如此,恶魔道之内,自相残杀的事情依旧时常发生。

    因此,在村庄的入口之处,便时常会有人再次徘徊,原因则是为了杀死那些初来乍到,尚不被祸苍生承认的新人,以此来满足自己扭曲的幸福感。

    “哇哈哈,是我的,他是我的!”

    “明明是我的,滚!”

    村口之处,十数人同时看见了李裔文,当即疯狂地涌了上来,一个个真元沸腾,生怕出手慢了,李裔文就要被其他人打死。

    那名老妇人见状,抽出了寻常时刻隐藏在拐杖之中的武器,准备分羹。

    然而就在她准备动身的时刻,身形却突然呆滞住了,面色苍白,长剑也是‘当啷’一声,失手跌落,佝偻的身躯瑟瑟发抖,而后更是跪倒在地,双手抱着脑袋,不敢再有任何动作,只有眼角的余光,隐约地注视着在场的惨况。

    而导致她如此恐惧的原因则是——

    李裔文见众人扑了上来,神情没有丝毫的改变,依旧拖曳着飞凶,缓缓前行。

    然而,其凌厉的剑意,却是充斥着周身三丈范围。

    凡是进入了这个范围之人,一个个都莫名扑倒在地,连惨叫哀嚎的时间都没有,瞬间死去!

    李裔文不为所动,他此番前来,本就有了大肆杀虐的准备。他冰冷的眼神冷视了一眼不远处瑟瑟发抖的老妇人,最后还是没有偏移自己的路线,径直往着恶魔道深处而去了。

    “呜呜呜,恶魔,他是恶魔。可怕,太可怕了,这里太危险了,我要搬走,我马上要搬走!”

    老妇人是真的被吓怕胆了,尤其是刚才那一眼注视,竟让她有凝视死亡的错觉!

    她选择在村口附近定居,除了当初被踢出来之外,另有一个原因便是方便她动手杀死新人们。但是从之前的裳不归,再到现在的李裔文,两名顶尖的强者,一者暗探,一者明闯,都彰示着恶魔道未来将不平静。

    这个地方,太危险了!

    在李裔文远离之后,老妇人疯狂地奔入茅屋之内,收拾细软之后,没有丝毫的停留,直接往着恶魔道偏僻的角落之处狂奔而去。

    而另一边,李裔文淡然前行,所过之处,剑意横生,凡所接触之人,尽皆瞬间毙命!

    他此刻就如同化身死神一般,冷漠又无情地收割者一条条的性命!

    直到,一名披着黑色披风的跛足青年,一瘸一瘸地拦在了李裔文的前方,他的脚步第一次停下了。

    “离开吧。”

    曲伏冷静地说道,虽然李裔文这一次强闯,造杀非凡,但是他能够感觉得到,李裔文是一名恐怖的强者——远非是柳无方所能够比拟的。

    若是他不离去,纵使以恶魔道的实力,或许大战之后能够将他永远地留下,但是恶魔道的环境,必也将遭到严重的破坏。

    在本就失去了不少人员的时刻,再遭受这种重大的损坏,恐怕恶魔道,再也没有了避世的资格了。

    李裔文没有回答,眼神依旧平淡。他能够感觉的出来,眼前的青年实力不差,但是绝对不是自己要找之人。

    他缓缓举起了飞凶!

    而在恶魔道远处,盘膝而坐的月飞花豁然睁开了美眸,眼神之中,终于第一次出现了除沧桑之外的神色,那便是——惊诧!

    “有人……强闯恶魔道了!”

    感应到恶魔道中传来的恐怖剑意,月飞花沉思许久之后,才决定起身前往查看情况。

    7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