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冰棺中的人!-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九十一章 冰棺中的人!

    道门,宗上天峰。

    道印玄机一如往常,负手而立在最高之处,目光平淡。

    事实上,他已经站在这里很长一段时间了——从东武林道门密藏出现的时候,他便站在此地了。

    虽然远在千里之外,但是那种熟悉的,让他镌刻进了灵魂深处的气息,即便是天涯海角,他都能够在第一时间感应到!

    ‘在师兄那一闪而逝的气息之下,隐约竟含有天星君的气息,东武林之地,到底发生了什么?’

    玄机沉默着,看向了一旁的老桃树。

    ‘师兄,这么多年以来,这是第一次感应到你留下的气息,这是你留下的后手吗?你当初死亡的谜题,又是否将从此解开呢?’

    关于玄月之死,没有任何人了解详情,只知道他在某一日重伤而回,尚不及交代便气绝身亡。当初整个道门几乎发动了所有的力量去调查,但是却没有丝毫的线索。

    久而久之,玄月之死,便成了一件迷案,虽时不时便会有门人谈及,但最终都只能是谈及,相关的档案,也早已被尘封。

    就在此时,玄机突然察觉了一股熟悉的气息正在快速接近。

    “嗯?是他。”

    玄机身形一动,翩然而降,落在道观之时,正好垢无尘也匆忙赶来了。

    “嗯,全道之锋,看你武境,这一次重修,收获匪浅。”

    两人会面,玄机便察觉到了垢无尘的进展,当下稳稳颔首,以示认可。

    与绝涯不同,对于白慕寒此人,宗上天峰算是比较亲近的。而全道之锋这一个职责,十分特殊,正是因为垢无尘目前实力过于浅薄,许多事情都无力操办,导致道门之内多出事端。

    若仍是白慕寒身负全道之责,坐镇道门的话,恐怕墨张声之流,便没有了丝毫作乱的机会了。

    垢无尘,仍然需要成长啊。

    “多谢玄机赞赏,垢无尘会尽力修上,不辱没家师威名。”

    垢无尘躬了躬身之后,直接便进入了此回的主题。

    “此回垢无尘前来,乃是因道门密藏一事,详情如此。”

    垢无尘将东武林之事大略地说了一遍,当日重点是在散落的其余几件宝物之上。

    “东武林,竟是天星君所掌管的道门密藏入世了么。”

    玄机眼神微沉,紧抿了抿唇,他虽猜测东武林或许发生了大事,但是却没有想到,竟是道门密藏出现了。

    垢无尘则是继续说道:“目前,天华君众人已经着手调查以及收回其余宝物之事,垢无尘负责将他们手上的宝物先送至宗上天峰。”

    说着,垢无尘取出了三个木箱子,作势便要递给了玄机。

    玄机沉思少许,最终还是接过了箱子。

    “既然密藏之物已经送达玄机手中,垢无尘尚有他事,便先告辞了,请。”

    垢无尘尚有需要调查的事情,不宜耽搁许久,当下便准备离去,却被玄机喊住了。

    “垢无尘且慢。”

    玄机将木箱子收起,而后说道:“你此来正好,玄机有事需要前往众妙之门一趟,可否劳烦你停留宗上天峰数日?”

    “嗯?众妙之门?”

    骤然听闻这个地方,垢无尘面色微变,旋即又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是为了令师之事?”

    玄机微微点头,说道:“不错,不过如今又多了一事了。”

    密藏之物,留存在宗上天峰毕竟不妥,不如将它送往众妙之门,让五名长老负责看守。

    “这……好吧。”垢无尘沉思许久,还是选择答应了下来。他要调查之事,目前尚无头绪,也正好趁此机会沉寂下来,好好整理自己手中的情报,厘清思路。

    “多谢,为免耽搁你太长时间,玄机现在便出发,宗上天峰便有劳了,请。”

    玄机清楚垢无尘身上要事众多,心中也不过太过耽误他的时间,两人商谈完毕之后,当即便驾驭起遁光,望着道门至高无上之地而去了。

    ……………………………………

    荒野之中,一条身影急急而奔,正是自读书堂得知了藏灵珠信息的天华君!

    从刀天下所说的话语不难猜出来,那名与他交易之人,很有可能会利用藏灵珠,在虞千秋身上做手。而以虞千秋的情况,是绝对无法拒绝的。

    哪怕是十分明显的将他推出明面,承受压力的动机十分明显!

    同为道门七天,天华君十分了解虞千秋。他爱他的妻子,甚至远胜了与他一同长大的师兄弟。甚至于在叛出道门的时候,连从襁褓之时便被他一手带大的天真君阻拦,都被他失控杀死!

    “不可糊涂啊,不可啊!”

    天华君面色交集,全然没有了以往泰然的情态。

    他在乎虞千秋,在乎道门七天的任何一个人。所以,他绝对不愿意再一次面临同室操戈的情况!

    不论那人时候会像他们所猜测的那般,利用藏灵珠将虞千秋推上台面,他都必须要提前找到虞千秋,彻底扼杀这种更可能!

    道门七天有缔心之盟,依靠着这种联系,能够感应到彼此方位。

    天华君的速度更快了。

    而荒野无人的山洞之内,时轻时重的呼吸之声断续传出,彰示着主人紧张而又纠结的情绪。

    寻常时候从不离身的冰棺已经被解了下来,虞千秋看着棺中俏丽的脸庞,神色纠结。手中握着的藏灵珠,紧了复松。

    明明是自己的夙愿,明明自己宁可撕碎道门七天之间的感情都要得到的藏灵珠,此刻就握在自己的手中。只要在往前一步,自己的妻子便能够苏醒,但是为何,还是会因此而迟疑?

    是自己内心深处,对于道门的那种可笑的责任感吗?

    “哈,谁能抚我顶,谁可授长生?谁得不老药,谁登白玉京!”

    一声分辨不出情感的轻笑,虞千秋低声轻吟,心中已经做下了决定。

    但见他单手一招,冰棺开启,一股恐怖的寒气瞬息蔓延,竟将整个山洞都冰封住了。随即,虞千秋运起浩瀚内元,灌注在藏灵珠之上,刹那之间,幽绿色光芒大作,映照在冰层之上,将整个山洞都衬得幽森至极。

    紧接着,虞千秋握住藏灵珠按在了其妻的眉心之上,奋起功元。骤然,异象陡生。

    在虞千秋的身后,虚空洞开,隐约可见黄泉倒涌,酆都开门,一条阴影快速传出,没入了藏灵珠之内。

    “喝啊!”

    虞千秋一声长喝,化藏灵珠之力,转入了其妻的眉心之中,在一瞬间的夺目绿芒之后,虞千秋手中的藏灵珠已经消失不见,而同时,冰棺之内沉睡了上百年的人儿,也在此刻轻轻眨动了她的睫毛。

    而后,缓缓睁开了那一双闭合上百年的剪水秋眸。

    “夫人……”

    虞千秋见此情况,也不由得激动了起来。虽然在前一刻,他仍是有所犹豫,但是在现在,他的内心只剩下了欣喜。

    与爱妻跨越了阴阳阻隔,再次重逢的喜悦!

    一时之间,虞千秋竟激动的哆哆嗦嗦,难以成言。

    “虞……郎。”

    女子轻轻开眼,便见着了自己今生所爱,唇角绽放出了一丝绝美的微笑,口中呢喃郎君昵称,却不料百年沉睡,身体早已十分虚弱,还不等心中喜悦爆发,便觉得眼前一黑,又昏阙了过去,

    “夫人!”

    虞千秋面色微变,忙上前搀扶。

    于此同时,洞口之处的冰层骤然被破,因全力奔波而面带憔悴之色的天华君见此情况,不由得体内气血翻腾,一口热血竟是无法压抑地喷涌而出。

    “天剑君,唉,我还是来迟了!”

    天华君面色苍白,如受重创,又是一口热血压制不住地喷涌而出。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