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腹黑的折桂令!-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九十章 腹黑的折桂令!

    某座山林之内,一男一女两人前后而行。

    当先的女子,体态妖娆,虽是轻纱覆面,却丝毫不减风华,正是美艳至极的儒门折桂令·纪瓷。

    而跟在他身后的古板男子,则是薄乐山无疑了。

    “折桂令,我们这段时间一直在这附近转着圈子,目的到底是什么?”

    薄乐山有些愤然地诘问,自从当日在读书堂之外,他的行踪被喝破,两人便联手行动。但是折桂令到了这个地方,却又好似在戏耍他一般,一直在毫无意义地转着圈子,浪费时间!

    折桂令才不会向这个明着协助,暗地里监视自己的家伙说明情况呢,当即美眸一翻,没好气地说道:“纪瓷此举自有用意,你若是不耐,自离开了便是。”

    “哼!”

    薄乐山愤然一甩袖子,却也闭口不再说话了。

    折桂令唇角拉起了一名好看的弧度,似乎在不屑于薄乐山的伎俩。但是很快,这个笑容便凝滞了。

    在东武林之处,被一件秘宝所砸飞的白衣青年阿长,此刻正从两人前方缓缓行来,他眼中神光潋滟,却又好似双目无神;他龙行虎步,赫赫生威,却又让人感觉其步伐虚浮,东倒西歪。

    极度怪异扭曲的感觉,让人心生压抑。

    折桂令停下了脚步,歪着头,好奇地注视着阿长。

    但是奇怪的是,折桂令的目光一直跟随阿长的移动而移动,他却似乎没有丝毫的察觉一般,径直便远去了。

    身后的薄乐山见折桂令如此放浪形骸,不顾男女之别地注视一名陌生的男子,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怒道:“折桂令,请注意你之身份!”

    ‘好奇怪的人。’

    折桂令没有理会薄乐山,而是看着阿长的背影,喃喃自语。

    虽然两人这是第一次碰面,甚至连话都没有说上半句,但是折桂令却敏锐地察觉到了,此人的异常。

    ‘或许他身上,会有值得探索的地方。但是前提是——’

    折桂令美目眺向了薄乐山,虽然寻找云天心的事情,带上他并没有关系,但若是想要进行其他的事情,还是需要先设法将他甩掉才行。

    “折桂令!”

    薄乐山见折桂令心不在焉的,不停无视自己,也不免再次被挑起了愤怒的情绪。

    “请你明言目标与计划,否则薄乐山将回禀老师,替你做出安排,以免浪费儒门有生之力!”

    三教都在克制自身,不释出太多的力量,以免引起他人紧张的情绪。折桂令的入世,儒门不可能不知道,没人找上她,也不过是儒门也默认了而已。

    而作为儒门台面上唯一入世的组织,风月学堂的确握有一定的管辖权利。就如同道门宗上天峰一般,即便是绝涯等分数其他分脉之人,也会以宗上天峰为暂时的主心。

    折桂令听闻薄乐山的话音,嗤笑了一身,但是她现在也没有跟告子对着来的想法,沉思少许,觉得便将事情告知他也无法,于是便说道:“纪瓷正在找寻杀害儒师的凶手,他应该就在附近。”

    折桂令修有万物有灵之境,这万物有灵,不是武境,也非是什么神通之能,更多的是类似与灵识强化,能从冥冥之中得到一丝方向。

    简单地说,就是直觉。

    她能够察觉到云天心应该就在这附近的范围,但是寻找了数日,却没有丝毫所得,因此才造成了她在此地耽搁的窘境。

    然而,薄乐山听闻折桂令此言,不由得面色微变,失声道:“什么?你竟已经掌握了凶手的信息了?”

    “确切的凶手尚不明确身份,但是云天心绝对逃脱不了关系。”

    “云天心?嗯……此人薄乐山也曾有听闻,乃是烟都之人,阴险狡诈无比。”

    薄乐山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不行,我必须将这个事情告知老师。我先去传信了。”

    薄乐山说完,便往附近高地而去了。

    而在他离开之后,一道熟悉的身影,却又突然出现在了折桂令的眼帘。

    “是他,道门埋剑·绝涯。他怎么会在这里?”

    折桂令眼神闪烁,心中所想,却是方才的怪异青年。

    同时,绝涯也看到了折桂令,大步上前,两人见过之后,绝涯问道:“敢问折桂令,可曾见过一人从此经过?”

    “可是一名神情怪异的白衣青年?”

    “不错!”

    绝涯神色一喜,追问道:“劳烦折桂令告知此人去向。”

    “这嘛,此事折桂令倒是没有隐瞒的必要,不过却十分好奇,那名男子是谁,你又因何要追赶他呢?”

    折桂令撩了撩鬓角青丝,媚眼如丝地说道。

    “这,此人身份暂且不知,但是他盗取了道门之物,绝涯必须要将他追回。”

    绝涯看见折桂令又露出了这种魅惑的姿态,不由得眉头微皱,后退了数步之后,继续说道:“至于具体何物,请恕绝涯无法告知。”

    “原来如此,既然是道门之事,纪瓷也不好深究。”折桂令恍然地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与白衣青年行走方向相反的西面,说道:“那人往西而去了。”

    “多谢,此事算绝涯欠你一个人情,请。”

    绝涯不疑有他,匆忙便又往西追去了。

    “嗯……道门之物。”

    折桂令陷入沉吟,方才阿长的情况,让其升起了好奇之心。此刻在知道了乃是道门之物所造成之后,更感兴趣了,因此直接忽悠了绝涯,准备自己研究此事。

    反正到时候大不了自己将事情调查清楚之后再将宝物归还道门就是了。

    而在此事,薄乐山也传讯回来了。

    “折桂令,方才离去之人是谁?”

    薄乐山问道,在他回转的时刻,正好看见了绝涯离去,只不过当时相距甚远,并没有看清面貌。

    “一名路过之人而已,不用在意。”

    折桂令含糊了一句,心中念头一转,便已经有了将薄乐山打发的办法了。

    她说道:“薄乐山,现在正是需要你出力的时候了。”

    薄乐山闻言,面容一肃,说道:“可是折桂令已经发现了凶手的行踪?为了儒师,若需薄乐山出力之处,万死不辞!”

    虽然他不喜折桂令的为人,但是对于她的能为,却是十足信服的,因此误以为是她找到了云天心下落了。

    折桂令摇了摇头,说道:“敌人十分狡猾,每一次都留下似是而非的信息,引诱着我们不停地兜圈子。”

    同时,折桂令从怀中取出了一方手帕,并指凝元,化体内真力为墨,镌刻下了无形之字,而后快速将手帕折叠,递给了薄乐山。

    “以你我二人之力,恐怕难以找出凶手的行踪。纪瓷已经在手帕之上写明了情况,劳烦你将此手帕送完读书堂,交给红尘素衣。他会设法援助的。”

    “这……”

    薄乐山接过手帕,从其上传来的香气让他不由得心神一荡,旋即狠狠摇头,将那股莫名的旖旎甩出脑海,旋即才说道:“可以,折桂令也请注意安全。”

    折桂令说道:“纪瓷会在这附近停留,你快去快回。”

    “请。”薄乐山点了点头,快速离去了。

    折桂令见薄乐山没了影踪,才吃吃地笑了起来。

    “这种榆木疙瘩的人,最是无趣了。”

    口中嫌弃了一句,折桂令又想起了柳三变,此人虽然风趣十足,却太过睿智了,虽然会配合着自己,装作被迷惑的样子,偏偏自己身负万物有灵之境,能够察觉他的伪装,两人每次见面,自己都处在被动的状态,这种感觉让她不喜欢。

    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冷冰冰的李裔文,更加适合当做自己找乐子的对象。

    心绪瞬间放飞,又瞬间收回。云天心的位置难以确定,继续找下去也是徒劳无功,而且她诓骗薄乐山,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调查那名白衣青年的事情。

    “那名青年离去时间不长,不过看其速度颇快,不能再耽搁了,跟下!”

    折桂令娇躯一拧,化光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