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吃鱼!-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九十三章 吃鱼!

    具区吞灭三州界,浩浩汤汤纳千派。従来不著万斛船,一苇渔舟恣奔快。

    浩荡太湖,旷远绵邈,引三江之水,化成了浩荡的胥水大河东去。

    一名本应飘摇扁舟于水波之上的老者,早已经许久不见踪迹了。一名不该出现在此的僧人,却如入定了一般,枯坐了数个日月,似乎连呼吸都消失了。

    这名僧人,正是受了柳无方指点,前来寻找玄武定创者,以求彻底祛除体内暗招的佛相!

    只不过他在太湖连续数日找寻,三江、太湖、胥水大河来回奔波,却始终不见柳无方所说的老者。而他体内情况本就不妙,在人前说无碍,也不过是免人担心的话语。

    早在数日之前,体内残存的暗招便爆发了,他不得不就地运起玄武定来抗衡。

    可以预见的是,若是那老者不出手,而又没有佛识或是佛怒为他传功的话,恐怕佛相将会因此而永久沉睡在这里。

    而就在此时,天外突来流光一闪,正好是停在了佛相前方不远的地方,同时现出了一条不羁的……嗯,痞里痞气的身影。

    “啊,唯美食不可辜负,老道来了哇哈哈。”

    逍遥子双手叉腰,仰天哈哈大笑了数据之后,眼角却突然瞄到了一旁的佛相。

    “咦,这名和尚。”

    逍遥子好奇地走了上前,摩挲着下巴,绕着佛相转了好几圈。

    ‘嗯,看上去应该是佛乡之人无误了,而且看这和尚,根骨不凡,恐怕也非是寻常的佛门子弟。’

    逍遥子想了想,喊了一声:“喂。”

    没有回应。

    逍遥子眉头一挑,察觉了事情不对劲,于是他蹲了下来,仔细查看了佛相的面色,随后又轻点他的脉门,神色也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

    ‘这和尚,不对劲。似乎已经陷入了假死状态,不过看他的情况,似乎是自主进入这个状态的,会是好友的玄武定吗?只是,他又为何会孤身在此呢?’

    逍遥子挠了挠头,有些摸不着头绪。

    只不过他却能够看得出来,佛相体内的情况似乎十分不妙,似乎是受了很严重的创伤一般,若是得不到救治,恐怕玄武定定着定着,便翘辫子去西天见佛祖了。

    “嗨,死和尚,欠你一个人情,老道居然还到现在都没有还完,真是倒霉!”

    逍遥子呸了数声,当年曾受佛尊之恩,却是万万没想到,在妖域被封禁了无尽岁月,还是没有还清。

    这不,一见着这和尚的情况,他就又会想起佛尊之恩,这么一来,不出手又不行了。

    有时候,逍遥子真心觉得佛尊就是一个披着菩萨外衣的奸商,做的买卖就没有一件是亏本的!

    “也幸得我来得及时,若是在晚个几天,恐怖即便是我,也回天乏力了。”

    逍遥子轻声念叨着,走到了佛相背后盘膝做下,而后运起逍遥游心法,缓缓渡气过去。

    逍遥游的奇妙,绝不仅仅在于修复体内的经脉。

    逍遥游的最高境界,乃是无何有。这并非是聆音隐退的居所无何有,而是道家的一种至高追求,无何有,便无不有。

    用以祛除体内任何暗伤,皆是游刃有余!再加上逍遥子深不可测的根基,虽无佛乡五子那种心脉相连的感觉,却也同样依靠着浩瀚的功元,加上逍遥游的奇妙,成功将佛相唤醒了。

    “嗯……”

    佛相轻轻地闷哼一声,缓缓开眼。

    “是你吗,前辈?”

    佛相苏醒之后,还不待适应眼前有些刺眼的光线便急忙开口。

    在他看来,使用了玄武定陷入了那种奇怪的状态之后,除非是佛乡五子其余之人为他输元,恐怕便只有玄武定的创者有办法将他唤醒了。

    逍遥子闻言,心中顿觉老怀安慰,暗道:这和尚不错,竟还知道老道的存在。

    口中却只是很威严地‘嗯’了一声。

    佛相忙起身,转身看去。然而待看清了逍遥子的模样之后,却不由得略微呆滞,眼中失望的神色一闪而过。

    柳无方曾跟他描述过老翁的外貌穿着,显然眼前的道人,并不是自己要寻找的人物。

    但是毕竟他也出手救了自己,因此佛相很快便收敛起心中的失望,躬身道谢。

    “多谢前辈出手相救,佛相感激不尽。”

    然而佛相虽然态度诚恳,但是那一闪而逝的眼神还是被逍遥子捕捉到了,当即气呼呼地说道:“喂,你那失望的眼神是什么意思?老道好歹也救了你,你就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吗?气煞老道,真真气煞老道了。”

    逍遥子本就是老顽童的性格,当即便吹胡子瞪眼的,麻溜地站了起来,双手叉腰便气冲冲地要离开。

    佛相急忙跟上去,解释道:“前辈莫要误会了,只是一开始佛相错以为前辈便是佛相一直寻找之人,骤然发现不是的情况之下,难免会产生失望的情绪,这并非是对前辈不敬啊。”

    “嗯?你说你是来这里找人?”

    逍遥子步伐突然一顿,奇怪地看向了佛相。

    据他所知,在太湖附近,只有一名隐居的强者,那便是他的老朋友。

    莫非,这个和尚来此,也是为了寻找他老朋友的?

    说到这里,逍遥子又似乎想起了什么,奇道:“对了,你体内的伤势又是什么情况?”

    佛相体内的伤势十分奇怪,竟然连他逍遥游的心法都无法将之祛除,只能够借助佛相体内玄武定的心法将之暂时压住。

    佛相无奈苦笑,随后将这伤势的来源,以及前往太湖的原因都说了一遍,不过关于玄武定心法,却是瞒住不提了。

    毕竟眼前之人虽然救了他,但是毕竟不相熟。在不了解眼前之人的情况之下,佛相绝不会妄言的。

    “唔,原来如此。你是为了克制体内的暗伤,才会带此地寻找解决的办法的啊。”

    逍遥子打量着佛相,微微点头。虽然不喜欢这家伙方才的眼神,但是现在再看,这名和尚的确气度非凡,颇有一丝佛尊少年时的气度。

    “好吧,助人助到底,老道便再帮你一把吧。”

    逍遥子知道自己老友的心情,他不愿出现,恐怕是真的不想出手了。但是自己与佛乡牵连甚深,若是没有遇见还好,然而现在不仅遇见了,还已经插上了手,只好厚着脸皮让自己的好朋友出手了。

    想到说到,那便做到。

    逍遥子一展乾坤扇,竟引动自在剑自动飞出,旋即以扇御剑,自在剑竟也因此剑影纷纷,化成扇形,旋即冲天而起。

    做完这一切,逍遥子说道:“稍等片刻吧,你要找的人,很快就会到来了。”

    而在半柱香之后,一叶扁舟果真破雾而来,一名老翁坐在扁舟之上,摆着船桨,好不恣意。

    “一蓑一笠一扁舟,一丈丝纶一寸钩。一曲高歌一尊酒,一人独酌一江秋。”

    老翁摆弄着船桨,遥遥地便喊道:“好友重出,本该高兴,只是你又多事了。”

    “哈,你该清楚,这和尚,老道避不开的。”

    逍遥子哈哈一笑,朝着佛相试了试眼色,两人纵身一跃,俱都落在了扁舟之上。

    “佛相见过前辈。”

    甫一上船,佛相便毕恭毕敬地行礼。

    逍遥子见状,酸酸地说道:“老道刚刚才救过你,都没见你这么恭敬。果然你们光头的都不是什么好人。”

    “呃……”佛相呆愣,却是苦笑无言。

    老翁则是淡淡地说道:“佛相是吧,本来老头子并不愿意沾染太多江湖的事情,传法柳无方也不过是一时兴起。但是既然现在有老朋友出面了,老头子可以出手替你祛除体内的暗伤,但是你必须保证,绝对不泄露老头子的信息给任何人。”

    “这……好吧,佛相在此立誓,绝对不泄露前辈的信息。”佛相当即并指立誓。

    老翁淡淡地点头,随即突然出手,连续点了佛相数处大穴,而后屈指一探,竟是直接没入了佛相腹部!

    然而,却没有丝毫的鲜血溅射而出,若是细看,则能够发现在老翁手臂附近,有一层淡淡的波纹在不断地泛动。

    逍遥子有些感慨地说道:“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够见到老友你的镜面之武啊。”

    老翁此刻所用的,乃是其独创的镜面之武。此法之玄妙,犹胜玄武定数倍,至今尚无他人能够学会。而其效果,也是极为神奇,乃是能够化出一道镜面,有穿越空间之能。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穿越的空间只能在三丈范围之内,而且消耗太大了,看老翁不过几个呼吸便满头大汗便可得知一二。

    数息之后,老翁突然抽手,旋即快速并指一点,将佛相冰封,而后衣袍一甩,直接将佛相扔回了岸边,同时说道:“不可强行突破玄冰,待玄冰自己融化,体内的暗伤也将被玄冰吸附消失。”

    话音落下,扁舟再一次没入了茫茫白雾之中。

    逍遥子好奇地问道:“如何?他体内的暗伤是什么名堂?”

    连逍遥游心法都无法祛除,逍遥子对于佛相体内的暗伤,还是挺感兴趣的。

    老翁轻轻地瞟了他一眼,说道:“不过是变异了的武学而已,逍遥游心法虽然神奇,但并非是无所不能。若非我习有镜面之武,再配以玄武定的心法,恐怕对他的伤势,也毫无办法。”

    逍遥子见老翁态度冷淡,知道他是对自己多管闲事有些恼怒了,当即嘿嘿一笑,道:“好友,我们吃鱼吧。这一回我来下厨!”

    老翁:“你还是捉鱼吧。”

    逍遥子的厨艺,老翁想起了都有些头皮发麻!

    手机站: