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信我!-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九十二章 信我!

    无名山洞之内,虞千秋喜见爱妻苏醒,天华君却仿佛将见到当年憾事即将重演,悲与忧在心中激荡,在加上自己一直紧绷着神经亡命般地赶路,此刻竟是忍不住体内激荡的气血,连续数口热血喷出,染了一地的冰层。

    “天华君,你来了。”

    虞前辈抱着妻子,神色终究不似过往那般冰冷,而是变得柔和了起来。似乎其妻子的苏醒,便也将笼罩在他身上那终年化不去的寒冷都消融了。

    只不过他看向天华君的眼神,虽有担忧,却并没有任何的动作,同时心中也暗自震惊——天华君,来得好快!

    虽然道门七天皆有缔心之盟,能够感应到对方的存在。但是看天华君的状态,却似乎分明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藏灵珠,专程赶来阻止一般。

    莫非,是那名交易藏灵珠给自己的人,又将消息透露给天华君了?

    想到这里,虞千秋变得柔和的眸子里,又闪烁起了冷然的杀意。

    天华君却没有正面回答。

    咳出了沸腾的热血,他的情况便好了许多,稍微调息,便已无大碍。

    但是当他目光再次落到相拥着的虞千秋两人之时,却又忍不住地长长叹息。

    “唉,你……”

    天华君摇了摇头,心中明明有许多要说的话,但是在此刻却无法说出。

    两人对视,本该是最亲近的好友,此刻却都沉默,无语凝噎,反有了一丝令人惊悚的陌生感。

    沉默良久之后,虞千秋才低声说道:“天华君,我不后悔。”

    “哈,事已至此,谈论是否后悔又有什么用处?”

    天华君苦笑,虞千秋当真不后悔吗?未必然。

    他能够感觉得到,虞千秋内心深处对于道门,依旧是存有感情的,这不过这一份感情被他掩盖了起来,藏在了内心的最深处。于是他选择将一切都背负,不愿意让其他人因此而为难。

    却不知道,他的这种方式,才是最让人为难的!

    两人又复沉默,许久之后,天华君才沙哑着声音说道:“今日之事,我不会说出去。”

    “你……多谢!”

    虞千秋面色微变,天华君此举,无疑是替自己隐瞒道门,但是他现在却也没有立场去责骂,只能真诚地道谢。

    天华君却摇了摇头,说道:“你该清楚的,即便是我不说,这件事也不会隐瞒多久。”

    “我会的带着她退隐,从此再不问江湖之事。”虞千秋急忙说道。

    天华君注视着虞千秋,久久之后,才说道:“你该清楚,你得到藏灵珠之事,本就异常。即便我不说,你选择退隐,再不出现在世人面前,这一件事也终究会被泄露出去。”

    “你是说那个人?”

    虞千秋面色微变,旋即慨然说道:“是啊,他必定会将此事泄露出去的,否则你也不会如此及时地赶来。”

    天华君摇了摇头,说道:“看来东武林道门密藏一事的经过,你尚不清楚。”

    虞千秋答道:“这段时间我一直陪着杨无木疗伤,直到日前他选择回返风月学堂,我们才分别的。”

    “此事复杂,将藏灵珠交给你的那人,绝对是一名图谋密藏许久的阴谋者,详情如此。”

    天华君将道门密藏被破一直到刀天下与黑衣人交易的事情都说了一遍,然后说道:“我们正是在得知了藏灵珠在那人的手中之时,才猜测到或许会以藏灵珠利用你,将你推上台面承受压力,而他自己也会趁此机会,彻底掌控百代昆吾。”

    “想不到其中竟还有这般算计。”

    虞千秋眉头微皱,旋即又想起了与黑衣人交易的内容,忙道:“无妄沼泽,若他真是阴谋者的话,他必然会前往无妄沼泽!”

    虞千秋说着,又将当日与黑衣人所谈的内容向天华君复述了一次。

    “原来,这就是你收集三教精纯精血的缘故。”

    天华君恍然,一直以来被压在心底的疑问终于得到了解释,但是既却又有了新的疑惑升上心头。

    “你说他会前往无妄沼泽,嗯……你是担心他会与你口中所说的一易知天联合?”

    虞千秋点了点头,说道:“虽然一易知天如今似乎被封禁了,但是我能够感觉的出来,他心中藏着有滔天的仇恨。而且此人能为不凡,若是被释放出来,恐怕将会成为武林新的灾难。”

    虞千秋虽然听信一易知天的话语,收集三教精纯的精血,但是内心对于一易知天却是始终保持着警惕。并且从始至终,都怀抱着一旦目的达成,便过河拆桥,当场将他击杀,即便是背负忘恩负义的骂名,也不会让他有祸害武林的机会!

    天华君原地踱步,心绪飞转,许久之后,才停下了步伐,认真地注视着虞千秋,严肃地说道:“虞千秋,道门密藏虽是意义非凡,但是再强大的宝贝,也是需要使用才能够发挥它们真正的意义的,一直保存,不过是徒染泥尘而已。”

    “嗯?天华君,你的意思?”

    虞千秋眨了眨眼睛,他似乎理解了天华君的意思,但是又担心是自己理解错了,不由得带着一丝忐忑地问道。

    “与我一同追回其余的道门密藏吧。”

    天华君说道:“届时,你带有替道门追回密藏的功劳,再由我出面恳求教尊前往道门替你说情,或许真能将此事作罢也说不准。”

    道门之内,也并非全是绝涯那种毫不通人情的极道份子。虞千秋虽是道门叛徒,但其对道门贡献却是实实在在的,若是能加上追回失落的宝物这一功劳,将藏灵珠就此暂给虞千秋使用也未尝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虞千秋不可否认地心动了,但事关自己今生最爱,仍是带着一丝忐忑与不敢相信地询问确认。

    天华君没有多说,只是一脸认真地点头,说道:“信我。”

    “好!”

    虞千秋深吸了一口气,坚定地点头。

    天华君的两个字,简简单单,却为他关注了无限的信心!

    有了应付的方案,虞千秋心中悬着的大石也放了下来,悄悄地松了一口气之后,他问道:“那我们接下来如何行动?是前往剑庐吗?”

    “不,我们先去寻找剑千秋。”

    天华君摇了摇头,虽然他不曾与那黑衣人正面交锋过,但是从他找上刀天下交易,并且能够舍去一件价值连城的秘宝,只为了将虞千秋推出来承受压力,这种智慧与魄力都在在显示了此人的不凡。

    他们两人前往无妄沼泽,只会一个结果——毫无所得!

    “好,此事我尚且陌生,便听你安排?那么现在是往剑庐吗?”虞千秋点了点头,在这件事上,他刚刚加入队伍,自然是选择听天华君的指挥。

    天华君却是笑道:“香梅方醒,尚还十分虚弱,带着她去找剑千秋,你认为合适吗?”

    剑千秋是一块硬骨头,实力强大。而且他不同刀天下,并不会因为给道门面子而将秘宝归还。

    两人此去,或将是一场硬战。带着凌香梅一同前往,的确不适合。

    虞千秋面露犹豫,妻子方醒,他想多多陪伴。而且贸然交给他人照看,他也有些放心不下。

    天华君看出了他的心思,便说道:“将她先带往读书堂吧,以读书堂的条件,应该能够保护她的安全,而且还能够更好的调养。”

    “好吧。”

    虞千秋左思右想,似乎先送往读书堂的确是最好的办法了,于是点了点头,两人便动身往读书堂而去了。

    7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